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642章 赵光义苏醒
        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些许虚弱和温怒,却又极具威严,像是刀枪齐出,杀意凌然。

        耶律郎铮听到了这声音,眉头皱成了一团,他看向垂拱殿后方,冷声低喝,“是谁如此大胆,竟敢口出狂言?”

        李昉、毕士安听到了这声音,似乎猜到了什么,脸上闪过了一道狂喜,二人轻蔑的瞥了耶律郎铮一眼,然后目光热切的向殿后看去。

        二皇子听到这声音,脸上的狂喜难以掩饰,软弱的他似乎看到了救命的稻草,离开了龙椅,飞奔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二皇子三人的反应落在了耶律郎铮眼里。

        耶律郎铮心里咯噔一下,脸上闪过一道骇然的神色。

        他又不傻,自然能从二皇子三人的神色中猜出一些东西。

        更何况,能在这宋国垂拱殿上如此大放厥词的,恐怕只有一人。

        难道宋帝……醒了?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宋帝真要是苏醒了,他这一趟宋国之行的目的,恐怕要泡汤了。

        明明目的快要达到了……

        耶律郎铮不甘心的看向了后殿方向。

        在众人注目下。

        四个宦官抬着一张软榻从后殿走出,大皇子小心翼翼的伺候在软榻边上。

        软榻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穿着一件明黄内衬,身上披着一件衮服龙袍。

        软榻上的中年男人刚刚苏醒,脸色有些发白,病态十足,但是他目光凌厉,眉宇间充满了杀气。

        一张面孔,不怒自威。

        二皇子扑倒在了软榻前,喜极而泣,“父皇……”

        一声轻呼,饱含了千言万语。

        赵光义侧躺在软榻上,伸出一只瘦的只剩下骨头的大手,缓缓移动到了二皇子脑袋上。

        “啪!”

        大手下移。

        一个巴掌落在了二皇子脸颊上。

        二皇子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

        “父皇?!”

        大皇子吓了一跳,惊呼了一声。

        二皇子捂着脸颊,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赵光义。

        赵光义凌厉的目光落在了二皇子身上,声音沙哑的道:“我赵氏江山是打出来的,不是妥协出来的。当年朕继位的时候,南有吴越,北有北汉。朕若是对他们妥协,何来这惶惶江山?

        如今我大宋厉兵秣马,控弦之士百万,收复燕云十六州,指日可待,为何要跟辽人妥协?

        要妥协,也是辽人跟我大宋妥协?!?br />
        二皇子惭愧的低下头,“儿臣知错了?!?br />
        赵光义收起了凌厉的目光,眼中多了一丝柔和。

        “去一边跪着??纯措奘侨绾斡Χ哉饬墒?!”

        二皇子乖巧的在殿内找了一个不太显眼的地方跪下。

        赵光义敲了敲坐下的软榻,四个宦官会意,抬着他到了龙椅前。

        赵光义坐定。

        李昉、毕士安齐齐施礼。

        “参见陛下?!?br />
        “不必多礼,辛苦两位爱卿了?!?br />
        赵光义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站在一边。

        李昉二人识趣的退到一边。

        赵光义目光再次凌厉,落在了耶律郎铮身上。

        耶律郎铮感觉到自己像是被一头猛虎盯上,背脊上感觉有一丝凉气蹭蹭往上冒。

        他浑身僵硬,犹豫再三,还是底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辽国使臣耶律郎铮,参见大宋皇帝陛下?!?br />
        眼前这个病殃殃的中年男人,可不是二皇子那等能随意欺负的角色。

        从他登基到现在,短短八年时间内,已经先后向辽国发起了两次大规模的战争。

        而且他一直都处于挑起战端的一方。

        虽然两次惜败,可是他征讨辽国的决心从未动摇。

        因此,耶律郎铮很清楚,他威胁二皇子的语言,在这个人面前,没有任何威胁性可言。

        诚如他刚才从后殿出来时候的那一句。

        “那就打!”

        他不会随便说说。

        辽国要是真的要挑起战争,他绝不会畏惧战争。

        赵光义这个皇帝虽然劣迹斑斑,但是对外的态度却异常的强硬。

        即便是打不过敌人,他依然敢不断的跟敌人血拼。

        因此,辽人心里,对赵光义还是有几分畏惧的。

        赵光义眯着眼,盯着耶律郎铮,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开口,“你们辽国,要挑起战端?”

