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833章 战沧州
        赵普走了,走的很潇洒。

        以至于让很多熟悉他的人都以为他还没走。

        毕竟,以赵普的性格,在下马的时候,必然会大宴群臣,然后看一看那些是以后他还能仰仗的心腹,又或者那些能成为他再度复相的马前卒。

        之前的两度罢相,赵普都是这么做的。

        只是这一次他却一反常态。

        在皇帝的罢相旨意还没送到赵府的时候,他就带着老仆,携带着家眷,悄然出了城。

        等到一些亲近赵普的官员发现此事,想送赵普一程的时候,赵普已经出了汴京城的地界。

        等到官员们正想做些什么的时候。

        赵德芳召百官议事的口谕,就传到了他们的耳中。

        于是他们暂时忘记了赵普,进入到了宫中议事。

        一位三朝大佬,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众人眼中。

        垂拱殿上。

        赵德芳一改昨日的软弱的模样,开始变得异常的强势。

        或许是因为赵普走了,没有人在他背后继续帮他撑着了,他需要学会自己坚强。

        也或许是赵德芳心里憋着一股狠劲,想用打垮杨七来证明自己。

        总之。

        今日的廷议。

        赵德芳没有征求任何官员的意见。

        他第一件事,就是削减了官员们的俸禄,以充军资。

        没有了赵普的阻拦,其他官员们没办法组成有效的反驳,丁谓又跟赵德芳穿一条裤子,所以这一条被赵德芳强硬的执行了下去。

        第二件事,就是赵德芳决定,从各地的厢军中,再次抽调精锐,充实禁军。

        一口气把禁军的人数扩充到了百万。

        第三件事,就是发兵四十万,分三路,一路五万人马,配合被曹彬打的退守川蜀呼延赞,反击曹彬。

        另外两支,一路由张将军率领,前往太原,攻讨折御勋。

        一路由文臣统领,前往江宁府,剿灭南国的兵马。

        分派了文武两位统领。

        赵德芳明确的告诉他们,谁能打胜仗,就听谁的。

        文臣若是带领着兵马打了胜仗,那么以后朝堂上的军事,就听文臣的。

        武将若是打赢了胜仗,那么朝廷可以考虑,适当的减弱监军在军中的分量。

        但是完全剔除监军制度,绝无可能。

        这其实也是一种妥协,是赵德芳想了一晚上之后,想出的最妥善的办法。

        将门见到了赵德芳松口,并没有穷追不舍下去。

        相比于曹、杨、折、高等等这些曾经的大将门,现在能留在大宋的将门,都只是一些小的将门,他们并没有多少资格真的跟朝廷谈条件。

        敲定了这三件事以后。

        朝廷的各个机构还是运作了起来,配合着赵德芳的三条命令,开始调兵遣将。

        等到朝廷的一切准备就绪以后,已经到了十日后。

        而在遥远的沧州。

        杨七和石守信早已碰撞在了一起。

        沧州城内。

        当杨七率领着兵马兵临城下的时候,石守信已经用手里的禁军,将整个沧州城打造成了铜墙铁壁。

        杨七并没有把十数万兵马全部陈兵在沧州城下。

        而是在进入沧州城以后,近留下了三万步卒在身边,还有震天营、神机营,以及刚刚驰援折御勋返回的铁骑军五千铁骑。

        剩下的兵马,被分成了两个部分,由杨大、杨六率领,分别从沧州城左右两翼,长驱直入而下。

        杨七跨马到了沧州城下的时候,石守信浑身穿戴着盔甲威风凛凛的站在城头上。

        沧州城头上。

        石守信沉声怒喝道:“杨延嗣,你也是宋臣,如今侵犯大宋疆土,你是想造反吗?”

        杨七望着城头上的石守信,冷冷一笑,“我率领了这么多兵马,难道只是来沧州逛逛?我只要黄河以北,长江以南,算是给赵德芳一个教训。

        你要是识相的,速速退去。我姑且可以饶你一命。

        你若是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们兵戎相见?!?br />
        石守信闻言,暴怒道:“狂妄!有老夫在此,你休想南侵一步?!?br />
        杨七二话不说,抬起了手,冷冷的吩咐道:“攻城!”

        一尊尊火炮,被推到了最前沿。

        幽森的炮口对准了沧州城城头。

        在旗手挥动令旗的瞬间,炮手已经装弹填充完毕。

        “放!”

        “嘭!”

