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635章 吕端入瓮
        杨七治下官员良多,要是为了给吕端出头,就冒然的决定一个官员有没有罪责,传出去很难服众。

        吕端被杨七看的脸色有些发青,他盯着李毅暴喝,“你要证据,本官就给你证据。本官一定要让你死的心服口服?!?br />
        吕端向杨七拱手道:“恳请虎侯派人去牢房里查验。我在逃走的时候,有一群义士为了帮我,不幸遇难。他们遇难不久,相信他们的尸体应该还在府衙内。牢房里肯定还有血?!?br />
        杨七点点头,对彭湃道:“你带人去查验,无比检查清楚。本侯绝不会诬陷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br />
        彭湃拱了拱手,率领着上百人去牢房查看。

        吕端一直愤恨的盯着李毅。

        李毅却显得风轻云淡,一副没做过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样子。

        彭湃去的快,回来的也快。

        他回来以后,神色异样的瞧了吕端一眼。

        吕端心里咯噔一下。

        彭湃对杨七拱手道:“少爷,属下带人仔细查验过了牢房,什么也没有发现?!?br />
        吕端瞪大了眼睛,惊愕道:“这不可能!”

        “哼!”

        李毅冷哼了一声,挑衅似的看了看吕端。

        吕端咬了咬牙,“本官要亲自去查验?!?br />
        丢下了这句话,吕端直接让人带着他向牢房奔去。

        奔到了牢房以后,吕端疯狂的在牢房里寻找。

        血迹!

        尸体!

        犯人!

        一个都没有。

        牢房里空荡荡的,就像是被狗舔过一样。

        吕端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待过的那间牢房。

        “易直兄?”

        杨七跟在吕端身后,脸色有些难看的看向吕端。

        吕端瞪着眼睛,“不可能!不可能的!牢房里那么多犯人去那儿了?”

        他转头盯着李毅咆哮,“一定是你!一定是你转移了牢房里的犯人!一定是你!”

        杨七皱了皱眉,问李毅,“犯人呢?”

        李毅拱手道:“侯爷,咱们西北四府的规矩,各县的死刑犯,要到了明年三月的时候才会押送到知府衙门。而其他的犯人,都要送到好水川、三川口、西夏府去服役。所以,在冬日的时候,牢房里很少有犯人?!?br />
        李毅瞥了吕端一眼,迟疑道:“至于这位大人口中所说的犯人,下官真的不知道。反正大同府府衙的牢房里,今冬的时候没有犯人?!?br />
        “怎么会这样?”

        吕端瞪着眼睛。

        “哎!”

        杨七长叹了一声,摇了摇头,板着脸道:“易直兄,明晚就是除夕,你想提前送一份年礼给我,我能理解??墒钦庖环菽昀?,真的有些过分了?!?br />
        吕端不甘的低吼,“我说的都是真的……”

        杨七拍了拍吕端的肩头,转身离开了府衙。

        彭湃带着人也撤出了府衙。

        吕端吊在最后。

        李毅有意无意的凑近了吕端,阴沉的笑道:“跟我斗,你算什么东西?!?br />
        “你找死!”

        吕端胸膛里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燃了。

        李毅冷眼盯着他,“你想行凶?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哼!”

        丢下了这句话,李毅傲然的回后堂去睡了。

        吕端身体内的怒火,快要从胸膛里喷出来了。

        他快步赶上了杨七。

        “虎侯,那个李毅……”

        杨七脚下一顿,盯着吕端,感叹道:“易直兄,我虽然是西北四府之主,可是做事不能凭借自己的喜好来?!?br />
        吕端紧皱眉头,低声道:“你不相信我?”

        杨七讥笑道:“我相信你有什么用?你我都是官,应该懂得官场的规矩。有些事情,即使是你我亲眼所见,没有证据,也做不得数?!?br />
        吕端沉声道:“那个姓李的,把那么多犯人转出了牢房,一定会留下痕迹。只要肯查,一定会查出蛛丝马迹的?!?br />
        杨七背负双手,叹了一口气,“那就年后吧!年后我再查查……”

        “年后?”

        吕端果断摇头,“不行!年后的话,那个姓李的肯定把所有的蛛丝马迹都抹除的干干净净,到时候肯定什么都查不到?!?br />
        杨七皱眉,“现在查,谁去查?明晚是除夕,所有人都要过年。我今岁虽然不用去复兴府陪着我爹娘,但是我也要在府上陪着妻儿。

        剩下的能查此事的就只有寇准一人。

        寇准在西夏府巡查,从西夏府赶到此处……”

        “我查!”