        在赵光义的虎目注视下,耶律郎铮感觉他额头上的汗都快落下来了。

        赵光义毕竟是个男人,积威甚重,远比辽国萧太后那位雌凤,更具威严。

        耶律郎铮硬着头皮道:“贵国擅自侵入我辽国疆土,屠戮我辽国兵马十数万,掠夺牛羊无数,更是炸毁了我辽国的铜台关。

        以上种种恶行,皆是贵国军卒所为。所以,挑起战端的应该是贵国,而不是我辽国?!?br />
        听到了炸毁铜台关,赵光义明显的眉头一拧。

        能炸毁铜台关这种雄关的,唯有杨七手里的火药。

        赵光义愤恨一切跟杨七有关的东西。

        但是在辽人面前,他绝不会说出此事。

        他没必要涨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杨七虽然是他的心头大患,可是归根结底,杨七始终是汉家苗裔。

        面对辽国,必须一致对外。

        攘外必先安内,这句话是赵普说的。

        赵光义以前非常赞同这句话,也是按照这个说法做的。

        但是在面对辽国这个大敌的时候,他并不认可这句话。

        因为有一位比赵普更早的先贤说过。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杨七只是赵光义身上的顽疾,辽国才是赵光义的心腹大患。

        赵光义嘲讽的看向耶律郎铮,“去岁冬日的时候,可是你们辽人先侵入到我们大宋境内的?!?br />
        耶律郎铮咬了咬牙,争辩道:“我辽人皆以放牧过活,偶尔有一两只牛羊跑到了大宋,难道我们就不能过来找?”

        赵光义冷冷的笑道:“朕记得,当初朕问你们辽国讨要燕云十六州,却被萧太后严词拒绝。她当时告诉朕,你辽国占去的,就是你们辽国的地盘。

        那么,朕今日也原封不动的把这句话还给你们。

        到了我大宋的东西,就是朕的东西。

        谁敢动,朕必诛!”

        耶律郎铮红着脸,低吼道:“外臣曾听闻,大宋乃是礼仪之邦,向来以理服人。难道你们宋人就是这般讲理的?”

        赵光义坐起身,淡然道:“朕也想跟你们辽人讲理,可是你们辽人却不讲理?!?br />
        赵光义强硬的态度让耶律郎铮恼羞成怒,他质问赵光义,“这么说大宋皇帝陛下是不愿意就铜台关一事,给我们大辽一个交代?”

        赵光义讥笑道:“朕还没听说过,打赢了贼人,还要给贼人一个交代的?!?br />
        “好!”

        耶律郎铮怒不可执,他大声咆哮,“那么贵国就等着我大辽南院大王耶律休哥,挥兵南下,亲自讨要一个公道?!?br />
        赵光义单手拍在了案几上,朗声笑道:“朕就怕他不来!”

        耶律郎铮拂袖,转身就走。

        赵光义抬眼瞥了毕士安一眼。

        毕士安一愣,当即开口道:“蛮夷就是蛮夷,一点儿礼数也不懂?!?br />
        耶律郎铮刚走了没两步,脚下一顿,他面色阴沉的能滴出水。

        “外臣耶律郎铮告辞!”

        丢下了这句话,耶律郎铮逃似的跑出了垂拱殿。

        太丢人了!

        从赵光义出现在垂拱殿以后,他就知道自己此行的任务完不成了。

        只是没想到,不仅没完成任务,还遭到了一次惨烈的羞辱。

        他羞愧难当,准备回去以后就领着使团北归,然后将此行的种种告诉给太后和南院大王。

        必须挥兵南下,讨回一个公道。

        当耶律郎铮消失在了垂拱殿内以后。

        垂拱殿突然变的很安静。

        毕士安想要说话,李昉却拽了拽他,隐晦的瞥了一眼赵光义。

        毕士安抬眼一瞧,发现刚才还威严霸气的赵光义,此刻面如银霜。

        垂拱殿内的安静持续了很久。

        赵光义才缓缓开口,他的声音冰冷的可怕,像是冰碴子戳进了人耳朵里。

        “嘿嘿嘿……你们两个很好……朕看好的人才不多,吕端算一个,向敏中算一个,王旦算一个……”

        赵光义每数一个人,李昉二人身体就颤抖一份。

        赵光义猛然破口大骂,“朕没想到,你们骨头这么软,被那个小畜生一吓唬,就把朕最看重的三个人,送给了他。

        你们这是在资敌!

        还有王祜,那是朕的潜邸之臣,你们问都不问就把人送出去了?

        朕要你们这群废物有何用?”

        “噗通~”

        李昉、毕士安二人吓的跪倒在了地上,悲痛欲绝的拱手高呼。

        “臣罪该万死!”

