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618章 南钱发行
        三日后。

        张德林的脑袋就摆在了杨七的案几上。

        杨七瞧着那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的头颅,错愕道:“这就是张德林?”

        彭湃躬身道:“确认无疑?!?br />
        杨七嘴角抽搐了一下,“我可听说,张德林是个魁梧的壮汉。如今变成了这副模样,你们把人家折腾的不轻啊?!?br />
        彭湃乐呵呵笑道:“还不是为了给少爷您出口气?!?br />
        杨七嫌弃的推开了盛放头颅的盒子,“拿出去埋了吧?!?br />
        彭湃上前,捧起了盛放头颅的盒子,像是捧着稀世珍宝一样,嘿嘿笑着出了杨七书房。

        即便是张德林头颅内拿出去了,杨七依然觉得膈应的慌。

        好好的一个人被逼的瘦成了骨头,脑袋上还布满了血淋淋的箭孔,看一眼就很难让人忘记。

        “如梦,如梦,找人给我换一张桌子?!?br />
        杨七冲着门外喊了两声,却没人回应。

        站在书桌前愣了许久以后,这才想到,如梦已经出府去做生意了。

        今日刚好是她的长乐坊开张的日子。

        同时,今日也是南钱发行的日子。

        杨七不得不称赞如梦确实是一个做生意的好料子。

        能挑到今天南钱发行的这个日子重开长乐坊,生意肯定会比以往要好三分。

        借势而行,这是行商的一大手段。

        祸害了大同一府的贼人,如今被诛杀了个干净。

        杨七也算是为大同府那些冤死的百姓们出了一口恶气。

        整个人都感觉到舒坦了不少。

        想起自己已经快一个月没出门了,杨七就换上了一身长衫,叫上了彭湃,一起出了杨府。

        出了杨府以后,走到街道上。

        行人们吵吵闹闹的显得很热闹。

        此前张德林袭击大同府造成的悲伤,也似乎在南钱发行的这个欢乐的日子里被冲淡了。

        百姓们三三两两,凑成了一大群,浩浩荡荡的涌向了南国钱行的方向。

        杨七也跟着随波逐流,前往了南国钱行的方向。

        南国钱行在城南,紧挨着大同书院。

        旁边就是一条宽阔的步行街,街面上店铺林立。

        长乐坊就开在这条解道最耀眼的地方。

        按理说,在这繁花似锦的街道上,最耀眼的地方,早就被人占据了。

        可是,如梦那丫头,愣是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以及丰厚的财力,让原先的那一家青楼给腾出了地方。

        青楼里的老鸨们,似乎都喜欢把青楼开在学堂附近。

        这在大宋是一个常态。

        才子佳人凑在一起,永远是最让人喜闻乐见的一件事儿。

        大宋的才子们是最有钱的一群人,也是最闲的一群人。

        所以,他们往往是青楼里最耀眼的一群人。

        甚至,有时候比花魁还耀眼。

        这要是放在后世,在学校旁边搞娱乐场所,恐怕会被拆成八瓣。

        杨七走到步行街街口的时候,就再也没办法前行。

        整条步行街,已经被百姓们堵的水泄不通。

        百姓们提着一串串的铜钱,准备去兑换新钱。

        最夸张的还是那些个商人。

        一大车一大车的铜钱往里面运。

        在他们眼里,铜钱已经不能按一文一文的算了,而是按斤称。

        无论是西北四府,还是南国。

        凡是在杨七治下的地方,商人的地位不再那么底下。

        反而隐隐成为了士之下,第二个阶层。

        律法,也不再歧视商人。

        商人们有了钱,也不再藏着掖着,怕别人惦记上。

        他们可以大大方方的向所有人展示他们的财富。

        有人敢觊觎的话,律法会教他们乖乖做人。

        “少爷,有不少三只手……”

        眼尖的彭湃在人群里发现了不少趁机偷盗的。

        杨七皱了皱眉,“全部抓起来,送到东晟府去服徭役……”

        “明白?!?br />
        彭湃当即就准备带着他的人动手。

        杨七思虑了一下,叹了一口气,“算了,这种事儿还是交给衙门里的人办吧。你派人去府衙里,找推官,让他派衙役过来抓人?!?br />
        彭湃疑惑道:“为何要多此一举?”

