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800章 五子去,无子还
        “由我去?”

        耶律休哥感受到了韩琼的目光,略微诧异的发问。

        萧倬听到此话,下意识皱起眉头,低声道:“你身上的伤势虽然已经痊愈,但是双腿……再上战场,本宫怕你会凶多吉少……”

        萧倬的话里充满了浓浓的担忧。

        始作俑者的韩琼,很安静的坐在那儿,一句话也没说。

        虽说她如今在萧倬和耶律休哥放权下,掌控了一些辽国的权柄。

        但是辽国真正的大权,仍旧在他们二人手里握着。

        所以耶律休哥去不去征讨燕国,得他自己选择。

        “呵呵……”

        耶律休哥爽朗的一笑,“我征战一生,靠的是头脑、智谋,而非武力。断了双腿而已,还消磨不了我耶律休哥的雄心。

        纵然是四肢全断,只要我还活着,就一样能指挥大军作战,为我大辽建功立业?!?br />
        顿了顿,耶律休哥又道:“上一次,惜败在杨延嗣手里,害我大辽丢失了燕云十六州,如今能有机会亲手再把燕云十六州抢回来,我百死无悔?!?br />
        耶律休哥最后一句话说的轻飘飘的,但是在座的三人都感受到了他的决心。

        为大辽,征战一生,即使身残,志向一样坚定,纵然战死沙场,也无怨无悔。

        韩琼罕见的学着男子的做派,拱手敬重的道:“大于越壮志凌云,此战必定能一举收回燕云。我提前为大于越贺?!?br />
        韩德让同样拱手道:“臣提前为大于越贺!”

        萧倬神色复杂的看着耶律休哥,她心里有一种预感,耶律休哥此去,恐怕凶多吉少。

        耶律休哥自己应该也感觉到了,但是他仍旧要去。

        萧倬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说什么提前祝贺的话,只是低声的说了一句,“你……活着回来……”

        耶律休哥平静的点点头。

        敲定了耶律休哥出征的问题。

        韩琼又看向了韩德让,“爹,讨伐榆关一线的战事,就由你负责?!?br />
        韩德让甩了甩衣袖,当仁不让的道:“这个自然……”

        四人又探讨了一些细节。

        编织出了一道惊天大网,缓缓的笼罩向了燕国。

        临了了。

        耶律休哥侧躺在躺椅上,问韩琼,“什么时候开始?”

        韩琼轻笑道:“暂时还不着急,耶律斜轸最后一批物资还没有送达,那可是搜刮了高丽王城的一大笔财富,也是我大军出征的关键。

        此外,道门给咱们准备的两件见面礼尚未完成。

        一旦这两件见面礼完成,我们征讨燕国,将会事半功倍?!?br />
        “什么礼物?”

        耶律休哥饶有兴致的问。

        韩琼微微眯起眼睛,低声笑道:“其中一件礼物,就是针对杨家兄弟的?!?br />
        “哦?”

        “一句谣言……五子去,无子还……”

        耶律休哥一脸惊愕,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好歹毒的谣言……”

        惊愕过后,耶律休哥皱起眉头,疑惑道:“你们是想借着这谣言,挑拨杨家兄弟之间的关系,还是别有用意?”

        韩琼展颜一笑,“大于越可想差了,这可不是什么谣言。我们要努力将它变成现实?!?br />
        韩德让皱眉追问道:“这对我大辽有何好处?”

        韩琼笑道:“好处大到难以想象。杨延嗣麾下能人无数,更有南国钱行这个汇聚天下之财的大宝藏。一旦燕国、南国的杨家男丁死绝。

        杨家的血脉,就只剩下在我大辽的杨延辉和耶律嗣。

        到时候,我们完全可以派遣他们去,接手杨延嗣的麾下的能人和南国钱行。

        然后再借他们的手,化为我大辽所有。

        得了杨延嗣手下的能人和惊天财富,到时候谁又能是我大辽的对手?”

        萧倬三人一听,一脸震惊。

        耶律休哥半眯着眼睛,感慨道:“确实是好算计……只是既然要将它变成现实,又为何要提前放出风声去?”

        韩琼解释道:“投靠我大辽的道门,只是从中原道门中叛出来的一支。他们想要借着覆灭杨家的机会,告诉世人,他们未卜先知。然后借此打响他们的名头。

        到时候在大辽另立道门圣地,和中原的道门分庭抗争?!?br />
        耶律休哥皱眉道:“踩着杨家上位,他们也不怕崩了牙口?你就任由他们这么胡闹?”