        “……”

        炮声轰鸣。

        硝烟四起。

        最先被火炮打穿的,就是石守信所站立的城门楼子。

        一枚炮弹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城门楼子,一下炸断了城门楼子的大梁,让城门楼子瞬间倒塌。

        若不是家将们护的紧,恐怕石守信就要被这一炮掩埋到了城门楼子下面了。

        一轮轮的炮火掩盖下。

        沧州城城头硝烟弥漫,还没接近敌人,城头上的禁军将士,就被扎损了近一成。

        石守信在家将的搀扶下,换了一个地方,继续指挥作战。

        当他看到了城头上禁军将士乱成一团,而城外杨七的兵马却傲然而立,纹丝不动的时候,他心都在滴血。

        打了半辈子仗了,还从没有打过这种仗。

        饶是以他多年的战争经验,此刻也不知道如何应对。

        火炮的突然出现。

        直接改变了战局。

        终日以骑砍为主的石守信,在火炮轮番轰击下,完全有点不知所措。

        他开始生出了一丝跟老杨、杨大等人类似的想法。

        有此利器,我要这一身武艺有何用?

        个人勇武,在火炮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这仗该怎么打?”

        石守信眼看着城头上的将士们在火炮攻击下,纷纷抱头鼠窜,顿时心有所感的呢喃的一句。

        石守信身旁的家将闻言,低声提醒道:“老爷,您要冷静。不能被敌人的利器吓的没了头脑。敌人的武器虽然厉害,但是老爷完全可以把它看成一种威力强大的床弩?!?br />
        石守信闻言,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了下来,沉声道:“确实如此……杨延嗣制造出的武器虽然厉害,可是这战争,终究还是需要人来完成的。

        既然他仗着城外的利器,打的我们不能还手,那就想办法摧毁掉这些利器。

        一旦没有了这些利器,杨延嗣就成了没牙的老虎。

        到时候我们就能率兵反攻。

        去,召集弓弩营的校尉们,还有马军的校尉们过来?!?br />
        冷静下来的石守信,依然是一个睿智的将军。

        火炮固然犀利,可是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至少,面对与杨延嗣。

        石守信还存在着一定的优势,他目前的兵力数倍多于杨延嗣。

        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要尽可能的发挥他兵力的优势。

        随着家将们传令。

        弓弩营的校尉、马军校尉们,齐聚在了石守信身边。

        石守信看着这些跟随自己多年的校尉,沉声问道:“杨延嗣仗着火器之利,压的我们喘不过气。老夫现在需要有人出城去,捣毁了那些利器。

        此去有可能九死一生,你们谁愿意去?”

        历来,军伍之中,从来不缺乏忠勇之人,更不缺乏敢死之人。

        能混到校尉职位的,大多都是凭借着军功,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的拼杀出来的。

        所以听到了石守信这话,当即就有人出来请命,“卑职愿往!”

        “卑职也愿意!”

        “……”

        一连七人请战。

        皆是马军中喊得上姓名的没遮拦的汉子。

        有此忠勇,石守信也信心十足。

        当即,石守信就点了两人。

        “王彪,陈虎,就由你二人各带领一万人马出城,务必要捣毁了敌人的火器。老夫会命令弓弩营的将士们配合你们?!?br />
        “诺!”

        王彪和陈虎二人领了军令,下了城头以后。

        立刻回到了军营,挑选了一批敢战的将士们,跨上了马,随时准备出城。

        为了能够成功的捣毁城外杨七部的火器,他们不仅带了许多的猛火油,甚至还带了不少军中配备的黑火药。

        城头上。

        石守信得知了王彪和陈虎二人准备妥当以后,立马命令弓弩营的将士,全力发射弓弩。

        “唰唰唰~”

