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784章 身受重伤
        一晃眼,四日已过。

        殇倾子音讯全无,近一万多探子们铺天盖地的寻找,依然一点儿消息也没有。

        这让杨七显得很暴躁。

        “嘭!”

        书房内,一封厚厚的奏疏被杨七甩在地上,他恼怒的喊道:“这葫县县令是猪吗?一个朝廷任命的八品官员,居然能被几个大族族长威胁?;购靡馑忌献嗍柘蛭仪笾??

        我要这种猪脑子的官员有何用?”

        “彭湃!彭湃!”

        在杨七的疾呼声中,守在门口的彭湃赶忙进入到了书房中,规规矩矩的站在书房正中,躬身施礼。

        “属下在!”

        杨七这几日脾气不好,已经重责了十几位官员了。

        彭湃心知杨七在气头上,所以不敢去摸杨七的虎须。

        杨七冲着彭湃喊道:“你带人去葫县,去给我看看,究竟是那个大族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在粮荒的这个节骨眼上,私自勒令族人上交从官府领去的粮食。

        我发下去的粮食,是让百姓活命用的,不是让这些豪门大族趁机占便宜的。

        给我下去狠狠的查。

        如果查证属实的话,举家发配西夏府。

        若有不服者,立斩决?!?br />
        顿了顿,杨七又道:“还有那个葫县县令,让他别当县令了,净给我丢人。让他去东晟府,陪着野乞部族的人一起喂马?!?br />
        彭湃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犹豫再三,他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那个……陛下,这两天被您发配去东晟府养马的县令,已经有六七人了。再发配人过去,就能组成一个全县令的养马班了?!?br />
        杨七闻言明显一愣,他皱了皱眉头,道:“那就发配到洞头岛去,让他们陪着落叶去建立洞头府码头?!?br />
        彭湃迟疑了一下,似乎还有话说。

        但他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属下这就去办?!?br />
        彭湃刚走到门口。

        杨七的声音在彭湃背后响起,“算了,葫县的事情就让霍红叶去办。你还是继续留在燕京城,帮我办差吧?!?br />
        彭湃转身,躬身道:“属下领命?!?br />
        彭湃走后,杨七继续批阅奏疏,骂人的话接连不断。

        凡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杨七上奏疏添堵的,在杨七眼里,都成了猪脑子。

        “噔噔噔……”

        轻盈的脚步声在书房内响起。

        杨七下意识皱起眉毛,头也不抬的冷哼道:“未经传唤,就出现在我的书房,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br />
        “咯咯咯~”

        回答杨七的不是诚惶诚恐的告罪声,而是一阵银铃般的轻笑。

        “妹妹你瞧瞧,我说郎君这几日威风大涨,现在你信了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杨七放下了手里的奏疏,抬起头,看到了曹琳、杜金娥两女娇滴滴的站在杨七面前。

        曹琳手里牵着儿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杨七。

        杜金娥罕见的露出了些小女儿的姿态,手里端着一碗汤羹,规规矩矩的放在杨七面前。

        杨七屈指揉了揉眉心,叹气道:“你们怎么来了?”

        曹琳挑眉,笑道:“郎君说的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们这些当妻做妾的,就不能出现在郎君的书房吗?”

        杨七白了曹琳一眼,没好气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br />
        曹琳娇笑道:“妾身自然知道郎君不是这个意思,妾身只是看这几日郎君脾气大涨,所以说几句俏皮话,逗一逗郎君。郎君若要怪罪,妾身甘愿领罚?!?br />
        曹琳说出这话,杨七还没什么反应。

        小宗卫先抱住了曹琳,奶声奶气的道:“不许欺负我娘?!?br />
        一双小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杨七,一脸警惕。

        杨七顿时脸色一黑,瞪向小宗卫,“小家伙长本事了,知道护你娘了?但你别忘了谁才是一家之主。我要跟你娘施家法,谁也拦不住?!?br />
        小宗卫闻言,嘟着嘴,一脸倔强。

        曹琳和杜金娥闻言,俏脸涨红。

        曹琳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指责杨七道:“在孩子面前,你怎么就没个正行……”

        显然,杨七口中的家法,自然指的不是真正的家法,而是他们夫妻间的闺房之乐。

        看曹琳和杜金娥的表情,杨七肯定没少在二女身上使用‘家法’。

        杨七冲着曹琳招了招手,曹琳将小宗卫递到了杨七怀里。

        小宗卫到了杨七怀里,并没有挣扎。

        别看他年纪小,但他已经懂得了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

        但是他显然不高兴,趴在杨七怀里,别过头去,不让杨七看他。

        杨七一边逗弄儿子,一边看向了曹琳和杜金娥。

        “平常你们送饭过来,不都是一个人吗?今天你们两个一起过来,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曹琳和杜金娥对视了一眼。

        曹琳说道:“郎君近几日脾气大涨,已经接连处置了十几位官员了。现在燕京城里的官员们,一个个都人心惶惶的??伤敲话旆ㄈ澳?,所以有人托付妾身过来劝劝郎君?!?br />
        “寇准?”

