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587章 老杨出招
        事实上,杨七觉得,在没有强大的国力支撑的情况下,去建立殖民地,绝对是一件冒险的事情。

        但是,相比于折御勋准备压上折家全部的家当赌一把的风险,建立殖民地的风险反而小了许多。

        杨七既然不能劝诫折御勋稳扎稳打的一步步前进,那就只能帮忙出主意,努力让折家的风险降到了最低。

        在和杨七了解了以后,知道了杨七心里的图谋以后,折御勋就可以完全放开手脚的布置他对党项的计划。

        从他们舅甥聊过之后,折御勋回到了自己的房里,再也没出来过。

        只看见隶属于他麾下的传令兵,在一直不断的从他房里进进出出。

        每一个传令兵的离开,都标志着折御勋对党项的布置多了一分。

        第六日傍晚的时候。

        老杨终于到了复兴武院。

        其实对于复兴武院,老杨心里还是很有好奇心的。

        只是碍于他在儿子面前的威严,他才不愿意低下头去帮儿子做事。

        如果不是这一次杨七低声下气的求老杨过来,老杨还不一定来。

        负责接待老杨的是杨洪,碍于父亲的颜面,杨七不便于出面,所以找了一个借口跟着杜金娥去了复兴城内的杜府。

        杨洪领着老杨在复兴武院内参观。

        路过演武场的时候,老杨指着一群正在练习武艺的学子们问,“他们在做什么?”

        杨洪笑吟吟道:“练刀?!?br />
        老杨眉头一挑,愕然道:“那也算是练刀?拿着刀一砍一砍的就叫练刀?招式呢?草人呢?难道对着空气砍,就能练成绝世刀法?”

        “……”

        “这个呢?”

        “那是军阵!”

        “这也配叫军阵,几个娃娃站成一个四方块,就叫军阵?”

        “……”

        “这个呢?”

        “这是在对垒,练习指挥能力……”

        “杨洪,不是老夫说你,就这两班人马面对面的冲撞,也能练习指挥能力?战场上,哪有那么多光明正大,面对面对垒的机会。

        你以为这还是秦汉时期,开战之前还要斗一斗将?

        你这个儒将莫非是个冒牌货?”

        “……”

        “这个呢?”

        “他们在学习兵法……”

        “兵法就是这么学的?当年你师傅交给你兵法的时候,就是这么教的?”

        “额……”

        “……”

        大半年没统兵了,可把老杨给憋坏了。

        如今逮住了机会,自然是不能错过。

        老杨狠狠的把复兴武院内的一切都数落了一遍。

        也就在看沙盘模型的时候,勉强嘴下留情,说了一句‘华而不实’。

        其余的,几乎被老杨给批的体无完肤。

        到了最后,杨洪实在是被批的有些受不了了,埋怨道:“老爷,您要是看不惯,就亲自下场训一训。在这么说这么多,有什么用?!?br />
        老杨当即气的吹胡子瞪眼道:“你想用激将法逼老子帮杨延嗣训人,想得美?!?br />
        穆羽不咸不淡的在一旁说道:“老爷子,您想多了。你那个祸害儿子如今躺在温柔乡里出不来,才懒得管你呢。您也别瞧不起我们复兴武院的学子们,更不用瞧不起我们复兴武院的教习。

        我们现在用的都是最新的教学的办法,我们教育的是以后战场上的基层军官,不是大头兵。

        练兵的办法自然不能用你们以前那一套。

        您老了,就好好在家养老吧?!?br />
        被……嫌弃了?

        老杨当即就恼了,老夫也不过五十多岁,你敢说老夫老了,你敢看不起老夫。

        简直是岂有此理。

        杨洪瞧着老杨脸色发青,轻咳了一声,小心翼翼的试探道:“要不……比一场……你们二位也是带兵的行家,心里应该清楚,有时候多说无益,打一场才能看出真本事?!?br />
        穆羽闻言,挑衅的看向了老杨。

        老杨气的七窍生烟,咬着牙,怒吼道:“那就比一场?!?br />
        老杨盯着穆羽咬牙切齿的道:“老夫一定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br />
        “切!”

