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743章 杨七的秘密武器
        勤勒爽朗的一笑,提起了手里磨的光亮的大刀,催动胯下的老马,一往无前的冲向了杨七。

        “杀!”

        勤勒人虽老,声音却洪亮。

        他一声爆喝,声音传遍了整个铜台关。

        即便是心如铁石的耶律休哥,在看着勤勒挥着刀,义无反顾的冲向杨七的时候,心神也暗淡了不少。

        萧太后不知道何时走到了耶律休哥的身边,她手上牵着小皇帝耶律隆绪,肃穆的看着勤勒的背影,低声对小皇帝道:“皇儿,记得这个苍老的背影,他是为我大辽而死的,也是为你而死的。等你亲政以后,一定要善待勤勒的族人?!?br />
        小皇帝耶律隆绪认真的点了点头小脑袋,“皇儿记下了……”

        两军阵前。

        勤勒跨马已经冲到了杨七的面前,杨七深吸了一口气,提起了手里的盘龙棍。

        黝黑的铁棍扬起,直指苍穹。

        金猴降妖。

        一棍而下。

        犹如那大闹天宫的猴子,手挥金箍棒,从天而下,任他挡在面前的敌人是何方神圣,皆一棍扫清。

        “嘭!”

        一声犹如天雷降下的炸响,响彻在铜台关。

        盘龙棍的棍头已然落地,在杨七面前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勤勒连人带马落入到了深坑里,变成了一滩碎肉。

        鲜血瞬间渲染了整个深坑。

        “当啷~”

        勤勒手里的长刀被砸上了天,这个时候才落下来,变成了一个叉。

        杨七一甩盘龙棍上的血珠,傲然而立。

        铜台关外,观战的众人鸦雀无声。

        没有叫好声,也没有呐喊威武的声音。

        只有一声声倒吸冷气的声音。

        杨七的凶悍已经超出了人们能理解的范畴。

        强如勤勒,在杨七手里也走不过一招,被砸成了碎尸。

        耶律休哥、萧太后,早已惊的瞪大了眼珠子。

        在杨七出现在两军阵前的时候,他们就料定了勤勒会死。

        可是他们没想到,近乎为大辽武艺第一人的勤勒,在杨七手里连一招也走不过。

        唯有小皇帝耶律隆绪,小拳头紧紧的握着,看着杨七的眼睛里充满了莫名的情绪。

        有崇拜、有激动、有胆怯……

        惊恐之余,耶律休哥回过了神,他神情复杂的道:“他变得更强了,普天之下,恐怕没有人能在勇武上战胜他。天下第一猛士,实至名归?!?br />
        “传令下去,准备大战?!?br />
        萧太后皱眉道:“不继续斗下去?”

        耶律休哥摇了摇头,撇嘴道:“派再多的人出去都是送死,我斗将是为了激励士气,而不是为了让手下的将士去送死。

        更何况,将士们见识了杨延嗣的勇武,心里已经生出了不敌之心,再派他们出去,他们难免会生出异心?!?br />
        萧太后犹豫道:“可是……如今杨延嗣大胜,对方士气高涨,我方士气难免低落,这岂不是有违你斗将的初衷?”

        耶律休哥自信的道:“既然是我提出的斗将,又岂会让对方占了所有便宜?”

        顿了顿,耶律休哥幽幽道:“自从我大败赵光义的兵马于顺城,麾下兵马的人心就有些浮动。这兵马可以有傲气,但是不能有骄气。

        宋人有句话,叫做骄兵必败。

        杨延嗣可不是赵光义,可没那么好对付。

        他们要是轻视了杨延嗣,可是会吃大亏的。

        所以我在未开战之前,先要挫一挫他们的骄气。

        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br />
        萧太后皱着眉头,沉声道:“这么说,从一开始,你就料定这一场斗将,我们会输?”

        耶律休哥缓缓的点点头,道:“我们输得起,杨延嗣却输不起?!?br />
        “勤勒的死,也在你算计之内?”

