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729章 我全要!
        “快开门!”

        铜台关的大门被曹彬敲的咚咚响,一直守候在城头上的杨七、赵德芳等人早看到了这一幕。

        他们匆匆下了城头,打开了城门,迎进了赵光义一行人。

        留守在铜台关的文臣们,一股脑的扑倒了曹彬身边,准确的说是扑到了爬在曹彬背上昏迷不醒的赵光义身边。

        “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什么会弄成这样?快传御医?!?br />
        李沆见到赵光义口染鲜血,昏迷不醒,焦急的大喊大叫。

        场面显得很混乱。

        杨七一把拽住了衣衫褴褛的赵普,凝声问道:“你们不是去和谈的吗?怎么会弄成这样?”

        赵普抬起手臂,用衣袖胡乱抹了抹脸上的脏东西,反问杨七,“你不是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出吗?还问老夫干嘛?”

        杨七闻言一愣,心里便有了计较,不过他脸上仍旧一脸疑惑,追问赵普,“什么叫我早就料到了?到底发生了何事?你们为何弄成了这样?”

        赵普皱着眉头,深沉的盯着杨七看了许久,疑惑的道:“你真不知道?”

        杨七无奈道:“辽人有什么谋划,我怎么能知道。我又不是辽国的王?!?br />
        瞧着杨七的疑惑的摸样不像是作假,赵普长叹了一声,“哎!此前你一直不肯去参加会盟,如今有发生了这等惨事,老夫还以为在你预料之中呢……”

        杨七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料事如神??焖邓?,到底发生了何事?”

        赵普深吸了一口气,快速的把他们在会盟之地发生的一些细细的告诉了杨七。

        到了最后,赵普甚至流下了两行清泪,他用衣角沾着眼泪,惨声道:“虎侯你有所不知,那辽人背信弃义,明面上说是和谈,背地里却谋划了刺杀陛下的阴谋。

        此次随同陛下前去会盟的人马,如今就剩下我们十几人了……

        李昉背辽人一枪扎死在了地上,其他的文臣们也没有逃开辽人的屠刀。

        护驾的将士们和伴驾的宫女宦官,除了陈琳外,无一生还。

        辽人真是可恨??!”

        杨七脸色瞬变,他抓住了赵普话中重点,追问道:“辽人放弃了追杀你们?”

        赵普一愣,摇了摇头。

        杨七顿时跳脚大吼,“快!命令所有城内的将士,全体登上北面的城墙,随我御敌?!?br />
        城门口的众人闻言皆是一愣。

        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有点不知所措。

        杨七怒吼道:“辽人快要杀过来了,你们还在犹豫什么?”

        关键时刻,已经把赵光义交给了城里的宦官和宫娥的曹彬,弓着腰身,沉声低吼道:“城内全体将士,都听杨延嗣的,他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

        他的话,就是我曹彬的话,也是赵平章事的话,更是陛下的话?!?br />
        赵光义已经昏迷了过去,没办法附和这话。

        赵普却反应了过来,他坚定的点点头,沉声道:“从即刻起,城内全体将士,受杨延嗣节制,敢违抗命令者,立斩决?!?br />
        作为宰相,赵普的话杀伤力很大。

        听到了赵普的话,城内仅剩的将士们终于动了起来。

        他们排成队,在校尉们带领下,冲上了铜台关的城墙。

        他们虽然是厢军,可是都是经历过战事的边关厢军,装备虽然差,但是战斗力却不弱。

        登上了城头以后,他们自发的开始准备一切防守城池所用的器械。

        同时,开始按照兵力,合理的分配每一个驻防点。

        城下,赵普和曹彬二人神色凝重的看着杨七。

        如今关城里,位高权重的人,基本上都有伤在身。

        即便是赵普这个文官,身上也有两处刀伤。

        他们都没办法再指挥铜台关的战事,所以只能把铜台关的一切,托付给杨七。

        曹彬身中了三箭,把赵光义背回铜台关以后,整个人显得有些脱力。

        他躺在一个门板上,拉着杨七的手,郑重的叮嘱道:“七郎,铜台关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守住铜台关,不然我们这些人都得死?!?br />
        杨七郑重的点点头。

        赵普在一旁沉声道:“老夫等人有伤在身,帮不了你什么。辽人势大,你要小心应付。必要的时候,老夫准许你答应辽人一些条件。

        只要咱们人都活着,有朝一日,咱们就能杀回来,一雪前耻?!?br />
        “小子明白?!?br />
        把铜台关交付给杨七以后,赵普和曹彬二人,被人抬着下去疗伤。

        在二人走后,杨七缓缓的挺直了腰板,嘴角勾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有朝一日?一雪前耻?你们高看了自己,却小逊了我杨延嗣。我杨延嗣报仇,从来都不过夜。

        你们既然玩不转,那就只能由我接手了……”

        “扎马合青木,为本侯披甲!”