        “郎君果然智慧过人,一猜就中?!?br />
        “哎~”

        杨七长叹了一口气,道:“你们就别学那些个官员们拍马屁了。这几日我确实心情不佳。殇倾子作为我麾下的心腹大将之一,生死不明,到现在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我这心里着急啊?!?br />
        杜金娥说道:“殇倾子将军随相公南征北战,被相公立下汗马功劳,却从不求富贵。相公重视殇倾子将军,也是应该的?!?br />
        曹琳点头附和道:“郎君重情重义,惦念殇倾子将军的安危。能追随郎君这样重情重义的君主,殇倾子将军肯定感激莫名。妾身相信,有郎君洪福庇佑,殇倾子将军一定会安然无恙的?!?br />
        杨七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了两女。

        脸上无喜无悲。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们,其实你们很不会劝人?”

        曹琳和杜金娥脸上闪过一道尴尬的神色。

        杨七感叹道:“什么洪福庇佑,全是狗屁。殇倾子此番的对手可不是宋辽两国的精兵强将,而是沉淀了千年的佛门。千年沉淀,佛门中高手有多少,谁也无法估量。

        当年十几位棍僧,就能从千军万马中救下唐王,难保今日没有十几位棍僧,在太行山阵斩殇倾子。

        殇倾子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儿消息,很有可能凶多吉少?!?br />
        “陛下……”

        杨七摆手,“不必多言,你们以后也别听那些官员们请托,就过来劝解我,好好的做你们自己。别瞧着那群家伙们口口声声的为国为民,其实一个个都坏得很。

        他们就是担心头上的乌纱帽。

        寇准估计是被他们烦的不行,才把这个麻烦甩给了你们?!?br />
        曹琳和杜金娥一脸愕然。

        杜金娥迟疑了一下,沉声道:“妾身受教了?!?br />
        曹琳只是娇滴滴一笑,道:“妾身知错了……”

        杨七缓缓点头。

        陪着妻儿们玩闹了一会儿。

        杨七的心情变的好了很多。

        他丢下了政务,带着妻儿们出去游览燕京城外的山水。

        彻底的放松了两日。

        杨七终于没有那么暴躁了。

        不过,这两日依然没有殇倾子的消息。

        这让杨七心里杀心四起。

        若不是寇准几番劝解,杨七差点就率领兵马杀去华山了。

        在此期间,杨七连下了几道旨意,把燕国、南国境内道门道观的人数,从八成,降到了四成。

        并且勒令各府,严格执行。

        随着时间推移,就在杨七杀心难制的时候。

        稻草人和火山卫终于有了殇倾子的消息。

        彭湃急匆匆的冲进杨七的书房,郑重的道:“陛下,有殇倾子将军的消息了?”

        正在批阅奏疏的杨七,扔下了手里的奏疏,站起身,喊道:“人在那儿?”

        “在城内的医馆?!?br />
        “果然是受伤了,伤势如何?”

        “身受重伤……”

        “头前带路?!?br />
        彭湃领着杨七,赶到了燕京城的临时医馆所在。

        当看到医馆内床榻上躺着的殇倾子的时候,杨七心凉了半截子。

        殇倾子胳膊断了一条,身上刀枪伤痕无数。

        医馆的军医正在为他诊治。

        只是看那军医急匆匆,满头大汗的摸样,就知道殇倾子的伤势很棘手。

        殇倾子虽然身受重伤,但是意识却很清醒。

        在见到了杨七的时候,他眼中明显恢复了不少神采。

        杨七凑到了殇倾子床前,一把握住殇倾子的手,沉声问道:“怎么会弄成这副摸样?”

        殇倾子脸上浮起了一丝难看的笑容,“师命难违……”

        杨七闻言,破口大骂,“去他妈的师命难违,你要是有个好歹,老子就让他们全部陪葬?!?br />
        殇倾子下意识的攥紧了杨七的手掌。

        杨七脸色一黑,“你不愿意?”

