•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我看向不远处的虫哥虎哥:“喂,给我去拿杯果汁,再拿点蛋糕来?!?br />
        虫哥和虎哥一愣,我立时阴沉看他们:“快去拿!”

        两个人一怔,竟是真的去拿了,我转回脸对心妍微微一笑:“忍一下,很快就会过去的。我上次好像有人给我注射了解药。以后别激动,你只要稍微有点激动,可能连能力都没使用,它就蛰你了。这东西里面是神经毒素,你也在星族学院学过,我知道你还修了生物化学之类的很多学科,应该知道神经毒素在人体内,是会有所残留的,蛰多了,没准真会变脑残?!蔽业愕隳源?,轻笑。

        虫哥和虎哥把果汁客客气气放到我手边,然后迅速闪退,离我远远的。他们就像是森林里忽然看到恐龙的老虎狮子,平日它们凶猛无比,但看到未知的生物时,带着一分警戒,甚至是不确定的畏惧。

        心妍渐渐停止了抽搐,但和我上次一样,依然全身瘫痪,现在,她连眼皮也抬不起来了。嘴角像是面瘫一样歪斜下来,口水开始从口中流出。

        我喝了一口果汁,淡定说:“白墨是暗影王的儿子,所以,我进来了。因为,我是他前女友?!蔽叶圆煌7籽鄣男腻崆崴底?,“这个混蛋害我成了一级重犯,关在这个黑巢里,这笔账我迟早会跟他讨回来!”我举起叉子,狠狠插入心妍面前的蛋糕里。

        就在这时,上空忽然传来了

        “苏灵,回自己囚室,准备出狱?!?br />
        要出去了?哼,有点意外。

        “喔————”不约而同的,囚犯们发出了一声轻轻的惊呼,纷纷奇怪地看向我。

        “她怎么刚进来就能出去?”

        “她连黑蜂都没有,应该本来就没什么大事儿?!?br />
        “这怎么像黑蜂的作风?如果没什么大事怎么能进黑巢?”

        “这女的到底什么身份?”

        “嘶……可惜,黑巢本来就没几个女人,这怎么刚进来就走?”

        “难道是那种像酒店试睡员?之前黑巢出了事,所以派个人进来坐坐,看看哪里有漏洞?”

        “对!你说得像!”

        我站起身,俯下脸,对着心妍的耳朵低语:“如果想尽早出去,做什么伦海的朋友,你也得,学乖点?!蔽遗牧伺乃丫辉俪榇さ牧?,转身离开。

        看样子,她黑蜂的计量可比我厉害多了。

        我走回自己的囚室。那些囚犯慢慢地,静静地站到了我的囚室前,带着好奇的,疑惑的,或是不解和羡慕目光久久看着我。

        “苏灵——”身后忽然传来心妍有点大舌头的大吼。

        我转身淡淡看她,她歪歪斜斜地,身体还很不协调地扶着桌子勉强站了起来,脸还有面瘫地朝向我:“你……说的,都是真的?!白……墨!真的是……是少教主!”她大着舌头问我。

        我对她冷冷一笑:“召唤你的,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她大着舌头,有点晕晕乎乎地答,“看,看不清……样子?!?br />
        “哼。那就是他!”我冷下了目光,心妍登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呆滞地,瘫软在了座位上。

        众人在我和心妍的对话中变得有些莫名,我囚室的门便在他们迷惑的目光中关闭。

        我立在囚室中轻轻一笑,转身,在囚室的移动中,再次朝那无尽的黑暗前进。身后的房间,和那些围观的囚犯也越来越远,渐渐成为黑暗中的一个,微弱的光点,宛如那远离我们几百万光年的,一颗正在衰亡的恒星。

        当我再次站在那间熟悉的审讯室里的时候,我竟是看到了之前审讯我的那两个警探:金成与陆晋警探。

        只是,他们今天有点不同,他们的脸上……呃……都有点伤,一个眼睛成了熊猫,另一个嘴角一块淤青,还在不停地抽气。

        我看看他们,指向他们的脸:“两位警探……这是刚执行完任务?”

        金成警探一边抽着气,一边看着我冷笑:“行啊,有点后台,这么快就能出去了。像你这种人怎么可以被放出去!”他愤然站起,“啪啪啪”拍桌子,气急败坏,义愤填膺。像是众人皆醉我独醒,只有他知道我是个恶人,但别人都被我给欺骗了。

        “行啦行啦?!甭浇接裘频亟环菸募频轿颐媲?,“别废话了,不然出去还得挨打,你怎么能是那帮特遣营的对手?”

        “他们就是强盗!”金成警探气恼地转开身,“全是混蛋!尤其是那个擎天,自以为是青龙队队长,TM臭小子总是目中无人!”

        原来是擎天揍他们的,那还真是不意外。我不禁心底暗笑。擎天还是那么冲动。

        “你快签了吧,签了你就可以出去了?!甭浇接行┎荒头车靥嵝盐?。

        我拿起笔,看面前的文件,是一份出狱通知书,我在落款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在陆晋警探收回文件时我问:“我出去后……去哪儿?”