        万千弓弩齐射,场面十分壮观。

        人常言,脏唐乱宋。

        宋朝那么乱,却能在乱中,在四敌林立中,屹立数百年,凭借的就是弓弩。

        宋朝的弓弩应该算是当世最先进的。

        杨七手里若是没有研究出火枪、火炮,单凭弓弩作战的话,也不一定能奈何得了宋国的弓弩兵。

        铺天盖地的箭矢涌来,有长有短,有高有低。

        有粗如婴儿手臂的弩枪,也有细如笔杆的弩箭。

        如磅礴雨下,遮天蔽日。

        杨七的兵马似乎早有准备。

        在箭矢落下的时候。

        步兵们扛着盾牌,挡在了炮兵们身前,一个个组成了一个又一个小小的锥形盾阵。

        火炮就光秃秃的扔在外面,任由箭矢落在上面。

        叮叮当当的声音,犹如雨打芭蕉。

        杨七和杨五二人,躲在一块巨大的盾牌后面,看着铺天盖地的箭矢,相互对视了一眼。

        杨五冲着杨七竖起了一根大拇指,感叹道:“七弟当真是神机妙算,这都能被你算准了?!?br />
        原来。

        在开战之初,杨五对杨七感慨过。

        有火炮助阵,城内的石守信,必定会严防死守,拒不出城。

        到时候只需要让火炮打压了城头上宋军的士气,然后用火药在城墙上炸开一个缺口,就能轻易的杀进沧洲城。

        杨七对此却摇头一笑。

        他告诉杨五,火炮固然犀利,在这战场上也是近乎无解的,但是并不能真的代表它天下无敌。

        只要敌人拼死相抗,冲杀出来,捣毁了火炮,依然能够从这场战斗中夺得一线生机。

        而以石守信多年的统兵经验,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必然会派遣出兵马,出来捣毁火炮。

        最有可能的就是以弓弩掩护,让骑兵趁机冲出城,以火药和猛火油,炸毁火炮。

        杨五有些不信。

        却没想到,战争的走向,真的按照了杨七说的来了。

        当城头上箭矢落下的时候,杨五就知道,石守信被杨七给猜准了。

        耳听着敲打盾牌的箭矢声音越来越犀利。

        杨五咧嘴笑道:“看来宋国骑兵,马上要出城了?!?br />
        杨七笑眯眯的冲着杨五拱了拱手,道:“那就有劳五哥一行了?!?br />
        杨五畅快的哈哈大笑,“本以为有了火炮,我们铁骑军的将士就要退出战场了。我已经做好了丢下了铁骑军,问你讨一个闲散的官职,回家哄你侄子的准备。

        却没想到,这战场上,终究有我们铁骑军一席之地?!?br />
        杨七莞尔一笑,道:“铁骑军,不会在战场上失去他们的作用的……”

        说完这话,杨七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在铁甲战车和坦克出世之前……

        杨五并不知道杨七心里的想法。

        他的想法很简单,作为一个猛将,天生的宿命就是冲锋。

        若是不能在冲锋中倒下,又或者不能跟敌人面对面拼杀,对他而言,是一种遗憾,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孤独。

        如今铁骑军能再次出战,火炮并不是万能的。

        这说明,铁骑军在燕国,依旧有用武之地,他的一身武艺,也不至于荒废。

        “儿郎们!三山口一战,我们只能看着敌人从我们眼前消失,最后跑出去,只是斩杀了一些散兵游勇。有人或许觉得,有了火炮,我们铁骑军就没落了。

        但是并非如此,火炮并不能代表所有。

        我们铁骑军仍旧有出征的机会。

        儿郎们,打起精神,挺起胸膛。

        让我们用腰间的横刀,手里的短枪,背上的弓弩,告诉所有人。

        铁骑军,依然是最强的!

        铁骑军,依然是燕国不可战胜的铁军!”

        “吼吼吼……”

        在杨五的鼓动下,铁骑军的将士们扯着脖子呐喊着。

        从火炮出现以后,他们燕国第一军的威名就在直线下降。

        他们从建立起,经历的大战并不多,却一直背着燕国第一军的名头。

        如今被人质疑,他们需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而这个机会,就摆在他们的眼前,他们自然不能错过。

        他们就像是一个个扇着翅膀的公鸡,等着那奋力的一啄;他们就像是一头头猛虎,等待着奋力一扑。

        “吱呀~”

        沧洲城的城门在他们期盼的眼神中缓缓打开。

        两万的宋国骑兵,在宋国将校们带领下,怒吼着冲向了杨七的阵营。

        杨五高举起手里的大枪,铁骑军的将士们也高举起手里的横刀。

        “啪!”

        “啪!”

        “……”

        单手捶胸,武器碰撞上坚硬的铁盔,发出了响亮的金铁轰鸣。

        杨五一挥手里的大枪,枪尖直指宋军。

        “杀!”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捕鱼游戏机价格表 彩票论坛网站大全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49期 多乐彩票骗局怎么举报 11迭5走势图 苹果手机下载真钱扎金花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 今晚 pk10每天赢一点就收 钱牛牛网 滚球直播 其实信息差很赚钱 海南飞鱼游戏复试投注表 开组三前兆 梭哈游戏单机版 广东快乐十分胆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