        殇倾子咧嘴笑道:“我自小是被师傅养大的,算是欠他一条命。如今还了这条命给他,从此以后,我就再也和他们没有任何瓜葛了。

        从此以后,我就是你麾下游骑军的主将,除了你的命令,再也不用遵从其他任何人的命令了?!?br />
        杨七骂道:“你是白痴吗?”

        殇倾子只是咧着嘴傻笑。

        杨七差点没泪奔。

        他自然明白殇倾子话里的意思。

        以前,杨七虽然从道门手里买断了殇倾子。

        但是殇倾子却始终和道门有扯不清的纠葛。

        如今殇倾子拼命为道门而战,算是还清了道门所有的恩情。

        殇倾子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以后道门和杨七起纠纷的时候,他不会再夹在中间难做。

        他当杨七是兄弟,所以他愿意斩断以前一切的利益纠葛,一心一意的跟着杨七。

        “军医,他伤势如何?”

        杨七大吼大叫的问军医。

        军医脸上冷汗连连,结结巴巴道:“属下……属下只能暂缓他的伤势不会继续恶化下去,但是想要治好他,属下无能为力?!?br />
        杨七恼怒道:“那我要你有何用?”

        杨七和殇倾子也算是相交莫逆。

        如今殇倾子危难在即,杨七也彻底的爆发了自己不讲理的一面。

        军医被杨七这一声怒吼,吓的差点瘫坐在地上。

        杨七平日里很少发怒,但是一旦发怒,那是相当可怕的。

        殇倾子再次攥紧了杨七的手。

        感受到殇倾子手上传来的微薄的力量,杨七心里的怒气消失了一半,这一半被浓浓的担忧填满。

        殇倾子是何人?

        殇倾子可是他杨七麾下战斗力最强悍的人。

        这天下间,能够在武艺和力气上胜得过殇倾子的,恐怕只有杨七一人。

        就是这么一个战斗力强横的猛将,如今握住杨七手的力气是那么的微弱。

        由此可见,殇倾子的伤势很重很重。

        很有可能随时会一命呜呼。

        杨七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压制了心头的怒火,质问军医道:“谁能治好他?”

        军医一边摸着头上的冷汗,一边哆哆嗦嗦的道:“阎罗教授铜糖,鬼医法?!?br />
        当军医报出了这两个名字的时候。

        杨七也是一愣,刚才他情急之下,差点把这两个能人给忘了。

        铜糖小萝莉和法海老道这两人,在大同书院内潜心研究医术多年。

        在各种不为人知的禁忌研究下,他们二人的医术早已登峰造极。

        铜糖小萝莉对人体的构造,早已烂熟于心,闭着眼睛都能不差丝毫的完完整整的解剖一个人。

        法海老道本身就医术高超,又不拘泥于世俗之礼,加上了禁忌研究的支撑,法海老道的医术可以说是达到了一个寻常大夫一生难以企及的地步。

        “彭湃,你带人速去大同府,将铜糖和法海二人带过来?!?br />
        杨七立马吩咐彭湃去大同府找铜糖和法海。

        彭湃心知殇倾子在杨七心中的地位,赶忙点头出了医馆,带着人就直奔大同府。

        杨七让军医想尽办法,帮殇倾子续命,一定要让殇倾子撑到铜糖和法海到来的时候。

        军医为殇倾子开了个方子,又以千年人参帮殇倾子续命。

        殇倾子明显好转了不少。

        杨七就一直守在军医的帐篷内。

        等待殇倾子情势好转以后,就询问殇倾子消失的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提到这件事,殇倾子的神色有些黯然。

        “当日,我离了陛下的行营,并没有返回游骑军。祖师让我留在港城,等他拍下鲲鹏骨骸以后,就帮他护送鲲鹏骨骸回华山。

        然而,祖师在南国会馆内扑卖,被佛门压了一头,和鲲鹏骨骸失之交臂。

        祖师回到了破庙以后,就开始大发雷霆……”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11选5每期必中 极速11选五走势图 免费提供两码中特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水果图 牛牛的玩法和技巧 中国福利彩票26选5开奖查询 超级大乐透113预测 河南快三计划软件 中俄青少年冰球比分 时时彩 足彩微信群 浙江快乐12选5开奖查询 百樂坊娱乐城最新地址 贵州快3跨度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