        韩琼笑吟吟的道:“谣言既然是他们放出去的,那么他们就一定会想尽办法,弄死杨家五兄弟。对我大辽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要阻止?

        就算崩牙口,崩的也是他们的牙口,和我们无关。

        他们双方若是拼的两败俱伤,对我们而言,局势只会变得更好?!?br />
        耶律休哥恍然道:“原来如此……确实是好算计……”

        韩琼笑着补充了一句。

        “谣言应该会从燕国的复兴府率先传开……”

        ……

        复兴府。

        杨府。

        老杨愁眉苦脸的坐在正厅内,佘赛花在一旁暗自垂泪。

        伺候的丫鬟仆人们一个个也一脸悲苦。

        “让管家去收拾一下东西,明日你我就起身去幽州?!?br />
        老杨瞥了一眼佘赛花,瓮声瓮气的说。

        佘赛花颤声道:“老爷……妾身害怕……”

        老杨皱起眉头,沉声道:“害怕什么?”

        “妾身害怕见不到七郎最后一面……”

        佘赛花垂泪道。

        老杨眉头皱的更紧,“胡说……有道是好人不长命,祸害一千年。就七郎那个祸害,保准比你我活的还要长?!?br />
        话音落地,老杨有些烦躁的喊道:“管家,管家,东西准备好了吗?”

        杨府如今家大业大,出一趟远门,自然不是说走就能走的。

        老杨有心跨马离府,却还要顾及佘赛花同行。

        “回老爷的话,还得半天……”

        管家一脸苦涩的道。

        老杨喊道:“能不带的就不带,没用的东西都给老夫扔了?!?br />
        “诺!”

        杨延琪在这个时候跟杨排风二人连觉进入到了正厅内。

        她们显然也是得到了杨七生命垂危的消息。

        一进正厅,杨延琪绷着小脸,急忙问道:“爹,娘,七哥到底怎么了?”

        佘赛花哀叹道:“七郎遭人算计,生命垂危?!?br />
        杨延琪有点懵,在她身旁的杨排风却脸色煞白。

        半晌,杨延琪脸色也开始泛白,“怎么会这样?”

        没人回答她。

        杨延琪咬着牙,低声道:“排风,准备两匹快马,我们去燕京城?!?br />
        老杨闻言,瞪起眼,“不许胡闹,回头随着大队一起走?!?br />
        杨延琪恼怒道:“七哥生命垂危,我等不下去。排风我们走!”

        杨排风闻言,神色凝重的重重的点头。

        “啪!”

        老杨拍桌,恼怒道:“胡闹!你以为就你着急,我们不着急?七郎遭人算计,生命垂危。对手显然是冲着燕国来的。

        七郎若有意外,燕国必乱。

        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不能单枪匹马的出行。

        一旦我们被敌人生擒,只会让燕国乱上加乱?!?br />
        佘赛花也缓缓点头,劝诫杨延琪道:“听你爹的……”

        “哼!”

        杨延琪不满的踹了一脚正厅内的柱子,咬牙切齿的道:“等我抓住了伤害七哥的凶手,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还有寇准那个该死的,明明待在七哥身边,却没?;ず闷吒?,该打?!?br />
        老杨长叹了一口气,暗自摇头。

        佘赛花缓缓起身,哀声道:“还有半日,老身且去庙里帮七郎祈福。这是老身现在唯一能为七郎做的。但愿菩萨保佑,七郎能够逢凶化吉?!?br />
        有了决定,佘赛花也就不再迟疑。

        带着丫鬟、仆人们,奔向了复兴府城内的一座庞大的寺庙。

        杨延琪和杨排风也有心为杨七祈福,所以跟在佘赛花身后。

        得知佘赛花要到庙里祈福,寺庙里的方丈早已在寺门口等候。

        陪着方丈客套了两句。

        佘赛花到了观音殿去祈福。

        跪在大慈大悲的观音像前,佘赛花一脸悲苦的许诺道:“信女祈求菩萨,保佑我儿能逢凶化吉。只要菩萨能帮我儿躲过这一场杀劫,信女一定为菩萨重塑金身……”

        佘赛花祈福的过程,持续了足足一个时辰。

        其间,她给菩萨许了不少诺言。

        一个时辰后。

        佘赛花在杨府的众人陪同下,离开了寺庙。

        出了寺庙门口,还未上轿。

        一个醉醺醺的道人撞进了杨府的人群。

        杨排风在第一时间,挡在了佘赛花身前,冷声喝道:“哪里来的贼道,敢冲撞杨家女眷?!?br />
        那道人被杨排风的烧火棍硬生生挡在了距离佘赛花六尺开外的地方。

