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866章 螳螂捕龙?
        由于的人稀少,导致了人在社会上独特的地位,使很多人都觉得,只要是有学问的人,都是高人。

        儒家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在社会赋予了他们独特的地位以后,许多高高在上的人,忘记了修身、治国、平天下。

        他们一辈子追求者功名利禄,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起家。

        因为他们掌控着天下喉舌,所以他们将自己的缺点掩饰的很好。

        直到今日,被杨七赤果果的拆穿,陈琳和彭湃二人才感受到了他们身后丑恶的嘴脸。

        当然了,儒家门徒当中,还有许许多多为国为民的忠义之士存在。

        只是,杨七没有那个时间,去一一甄别。

        大燕国如今国土辽阔,所需的官员数以万计。

        杨七要花心思去拆穿他们的伪装,那还不得被累死

        杨七如今就是想要借用国朝大势的浪潮,淘去儒家门徒中的沙砾,保留那一小撮真正的黄金。

        儒家在中原大地上根深蒂固。

        杨七要对付儒家,远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

        陈琳和彭湃知道杨七要面对儒家,自然也能够感受到里面所要遇到的困难。

        对于杨七的命令,他们二人没有迟疑,转身出了御书房以后,就去开始悄无声息的安排人手去准备。

        等到陈琳和彭湃离去以后,杨七吩咐扎马合青木封锁了御书房的宫门,等待今日事情的发酵。

        菜市口的凌迟之刑依旧没有停止。

        刚劲的御史还笔直的站在乾元殿内。

        百官们下了朝以后,再也没有心思去管束菜市口刑法的严酷。

        他们把所有的目光放在了皇宫里,放在了乾元殿上。

        在燕京城内的酒楼、妓院、红楼里,他们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商量着如何让杨七撤销了对那位站在乾元殿的御史的禁令。

        一晃。

        一日时间悄然而过。

        翌日。

        清晨。

        百官们联合在一起,一同上奏杨七,奏折犹如雪片一样涌入到了御书房。

        或秉笔直言的、或口诛笔伐的、或哀声恳求的,层出不穷。

        杨七眼看着对方在龙案上,堆积如山的奏折,冷冷的一笑。

        “让人拿出去全部烧掉后面送来的同类的奏折,一并烧掉”

        堆积如山的奏折,瞬间被清空大半。

        杨七这一举动,仅仅过了一个时辰,就被宫外的百官们所知晓。

        百官们惊愕之余,再次聚首在了一起。

        燕京城第二大酒楼内。

        一行官员们沉闷的坐在了一间幽静的雅间内。

        “嘭”

        御史大夫阴沉着脸,拍着桌子骂道“昏君当真是昏君施用酷刑,逼死言官,桩桩件件,皆是昏君所为?!?br />
        吕蒙正端端正正的坐在上首,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王旦坐在次席,却对这一场私会,拥有着一定的话语权,他认真的看着百官们,沉声道“诸位,现在不是讨论陛下是否昏庸的问题。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救出曾御史。

        一旦曾御史死在乾元殿,以后我等在陛下面前的话语权,就会大大的减弱。

        诸事,必定会被陛下一言决断。

        陛下若是专权,我等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我们能怎么办,我们御史,只能上书奏事??墒俏颐撬徒サ淖嗾?,陛下连看都没看,就派人拿去焚毁了。我们纵然有天大的道理,陛下不听,也无可奈何?!?br />
        御史大夫愤愤不平的道。

        户部郎中沉吟道“陛下不重视我等,显然是我等的分量不够。若是苏相公、寇相公、吕尚书等人上书,陛下必然不会轻易的处置?!?br />
        王旦微微眯起眼,瞅了一眼吕蒙正,“如今在燕京城里,能在陛下心中有些分量的,就剩下了我父,向尚书、吕府尹三人。

        我父如今在军机阁任职,没办法参与我们文臣们的事情。

        向尚书闭门谢客,称病不出。

        就只剩下吕府尹一人了?!?br />
        御史大夫闻言,愤愤不平道“向敏中就是个匹夫,小人一个。他见到了陛下生怒,就躲了起来。一点儿为同僚出力的心思也没有。他还算不算是文人”