        陆晋警探看看我,和金成警探对视了一眼,轻笑:“你出去不就知道了?!?br />
        “还有,你TM跟擎天那臭小子说一声,审问你是我们的职责所在,给你装黑蜂也是审问的一贯程序,别TM挟私报复!”金成警探怒不可遏,可见对擎天深恶痛绝。

        我暗暗一笑,点了点头。

        整个审讯室开始上升,陆晋警探和金成警探站到了我的身边,面前的审讯桌也随即下降,整个审讯室宛若成为了一个电梯。

        我原本平静的心情却因为快要获得“自由”而出现了一丝慌乱,我变得紧张,气息也微微凝滞。我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是即将面对的未知的未来?

        因为,在这里,是逃避。而从这里出去,却是面对现实。

        在我尚未完全做好面对现实的心里准备时候,电梯忽然停了??杉?,命运总是不会让你做好完全的准备,在它不断残酷的摧残和恶趣的折磨中,你必须学会如何去适应他,这由不得你选择。

        门在打开的那一刹那,立时,刺目的阳光从门缝中乍然刺入,让长时间处在黑暗中的我一时无法适应,立时闭上了眼睛。即便如此,眼睛也隐隐作痛。

        “苏灵!”当擎天激动的呼唤传来时,我听到了跑步声。

        我微微睁开眼睛,尚未适应强光的眼睛依然无法完全睁开,眼前的景象也有些刺目与苍白。忽然,一个黑影朝我扑来,便将我紧紧拥入怀中。

        “没事了,以后我会?;つ?!”他像是宣誓一般,在我耳边沉沉低语。

        他缓缓放开我,我的眼睛终于适应了这份久违的光明,眼前的景象也随之慢慢清晰。我看到了微笑的殴鹤校长,伦海正站在殴鹤校长的身边对我招手,而他的身边,正是我的导师司夜老师!

        司夜老师的身旁是冷琊老师,而冷琊老师的身边,竟是一脸不悦和不满的拳霸营长。

        拳霸营长沉脸厉喝:“小天!你给老子回来!”说着,他迈前一步,黑着脸看我。

        当我看到拳霸营长阴沉盯视我的目光时,我隐隐感觉到了自己的归处,是哪里。

        “听见没~~你老大叫你回去!”金成警探在我身旁大喝。

        擎天的目光立时带上了杀气,如同往日一般微微扬起下巴冷冷俯视金成警探:“怎么?没打爽是不是?!”

        “所有人都在你还敢狂?!”金成警探也愤怒了,挥起拳头。

        陆晋警探立时拦住他,对殴鹤校长的方向一礼:“校长,人带出来了,我们先走了?!?br />
        殴鹤校长微微点头,陆晋警探他们立刻转身,消失在了黑巢上方的海平面上。我这才发现,原来黑巢是有?;旱?。我脚下的地面正是从黑巢里升起来的平地。

        “苏灵,我们相信你是清白的?!迸购仔3の潞涂次?,目光中也多了分复杂的感慨,“我们希望你能继续帮助我们调查白墨的行踪?!?br />
        司夜老师微微拧眉,轻叹一声垂下脸庞。

        我立刻上前,沉语:“校长,我会亲手把白墨抓回来的!”

        殴鹤校长欣慰地点点头,随即,看向一旁始愤懑不满的拳霸营长。

        拳霸营长没有察觉到殴鹤校长的目光,一边的冷琊老师伸手拍了他一下,他还有点莫名。司夜老师挨到他身边低低说了什么,拳霸营长才看向了殴鹤校长。

        殴鹤校长对他肃然点头,拳霸营长便一脸气闷地走到了我的前方。

        “苏灵,以后你归我了,你最好,老实点!”拳霸营长厉喝的话音几乎是警告,也最终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个问号。

        拳霸营紧紧盯视我的脸,犹如盯视重犯。

        我看向此刻却是分外开心的擎天:“我归……特遣营了?”

        “没错!你归特遣营了?!钡焙<Т排母吆却词?,她,惊箜,虚空妹和神隐纷纷从拳霸营长身后走出,也是用看敌人一般的目光戒备地,阴沉地盯视我。

        “但你不会进我们青龙队!”海姬说完,冷冷盯视擎天,显然,这句话是说给擎天听的。

        擎天笑呵呵地杨唇,扫视海姬他们几个一眼,朝我笑看而来:“特遣营里,我说了算!”

        是嘛……

        我看向依然面容深沉的拳霸营长,我可不认为,特遣营里,擎天说了算。

        没想到自己曾经纠结的问题,如今却已然不成问题。因为,命运已经那扇通往特遣营的大门,而且,通往这扇门的,是一条独木桥,没有任何选择。

        我淡淡一笑,抬起脚,踏上了这条命运给我安排的,通往未来的,未知的旅途……

        (本卷完)
  •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彩票包胆 山西快乐10分视频开奖直播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11棋牌游戏 11选5中奖规则 浙江体彩61中奖规则表 如何捕鸟 傻子才去玩中福在线连环夺宝 福利彩票 极速幸运飞艇开奖网 机选福彩3d 老快3开奖结果 陕西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 学打麻将出老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