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668章 东窗事发
        所谓的变数,就是发生在意料之外的事情,让原本的计划出现了偏差。

        杨四把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可他从没计算过会有变数出现。

        当萧干率领着一万残军进入到了辽国大同府军营以后,杨四脸色变的异常的难看。

        萧干连看都没看杨四一眼,所以杨四脸色有多难看,他都不在乎。

        “韩肖,命人准备好吃食,本将军要在此处休整几日?!?br />
        萧干跨坐在马背上,趾高气扬的吩咐韩家的狗腿子韩肖。

        而韩肖正是当日在铜台关,差点儿设计算计了杨四的韩德让的麾下领兵将领。

        韩肖在萧干面前的表现和在杨四面前的表现,完全不同。

        在杨四面前他像是一只骄傲的大公鸡。

        在萧干面前,他像是一条狗。

        巴巴的凑到了萧干面前,亲自为萧干牵马,献媚的道:“将军放心,卑职早已命人准备好了一桌上好的酒宴,还特地让人去弄了两瓶代州杨家产的烈酒?!?br />
        萧干闻言,满意的点点头,“你有心了……”

        得到了萧干的奖赏,韩肖如同吃了人参果一样舒爽,路过杨四身边的时候,还挑衅的瞥了杨四一眼。

        杨四下意识攥起了一双拳头,等到韩肖牵着萧干的马走远以后,他阴沉着脸,转头对刀疤脸汉子小声道:“事情有变,你去跟他们说一声?!?br />
        刀疤脸汉子神色凝重的点点头。

        刀疤脸汉子独自退到了营地的一角,等到没人注意他的时候,他悄声溜出了营地。

        “何校尉,你这是去哪儿???”

        两个辽人一左一右出现在了刀疤脸汉子的身边,把他前后两条路全部堵死。

        刀疤脸汉子脸色一变,低声道:“闲来无事,出来走走……”

        “呸!”

        其中一个辽人啐了一口,不屑道:“别装了,跟我们走一趟吧?!?br />
        暴露了?

        刀疤脸汉子眼中闪过一道惊恐,他猛然抽出腰间的弯刀,向其中一个辽人劈去。

        “嘿!还敢反抗!兄弟们都出来?!?br />
        随着辽人一声招呼,从四处涌出了几十个辽人,他们手持着长枪把刀疤脸汉子团团围住。

        为首的辽人盯着刀疤脸汉子,冷笑道:“束手就擒,我们可以饶你不死。胆敢反抗,杀无赦?!?br />
        刀疤脸汉子手里攥着弯刀,暗吞了一口唾沫,警惕的盯着他们,说道:“你们敢杀我?”

        为首的辽人脸上的笑容更冷,隐隐透着一丝阴狠,“有何不敢?我们不仅敢杀你,连你们将军,我们也敢杀。这是萧大人的命令?!?br />
        “我家将军被你们抓了?”

        刀疤脸汉子大惊失色。

        为首的辽人讥讽的笑道:“不然呢?不拿下你家将军,我们又何必动你这个小喽啰?!?br />
        “绑起来!带走!”

        听到杨四被抓,刀疤脸汉子明显有些心灰意冷。

        他丢下了手里的弯刀,任由辽人将他捆绑。

        辽人压着他到了一座大帐内。

        一进大帐,他就看到被五花大绑的杨四,大马金刀坐在首位的萧干,站在萧干身旁阴测测冷笑的韩肖,而在韩肖身边还站着一个人。

        二娃子!

        二娃子是杨四从民夫营里捡的。

        当时碰到二娃子的时候,二娃子的爹已经被韩肖派人给弄死了。

        二娃子年龄不大,瘦瘦弱弱的,还发着高烧。

        杨四怜悯他还是个孩子,所以救下了他,并且放他在身边当了一个亲兵。

        而二娃子一个亲兵,能够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明一点。

        二娃子把他们出卖了。

        所幸,二娃子知道的不多,这让刀疤脸汉子悬着的心放下了不少。

        “嘭!”

        “跪下!”

        押解刀疤脸汉子的辽人在他腿上踹了一脚,刀疤脸汉子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说说吧!你们背地里谋划了些什么?”

        韩肖笑眯眯的盯着杨四和刀疤脸汉子发问。

        萧干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坐在椅子上把玩自己手里的金刀。

        他虽然一言不发,可是刀疤脸汉子能清楚的感觉到,真正的压力来自于他。

        韩肖之所以如此张牙舞爪的,全凭萧干在撑腰。

        杨四被压的单膝跪在地上,他咬着牙低吼道:“本将军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本将军乃是太后钦点的大同府守将,更是驸马督尉。

        你们如此欺我,就不怕太后怪罪?”