        穆羽轻浮的瘪了瘪嘴,幽幽道:“我也会让你见识到,什么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br />
        一时间,二人势同水火。

        杨洪立马召集了在训练场里的学子们,当场将他们分成了两拨。

        由老杨和穆羽各领一队,展开了一场对抗演练。

        双方抽签决定,由老杨方守,穆羽方攻。

        老杨带着己方的一百二十人,固守一座塔楼。

        穆羽方负责夺下塔楼。

        双方决战顺势拉开。

        穆羽手持着一杆银样镴枪,率领着一百二十人,分三面,突袭塔楼。

        穆羽的部署很中肯。

        三拨人马,一拨主攻,另外两拨扰敌。

        老杨带领着他的人,进入到塔楼里面以后,就消失不见了。

        在穆羽展开了攻击以后,塔楼里面除了弓箭手、枪兵以外,其他的兵马都没有露头。

        战斗持续了三刻钟,穆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突破了塔楼的正门。

        然而,老杨却神兵天降,出现在了穆羽的身后,固守在塔楼里的老杨方兵马,在看到了老杨出现以后,也开始奋勇抗敌。

        最终,在两面夹击之下。

        以穆羽被老杨一刀‘枭首’而告终。

        老杨初战告捷,别提多得意了,手里的木制大刀,频频在穆羽眼前晃荡。

        “小崽子,怎么样,现在见识到老夫的利害了吧?以后还敢不敢在老夫面前吹牛了?!?br />
        穆羽被压在地上,奋力的挣扎着,“我不服?!?br />
        “那就再来?!?br />
        于是乎,又一场对垒开始了。

        ……

        两个人带领着学子们,一连打了六场。

        场场都已老杨胜利告终。

        在此期间,穆羽曾经找了诸多借口,诸如双方兵马势力悬殊太大,要求调换兵马;由他攻击,老杨守的话,他一定能赢等等。

        老杨也一项一项的满足了穆羽的要求。

        甚至到最后,老杨率领四十人,突袭由穆羽率领的两百人防御的塔楼。

        战而胜之。

        打的穆羽没脾气。

        在此期间,学子们也见识到了老杨的厉害。

        一个个纷纷上前拍老杨马屁。

        张嘴闭嘴就是‘百胜’、‘无敌’之类的话。

        还有人趁着闲暇的时间向老杨请教兵法。

        老杨有问必答,而且还跟着学子们回到了他们的宿舍内,给学子们一边讲兵法,一边讲他多年的战争经验。

        总而言之,老杨面对这一群学子们的吹嘘和虚心请教,他表现的很愉快。

        ……

        复兴武院内。

        一座隐蔽的房内。

        杨七正在欺负杜金娥,突然敲门声响起。

        杜金娥呲流一声从杨七怀里溜出来,打开了门,看到了门外一脸鼻青脸肿的穆羽。

        “穆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杜金娥抬手捂着嘴,惊呼。

        穆羽瞥了一眼杜金娥,又看了看躺在软榻上懒洋洋的杨七,顿时怒气冲天的喊道:“还能怎么了,还不是为了伺候你们家老爷子才变成这样的。

        老子辛辛苦苦的在外面陪着老爷子玩,你们倒好,两个人在这里白日宣淫,简直是岂有此理?!?br />
        其实穆羽想在杨七面前买惨的,可是瞧着杨七丝毫不关心他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他心里就来气。

        杜金娥猜不透穆羽的想法,耳听穆羽恼怒的喊声,她略带娇羞的道:“穆大哥,你胡说什么呢??旖窗?,我帮你找一找金疮药,敷上?!?br />
        穆羽黑着脸,道:“不用?!?br />
        他怒气冲冲的走到杨七的面前,居高临下的喊道:“姓杨的,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我也希望你能够遵守承诺?!?br />
        杨七懒洋洋的翻了个身,瞪了一眼穆羽,淡淡道:“跟我说话你客气点,我好歹也算是你的主公。你就这么跟主公说话呢?”

