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597章 折家入局
        折惟信率先开口,他声音低沉的说道:“爹,孩儿觉得,不宜冒险。李继迁这个老狐狸,藏了定难军十几年,让我们错估了他的势力。

        如今定难军所展现的势力,远超我们的预估。一旦我们参与到了党项的内战当中。很有可能会遭到定难军严厉的打击。

        目前暴露出来的定难军人数只有三万人,可是我们谁也不能保证,李继迁会不会还有其他的后手?!?br />
        折御卿慎重的说道:“大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旦让李继迁吞并了野乞部族,我们折家再想图谋绥州和银州,几乎就成了不可能的事情了?!?br />
        折惟忠眨巴着眼,感慨道:“要我说,还是表弟聪明。仗还没有开打,就先从野乞干泊手里讨要了一州半的地盘。

        所以,就算野乞干泊真的败在了李继迁手里,他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反而还赚了?!?br />
        折御勋瞪了折惟忠一眼,不满的道:“你好意思说人家,看看人家杨延嗣,再看看你。明明你比人家大五岁,可是你做的事情,连人家一根汗毛都比不上?!?br />
        “爹,您不能长他人志气,灭儿子威风啊?!?br />
        折惟忠张嘴狡辩。

        折御勋凶狠的瞪了他一眼,他吓了一跳,乖乖闭上嘴。

        折御勋问折御卿,“如今党项内的战事扑朔迷离,杨延嗣准备怎么应对?”

        折御卿郑重道:“据杨延嗣传过来的消息,他已经派人向大同军送去了不少军械,同时已经命令他麾下新建的铁骑军,以及游骑军,共两万兵马,随时待命。

        瞧杨延嗣的意思,似乎不会轻易的放弃野乞部族。他很有可能会支持野乞部族和李氏部族继续斗下去。

        甚至……”

        折御卿顿了顿,而后声音沉重的道:“甚至,他有可能会在野乞干泊败退以后,亲自上阵和李继迁一决雌雄?!?br />
        折御勋闻言,沉吟道:“咱们这个外甥,可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他敢派遣出近七万人和李继迁对着干,肯定有利可图?!?br />
        “爹……”

        折惟信想要提醒折御勋,还是谨慎行事好。

        折御勋摆了摆手,制止了折惟信继续说下去,他平静的道:“我心里有数?!?br />
        折御勋作为一家之主,他心里一旦决定的事情,折家是没有人可以反驳的。

        折御卿听到了折御勋对杨七的评价,乐呵呵笑道:“大哥说的不错,咱们这个外甥,那是属猴的,贼精贼精的。

        从他到西北至今,我就没见过他在谁手底下吃亏?!?br />
        折御勋迟疑了一下,试探的问道:“你的意思,咱们折家应该发兵?”

        折御卿坚定的道:“必须发兵。眼下这是咱们唯一的机会,一旦错过了这个机会。以后想要拿下绥州和银州,那可就难了。

        再说了,您不是之前和杨延嗣已经商定好了嘛。

        他答应了帮咱们兜底。

        所以说,咱们即便是败了,也不过是损失了一些兵马而已?!?br />
        “那就这么定了?!?br />
        折御勋一锤定音,他吩咐道:“咱们两府内的兵马,加起来有十二万。惟信,你率领五万兵马防守两府,有事不绝的话,可以派人告知我。如果来不及告知我,就派人送信去复兴府的复兴武院,求教杨业。

        为父相信,杨业不会见死不救。有杨业帮忙,为父相信我两府之地的防务,可以高枕无忧。

        二弟,你我兵分两路,你带领三万人马,入银州,扰乱李继迁的布局,必要的时候可以联合大同军他们,一起给李继迁沉痛的一击。

        我率领四万人马,进兵绥州。

        如今李继迁的大部分人马都调到了银州内,绥州很空虚。

        我会尽快平定绥州,尽量赶到你们决战之前,进入到银州。

        到时候,还能帮你们一把。

        惟忠,咱们折家新建的重甲骑兵,就由你统领,跟随着你二叔前往银州,务必听从你二叔的调遣?!?br />
        “明白?!?br />
        “孩儿明白?!?br />
        “孩儿明白?!?br />
        折御勋站起身,其余的人也跟着站起身。

        折御勋目光在堂内的所有人身上扫视了一圈,然后郑重的说道:“折家兴亡,在此一战。此战若胜,我折家将会雄踞西北,以后再也不用看其他人的脸色过日子。

        此战若败,我折家就得继续蛰伏。

        为了折家!”