        杨七瞥了他一眼,说道:“我治下的地方越来越大,如果什么事情都让我干了。那要手下的官员有何用?再说了,人有力穷之时。治理一方,单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即便是累死,也很难处理完所有的事情?!?br />
        彭湃郑重的点了点头,派人去通知大同府衙门。

        衙门里的推官在接到了稻草人的传信以后,亲自带人到了步行街。

        抓走了那些三只手,并且帮百姓们讨回了钱财。

        百姓们也因此感恩戴德,直言推官是好官。

        推官虽然没有见到杨七,但也在杨七的面前狠狠的露了一把脸。

        这就是为官之道。

        杨七在彭湃等人的护卫下,拥开了人群,找到了正在待客的长乐坊。

        诚如杨七之前的猜测,长乐坊的生意果然很红火。

        汴京城长乐坊的名声,在大宋的富商界、士子们群中,皆有不错的名声。

        因此,长乐坊重开,吸引了不少人前来。

        加上今天又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所以显得更加生意旺盛。

        在长乐坊内人数最多的是商人群体。

        他们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聊着时势,聊着生意,偶尔会抬头看看窗外仆人们正在等候还钱的场景。

        如梦开设长乐坊的时候,有不少人是从杨府里带出去的。

        因而,当杨七进门的时候,就被人发现了。

        “见过虎……”

        两个模样娇俏的女子,轻盈的到了杨七面前,躬身施礼。

        杨七摆了摆手,道:“叫公子就可以了。给我找一个靠窗的位置,要僻静?!?br />
        “奴婢明白?!?br />
        长乐坊里其实已经没有了空位。

        但是杨七要坐,自然就能够腾出来位置。

        半晌之后,长乐坊就已经帮杨七腾出了位置。

        杨七带着彭湃过去坐下,叫了一壶清茶,两样点心,就坐在窗边看外面的攒动的人群。

        如梦在得到了手下的通禀以后,知道杨七到了,就赶忙到了杨七这里。

        “见过公子?!?br />
        “郎君……”

        同如梦来的,还有初醒。

        长乐坊今日开张,初醒作为如梦的好姐姐,自然得过来看看。

        杨七笑着抚手,“都坐吧?!?br />
        初醒很自然的坐在了杨七身边,如梦则靠着彭湃坐下了。

        彭湃下意识的站起身,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如梦一拽彭湃,瞪着眼睛道:“我又不吃人,你这是干什么?”

        彭湃干巴巴的一笑,表情生硬的坐在了如梦的身侧。

        如梦凶巴巴的瞪了彭湃一眼,看向杨七,俏生生问道:“公子是特地来看长乐坊开张的吗?”

        杨七莞尔一笑,指了指窗外,“今个儿是南钱面世的日子,我过来看看?!?br />
        如梦眨巴了一下眼睛,疑惑的问,“公子很看重南钱?”

        杨七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这是自然,特别是第一批的南钱?!?br />
        如梦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似乎在想些什么。

        杨七笑道:“钱是赚不完的?!?br />
        如梦瘪了瘪嘴,没好气道:“谁会嫌钱多……”

        杨七摇头一笑,“囤积一笔南钱在手里,确实能赚一点。不过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现在囤着,就有点舍本逐末了。

        我要是你,我就好好的经营长乐坊。

        然后把长乐坊一家变成两家、两家变成四家、四家变成八家,以此类推,总有一天,会把长乐坊开遍大宋、辽国、南国、西北等地。

        到了那个时候,你就会成为这世上最富有的人之一?!?br />
        如梦眼中放着光彩,嘴里却说,“为什么不是唯一?”

        杨七幽幽道:“做唯一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如梦瘪嘴道:“你是怕我超过曹夫人……”

        初醒赶忙瞪了如梦一眼,提醒道:“妹妹,别乱说话?!?br />
        杨七瞥了如梦一眼,淡然道:“你真要有本事把长乐坊开遍各地,曹琳也比不过你?!?br />
        如梦跃跃欲试的道:“那你等着,迟早我会办到的?!?br />
        杨七笑眯眯的道:“那你就得多读点书?!?br />
        “兄台这话可就说差了,女子无才便是德。女儿家,还是乖乖在家相夫教子,才是正途?!?br />
        中国,历来不缺少杠精,更不缺少在见到别人谈话的时候喜欢插一脚的人。

