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837章 烈火横江
        是夜。

        星光璀璨,月光洒满了江面,波光粼粼。

        湖面上月影叠叠,似乎月中仙子在水影中起舞。

        然而,如此清静优美的景色,此刻却被窜动的人头所掩盖。

        二十五万兵马,彻夜渡江,场面十分壮观。

        绵延江边数十里。

        周遭的十里八乡的渔船,全都被集中在了一起。

        即便如此,依然不足以供给二十五万兵马渡江。

        由于江水并不湍急,最后杨宁决定,一部分的弓弩兵、盾兵、马军等坐船渡江,而大量的步卒直接淌水而过。

        提前划过对岸打前站的斥候们,会在过去的时候拖一根铁索,横跨在江上。

        步卒们只需要用腰带挂在铁索上,就能轻易的渡江。

        此番杨宁率领的兵马,除了一部分是北方人,不擅长涉水外,剩下的大部分兵马皆是江宁府的人。

        江宁府水系繁杂,兵卒们没入伍以前,也多是在水上讨生活的,所以水性都不错。

        上千道的铁索横跨在大江上,场面十分壮观。

        杨宁站在江边,看着如此声势浩大的一幕,心中豪气冲天。

        在所有将士们期盼的目光下,杨宁大手一挥。

        “渡江!”

        当下。

        成千上万的将士们扑到了水中,沿着铁索渡江,也有一小部分的坐着渡船,往江的另一边去。

        转眼的时间,一万多将士到了江对岸。

        在他们身后,仍有源源不断的将士们过来。

        一万……

        二万……

        三万……

        ……

        十万……

        渡过大江的宋军将士越来越多。

        躲在远处一直持续关注着宋军渡江的吕端暗自吞了一口口水,迟疑的低声问身边的杨二,“二将军……是不是差不多了……”

        杨二隐蔽在一个矮树丛里,望着远处江边的持续增长的宋军人数,轻声对吕端道:“还不够……宋军渡江如此仓促,我们来不及准备。

        若是多给我几日,我必然能在江上筑坝,水淹三军。

        如今没时间筑坝,又得一举击溃这些宋军,就只能放更多的人过来?!?br />
        杨二下意识的捏起拳头,低声道:“放他十五万人过江,到时候再发难,看那杨宁是顾头还是顾腚……”

        吕端缓缓点头,下意识提醒道:“二将军你有把握击溃这过了江的十五万宋军就好……”

        一旁陪着斥候趴在草丛里的杨三,似乎看出了吕端心里的顾虑,他轻笑道:“吕兄尽可放心,我们兄弟已经准备妥当,定叫他们有来无回?!?br />
        顿了顿,杨三又道:“不过,我们兄弟也不是嗜杀之人,不可能把这十五万人全杀了,到时候还要仰仗吕兄去游说他们。让他们不要死撑着。

        他们要是真的抵死不降,那我们只能下重手了。

        皆是汉家男儿,我不希望局面真的走到那一步?!?br />
        吕端重重的点头,承诺道:“一旦宋军有溃败之势,吕某必定亲自赶往宋军中,说降他们。二将军、三将军仁厚之心,吕某一定传达给他们?!?br />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间,江面上又有三万宋军过了江。

        杨二一瞧,差不多了,赶忙转身,蹲到地上,低声对传令兵吩咐道:“速速去通知上游的兄弟们,可以动手了?!?br />
        回头又对杨三道:“咱们一旦发难,宋军必然乱成一团。你速速去统领在三里外候着的兄弟们,只要这里开始发难,你就带兄弟们杀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降伏这十五万宋军?!?br />
        “明白?!?br />
        杨二、杨三一行人快速的动了起来。

        而正在渡江的宋军,丝毫不知道自己正处在危险当中。

        此刻。

        杨宁站在一艘渔船上,背负双手,仰着头,一脸傲然的道:“恐怕杨家贼军,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渡江了……嘿嘿嘿……”

        站在杨宁身后,躬身而立的偏将闻言,嬉皮笑脸的道:“大人高瞻远瞩,智慧高绝,又岂是杨家贼军能比的?恐怕贼军中所有人加起来,也不及大人一个人厉害?!?br />
        杨宁闻言,心里就像是吃了人参果一样舒爽,不过他脸上却一脸淡然,平淡的教育偏将道:“不能这么说,贼军虽然不堪,但是还是有一两个人才的。