        萧太后不满的追问。

        耶律休哥听出了萧太后语气中的不满,他解释道:“此番我从建州调兵的时候,勤勒就跟了过来。军心浮动这个问题还是勤勒发现的。

        至于会战死在铜台关前,也是我们二人推算以后得到的结果。

        杨延嗣麾下虽然兵多,但是将却不广。

        只要开始斗将,杨延嗣必然出战。

        因为他没得选。

        原本我和勤勒商量着,由他出阵,先杀掉一两个西北四府的将领,再逼杨延嗣出战。

        只是没想到杨延嗣在看到了勤勒以后,就选择了果断出战。

        勤勒身死,是勤勒自己选的。

        他告诉我,他想在死之前,再为大辽做点事?!?br />
        萧太后咬着牙,沉声道:“当追封勤勒为忠义王……”

        耶律休哥没有反对,点点头道:“理应如此?!?br />
        萧太后追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耶律休哥深吸了一口气,感慨道:“杨延嗣已经帮我磨掉了将士们身上的骄气,接下来本王就要用勤勒的死,唤醒将士们心中同仇敌忾的勇气?!?br />
        话音落地,耶律休哥走到了辽军阵前,洋洋洒洒的将林牙勤勒一生对大辽的贡献讲述了一遍。

        林牙勤勒一声的功绩,辽军将士们心里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甚至有些老一辈的辽军,一直在用林牙勤勒的事迹,激励新一辈的辽军。

        耶律休哥再一次的讲述,加固了他们心中勤勒的英雄形象。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忠勇、果敢、为国为民的大英雄。

        死了。

        非常凄惨的死在了他们的眼前。

        直爽的辽人,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报仇。

        仇人在哪儿?

        就在对面。

        一瞬间,耶律休哥就拉起了将士们同仇敌忾的勇气。

        这一股勇气,远胜过之前斗将胜利所激励的士气。

        而这一切,自然瞒不过两军阵前的杨七。

        看到自己击败了勤勒,辽军的士气不仅没有低落几分,反而变的更加高涨了。

        杨七皱了皱眉头,也没有叫阵,他调转了马头,回到了铜台关前。

        “传令下去,准备战斗?!?br />
        杨七回到军中第一件事,就是传达了准备战斗的命令。

        杨五皱眉问道:“怎么了?”

        杨七皱着眉头道:“被耶律休哥算计了……”

        杨五看了看辽军的士气,再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杨七话里的意思。

        他没有含糊,当即对身后的铁骑军下令,“铁骑军,准备冲锋!”

        杨三对麾下的龙游军下令,“龙游军,准备冲锋!”

        “雁门军……”

        “神机营……”

        “……”

        杨七麾下十数万将士,严阵以待。

        杨七面色冷峻的盯着对面的辽军,眯了眯眼,冷冷的一笑。

        算计我?

        有用吗?

        “彭湃,传我军令,让震天营把东西拉上来?!?br />
        “诺!”

        彭湃快速的下去传令。

        少顷,震天营数千将士,推着上百的铁轮大车到了两军阵前。

        大车上盖着一层厚厚的黑布。

        “唰唰唰~”

        一张张黑布拉开,露出了一尊尊钢铁巨兽。

        铜管、镔铁架、精铁轮。

        一个个上面散发着狰狞的幽光。

        这东西能被推到两军阵前,明显是用作战争之用的。

        然而,除了杨七和震天营的将士外,没人能认识这个东西的来历。

        焦赞忍不住自己心中的好奇,最先开口发问,“虎侯,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挺厉害的样子?!?br />
        杨七目光落在钢铁巨兽上,眼神有些迷离,半响之后才轻声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杨七不愿意过多解释,其他人纵然心里好奇,也没办法追问下去。

        对面正在整兵的耶律休哥,经过了手下亲兵的提醒,也看到了杨七抬出来的铜疙瘩。

        看到这些个铜疙瘩,耶律休哥下意识的皱了皱眉毛。

        又是他不认识的东西。

        杨延嗣果然是杨延嗣,总是智计百出,用于战争的新东西层出不穷。

        只是杨七之前盖子捂的好,所以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这个新东西究竟有何用途。

        然而,不知道归不知道,耶律休哥不可能因为战场上多出了新东西,就放弃这一场战争。

        他心里清楚,杨七能拿出手的东西,历来没有简单的。

        所以他提醒手下的将士们,“冲锋的时候,尽量躲开那些铜疙瘩?!?br />
        辽军将士们都不认识那个东西,也没见识过那个东西,有心记住耶律休哥的叮嘱,也不可能一直挂在心上。

        备战持续了半个时辰。

        没有任何慷慨激昂的场面,战争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开始了。

        耶律休哥前军十万,黑压压的压向了铜台关。

        杨七既然放弃了铜台关之利,选择了出关一战。

        辽军也就不需要扛着云梯、攻城凿等物,去打他们最不擅长的攻城战了。

        跨马持刀,一窝蜂的冲向西北四府的兵马,用大势碾压过去。

        这是辽人最喜欢的作战方式。

        他们本就是马背上长大的民族,马上作战是他们最擅长的,也是他们最喜欢的。

        他们自信的认为,只要他们在马背上,就没人能够战胜他们。

        “杀!”