        坐在杨七邻桌的人,惊鸿一瞥,看到了初醒,惊为天人。

        他看杨七衣着朴素,有心想展示一下自己,以便于让初醒弃暗投明。

        对于这种随便插话的人,杨七懒得理会。

        如梦更加懒得理会。

        却没料到人家不依不饶的凑上前。

        “见过这位兄台,见过这位姑娘?!?br />
        这是一个中年人,大腹便便,衣着华丽,看着很有钱。

        他明明发现了初醒已经身怀六甲,却口称初醒为姑娘。

        人在起了色心的时候,是最大胆的,什么事儿都敢干。

        比如传言中的安禄山之爪。

        中年人到了杨七桌前,盯着初醒,眼睛就没挪开过。

        初醒厌烦的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往杨七怀里靠了靠。

        彭湃的手落在了刀上,他只等杨七一声令下,就要让对方人头落地。

        杨七出奇的平静,他瞥了对方一眼,淡淡的道:“滚!”

        “好小子,你可知道……”

        中年人当下就要发火,话说了一半,就被他的同伴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脑袋上。

        他一下就被打懵了。

        他的同伴却没搭理他,而是向着杨七拱手告罪,“我这兄弟,多喝了两杯,有些胡言乱语?;雇馕弧?,别放在心里去。我在这里,代他向诸位赔罪?!?br />
        “我没喝酒!”

        中年人立马开口辩解。

        他的同伴又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然后在中年人义愤填膺的呼唤声中,拉着他走出了长乐坊。

        临走的时候,还扔下了一条小黄鱼,当酒菜钱。

        二人出了长乐坊,中年人冲着他的同伴,嘶吼,“姓程的,你无缘无故的打老子,还想不想从老子这里赊货了?”

        他的同伴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低声骂道:“如果你不跟老子坐一桌,老子管你去死?!?br />
        做生意的,没几个傻子。

        听他同伴这么说,中年人明显的愣了一下,眯着眼,看向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同伴瞪眼道:“那个女子美吗?”

        中年人正色道:“堪称绝世……”

        他同伴再次看了他一眼,再也没说话。

        中年人愣了许久,瞳孔骤然放大,“你是说……”

        他的同伴翻了个白眼道:“在这大同府内还有第二人?”

        “嘶……那她身边的……”

        “虎侯杨延嗣!”

        二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五个字。

        中年人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苦着脸,“多谢程兄救命之恩?!?br />
        他的同伴无奈道:“我只希望你以后收着点你的色心,别那天拖着我给你陪葬?!?br />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

        发生了这么一个小插曲,杨七显得并不在意。

        不过如梦气的不行,“公子,你就该派人杀了那么可恶的家伙?!?br />
        杨七好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让我娘子长得这美呢?她要是个丑八怪,谁看她?”

        如梦气哼哼的瘪了瘪嘴。

        初醒却温柔的靠在了杨七肩上。

        午时的时候。

        南国钱行的掌柜,在钱行外,正式的宣告了一声。

        然后,轰轰烈烈的兑换热潮,正式开始了。

        杨七对于兑换的时辰,并没有规定。

        他却没想到,他一语中的,南国钱行还真选了一个吉日吉时。

        “我拿到南钱了!”

        一声刺耳的呐喊声响起。

        就看到第一个冲进南国钱行的人已经出来了。

        在他手里,有一枚闪闪发光的金币。

        金币的光芒,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于是乎,兑换的热潮更加汹涌。

        两个时辰。

        短短的两个时辰。

        南国钱行大同府分行里面的金、银、铜币,被兑换一空。

        百姓们所表现出的疯狂,远远超出了很多人的理解。

        拿到了金、银、铜币的人,就像是打了胜仗的将军,走路都是八字步。

        没拿到的百姓,恨不得把南国钱行给拆了。

        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像是低人一等。

        初醒、彭湃、如梦,三个人早已被这场面给吓傻了。

        “这么……这么恐怖……”

        如梦结结巴巴的看向了杨七,她希望杨七给她解释一下,因为她发现她脑袋不够用。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一尾中特免费资料大全 ag是不是全部假的 彩图曾 道人点特玄机 11选5出号精准规律 体彩排列五可以在手机上买吗 牛牛的五花五小怎么看 力生体育 竞彩推荐篮球预测分析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现场 山东11选5任务最大遗漏 河北十一选五网址下载 香港彩票开奖结果 北京中彩在线 3d投资技巧 6月足彩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