        韩肖缓缓眯起眼,冷笑道:“死鸭子嘴硬,死到临头还不肯说实话。铁镜公主已经失去了太后的宠爱,所以她护不住你。我劝你老实交代,不然别怪我不客气?!?br />
        杨四冷声道:“本将军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要是存心诬陷我,我无话可说?!?br />
        “给脸不要脸!”

        韩肖眼中透出一丝阴狠,他看向了刀疤脸汉子,“姓何的,他不愿意说,那就你说。谁说出来,谁就能活命?!?br />
        刀疤脸汉子隐晦的瞥了杨四一眼,然后咬牙道:“卑职不知道副将在说什么?!?br />
        “呸!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br />
        韩肖怒骂了一句,他看向二娃子,吼道:“他们不说,你来说!”

        二娃子被韩肖吼声吓了一跳,他抬起头,悄悄看了杨四一眼,又低下头,怯怯的说道:“将军……将军说……将军说今夜……今夜营中有变……让小人多注意一点……”

        韩肖追问道:“营中有什么变化?”

        二娃子愣了愣,摇摇头,“小人知道的只有这些……”

        韩肖看向刀疤脸汉子,冷声道:“你来告诉我,今晚营中有何变化?”

        刀疤脸汉子直起身,朗声道:“这是污蔑,纯粹是污蔑。单凭二娃子一句话,你们就扣押我和我家将军,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也难以服众?!?br />
        旋即,刀疤脸汉子看向二娃子,恨声道:“二娃子,将军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勾结外人,谋害将军?”

        刀疤脸汉子反应也是快。

        在这种情况下,杨四是很难做出辩解和反击的。

        杨四身份在哪儿摆着。

        他要是去质问二娃子,难免会被人怀疑别有用心,又或者会被人说以势压人。

        刀疤脸汉子就不一样了,他只是一个校尉。

        虽然也是个官,但是在萧干和韩肖眼里跟小喽啰没区别。

        面对刀疤脸汉子的质疑,二娃子明显有点慌,他目光躲闪,不敢看杨四和刀疤脸汉子。

        “小人……小人没胡说……”

        二娃子的声音很微小。

        但是大帐内所有人还是都听到了。

        刀疤脸汉子怒吼道:“放屁!还敢说你不是胡说,还敢说你没有勾结外人谋害将军?单凭你的一句话,韩副将就敢越级扣押我家将军,又快速的拿下了我。这分明是早有预谋,商量好的?!?br />
        二娃子被刀疤脸汉子的怒吼吓的直打哆嗦。

        韩肖一听觉得不对劲,他听出了刀疤脸汉子有往他身上咬的意思,当即骂道:“放肆!信口雌黄!胡乱攀咬!分明是你们图谋不轨,二娃子知道了这件事以后,悄悄向本将军告发。

        你们居然恶人先告状?!?br />
        刀疤脸汉子梗着脖子,不惧韩肖的怒火,他正色道:“那你派人抓我家将军又作何解释?以下克上,形同谋反?!?br />
        “你!”

        韩肖刚要反驳,却听萧干开口道:“命人抓你家将军的乃是本官。你家将军只是从五品武将,本官乃是从二品。难道本官没资格叫你家将军过来问责?!?br />
        萧干开口,气势逼人。

        刀疤脸汉子脸色铁青,低声道:“卑职不敢!”

        萧干站起身,手握着金刀,朗声道:“你们汉人有句话,叫做无风不起浪。这个叫二娃子的汉奴说今晚营中有变,那么今晚营中肯定会发生点什么。

        你是大同府守将,也是驸马督尉。本官若是仗着权势斩了你,确实难以服众。

        左右不过是今晚的事儿,那就等一晚上,看看今晚会发生点什么。

        今晚若是什么都没有发生,那就是这个叫二娃子的汉奴和韩肖勾结,污蔑你们。

        本官定会为你们做主,斩了他们。

        但是若发生了点什么,那就别怪本官对你们不客气?!?br />
        杨四低着头,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

        刀疤脸汉子强撑着脸色不变,瞪着韩肖。

        萧干挥了挥手,淡然道:“带下去去看押起来,记得不得怠慢了?!?br />
        “遵命!”

        萧干的亲兵押解着杨四和刀疤脸汉子离开了大帐。

        杨四二人一走,韩肖焦急的问萧干,“将军,您怎么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了?”

