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土地兼并,一直是封建王朝统治面临的一大弊端。

        历朝历代对此皆有防备,甚至不惜痛下杀手,可是屡禁不绝。

        最最关键的是,世人只看到了豪门大族欺压百姓,坑占百姓田产,却少有人知,在土地兼并方面,佛道两家不逞多让。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杜牧的这一句诗,不仅仅是一句感叹,细细品味,就能从里面嗅出吃人的味道。

        宋朝立国以后,对佛道两家多有宽容。

        这也导致了立宋不过百年,宋国疆土内的寺庙就翻了一倍。

        对这一方面持续关注的杨七曾经派人仔细做过调查,宋国的寺庙内的僧侣、道观内的道士,平均下来每一个寺庙不到百人。

        可是他们占据的田产,却是他们人数的百倍。

        而由于他们的特殊身份,他们耕种的土地,均不用纳粮。

        由此可见,佛道两家多么富有。

        一个个平日里装的寒酸,到处求施舍,真到了该花钱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大方。

        这简直就是两个爬在百姓身上巨大的吸血虫。

        杨七是绝不会允许这两只吸血虫在他治下继续侵害百姓利益的。

        这也是为何杨七在听了佛门的报价以后,斩钉截铁的订下一条永例的原因。

        我杨七不歧视信仰,也不会阻碍你们传道。

        但是尔等敢张开嘴吸百姓的血,那就伸手剁手,伸脚剁脚。

        然而,此时此刻,佛道两家的主事人,丝毫不知,杨七已经在悄无声息之间,在他们的头上挂上了一柄寒光凛冽的利剑。

        三楼中厅内。

        跟随在慧明禅师身边的老僧报出了一千四百万担的高价以后,平静的退到了慧明禅师身后,一脸悲苦,似乎有人从他心头挽走了一块肉。

        陈抟抚摸着胡须,笑眯眯的看着慧明禅师,说道:“你佛门真是富有……一千四百万担粮食,滋滋滋……”

        陈抟一边撇着嘴,一边给身旁的老道递了一个眼神。

        老道面无表情的踏前两步,站在最显眼的位置,平静的喊了一句,“一千五百万?!?br />
        喊完这一句,就悄无声息的退到了陈抟身后。

        “呵呵呵……”

        慧明禅师笑着瞥了陈抟一眼,吧嗒着嘴,感慨道:“你道门也不逞多让?!?br />
        陈抟谦逊的感慨道:“惭愧惭愧,若不是当年凭借一副上古棋局,巧赢了真龙一局,得赐了一座华山,只怕我道门也拿不出这么多粮食?!?br />
        这话说的巧妙,看似在谦逊,其实是在炫耀。

        “嘿嘿嘿……”

        慧明禅师的笑容变的有些低沉,他悠悠道:“那还真巧,当年老和尚入大庆殿内,为真龙讲经三日,得赐了一座大相国寺。若非如此,我佛门也拿不出这么多粮食?!?br />
        慧明禅师的话说的也巧妙。

        以赵光义赐下的大相国寺,还击陈抟从赵匡胤手里得了一座华山的事。

        单凭华山、大相国寺两地属下的良田,自然不可能产出这么多粮食。

        他们只是把自己最耀眼的成绩拿出来,想压对方一头而已。

        就在二人暗斗的同时,鲲鹏骨骸的价格也在二人授意下,频频抬高。

        价格一路飙升到了让一楼二楼的商人们望而却步的地步。

        之前那个气势如虹的宋国商人,此刻就像是一个软脚虾一样,软趴趴的瘫倒在椅子上,瞪目结舌的看着还在持续攀高的价格。

        “两千万担!”

        佛门老僧一口气将价格叫道了两千万担的时候,整个南国会馆都为之一静。

        中厅内。

        陈抟和慧明禅师二人也早没有了刚才的和气。

        此刻他们皆神色凝重的看着对方。

        慧明禅师罕见的双手合十,叫了一声佛号,紧盯着陈抟道:“阿弥陀佛,陈抟,这鲲鹏骨骸,我佛门志在必得?!?br />
        陈抟半眯着眼,冷冷的道:“慧明老和尚,这鲲鹏骨骸,我道门也志在必得?!?br />
        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慧明禅师浑浊的目光渐渐清晰,威胁不成,他开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陈施主,为了一堆枯骨,你我自相残杀,最终便宜的只有外人?!?br />
        陈抟瞥了一眼慧明禅师,笑道:“只要不便宜你们,便宜谁都行?!?br />
        慧明禅师面色终于冷下来了,他冷冷的看着陈抟,低声道:“你非要跟老和尚死磕?”