        吕蒙正听了王旦的话,心头一凸。

        他暗自苦笑,难怪今日王旦非要他坐上首,敢情是准备推他当出头鸟。

        细细数一下在杨七面前当出头鸟的人,如今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王郎中抬爱,在下在陛下心里哪有什么分量。诸位也都应该知道,在下曾经在汴京城的时候,得罪过陛下。若不是寇相公、吕尚书等人求情,只怕在下早已身首异处。

        所以,在下在陛下的心里,非但没有多少分量,反而还有一些旧怨。

        在下若是执意上书陛下的话,只会火上浇油?!?br />
        吕蒙正是什么人

        那是在汴京城朝堂上混迹了多年的人物。

        论资历,王旦跟他有天壤之别。

        王旦他们这点小心眼,他如何能够看不出。

        他一开口,三言两句就将此事推脱了出去。

        王旦眉头微皱,看着吕蒙正道“吕兄这是推脱之词”

        吕蒙正苦笑道“非我推脱,而是事实。诸位若是敢用御史的人头赌一把的话,在下也可以试一试?!?br />
        御史大夫当即瞪起眼,怒吼道“人命岂能儿戏”

        言到此处,众人皆沉默了下来。

        他们到这里,就是想下套让吕蒙正去当出头鸟,如今吕蒙正不接这个茬,他们有点为难。

        沉默了良久。

        王旦忍不住开口,“难道我们就这么坐下去,眼看着陛下逼死御史言官”

        “我有一计,可以一用?!?br />
        “什么计策”

        有人开口,众人惊喜的循声望去。

        却听那官员道“逼一逼”

        “如何逼”

        “燕京城内的文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若是能聚集数百人,堵在宫门口。到那个时候,陛下就算是想要安稳的坐着,恐怕也难。

        只要他们堵在宫门口,不吃不喝,跟宫内的御史齐心合力。

        陛下到那个时候,就不得不出来。

        除非陛下以后不想再用文人?!?br />
        “嘶”

        众人闻言,皆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办法狠。

        等同于逼宫。

        杨七若是真的眼看着这些人全死在燕京城,只怕天下间文人,再也不会为他所用。

        在场众人,唯有王旦目光炯炯的道“这个办法可以一试?!?br />
        御史大夫站起身,道“我跟他们皆有交际,我去联络他们?!?br />
        王旦点点头,然后对其他人道“我们也不能闲着,应当派人去联络吕尚书、寇相公、苏相公等人。一会儿我再去一趟向府?!?br />
        吕蒙正心中长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你们找人闹事归找人闹事,但是仅限于宫墙前,不得让人扰乱燕京城里的百姓。不然,到时候在下就很难做了?!?br />
        然而。

        失去了利用价值的吕蒙正的话,根本没人在意。

        众人们像是没听见一样,离开了座位,匆匆离去。

        徒留下吕蒙正一个人在坐上摇头苦笑。

        “是不是觉得他们很市侩”

        一声调笑的声音在吕蒙正身旁响起。

        吕蒙正微微一愣,看了过去。

        只见他坐的那个雅间的墙壁,忽然被人从另外一侧推开。

        一瞬间,两个雅间,通连在了一起。

        吕蒙正看到了坐在另外一个雅间里,自斟自饮的人。

        当即,他脸色大变,慌忙起身,躬身施礼,“臣吕蒙正,参见陛下”

        谁也没料到,原本应该在皇宫里坐着的杨七,不知道何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另一个雅间。

        而之前官员们的谈话,只怕杨七早已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中。

        “不必多礼过来坐”

        在杨七的招呼下,吕蒙正弓着腰,进入到了杨七所在的雅间。

        虎背熊腰的扎马合青木,重新合上了墙壁。

        “坐”

        请吕蒙正坐下,杨七亲自为吕蒙正斟上了一杯酒。

        吕蒙正受宠若惊的端着酒杯,一时间竟然不敢喝。

        有点做贼心虚的意思。

        杨七似笑非笑的看着吕蒙正,“害怕了”

        “臣臣臣确实害怕了”

        吕蒙正很想说不害怕,可是杨七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似乎能够洞穿他的心胸,他说出的任何假话似乎都逃不过杨七的眼睛。