        老扎马合的儿子,扎马合青木,如今是杨七手下扎马合勇士的统领。

        他同六位扎马合勇士,抬着杨七的盔甲,捧着一个长条状的木盒子,出现在了杨七身边。

        战靴、裙甲、胸甲、膝甲、肩甲,一件件的披在了杨七的身上。

        闪烁着幽光的头盔被扎马合青木捧到了杨七面前。

        杨七带上头盔,掀开了送上来的木盒子,露出了里面属于他的武器。

        盒子里并不是杨七的虎头乌金枪,而是通体以陨铁打造,参杂了寒铁等物,铸造成的一根黝黑的盘龙棍。

        自杨七过了二十以后,不论是虎头乌金枪,还是腾蛇朔,都不能满足于杨七的利器。

        杨七的力量,根本不需要他刻意的锻炼,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力气早已增长到了一个恐怖的数值。

        虎头乌金枪和腾蛇朔,在他手里跟小孩子的玩具没区别。

        所以他就命能工巧匠,为他铸造了一柄更重的盘龙棍。

        黝黑的盘龙棍入手,杨七威风凛凛的站在那儿。

        扎马合勇士们眼睛有点湿润。

        历经多年,那个驰骋在复兴关外的战神,又回来了。

        “随本侯登城?!?br />
        杨七一甩身后的猩红的披风,提着盘龙棍,步履沉重的登上了城墙。

        “诺!”

        扎马合勇士们怀着崇敬的心情,单膝跪地施礼过后,紧跟着杨七登上了城墙。

        杨七登上城墙以后,就看到了铜台关外,早已被数十万的辽军围困的水泄不通。

        铜台关上的厢军将士们,看着城下黑压压的敌军,心里明显有些惬意。

        “咚!”

        杨七手里的盘龙棍落地,整个城墙跟着抖了三抖,城墙上的厢军将士们皆浑身一震,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杨七所在的方向。

        杨七却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望着城下黑压压的辽军,他朗声道:“欲攻铜台关着何人?”

        城下为首的辽将,抚摸着胡须,傲然道:“辽国枢密使耶律斜轸!”

        杨七闻言,愣了愣,淡然道:“你还不够资格跟本侯说话,让耶律休哥出来见我?!?br />
        耶律斜轸差点没被杨七气的一头从马背上栽下来,他盯着杨七恼怒的喊道:“我乃辽国枢密使,依照你们大宋的官爵,那就是官居一品。我尚且没质疑你有没有资格跟我说话,你反而质疑我?你算什么东西?!?br />
        杨七不屑的道:“辽人只会耍嘴皮子吗?”

        耶律斜轸气急,也顾不得身份,破口大骂道:“该死的鼹鼠,最先耍嘴皮子的是你?!?br />
        杨七傲然道:“你打得过本侯?”

        耶律斜轸怒喝道:“我乃契丹于越耶律曷鲁之孙,我耶律家世代以勇武著称,我会打不过你?”

        “斗一???”

        “我等你?!?br />
        “够了!”

        眼看着两个火气旺盛的人,就要来一场斗将。

        关键时候,一直躲在幕后的耶律休哥,终于策马到了铜台关前,出声制止了耶律斜轸鲁莽行为。

        耶律休哥策马到了阵前,瞥了耶律斜轸一眼,淡淡道:“你失态了!”

        耶律斜轸脸色阴沉,他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是那个小畜生挑逗与我。不要让我抓住他,让我抓住了他,我非把他抽筋扒皮点天灯不可?!?br />
        耶律休哥依旧淡淡的道:“你打不过他?!?br />
        耶律斜轸瞪眼,喝道:“我会打不过他?”

        耶律休哥抬头看着铜台关上那个披甲傲然而立的身影,幽幽道:“独身在万军丛中驰骋,至今还活着的,本王就只见过他一个?!?br />
        耶律斜轸脸色一变,惊叫道:“他是杨延嗣?”

        耶律休哥缓缓点头,他不再搭理耶律斜轸,而是策马上前,盯着城头上的杨七,朗声道:“昔日复兴关一别,本王就料到终有一日会和你相见,没想到再次相见,居然是在这里?本王手握数十万大军,而你杨延嗣手里能调动的兵马,恐怕不会超过一万。

        本王强,你弱,不知道你有如何感想?”

        “哈哈哈……”

        杨七朗声笑道:“耶律休哥,这话你就说错了。之前在幽州城,我们不是已经见过了吗?”