        “为了折家!”

        随着折御勋确定了出兵的事宜,折家麾下的兵马也开始频繁的调动了起来。

        七万折家最精锐的兵马,兵分两路,一路由折御卿带领,侵入到了银州。

        一路由折御勋带领,侵入到了绥州。

        诚如折御勋所言,李继迁几乎把大部分的兵马,都调集到了银州,准备跟野乞干泊决战。

        在毗邻折家地盘的两州之地上,虽然也布下了不少的兵马,但是大多都不是精锐。

        折御勋在入了绥州以后,势如破竹。

        一日之内,连破了绥州四城。

        如果不是因为绥州多山路的话,也许折御勋能够拿下绥州六城。

        折御卿这边也不弱,银州虽然有李继迁的重兵,但是大部分都防御在东北和正北,正南面的防御很薄弱。

        在折惟忠重甲骑兵的帮衬下,折御卿也连下银州三城。

        折家的加入,彻底的搅乱了党项内的局势。

        ……

        大同府城。

        杨府。

        一直在关注着党项内占据的杨七,在得知了折家已经发兵七万,侵入到了党项内部以后,大醉了一场。

        在两位妻子疑惑的眼神中。

        杨七丢下了一句高深莫测的话。

        “大局已定?!?br />
        初醒和曹琳二人,可不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小姐。

        对于党项内部的局势,她们从大同府城里的传言,以及杨七的只字片语,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

        在她们看来,党项的战局才刚刚拉开了序幕。

        她们不明白杨七为何一口断定大局已定。

        ……

        夏州。

        野乞干泊的大帐中。

        野乞干泊面色阴沉的可怕,李继迁突然祭出了定难军,让他折损了六万多的兵马,对他的打击很大。

        如果不是因为他麾下有一千的重甲骑兵在面对定难军冲锋的时候,犹如中流砥柱一样扛着。

        恐怕,他麾下的兵马会损失的更多。

        当然了,更重要的还是他麾下的兵马更换了许多从杨七手里购买的装备。

        不然,他可能会被定难军打的更惨。

        定难军几乎压倒性的斩杀野乞干部手底下的骑兵,这让野乞干泊真正的见识到了李继迁的力量。

        从而心里产生出了一丝的恐惧。

        甚至,他开始怀疑,自己信心满满的发动了这一场两族之间的战斗,到底有没有取胜的可能。

        所以,连带他看帐中所有人的眼神,都有些阴翳。

        这其中就包括了老王贵。

        “王将军,我军如今在定难军的攻伐下,频频受挫。不知道你可有对敌良策?”

        王贵在进入到党项内以后,所参与的战斗都可圈可点,而且目前还没吃过败仗。

        这让野乞干泊心底里对王贵有点刮目相看。

        所以,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野乞干泊下意识的开口向王贵问策。

        王贵闻言,捻着胡须沉吟道:“从目前的局势看,我们未必不能取胜。挡在我们面前的,最强悍的兵马,就属于定难军。

        而定难军,应该也是李继迁手里的最大的杀手锏。

        我们麾下的兵马,之前在定难军手里吃了一个闷亏。

        定难军也因此,在士兵们心里留下了一个不可战胜的印象。

        只要我们能够顶得住定难军的冲锋,并且打败他们一次,借此告诉麾下的士兵,定难军不是不可战胜的。

        以此激励士气。

        只要我们能够吃掉定难军。

        那么李继迁剩下的兵马,将不足为惧。

        李氏部族占领的地方,也会任我们索取?!?br />
        野乞干泊眯着眼,看着王贵,沉声道:“据我所知,王将军麾下的大同军,从进入党项起,到如今,参与的攻城战,大大小小也有十几起了。

        而王将军麾下的大同军的折损,不足一成。

        由此可见,王将军麾下的大同军,应该是难得的悍卒。

        不知道王将军可愿意带领大同军,帮我挡住李继迁的定难军?”