        他不得不说实话。

        杨七吧嗒了一下嘴,幽幽道“害怕是一件好事,这至少证明了,你认为你刚才参与的那件事,不那么正派?!?br />
        吕蒙正惶恐道“臣臣并没有其他的意思,臣只是觉得,您对御史的惩罚,有点严厉?!?br />
        杨七瞥了他一眼,摇头道“严厉吗一点儿也不严厉。朕只不过杀了一些贪官,用的手段残酷了一些而已。你们一个个就叫嚷着指责朕。

        朕并不是听不进去劝解的人。

        但是朕也不愿意听一群自私自利的人的劝谏。

        当日在朝堂上,但凡你们中间有人说一句和那些罪官们治下百姓们有关的话。朕都不会惩处御史言官。

        可是你们呢

        你们眼里只看到了朕的刑法残酷,却看不到那些罪官们治下的百姓过的有多疾苦。

        更看不到,朕一下处置了那么多罪官,那些百姓们该如何去引导,如何去管束。

        你们心里都不重视百姓,凭什么让朕重视你们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这江山,不是朕的,不是你们文人的,而是属于天下千千万百姓的。

        刚才若不是你在最后的时候,说出了那句让他们不要在燕京城内闹事的话,朕肯定不会见你。

        朕见你,说明你还有救。

        而他们,已经没救了?!?br />
        吕蒙正听着杨七推心置腹的话,身心震动。

        百姓

        百姓

        从头到尾,杨七心里存的都是百姓。

        而从杨七处置那些罪官到如今,眼看快一个月过去了,确实没有人在意那些百姓。

        刚才议事的那些人中间,谁又替百姓们想过

        “我大燕不是大宋”

        杨七幽幽的一句话,把吕蒙正从失神中拉了回来。

        吕蒙正缓缓匍匐在地,恭谨的道“臣受教了”

        杨七懒得再去批评吕蒙正动不动就跪的问题。

        他感叹道“百姓们已经受苦了数百年了,朕不能再看他们苦下去了。不然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你作为朕的臣子,就应该要谨记,一定要对百姓好。

        只要你对百姓好,朕不会亏待你。

        锦衣玉食,高官厚爵,是刚才那些人的毕生追求。

        他们一个个想要一步登天,一个个想要钻营着往上爬。

        丝毫没想着去做实事?!?br />
        杨七讥笑道“他们难道就没有想过,他们所要的一切,都是朕给他们的,都是百姓给他们的。朕不高兴,百姓不高兴,他们就算是钻营一辈子,也别想得到他们想要的。

        荣华富贵,朕可以给出更多。

        前提是,他得有那一份分量,能够拿得起这一份荣华?!?br />
        吕蒙正听出了杨七话语中对那些人的厌恶,他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出了一句不该问的话。

        “陛下您打算如何处置他们”

        杨七瞥了吕蒙正一眼,轻笑道“处置为什么要处置他们他们又没犯错。即将犯错的是那些被蛊惑的文人,他们脑子不清楚,分不清楚正邪,那就得承担这个后果?!?br />
        杨七对身旁的陈琳招招手。

        陈琳缓步向前,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份圣旨,放在了桌上。

        杨七指着圣旨,对吕蒙正道“瞧瞧,这就是朕对他们的处置?!?br />
        吕蒙正深吸了一口气,翻开了圣旨。

        看到圣旨上的内容以后,他一脸惊恐。

        “罢考五年”

        杨七笑眯眯道“对罢考五年。世人皆知,科举路乃是青云梯。但是科举这条路能不能通,得看朕的心思。

        朕用他们,他们贵不可言。朕不用他们,他们百无一用?!?br />
        吕蒙正吞了一口唾沫,嘴巴打着哆嗦道“可是可是朝廷取士”

        杨七淡淡道“朕已经决定,从今岁七月起,在大同府、燕京城、金陵府、汉城,四地,设立四所大学堂。专门培育理政的人才。

        除此之外,朕还要在每一府,各设立一所对应百科的大学堂。

        只要朕愿意,朕永远不缺人用。

        甚至,朕还可以从军中抽调一批。

        朕的军中,人人皆是人?!备黄分形?/div>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 什么游戏里有炸金花 内蒙古时时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德甲冠军颁奖仪式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带线连接 17234香港现场直播 河北十一选五任三遗漏号 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全天 体彩14场胜负奖池 新曾道人之内幕玄机 山东11选5任七 香港六合彩开奖历史记录 怎么才可以中大奖 甘肃快3开奖l结果 东方6十1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