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571章 再临复兴关
        春日里的阳光格外温暖,沐浴在阳光里懒洋洋的。

        朱红的小楼前,有一汪碧绿的湖水,湖里蛰伏了一冬的锦鲤在尽情的欢腾。

        在湖水边上,一个蹦蹦跳跳的小萝莉,手里拿着一碗鱼食,胖嘟嘟的小手伸进碗里,抓一把鱼食洒进湖里,看着那欢腾的锦鲤,小萝莉兴奋的直跺脚。

        杨七一身青衣,躺在一张躺椅内昏昏欲睡。

        初醒温柔的坐在他身侧,手指轻盈的在帮他捏肩,时不时还娇羞的拍开杨七那不安分的手。

        每一次偷袭得逞,杨七嘴角都会流露出一抹贱贱的笑容。

        “孩子还在一边呢……”

        初醒红着脸提醒了一句。

        杨七侧身,睁眼看了一眼正在摇篮里胡乱扑腾的小杨七,坏笑道:“他还小,不懂这些?!?br />
        初醒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手上用上了几分力气。

        杨七舒服的呻吟了一声,低声道:“就是这个力道……舒服……”

        朱红的小楼二楼窗户旁,曹琳望着楼下温馨的如同一幅画的场面,气的牙痒痒。

        自从杨七处理完了公务以后,就一直在楼下晒太阳、偷懒、欺负初醒,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的。

        可是,杨七过的越痛快,曹琳心里就越不痛快。

        从杨七回府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七天了,在此期间,杨七一句话也没有跟曹琳说。

        那怕之前在饭桌上,曹琳把杨七腰间的软肉拧的紫青一片,杨七也没有说一句话。

        “哼……”

        曹琳跺了一下脚,顺着楼梯到了一楼。

        初醒看到了曹琳,就冲着她招了招手。

        曹琳咬了咬牙,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遵从了初醒的招唤,到了杨七躺的躺椅前。

        初醒给了曹琳一个眼神,就收回了手。

        曹琳迟疑了一下,伸出了自己的玉指搭在了杨七的肩头,开始帮杨七捏肩。

        自始至终,杨七都一直在闭目假寐。

        只不过捏肩的人从初醒换成了曹琳以后,杨七不安分的手就变安分了。

        聪明的曹琳立马就知道了杨七发现了是她。

        曹琳幽怨的说道:“妾身知道错了,您就别再生气了……”

        “哎~”

        杨七长叹了一口气,睁开眼睛,悠悠的道:“错不在你……因为很多事你都不知道,所以你就更不会知道,你替儿子拒绝了多大的机缘……”

        穆桂英,一个帅才。

        俗话说千金易得,一将难求。

        而百将易寻,一帅难觅。

        由此可见,一个帅才有多珍贵。

        曹琳哀怨的问道:“一个五岁大的小丫头,郎君你又怎么知道她以后会如何?”

        一句话把杨七问住了,杨七一下子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实话实说肯定不行。

        恼羞成怒的杨七,把曹琳拉了过来,趴在了他腿上,狠狠的打了一顿屁股。

        初醒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小萝莉也发现了这里的情况,好奇的瞪大了眼睛张望。

        曹琳羞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狠狠的教训了曹琳一顿,在曹琳义愤填膺的眼神中。

        杨七大义凌然的道:“作为我杨延嗣的妻子,缺什么都行,就是不能缺眼皮子。你眼皮子太浅,有眼不识金镶玉,又怎能跟为夫相比?!?br />
        丢下了这句话,杨七背负双手,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曹琳咬牙切齿的盯着杨七离去的背影,“你都不愿意跟妾身说实话,还好意思说妾身眼皮子浅,岂有此理?!?br />
        初醒在一旁好奇的问,“姐姐你怎么断定郎君在说谎?”