        王贵一下子就听明白了野乞干泊话里的意思。

        野乞干泊这是想让大同军去帮他啃硬骨头。

        王贵又不傻,怎么可能答应他。

        大同军进入到了党项以后,虽然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但是仗的是兵甲之利。

        还有杨七暗地里的火药支援。

        从本质上将,大同军现在还算不上是悍卒。

        对上了定难军这种被李继迁磨练了几十年的精锐,想要取胜,太难了。

        王贵带着大同军入党项,可是来磨练兵马的,而不是让大同军来送葬的。

        “野乞首领……”

        王贵假装沉吟了一下,面色为难的道:“你应该知道,大同军虽然归我指挥,但是真正的掌控权却在虎侯手里。

        让大同军正面的去对敌定难军,很有可能会损失惨重。

        到那个时候,我可没办法跟虎侯交代。

        而且,据我所知,根据野乞首领和虎侯的盟约。我们大同军只是协助你们野乞部族攻城,并不包括损兵折将的帮你们抵御强敌?!?br />
        野乞干泊目光不善的盯着王贵,“我付出了整整一个东胜州,难道让你们帮我低于定难军,你们也不肯吗?”

        “这……”

        王贵迟疑了一下,郑重道:“野乞首领如果真的需要我们帮你对付定难军,那么还请野乞首领去信给虎侯。只要得到虎侯的应允,我等就算是万死,也会全力帮你挡住定难军?!?br />
        “哼……”

        野乞干泊咬牙切齿的冷哼了一声。

        他想把硬骨头抛给王贵,王贵却把他抛给了杨七。

        野乞干泊虽然和杨七打交道的时间不是很长,可是双方打过的交道的次数却很多。

        从他开始和杨七打交道起,他先后把丰州、东胜州,以及好水川以西的百里之地划拨给了杨七。

        不仅如此,杨七还用那些让他看着眼馋的装备,抽空了野乞部族九成的财力。

        在野乞干泊眼里,杨七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

        他心里很清楚,想要跟杨七打交道,就必须做好被杨七宰一顿的准备。

        野乞部族已经被杨七啃的差不多了。

        野乞干泊绝不允许杨七再啃一口。

        野乞干泊想要迫使王贵出兵去对付定难军,却被王贵给怼了回去。

        大帐中一下子陷入到了寂静当中。

        野乞干泊和王贵各自盘算着各自的心思,没人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野乞古谷浑兴冲冲的冲进了大帐内,惊喜的喊道:“父亲,好消息……”

        野乞干泊一听好消息,顿时来了兴致。

        最近全是坏消息,一听到有好消息,野乞干泊心里居然有些激动。

        野乞古谷浑惊喜的道:“父亲,据手下来报。大宋的折家出兵了。他们发兵七万,兵分两路,一路去攻打绥州,一路想银州而来?!?br />
        “好!”

        野乞干泊拍桌而起,大笑道:“折家军的战斗力可不弱。有他们帮忙牵制李继迁。李继迁这些该头疼了。咱们的机会也来了。

        传令下去,一旦折家军进入到银州腹地,我们就兵出夏州,给李继迁一个迎头痛击?!?br />
        ……

        野乞干泊说的没错。

        李继迁确实在头疼,头疼欲裂。

        定难军出击,重挫了野乞干泊,这在李继迁的预料之中。

        李继迁对他麾下的定难军很有信心。

        所以他不认为野乞干泊麾下的十五万骑兵,会是定难军的对手。

        野乞干泊,从来都不在他的对手列表内。

        真正被他视为对手的,是那个在背后挑唆并且帮助野乞干泊跟他作对的杨七。

        杨七出手,不仅帮着野乞干泊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甚至还逼出了他潜藏多年的精锐定难军。

        让定难军的战斗力曝光在太阳下,这对他以后的谋划,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也就是说,以后无论他想要坑谁,人家都会防备着他的定难军。

        他的定难军也很难再做到,出其不意,一招制胜。

        在李继迁心里,杨七可以说是心头大患。

        为了除掉这个心头大患,他不惜和苯教合作,让他们帮忙除掉杨七。

        可是,从苯教动手到现在,大半个月过去了,他得到的全是坏消息。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捕鱼达人豪华版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选图 足彩半全场是什么意思 体彩25选5开奖结果 极限平特论坛 025期排列3试机号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走势 机械迷城下棋那关怎么过 新疆福彩 河南快三预测一定牛 五分彩怎么稳赚不亏 中国竞彩app 10台手机每天赚500 欧冠体育彩票 七乐彩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