        吕端咬着牙低吼了一声。

        杨七意外的看向吕端,“易直兄在跟我开玩笑吗?你怎么查?用什么身份查?”

        吕端俯身而立,郑重的向杨七施礼,“朝廷回复的公文,恐怕要到了正月十日左右才会送到代州。在这段时间,吕端无事可做。

        恳请虎侯帮我!让我查出此事的真相?!?br />
        杨七直愣愣的盯着吕端,沉吟了半晌,长叹了一口气,“罢了,看在咱们曾经同殿为臣的份上,我就帮你一次。眼下大同府知府还在空缺中,你就暂代大同府知府,为期十五日。在此期间,你可享有一切知府应有的权力?!?br />
        吕端感激的对杨七施礼,“多谢虎侯?!?br />
        吕端顿了顿,又道:“恳请虎侯这就传下印信,吕某今夜就要走马上任,突击贼人?!?br />
        杨七愣了愣,迟疑道:“会不会太急了?”

        吕端摇了摇头。

        杨七点了点头,道:“我这就派人回去那大同府知府的大印给你。为了稳妥起见,我再派遣二十人的护卫给你?!?br />
        “多谢虎侯!”

        很快便有人从杨府内拿来了大同府知府的大印。

        杨七把大印交给了吕端,又让彭湃分出去了二十人的护卫给吕端。

        吕端拿着大印,带着护卫们,当即就去走马上任。

        杨七望着吕端离去的背影和彭湃对视了一眼,两人会心一笑。

        “上钩了!”

        杨七笑的很开怀,他感慨道:“为了引吕端上钩,还真是不容易??!”

        彭湃也在笑,“少爷,你说他要是发现了这一切都是咱们布的局,会怎么样?”

        杨七遥望汴京城方向,道:“这就要看去汴京城传信的人能不能按时把信送到。只要大宋的三位宰辅答应了我的两个条件。

        到时候木已成舟,吕端就算是发现了我们的布局,也只能捏着鼻子自认倒霉?!?br />
        彭湃拍马屁道:“少爷真是谋划的深远??!”

        “你也学会了拍马屁了?这可不是好习惯?!?br />
        “属下这是真心诚意的?!?br />
        “……”

        ……

        当晚。

        吕端到了大同府衙门,亮出了知府大印,解了李毅的官职,扣押了所有的衙役们,开始突击审问。

        一晃就是两日。

        即便是除夕和大年初一。

        吕端依旧在大同府衙门里突击审问。

        过节?

        他不愿意。

        在没有帮绿柳和牢里们的义士伸冤之前,他绝不会过节。

        他却丝毫不知道,改变他一生的一幕,正在汴京城里上演着。

        汴京城内。

        皇宫。

        依例所要举行的初一大朝会,今年并没有举行。

        百姓们在庆祝新春佳节,可是皇宫里却死气沉沉,一点儿过年的气氛也没有。

        垂拱殿内。

        李昉、毕士安、李沆,以及二皇子。

        四个人围着龙案,盯着上面的一份书信在发愁。

        二皇子愁眉苦脸的问李昉,“此事……李大人如何看?”

        李昉揪着胡须,觉得脑壳疼。

        “杨延嗣的要求,未免太诡异了一些?!?br />
        二皇子看向毕士安。

        毕士安苦笑道:“臣原以为,杨延嗣会开口索要钱粮,没想到……”

        李沆皱眉道:“绝不能答应!”

        二皇子担忧道:“如今我们骑虎难下,父皇又未醒,我们若是不答应杨延嗣的要求,杨延嗣如果联合辽人挥兵南下,到时候可就难办了?!?br />
        毕士安沉吟道:“杨延嗣应该不会联合辽人吧?”

        李昉摇头。

        “难说!”

        二皇子赞同李昉的意思,他说道:“杨延嗣如今在西北,形同自立。连自立他都敢,他又怎么不敢联合辽人。须知当年的北汉,以及刚被杨延嗣剿灭的党项,占据西北的时候,可都和辽人有勾连?!?br />
        “总不能真答应他的要求吧?”

        李沆指着书信,没好气道:“张嘴就要半个朝廷的人,甚至连我和毕兄都在其中。这怎么答应?”

        确实如李沆所说。

        杨七给大宋朝廷的信,远比他跟吕端说的要夸张。

        他一张嘴,指名道姓的就要了大宋朝堂上半朝的文臣。

        其中包括向敏中、王旦、冯拯等等。

        末尾的时候,还有李沆和毕士安的名字也在其中。

        李沆恼怒道:“杨延德一个破铜台关的功劳,就能换半朝朝臣?”