        “活捉杨延嗣者!封王!”

        “……”

        十万匹战马奔腾,扬起了一阵冲天烟尘。

        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沙尘暴向铜台关袭来。

        又像是一个惊天巨兽,要一口吞掉铜台关的一切。

        杨三、杨五等人紧紧的拽住马缰绳,支起了耳朵等待杨七的命令。

        只要杨七下令冲锋,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冲出去。

        然而,杨七在他们期待的心情中举起手,却下达了一个让他们又惊又吓的命令。

        “震天营!准备!”

        “……”

        震天营的将士们得到了命令,快速的把一个个铁疙瘩放进了钢铁巨兽的嘴里,让它顺着铜管划了进去。

        “七弟!再不冲锋就来不及了!”

        杨五焦急的在杨七耳边吼着。

        杨五不急不行,重甲骑兵的冲锋虽然没有轻骑兵冲锋吃距离,但是仍旧需要一段距离的冲锋,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而辽军的轻骑兵只要有足够的距离冲锋,他们就能摧毁眼前一切的敌人。

        冲锋就像是聚势。

        一旦让辽军冲锋的势头达到了顶端。

        他们就会像是一股滔天巨浪拍过来。

        除非拥有铜墙铁壁阻挡,不然即使重甲骑兵全军出击,在辽军轻骑兵的浪潮中,也会吃亏。

        然而,杨七对杨五的话,充耳不闻。

        他眯着眼紧盯着眼前冲过来的辽军。

        默默的在计算辽军临近的距离。

        “六百丈……”

        “四百丈……”

        “三百丈……”

        “一百丈……”

        辽军冲进了一百丈的距离。

        杨五终于忍不住了,他准备越权,发动重甲骑兵冲锋。

        他越权的命令还没喊出来。

        就见眯着眼的杨七瞪大了眼睛,眼中闪过一道利芒。

        “放!”

        旗手手里象征着发射的红旗落下。

        引线瞬间被点燃。

        再辽军冲进五十丈的时候,引线燃尽。

        “嘭!”

        上百尊钢铁巨兽,发出了一个炸响的音。

        整个铜台关跟着抖了三抖。

        这是震天营的将士,耗损了上千尊钢铁巨兽练出来的成果。

        而他们的成果,不只有这些。

        “砰砰砰~”

        铁弹从钢铁巨兽的嘴里冒出去。

        暴射到了辽军丛中。

        猛然炸裂。

        铁片横飞,如同一道道的利剑。

        土浪拔地而起。

        辽军将士们被炸的人仰马翻。

        血肉混着土浪,变成了血泥从天上落下,如同冰雹落下。

        冲锋在前的辽军将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一大片。

        辽军冲锋的脚步停了。

        他们不得不停。

        因为他们胯下的战马在看到了身旁的同伴被炸的四分五裂以后,慌乱了。

        它们感知到了危险,也感知到了恐惧。

        一匹匹马儿人立而起,撂下了身上的辽兵,疯狂的想要逃离此地。

        耶律休哥早料到了杨七会用火药,所以让将士们给马耳朵塞了东西,而且还反复试验过。

        可是他错估了杨七手里火药的威力。

        他从大宋盗取的火药是黑火药,爆炸声有限,杀伤力更有限,唬人还差不多。

        放在后世,顶多也就是玩具之用。

        可是杨七手里的火药如今已经升级到了黄色的颗?;鹨?。

        它才是真正用于开山裂石,用于战争的利器。

        其爆炸声、杀伤力,远比黑火药提升了数十倍。

        而塞马耳的东西,根本挡不住那声浪的冲击。

        “放!”

        “嘭!”

        “砰砰砰……”

        又一轮的轰击。

        十万辽军,全乱了。

        战马嘶鸣,狼狈逃窜,根本不顾及身上坐着的辽兵。

        不断的又辽兵被从马上甩下来,然后被纷乱的马蹄踩成肉泥。

        所有观战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惊了。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PC蛋蛋20计划专家 中国福彩网神算子 吉林时时彩哪儿有 排列5直播 香港六合彩聊天室 118图库开奖号码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 大乐透万能黄金分割技巧 福建11选五开奖基本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前三有走势 福彩双色球新浪专家 上海天天选4开奖结果322期 篮球大小分滚球经验 二八杠的骰子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