        一听这个,穆羽怒气更胜了,他咆哮道:“我把你当主公,你却惦记着我女儿?!?br />
        “咳咳咳……”

        杨七差点儿没被穆羽一句话给呛死,他坐起身,翻着白眼道:“话可不能乱说,我惦记你女儿,也是为我儿子惦记,又不是为我自己。你这话要是传出去了,对我的名声可不好。

        再说了,你女儿是你打赌输给我的。赌输了就要认,难道你想死不认账?

        还有,别忘了咱们两个之前的赌约?!?br />
        穆羽气急败坏的道:“就算你我有赌约,但是桂英还是个孩子。她需要待在我身边。而且,你之前找我演戏哄你爹,说过只要我把老爷子哄高兴了,你就不找桂英麻烦的?!?br />
        杨七没好气的道:“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就找小桂英麻烦了。你也不可看看你,一个大老爷们,邋里邋遢的,能教好小桂英?我想把小桂英留在自己身边,也是为了小桂英好?!?br />
        穆羽蛮横的道:“反正我不管,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办到了。你也得遵守约定?!?br />
        杨七举起手,郑重的道:“我杨延嗣说话算数,你帮我哄老爷子高兴,我暂时不找小桂英?!?br />
        “哼!”

        穆羽冷哼了一声,大步离开了。

        杜金娥刚找到金疮药,还没来得及给穆羽。

        等到穆羽走远了,杜金娥凑到了杨七身边,埋怨的道:“你怎么老是找他麻烦?还那他的心肝宝贝做要挟?!?br />
        杨七顺势牵着杜金娥的手。

        “啊~”

        杜金娥惊呼了一声,身子就到了杨七的怀里。

        杨七在杜金娥小嘴上啄了一下,笑眯眯道:“我这也是未雨绸缪。我瞧着小桂英骨骼精奇,一看就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有她给我当儿媳妇,我儿子身边也算是多了一大助力?!?br />
        杜金娥皱了皱鼻子,吃味的道:“所以你就要让小桂英,嫁给曹琳的儿子当媳妇吗?”

        杨七贼兮兮笑道:“那也不一定。你若是不甘心的话,咱们现在抓紧了生一个。到时候让他娶小桂英?!?br />
        话音落地,杨七当即就要使坏。

        两个人当即就缠绵了一番。

        关键时刻,杜金娥突然推开了杨七,俏脸羞红,小声道:“现在不行,等我们洞房的时候才可以……”

        杜金娥虽然未经人事,可是她曾经在破庙里目睹过杨七和呼延赤金的现场直播,多少也懂一些。

        杨七被弄的不上不下的,有些尴尬。

        见杜金娥用异样的眼神盯着自己,就恼怒的咬了杜金娥一口。

        然后气哼哼了出了门。

        ……

        傍晚。

        会议厅。

        杨七、杨洪、穆羽、折御勋四人准时到了会议厅。

        老杨在学子宿舍内讲的话有点多,所以就拖迟了会议。

        等到老杨到会议厅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

        忙碌了一天,老杨不仅没有感觉到疲惫,反而红光满面的。

        只是进入到了会议厅,见到了杨七以后,脸就拉下来了。

        五个人坐定以后。

        杨七轻咳了一声,郑重道:“这一次之所以请诸位过来,其目的,我已经写信告知各位了。在这里我也就不重复了。

        现在,我想听一听大家的一件?!?br />
        杨洪很果断,当即就开口道:“我不赞同。军卒们的服役年限,绝对不能低于二十年?!?br />
        穆羽点头道:“我赞同杨副山长的话?!?br />
        折御勋沉吟道:“大战在即,突然对军制提出变革,会橫生出许多的变数。以如今的状况来看,一动不如一静?!?br />
        “哼!”

        老杨冷哼了一声,鄙夷的看着杨七,“老夫看,你小子就是在作死……”

        杨七皱眉,问道:“那么你们谁能告诉我,如何解决这些军卒们传宗接代的问题。我们总不可能,丧心病狂的在军营里设置营妓吧?