        萧干瞥了他一眼,“那你想怎样?”

        韩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当然是杀了……”

        “愚不可及!”

        萧干骂了一句,“本官知道你是得了韩德让的授意,想把杨延辉弄下去,好自己独掌大权。但是,要杨延辉的命,你是活腻了吗?”

        韩肖脸色一变,愕然道:“将军何出此言?”

        萧干冷声道:“杨延辉背后都是些什么人?太后、公主、杨延嗣。每一个都是你得罪不起的?;褂醒钛踊缘亩?,他身上虽然流淌着杨家的血,但是同样流淌着耶律家的血。

        来的时候本官可听说了,陛下很喜欢那个小家伙,已经接连为那个小家伙擢升了三次爵位了。

        你真要杀了杨延辉,你的人头一定不保?!?br />
        “怎么会……韩公……”

        “愚蠢!”

        萧干鄙夷的看了韩肖一眼,“被人当枪使了,还毫不自知。韩德让自己不敢动手对付杨延辉,所以借刀杀人,让你想方设法弄死杨延辉。一旦杨延辉身死,他就会毫不犹豫的砍掉你的脑袋,拿去给太后和铁镜公主泄愤。

        至于你的家人,根本不用韩德让动手。西北四府的杨延嗣,就会送他们上长生天?!?br />
        “嘶!”

        韩肖倒吸了一口冷气,惊恐的匍匐在地上,“请将军救我?!?br />
        萧干瞥了韩肖一眼,“若不是看在你给本官贡献了不少钱财的份上,本官会告诉你这些?”

        韩肖很上道,当即叩首道:“卑职一定竭尽所能,弄更多的钱财,孝敬将军?!?br />
        萧干满意的点点头。

        他似乎就在等韩肖这句话。

        “起来吧!”

        萧干淡然笑道:“你虽姓韩,却不是韩家嫡系,没必要为韩家卖命,更没必要为韩家拼死拼活。本官今日特地到此,除了帮你对付杨延辉外,就是特意过来为你指一条明路?!?br />
        聪明人,话不用多说。

        韩肖并没有起身,反而叩首道:“卑职愿归顺将军……”

        萧干对韩肖的态度更加满意,他亲自扶起了韩肖,说道:“以后你会明白投靠我们萧家的好处。在大辽,最大的是耶律氏,接下来就是我们萧家。而韩家,连前十都排不进去?!?br />
        扶起韩肖以后,萧干又道:“既然你肯为萧家做事,本官就多提点提点你。杨延辉虽然杀不得,但是并不代表他就可以高枕无忧。

        大同府守将,有才者居之。只要能抓住杨延辉的把柄,就能轻易的把他赶下去?!?br />
        韩肖大喜,“多谢将军提点?!?br />
        萧干道:“至于韩家那边,你完全不需要担心。有我萧家做你的靠山,韩家拿你也无可奈何?!?br />
        “卑职明白?!?br />
        韩肖献媚的一笑,然后沉吟道:“将军,杨延辉说今晚营中有变,万一他只是随口说说呢?”

        萧干瞥了他一眼,淡然道:“那就要看你怎么做。营中的大部分兵马,都是你的麾下。你要想让营中生变,很难吗?”

        韩肖眼前一亮,欢喜道:“卑职明白了?!?br />
        萧干看向了在大帐里一直耷拉着脑袋,瑟瑟发抖的二娃子,淡然道:“这个人,杀了吧?!?br />
        “额?”

        “一旦营中生变,有没有他都不重要。杨延辉作为大同府守将,难辞其将。他听了你我这么多秘密,留着有何用?”

        韩肖点点头,“卑职这就去办?!?br />
        二娃子把二人的话全都听进了耳中,他猛然抬起头,惊恐的道:“韩将军,小人对您可是忠心耿耿的……韩将军……”

        “嘿!死人才是最忠心的。至于本将军答应你的高官厚爵,回头我会派人烧给你?!?br />
        “噗呲!”

        一柄弯刀捅穿了二娃子的胸膛,二娃子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栽倒在了地上。

        死不瞑目!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日乙赛程 澳门三分彩走势图 河北11选5任5遗漏 青海快三专家推荐 怎么看足球指数 排列5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齐鲁福利彩票走势图 双色球官方软件 竞彩足球比分软件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7位数fczst走势图 最准确的平特一尾 中彩网官方微信公众号 湖南快乐十分 北京快乐8下大注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