        比如贼军中的参军吕端,就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才。

        虽然受到了贼人蛊惑,叛了我大宋。

        但是他以前在我大宋的时候,还是有一些分量的。

        你去吩咐下去,击溃了贼军以后,抓住此人,先送到本官这里。

        本官要好好调教他一番,看看他有没有弃暗投明的打算。

        若是没有,就给他一个体面的死法?!?br />
        偏将当即一脸恭敬的说道:“卑职明白……”

        渔船荡漾,缓缓划入了江心。

        同样沿着铁索到了江心的蒋超,没有来的心头狂跳,久违的危险感袭上了他的心头。

        他想抬手拍一捧冰冷的江水,让自己清醒一下,仔细思考一下危险来自于哪里。

        可是等他抬手的时候,愣了。

        “这是油?”

        手上那明显别于水的触感,以及刺鼻的味道,让蒋超轻易的判断出了混合到了水里的东西。

        只是水里怎么会有油?

        随着混在水里的油越来越多,那刺鼻的味道越来越浓。

        蒋超脸色大变,他当即大声喊道:“快跑!有埋伏!”

        江面上。

        聪明人远不止蒋超一个。

        当蒋超喊声出现的时候,其他地方也出现了喊声。

        渔船上。

        杨宁听着四处乱喊的声音,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低声喝斥道:“混账东西,不是吩咐过,渡江的时候不许发出声音吗?”

        偏将听清了那些呼喊声,他凑到了杨宁身边,低声提醒道:“卑职听他们喊的声音,貌似说是有埋伏?”

        杨宁闻言,笑了。

        笑容里充满了讥讽,“有埋伏,水里怎么埋伏?难道贼人还能变成鱼,躲在水里不成?”

        杨宁纵然不通兵事,他也知道,这水里是没办法埋伏的。

        纵然有个别水性好的,可以躲在水里,给他们渡江造成障碍,也不足以影响大局。

        杨宁心中的讥讽,似乎被水里的蒋超感受到了。

        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可能没表达清楚。

        因为在他喊完有埋伏以后,并没有太多人有什么反应。

        当即,蒋超立马换了一个说辞,大声喊道:“水里有油,猛火油!”

        这一声呐喊。

        蒋超用尽了全力,所以即使在很远的地方的杨宁,也听清楚了。

        杨宁当即脸色一变,扑到了船边,探手抓了一把水,感受到了手上挂着的油渍,脸色大变。

        “快!传令下去!让后队立马撤回江岸,前队速速渡江?!?br />
        然而。

        一切都晚了。

        就在他声音刚落下的时候。

        从上游不远的地方,突然升起了一道火龙。

        火龙在一瞬间吞噬了整个江面,然后沿江而下。

        速度之快,骇人听闻。

        转眼之间,弥漫数里地。

        一些不明所以的宋军将士们,此刻也意识到了他们的危险处境。

        一个个大声呼喊着,疯狂的往江对岸冲。

        甚至有人顾不得攀上铁索,直接一头扎进了水里,往江对岸游。

        杨宁站在床头上,撕心裂肺的呐喊。

        “快跑!快跑!”

        他虽然不是一个合格的将军,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官员,但是他却还是存有一定的良知。

        在发生危险的第一刻,想到的是将士们的性命。

        偏将冲上前,拉着杨宁就准备想办法躲藏。

        可是杨宁依旧不管不顾,依旧站在船头上撕心裂肺的呐喊。

        “呼~”

        一股江风拂过。

        助长了火焰的气势。

        火焰的速度迅猛了几分。

        转眼间到达了宋军将士们渡江之处。

        “啊~”

        火焰一瞬间就吞噬了正在水里挣扎的宋军将士,掩盖了整个江面。

        宋军将士在一声声的哀嚎中,堕入到了江水中。

        有熟悉水性的,一头扎进水里,想要避过水上的这一股火势。

        可是。

        他们终究是小逊了杨二的心肠。

        为了击溃宋军。

        杨二几乎是集合了军中一半的猛火油,从开始倒油到现在,一直没有停歇过。

        他们要么在水下憋死,要么冒头以后被火烧死,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吕端!我中了你的奸计??!”

        杨宁这一刻彻底清醒,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出在那儿。

        当即悲痛的在船头上呐喊。

        眼看着那火焰吞噬着宋军将士的性命,他就觉得自己似乎罪孽深重。

        相比于曾经那个不要脸的侯仁保,杨宁多少要点脸皮。

        他虽然自负、自傲,甚至有些自大。

        但是他却从不推卸责任。

        “大人,再不跑就来不及了?;鹨盏酱?!”