        耶律休哥顿时眯起眼,问道:“你猜出了本王当时身在幽州城?”

        杨七嘲笑道:“你不也猜出了幽州城是我所破吗?”

        耶律休哥缓缓点头,赞叹道:“你杨延嗣果然是一方豪雄,本王识英雄重英雄,宋国容不下英雄,我大辽容得下。

        之前在复兴关外,是本王小逊了你。如今本王再次招揽你,若是你愿归顺我大辽,本王必定请太后和陛下,册封你为王爵,地位等同于本王,并且可以把除了你麾下兵马所占领的四州外,再加上新州、武州,六个州交给你统治。

        你意下如何?”

        不论是城头上的厢军将士,还是城下的辽军将士,一个个听到耶律休哥这话,都忍不住乍舌。

        耶律休哥不惜用六州之地,招揽杨七,可见杨七在耶律休哥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耶律斜轸当即就要出声反驳。

        可是还没等他开口,杨七就率先开口了,只见杨七嘬了嘬嘴,感慨道:“以六州之地,招揽我杨延嗣,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大手笔。

        只是……六州之地,可不是六个村,在你们大辽,这六州的分量不轻。我很好奇,这么重的礼,你耶律休哥能做主吗?”

        “大于越的意思,就是本宫和我皇儿的意思?!?br />
        萧太后的鸾驾不知道何时到了阵前,她当即出声驰援耶律休哥。

        杨七见萧太后到了,明显一愣,他咧嘴笑道:“没想到萧太后你也到了,小皇帝想必也到了。为了我杨延嗣,能让你们辽国最具权势的三个人出言招揽,我真是受宠若惊。

        说实话,你们的条件很诱人,我真的有点心动。不过……”

        杨七顿了顿,众人侧耳聆听,很明显,他之后的话才是重点。

        只听杨七语重心长的道:“六个州,在你们看来确实是重礼,可是在我眼里,还是太少?!?br />
        杨七伸出一只手,紧握成拳,“燕云十六州,我全要!”

        “哗~”

        瞬间,全场哗然,议论纷纷。

        谁也没料到杨七居然有这么大的野心。

        燕云十六州,相当于辽国三分之一的国土。

        而且还是萧太后施行汉化的源泉,更是辽国大部分财富和粮食的来源地。

        这要是全给了杨七,那辽国还过不过了?

        然而,没等萧太后、耶律休哥出声拒绝,杨七就继续说道:“而且,我这个人不喜欢被人施舍,更不喜欢被人骑在头上。燕云十六州我既然想要,我就会亲手把它们夺回来?!?br />
        萧太后和耶律休哥脸色均是一变。

        招揽不成,反而变成了杨七个人单方面宣战的宣言。

        耶律休哥冷冷的盯着杨七,沉声道:“你这是代表宋国在向我们大辽宣战,还是代表你的西北四府?”

        不等杨七回答,耶律休哥就继续道:“宋国已经被本王打残,只要本王一声令下,本王麾下万千将士,就能冲进铜台关,活捉宋皇。

        宋国上百万大军,尚且败在了本王手里。你觉得你西北四府那二十多万的兵马,能够挡得住本王近八十万的大军吗?”

        杨七咧嘴笑道:“我想试试?!?br />
        耶律休哥残忍的笑道:“那本王一定会成全你,到时候活捉了你,把你一辈子囚禁在本王的府邸里,供本王观赏?!?br />
        “准备攻城!”

        耶律休哥下令,准备攻城。

        辽军将士们当即厉兵秣马,准备随时攻城。

        杨七赶忙道:“且慢!”

        耶律休哥冷冷的看着杨七的身影,问道:“你还有何话要说?”

        杨七大大咧咧的道:“条件咱们还可以再谈,犯不着一开始就动刀动枪的?!?br />
        耶律休哥不屑道:“本王和你还有什么好谈的?”

        杨七摇摇头,“你和我确实没什么好谈的。不过,现在我代表的是大宋朝廷,难道你跟大宋朝廷就没什么好谈的?”

        耶律休哥一愣,看向了萧太后。

        萧太后微不可察的点点头。

        耶律休哥再次看向杨七,朗声道:“好!既然你们宋国要谈,本王可以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不过,本王有一个条件?!?/div>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qq三张牌护身符 2019年004期三中三平码图 福彩3d开机号 福彩网软件下载 篮球彩票规则 今期管家婆跑狗资料图 11选5怎么买 福彩22选5选号技巧 江苏e球彩今日走势图 微信牛牛 2002世界杯32强球员名单 足球大赢即时比分310 as三分彩开奖查询 陕西快乐十分买好技巧 老11选5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