        “早知道就不要这份功劳了?!?br />
        毕士安感慨道。

        李昉翻了个白眼,“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功劳已经冒领了,难道还能还回去?”

        李沆愤恨道:“可杨延嗣这是趁火打劫?!?br />
        “这能怪杨延嗣?要怪只能怪王超,冒领谁的功劳不行,非要冒领杨延德的功劳。现在被杨七抓住了把柄,威胁我等?!?br />
        毕士安暗自咬牙。

        李沆咬着牙,低吼道:“我饶不了王超!”

        二皇子敲了敲桌子,说道:“咱们还是先说说杨延嗣的事情该怎么解决。王超的事情,以后再说?!?br />
        王超毕竟是赵光义潜邸的臣子,二皇子在他爹还没咽气之前,还真不好处置。

        所以只能暂时避过王超的问题,直接议论杨延嗣的事。

        李沆和毕士安瞪着眼睛不愿意说话。

        二皇子只能再次看向李昉。

        李昉迟疑了一下。

        “眼下陛下未醒,我们必须稳住朝堂不乱。杨延嗣点名要这么多人,肯定是不可能,此事一定还有商讨的余地。李沆,你去接触接触杨延嗣派来的人,看看此事商量的余地有多大?!?br />
        李沆恼怒道:“我不去?!?br />
        李昉皱起了眉头。

        毕士安苦笑道:“还是我去吧!其实我觉得,这件事对朝廷而言,未必是一件坏事?!?br />
        二皇子、李昉挑眉。

        “何出此言?”

        毕士安轻笑道:“大家想想,杨延嗣既然要这么多官员过去,肯定是因为他治下的土地在急剧的扩张,需要大量的人手去管理。

        若是我们派出去的人能够忍辱负重,潜伏在杨延嗣身边,伺机爬到了高位。

        这对我们以后收复西北四府,很有利?!?br />
        李沆脸色微微一变。

        二皇子和李昉对视了一眼。

        二皇子咧嘴一笑,“毕大人言之有理?!?br />
        李昉思量道:“你先去探一探杨延嗣派来的人的口风。我们再思量思量?!?br />
        李沆插话道:“你可以跟他们说,朝中的重臣断然不能给他们。但是,其他的官员,要多少有多少?”

        二皇子三人愣愣的看向李沆。

        李沆嘴唇轻启,冷笑道:“犯官!”

        二皇子三人眼前一亮。

        还真别说,大宋的犯官真的很多。

        在沧州、雷州、邕州、沙门岛,刺配的犯官足有三万多人。

        这些人在朝廷眼中,除了一些有背景的还有起复的希望外,其余的都是累赘。

        这些人,全部给杨延嗣,朝廷都不会心疼。

        毕士安郑重的点头,笑道:“我这就去跟他们谈?!?br />
        ……

        翌日。

        清晨的时候。

        毕士安早早到了垂拱殿内。

        四人再次凑到了一起。

        二皇子焦急的问道:“如何?”

        毕士安沉声道:“沈伦的两个儿子,以及沈伦的家眷是杨延嗣点名要的,这个不能变。除此之外,朝中的群臣中,吕端、向敏中、王旦三人,是杨延嗣点名要的,包括他们的家眷。除此之外,杨延嗣名单上的人,皆和换成犯官?!?br />
        “吕端?向敏中?王旦?”

        二皇子三人皱眉。

        李昉迟疑道:“杨延嗣为何对这三人这么看重?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李沆挑了挑眉毛,淡然道:“杨延嗣在入仕之前和吕端有交集,和向敏中也有交集。王旦是杨延嗣的同年。杨延嗣应该是在挑他熟悉的人。

        比如现在在西北执掌政务的,就是杨延嗣的同年寇准?!?br />
        二皇子三人恍然大悟。

        毕士安点了点头,“原来如此?!?br />
        李昉沉吟道:“四位朝臣,除了吕端外,并没有中枢重臣,数百位犯官……这个代价,咱们付得起?!?br />
        李沆、毕士安赞同的点头。

        谁去都好,只要他们不去就行。

        剩下的,他们才不在乎。

        二皇子见三位宰辅已经点头,当即说道:“那就传向敏中、王旦二人入宫觐见。本宫要亲自和他们谈谈?!?/div>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电脑象棋单机版下载 下载皇家世彩81988 辽宁11选5开奖现场 摩纳哥五分彩官网 娱乐场设备儿童室外 七乐七乐彩走势图表图 甘肃11选5投注 华东15选5复式价格表 彩票网站身份可以提现 湖南幸运赛车考试题 1通比牛牛游戏 31选7中奖奖金 一码中特密码 最新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 欧乐娱乐城在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