        赵光义冷声道:“你们确实罪该万死!一群软骨头!偌大的一个大宋,百姓千千万万。有这么多人站在你们背后,你们居然还被人骑在头上威胁。

        愚蠢!

        可笑!”

        赵光义怒气冲天的骂道:“最愚蠢的就是你们默许王超那个蠢货冒领杨延德的军功?!?br />
        “愚不可及!”

        “此事明明可以推到杨家头上,让辽人和那个小畜生很掐在一起。你们呢?好处让人家得了,黑锅却自己背了。不仅如此,还反过来被人家威胁。

        你们说,你们是不是愚蠢!”

        赵光义越说越气,身体不断的摇晃,似乎随时要被气晕过去。

        大皇子担忧的在一旁提醒道:“父皇,保重龙体?!?br />
        李昉、毕士安二人叩首,低声道:“恳请陛下保重龙体?!?br />
        “父皇……保重龙体……”

        二皇子在大殿内一角,怯怯的说着。

        赵光义瞥了一眼二皇子,深吸了两口气,稳定了一下心神。

        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再晕过去了。

        再晕一次,恐怕大宋江山要被送完了。

        “呼~”

        吐出了一口浊气,赵光义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朕降你们官爵,你们可有异议?”

        李昉、毕士安对视了一眼,低下头。

        “臣……惶恐……”

        “按照朕以前的心性,早就对你们杀之而后快了。但是朕知道,你们这么做,也是为了稳住朝堂?!?br />
        这话似乎是在安慰李昉和毕士安,也似乎在安慰他自己。

        赵光义看向了毕士安,“毕士安,你就去太学待着吧。等你什么时候有了骨气,再入中枢?!?br />
        毕士安叩头谢恩。

        “臣遵旨?!?br />
        “李昉……平章事的差事,你也卸下吧。再多任几年的参知政事,多学学?!?br />
        “臣遵旨?!?br />
        “……”

        突然间,李昉和毕士安心里没由来的有点羡慕李沆。

        李沆那个家伙在两日前,家中老父病重,他回家照顾,没撞在枪口上。

        所以赵光义没惩罚李沆。

        哎!李家老父病的还真是时候。

        随口决定了两个重臣的去留,赵光义无奈的长叹了一声,“招赵普入朝吧……”

        赵光义真的很无奈。

        自从上次他罢黜了赵普的平章事以后,他就很不待见赵普。

        可是,他手下实在无人可用了。

        能用的都被送人了。

        吕端、王旦、向敏中、寇准……

        这些都是赵光义看重的人才。

        如今却都从他的指甲缝里溜走了。

        一想到杨七得了吕端等人,犹如如虎添翼。

        赵光义就恨的牙痒痒。

        如今,朝野上下,唯一能够镇得住场子的,也只有赵普了。

        “哎……”

        赵光义长叹了一声,看向了大皇子,又看向了二皇子。

        心里突然多了一些安慰。

        臣子虽然不堪,但是儿子却不错。

        兄弟之间的感情很好。

        并没有发生弑兄杀弟的场面。

        这是赵光义乐意看到的。

        一瞬间,赵光义又想到了三皇子。

        “朕可怜的孩儿,终有一天,朕一定会亲手手刃了那个小畜生,为你报仇?!?br />
        赵光义咬牙切齿的喃喃自语。

        突然,他愣住了。

        旋即眼中闪过一道喜色,因为他在想到三皇子的时候,又想到了一个人。

        吕蒙正!

        此人也是他曾经看好的人。

        后来因为三皇子牵连,被贬到了邕州。

        紧接着,赵光义又想到了辞官的苏易简。

        这也是他看好的一个人。

        “传朕的旨,召吕蒙正回朝,召苏易简为官?!?br />
        李昉和毕士安听到了这二人的名字,心里感受到了威胁。

        吕蒙正在被贬之时,已经混到了朝堂中层。

        若不是被牵连,或许还轮不到李沆任职参知政事。

        而苏易简被誉为天才状元。

        赵光义对他的文章很喜欢。

        苏易简本人在仕林里的名声也不错。

        赵光义亲召他为官,给的职位绝对不低。

        然而,即便是他们感觉到了威胁,也不敢拒绝赵光义的旨意。

        毕竟刚犯了错,得夹着尾巴做人。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11选五手机助手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网站上的赌赛车快廷什么的 快乐十分选三前直规律 大玩家斗地主送6元现金 篮球记录表填写示例 绑定手机送18元的棋牌 快速赛车开奖历史 极速飞艇计划网站 牛牛家鲜奶 中国竞彩网数字哥 双色球历史记录查询 2012289期p3试机号 香港六合彩码报 36选7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