        陈抟悠哉游哉的道:“老道没有和你佛门死磕的心思,老道只是想迎回我道门圣物?!?br />
        “阿弥陀佛~”

        慧明禅师念了一声佛号,缓缓闭上眼,不再言语。

        陈抟见状冷笑了一声,也不再言语。

        两位主事人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坐着。

        而他们身后喊价的人也没有闲着。

        一个又一个惊天的价格从他们口中冒出。

        一楼、二楼的商人们不知道何时站起了身,目光呆滞的看着三楼中厅。

        那一僧一道喊出的数字,早已超过了富可敌国的层面,达到了另一个高度。

        “咕嘟~”

        有人惊的直咽口水。

        三楼角落里的杨七,听着那惊天的数字频频飙升,目光越来越冷。

        半晌,杨七侧躺在软榻上,幽幽的对彭湃道:“彭湃……”

        “属下在?!?br />
        “你说要是让赵德芳和萧倬两人看到了这个场面,他们会有何感想?”

        “……”

        彭湃犹豫了一下,然后吞吞吐吐的说道:“大概会跟陛下下一样的禁令吧?!?br />
        杨七意味深长的看了彭湃一眼,突然笑道:“那咱们就看看赵德芳和萧倬有没有这个魄力?!?br />
        彭湃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杨七并没有让彭湃将今日南国会馆内发生的一切,暗地里送到赵德芳和萧倬的案头。

        今日南国会馆内上千人,其中不乏宋辽两国的探子。

        他们必定会把这一幕,原原本本的告诉赵德芳和萧倬的。

        杨七不需要多此一举。

        一楼大厅的高台上。

        寇准双手筒进袖口,叠在胸前,就这么仰着头在看热闹。

        佛道两家已经斗出了真火,已经不需要寇准提醒,也不需要他去调动热情,他们仿佛忘记了寇准,在自顾自的抬价。

        寇准也乐见其成。

        只是他偶尔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总会看向杨七所在的那个角落。

        眼见鲲鹏骨骸卖出了天价。

        寇准的第一反应居然不像是刚才一样,想持刀去抢劫。

        他反而想上去找杨七。

        他打算让杨七多带一些人出海,再猎一头鲲鹏回来。

        然后佛门、道门,一家一头,这样就不用抢了。

        到时候燕国还能获得双倍的粮食。

        奇货可居的道理,寇准懂得。

        可谁让鲲鹏是动物呢。

        只要是动物,出现两头就很合理。

        一公一母,才能繁衍生息。

        暗合天道。

        刚刚好。

        寇准在心里做着美梦的时候。

        中厅内。

        佛道两家竞争已经接近了尾声。

        当价格叫到了两千七百万担的时候。

        慧明禅师和陈抟两个人终于淡定不了了。

        两千七百万担,足以让他们伤筋动骨,感到肉疼了。

        慧明禅师的眼珠子有些发红,他像是一个怒目金刚,盯着陈抟低吼,“陈抟,两千七百万担粮食,你道门好大的家底啊……”

        陈抟像是一位惩恶的天师,瞪着眼珠子,颇具怒气,他咬牙冷哼道:“我道门这点家底,又怎么可能跟你佛门相比?;勖骼虾蜕?,你不是要那鲲鹏骨骸,你不是说那骨骸是明王菩萨真身吗?尽可出价。

        此次扑卖,由燕国朝廷主持,讲求的是公平公正,一切以实力说话?!?br />
        顿了顿,陈抟讥笑道:“老和尚若是心疼粮食,那就认输吧。这鲲鹏骨骸就由我道门迎回祖庭?!?br />
        “断无可能!”

        慧明禅师难得的爆喝了一声,他猛然站起身,走到了中厅正中,声若洪钟的大喊了一声。

        “三千万担!”

        “哗!”