        而且,军卒们为了保卫疆土,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我们总不能一直把他们留在军营里,让他们连传宗接代的资格都没有了吧。

        那么,以后还有谁会为我们卖命?!?br />
        老杨挑了挑眉,想说话,却没说出口。

        折御勋郑重道:“孩子,你的想法我能理解,可是悍卒难练。训练一批精兵悍将,需要的时日可不是两三年就能完成的。

        军卒们,只有通过了不断的战争磨练,才能一步一步的蜕变成悍卒。

        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有战事的时候还好,没战事的时候,也许练一支精兵出来,就得六七年?!?br />
        老杨接话,沉声道:“只有真正经历过战火煅烧,依然临危不惧的精兵,才能称之为悍卒。练兵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如果真有那么容易的话,当年老夫麾下的火山军,就不止八千人了?!?br />
        杨七郑重道:“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梦想着一辈子当悍卒。也许有些人,只想着在国家有难的时候,出来帮一把手。国家安定的时候,他们就卸甲归田。

        在我的军营里,已经开始出现了逃兵了。

        我不希望这种事情再次发生,最后变的愈演愈烈?!?br />
        折御勋、老杨、杨洪、穆羽,四人对视了一眼。

        杨洪开口道:“七郎,逃兵的事情,这是每一个军中都存在的问题。即便是大宋最严苛的禁军中,每年逃脱的逃兵,也有上千人。

        近些年,大宋各地的土匪层出不穷。这些土匪那里来的?

        就是从各军中逃出来的逃兵建立的?!?br />
        折御勋点点头,道:“有关于逃兵的问题,可以用严苛的军法约束?!?br />
        杨七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是觉得,看问题,要透过表象看本质。不能因为我们的问题,就忽视了将士们的感受。

        严苛的军法固然能够约束军卒,可是治标不治本。

        一旦有机会,他们一定会出现大面积的叛逃。

        我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给他们一丝希望,让他们不至于在面对困难的时候,往更绝望的那一条路上走?!?br />
        老杨不满的皱起眉头。

        折御勋苦笑道:“你明着说是让我们过来商量的,其实你心里已经决定了,那你叫我们过来做什么?”

        杨洪、穆羽不说话,看向了杨七。

        很明显,折御勋的话也代表了四人的意思。

        杨七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招呼大家过来,就是希望你们能够给出建议。依照你们带兵的经验,多少年的兵役制度合适?!?br />
        “胡闹?!?br />
        老杨一拍桌子,站起身,果断离席。

        其他三人皆是苦笑。

        在这种场面上,敢掀杨七桌子,给杨七使脸色的,也唯有老杨。

        老杨一走,杨七哭笑不得的看向了其他三人。

        杨洪坚定的说道:“我的答案从没有改变,二十年?!?br />
        杨七摇头,道:“二十年不行,太长?!?br />
        穆羽沉吟道:“如果你麾下的兵马人数能够翻倍的话。那么十年也可以。毕竟有足够的军队替换,即便是有什么差池,也不会有大的影响?!?br />
        杨七低头计算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正在这个时候,杜金娥从门外走了进来,咳嗽了一声,小声道:“我只是负责帮忙传话的,杨伯伯说,如果你能保证麾下所有的校尉、都头、部头、伙头们服役年限超过二十年的话,可以尝试一下五年为限。

        杨伯伯还说,替换的规模不能太大。最好能做到一年征一次兵。

        就拿大同军来说,一年征兵的数量保持在一万。

        每年替换掉大同军内的一万人。

        这样就能保证,每一什麾下,有一个老兵,两个五年兵,两个四年兵,两个三年兵,两个两年兵,两个一年兵。

        这样不仅能够保证麾下兵马的战斗力不会大减,同样也能满足你的条件?!?br />
        杜金娥这话一出,杨洪三人眼前一亮。

        折御勋惊奇道:“以老带新,层层不绝,连绵不断。每一军的战斗力虽然不能保持在最强,但是也不会最弱……这个想法确实不错?!?/div>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两码合死规律 天天捕鱼赢话费是真的吗 手机网站电子游艺破解器 动物总动员投注方法 网购彩票2018不会重启 今晚开奖号码 优臣品官方旗舰店 m88明升网址 2019网上最靠谱最赚钱的项目 大小球盘口分析 江苏体彩七位数17190期 2011年体育彩票走势图 全国的十一选五走势图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 三分赛车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