        醉道人迷迷糊糊抬起头,看到了被围在中间的佘赛花的时候,微微一愣。

        然后他咧嘴笑道:“贫道还以为冲撞了那位贵人,原来是一个无人送终的可怜的妇人?!?br />
        杨排风当即眉头立了起来,作势要打。

        杨延琪却拦下了杨排风,她冲着醉道人冷哼道:“你这贼道,不识好歹。胡言乱语,我娘有七子两女,怎会无人送终。

        念你也是修道之人,此番就不为难于你。

        再敢胡言乱语,定然乱棍打死?!?br />
        佘赛花只当他是解酒耍疯,也没有在意。

        正欲上轿。

        却见那醉道人缓缓站直了身躯,盯着佘赛花的背影,朗声道:“小女娃娃休要哄骗贫道。贫道观妇人面相,应有百岁阳寿,却克子嗣。

        妇人命中却又七子两女,可如今能承欢膝下的,只余五子两女。又何来七子两女之说?”

        佘赛花闻言,浑身一颤,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我那七郎孩儿,没了?”

        杨延琪大怒,吼道:“贼道胡言乱语,咒我七哥。排风给我乱棍打死?!?br />
        杨排风举棍就打。

        醉道人不仅不怕,反而往前迎了几步,他哈哈笑道:“贫道早算到自己今日有此一劫,这是天命所定,谁也不能逆天而行。

        你且速速打杀贫道,贫道也好早日位列仙班。

        那妇人,为答谢你送贫道位列仙班,贫道在送你六个字。

        五子去,无子还。

        哈哈哈……”

        “嘭!”

        镔铁铸造的烧火棍当头落下。

        醉道人的脑袋就像是大西瓜一样裂开。

        醉道人的尸体,噗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洒了一地的鲜血。

        打杀了贼道。

        杨家众人心中却没有欢喜。

        醉道人临死之前的坦然,以及他留下的六个字,让人觉得心绪不宁。

        而围观的百姓们惊呼声中的窃窃私语,更是雪上加霜。

        “那是杨府的车架?”

        “是杨府的车架,为首的那妇人是杨府老太君,我们燕国如今的太后?!?br />
        “太后命中克子?前些日我可听说,陛下遇刺,生命垂?!狻?br />
        “没听到那醉道人的那句话话吗?如今杨家已余下五子两女。陛下只怕……”

        “哎~”

        “那句五子去,五子还是什么意思?”

        有懂时世的苦着脸道:“陛下驾崩,咱们燕国必然生乱。宋辽两国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到那个时候,大战迭起。

        杨家五子必然出征。

        而那道人又说太后命中克子,无子送终。

        只怕那‘五子还’中的‘五’数字,而是有无的无?!?br />
        “嘶~”

        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有人惊叫道:“燕国才刚安定,我们还没过一年好日子,又要生乱。我们可怎么办?难道继续让辽人奴役?”

        “得尽早想办法?!?br />
        有人听到此处,转头就往外走。

        “大鹏兄,你要去干什么?”

        “回家找盔甲刀兵,准备上阵。我们复兴军的兄弟,从入伍的那天起,这命就交给了陛下了。虽然我受了伤,领了抚恤退了伍。

        可若是朝廷相招,我一样能上阵冲杀。

        陛下带我们兄弟打下的燕国,陛下让我们过上了好日子。

        我们没理由在燕国蒙难之时,坐以待毙。

        更不可能看着别人欺负陛下的妻儿?!?br />
        “大鹏兄,你断了一条胳膊……再上阵,非死不可……”

        “那又如何?我退伍的那一天,陛下亲自告诉我,我燕国百姓,只能站着死,绝不跪着生?!?br />
        丢下了这句话,被唤作大鹏兄的汉子,头也不回的往家里走去。

        ……

        寺庙门前。

        佘赛花肝胆寸裂,一脸惊恐。

        “我真的……克子……”

        杨延琪搀扶着佘赛花,咬牙切齿的道:“娘,您别听那贼道胡言乱语。七哥定然是活的好好的,在燕京城里等你过去享福。

        至于那些侵犯我燕国的敌人,七哥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他们打的粉碎。

        就像是当初在幽州城打败辽军一样?!?/div>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福建省福彩25选5走势图 b北京赛车pk10视频 福建快三预测一定牛 浙江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快三开奖 足彩分析 老时时彩 cq9传奇电子游戏技巧 15选5开奖结果上海 幸运时时彩网址 湖南福彩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赛车大小什么规律吗 手赚网免费整站源码 北京单场论坛 广酉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