        全场哗然。

        议论声纷纷响起。

        众人再难保持淡定。

        即便是躲在角落厢房内冷眼旁观的杨七,在听到这个数字以后,也猛然坐起身。

        彭湃惊愕的看着中厅,又看回了杨七,然后再看向中厅。

        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楼大厅高台上。

        寇准早已惊的目瞪口呆,双手下意识脱落了袖口,瞪着眼睛看着三楼中厅的位置。

        三楼中厅。

        慧明禅师在报出了一个天价以后,身上的怒气一扫而空,他转过身,盯着陈抟,平静的道:“陈抟牛鼻子,只要你能报出比这更高的价格,老和尚带着徒子徒孙,立马离开此地?!?br />
        陈抟也被慧明禅师惊的不轻。

        听到慧明禅师这话,陈抟立马转头看向了身后的老道。

        老道隐晦的冲着陈抟摇了摇头。

        陈抟不甘心的长叹了一口气。

        老道向陈抟摇头,是在告诉陈抟,道门凑不出这么多粮食。

        大庭广众之下,被佛门这个老冤家压了一头,陈抟实在不甘心。

        可是不甘心又能怎样。

        杨七此番扑卖鲲鹏骨骸,只要粮食。

        论囤粮,道门远逊色于佛门。

        若是换作金银珠宝的话,道门完全可以跟佛门死磕下去。

        “哎……”

        陈抟缓缓起身,一甩袖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三楼中厅。

        一众老道们见状,赶忙跟着陈抟离开。

        慧明禅师在陈抟离开以后,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然后皱起了眉头,苦着脸,看着随他而来的老僧们,双手合十,告罪道:“阿弥陀佛,和尚我一时任性,要让诸位在此后三年内受苦了?!?br />
        众僧回礼,“阿弥陀佛,法师言重了?!?br />
        一位老僧在众僧回礼过后,认真的道:“法师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佛门。如今非但得了这鲲鹏骨骸,还压了道门以后。法师对我佛门,功德无量,何言有过?”

        有一位目光炯炯的老僧,迟疑了一下,轻声道:“我等未必会受苦……”

        众僧齐齐看向他。

        目光炯炯的老僧面对众僧的目光,双手合十道:“明王菩萨真身降临,我等身为佛门弟子,自当举行水陆大会,恭迎之……”

        顿了顿,目光炯炯的老僧补充了一句,“也好让这天下芸芸众生,瞻仰一下我佛的真容?!?br />
        这一句话才是老僧的本意。

        众僧听了老僧这话,不约而同的眼前一亮。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浮起了一丝笑意。

        “阿弥陀佛!”

        慧明禅师道了一声佛号,缓缓的闭上眼睛。

        一楼大厅内。

        寇准在见到了道门诸位起身离去以后,他终于反应了过来,记起了自己的职责。

        当即,他没有任何犹豫,高喊道:“恭喜三楼中厅的客人,以三千万担粮食的价格,购得鲲鹏骨骸?!?br />
        喊完这句话,在众人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中。

        寇准迅速命人卸下了那个硕大的鲲字,然后卷起来,横放在一个金漆盘子里。

        他带着端盘子的人,一路匆匆赶到了三楼中厅。

        到了三楼中厅。

        寇准躬身一礼,“寇准见过各位大师?!?br />
        众僧连道不敢当,唯有慧明禅师一人泰然自若的受了寇准这一声大师的称呼。

        慧明禅师睁眼看着寇准年轻的面容,感慨道:“你很年轻……”

        寇准躬身笑道:“我国国主曾言,数风流人物,只看今朝……”

        慧明禅师点点头,“贵国国主睿智?!?br />
        顿了顿,慧明禅师沉吟道:“老和尚可否能和贵国国主一叙?”

        寇准闻言,干巴巴的笑道:“我国国主繁忙,此刻不在港城,无暇于大师会晤,还望大师见谅?!?br />
        慧明禅师遗憾的叹了一口气,“老和尚听闻,贵国国主与我佛门颇有渊源,曾有人言他是佛前护法转世,想要与其一见,却没想到无缘见面?!?br />
        寇准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心里暗自嘀咕。

        就知道你见陛下不会有什么好事,所以我才替陛下拒绝了你。

        闲聊了两句后。

        慧明禅师重新闭眼假寐。

        寇准开始跟一位老僧商量粮食交割的具体时间,具体地点,以及鲲鹏骨骸交割的地点。

        让寇准觉得惊奇的是,佛门的人居然承诺可以在十五日之内,就能把扑卖鲲鹏骨骸的粮食送到燕国。

        双方约定了交割的日期就在十五日之后。

        商定好了一切以后。

        这一场空前的盛会终于落下了帷幕。

        众人纷纷起身离席,出了南国会馆。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nba比分推存 2019年六合彩排行生肖 上海时时彩开奖 华东15选5走势图 168彩票最新版本 秒秒彩漏洞稳赚技巧 龙圣国际刷流水 11选五开奖走势图内蒙古 福利彩票双色球 捕鱼达人4安卓版下载 欢乐炸金花安卓版 快乐8中奖资讯 广东时时彩模拟投注平台 nba比分赛事 两元彩票排列五走势图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