        偏将在一旁急忙喊道。

        杨宁却置若罔闻,他瘫坐在船头上,痴痴的盯着水上的火焰,泪眼婆娑。

        “是我!是我害了你们??!是我害了你们!”

        偏将在一旁有些看不下去了,当即咬牙低吼道:“大人,现在说这些没用了,还是逃命要紧……”

        “逃命?”

        杨宁满眼泪水,哭着笑着道:“我哪还有资格逃命,因为我的一意孤行,害死了这么多的将士,罪无可恕。我应当给他们赔命的……”

        “我给你们赔命!”

        杨宁大吼一声,跳入到了江中。

        “大人!”

        偏将急忙去拉,却没拉住。

        眼看着杨宁跳进了江中,被火焰吞噬。

        偏将舔了舔嘴唇,咬牙道:“虽然你是个废物,但是勉强还有点血性……”

        丢下了这句话,偏将拉着船夫划着已经燃起了火的船只,往对岸跑。

        船夫不敢停船,因为偏将的刀架在他脖子上。

        他也不敢跳水,因为水下的火更大。

        偏将夸赞杨宁有血性。

        他有哪里知道。

        在大火蔓延江面的时候,杨宁心里想的远比他看到的多。

        在知道了水里有油的时候,杨宁就知道自己中计了。

        他脑海里当时想着对不起将士们,同时也在考虑自己的退路。

        可是他想了一圈,依然发现这是一个必死的局。

        纵然他侥幸逃生,此番因为他愚蠢,导致大军溃败的罪责,一定会被他背在身上。

        他也会像是赵括一样,被写在史书上,遭万年唾骂。

        纵然他活下来了,以后也要在无尽的谴责和自恼中度日。

        今日如同烈火地狱的一幕,将会在他心头不断的燃烧,再燃烧。

        煎熬他的每一寸心脏,直到他生命的终结。

        所以,他需要给朝廷一个交代,给将士们一个交代。

        唯有一死,才能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他不会像后面的某个宋官一样,打了败仗,让几十万将士惨死在了西夏人手里,被将士们的家眷们拽着马缰绳质问儿郎在哪儿,却最后依然能够恬不知耻的屹立在朝堂上。

        就这还被誉为大宋栋梁。

        何其可悲,何其可叹?

        言归正传。

        杨宁一死。

        宋军将士们群龙无首。

        不论是江一边的,还是江另一边的,此刻都乱成了一团。

        禁军将士还好,尚有将校约束。

        那些被征召来的将士,则管不了那么多。

        他们仓惶逃窜,毫无目的。

        就像是在老鼠堆里丢了一把火,老鼠们四处逃窜一样。

        “杀??!”

        早已准备好的杨三,在这个时候率领着南国的兵马杀了出来。

        渡过江的十五万宋军将士,还没有站稳,就被南国军团团围困。

        喊杀声震天,却没有多少杀戮的事情发生。

        那些被征召来的将士们,听到了喊杀声,立马就跪地请降。

        不是他们没骨气,而是这一刻,慌乱的他们只想着活命。

        征召来的将士们一跪。

        禁军将士们就被晾在了那儿。

        “儿郎们,随我杀!”

        有刚强的,领着手底下的兄弟就往上冲。

        对于敢反抗的。

        杨三也不客气,指挥着手下的南国军开始绞杀。

        其他的禁军将士,这个时候也硬着头皮跟着往上冲。

        两边瞬间酣战在了一起。

        就在这时。

        吕端带着一行人,每人手持一面铜锣,一边敲锣,一边大声呐喊,“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可否听我一言!”

        吕端在亲兵们护持下,在乱军丛中奔走相告。

        出奇的是,除了少量敌意明显的对他出手以外,大部分军卒,居然并没有对他出手。

        吕端一瞧,有戏。

        顿时喊的更起劲了。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炸金花大小顺序 任选9场中8场算中奖 京东彩票app客户端下载 福建11选5 娱乐城首存优惠100 彩票走势图怎么打印 双色球2019096期杀一蓝连对中附历史记录 排列3预测专家千里马 今晚六和才彩特码资料 辽宁快乐12下载 香港正版王中王二肖中特100% 中国福利彩票官网投注 特码资料 快乐赛车是国家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