        曹琳苦笑道:“郎君说话的时候,如果不眨眼,也不左顾右盼,直愣愣的盯着你,那就是在说谎?!?br />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杨七的特色。

        揍了一次曹琳以后,夫妻二人中间的小矛盾就解开了。

        当天夜里,杨七就进入到了曹琳的房里,胡闹的一晚上。

        次日起床以后。

        杨七双腿酸软的骑着马,带着杜金娥和小萝莉前往了复兴关。

        停留在复兴关内的铁骑军可是杨七准备打造的王牌部队。

        铁骑军的一举一动,杨七都必须细致的考虑到位。

        跨上了战马,历经了三天,杨七赶到了复兴关。

        如今的复兴关和以前大不相同。

        在关城后,绿油油的一片的麦田,留在复兴关的农垦兵团的人手正在细心的在田地里除草。

        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热情的笑容,全然看不见以前的那种被人奴役的失魂落魄的模样。

        大家似乎有了盼头,所以对一切都充满了希望。

        到了复兴关下的时候,看着城头上黑压压一片的复兴军,整齐划一的盔甲,看着都十分的提气。

        清一色的盔甲,肃然的气氛,给人一种悍卒的感觉。

        这和之前的那个临时拼凑起来的复兴军大不相同。

        事实证明,经过了一年多的锤炼,复兴军算是真正的锻炼了出来。

        杨七在西北的麾下,算是真正的拥有了一支强悍的军队。

        这也标志着杨七真正有了立足于西北的资本。

        入城门的时候,早已得到了消息的杨大和杨五带着亲兵在城门口等候。

        杨大见到了杨七,第一句话就是在炫耀。

        “七弟,瞧瞧大哥训练出的复兴军,如何?”

        杨七还没有搭话,杨五就不屑的喊道:“和我手下的铁骑军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在整个营地里内,谁不知道我们铁骑军是最能打的?!?br />
        杨大嗅之以鼻,“一群乌合之众而已?!?br />
        杨五瞪眼道:“你说什么?”

        瞧得出来,即便是亲兄弟,关键的时候也会一教高下。

        如今两个人份属不同,带领的人马也不同,又在同一片营地内,军卒之间难免有些摩擦。

        两个人也参与到中间,互相掐。

        不过杨七看得出来,两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掐的很凶,实际上暗地里却并未动真火。

        他们之所以这么掐,也是做一做样子,给手下的军卒们看看,激起手底下兵马的争强好胜之心。

        这是一个带兵的技巧,两个人都是战场上的宿将,自然能熟练的运用。

        杨七看破不点破,笑道:“你们两个就别闹了,我先去铁骑军瞅瞅,再去复兴军看看?!?br />
        杨七转头对杜金娥道:“你带着小桂英,先随我大哥去府上候着?!?br />
        杜金娥点了点头,小萝莉却满脸不乐意的撅着嘴。

        最近小萝莉跟杨七在一起玩野了,有点依赖杨七,不愿意离开。

        杨七宠溺的捏了捏小萝莉的脸蛋,安慰了她几句,然后跟着杨五前往了铁骑军驻地。

        复兴关城,如今算得上是一座兵城,里面住着近六万多的兵马。

        关城内的驻地,被分为三个部分。

        分别是占据了驻地大量面积的常驻军复兴军的驻地、铁骑军临时驻地、游骑军固定驻地之一。

        游骑军目前是杨七麾下担任着戍边工作的兵马。

        他们固定的驻地有三个,分别设在复兴关、丰城西北角、大同府西南角。

        几乎形成了一个三角形,把杨七麾下的两府之地,守卫在内。

        这才是游骑军的本职工作。

        至于出关去抢夺辽国、党项以及周边的各小部族的工作,只是兼职。

        游骑军的人把他们这种兼职称之为打柴,而他们就是游荡在茫茫大草原上的打柴人。

        近六万多的兵马囤积在复兴关城内,显得有些拥挤。

        最初建造的简易的帐篷行营正在被清除,以石头搭建的连排的两层的营房正在有条不紊的建设。

        铁骑军的人是军中资历最浅的兵马,可是架不住他们够凶悍,所以他们反而是第一批住上了两层石头搭建的营房的人。

        楼房这种建筑在古代并不罕见,以古代的工艺,也不是建造不出来。

        之所以古代的楼房较少,其主要原因就是楼房的造价过高,而中原大地本身一直都处于在地广人稀的状态,所以建造楼房划不来。

        铁骑军的人在关城内的霸道和跋扈是出了名的。

        复兴军的军卒在找过了几次麻烦,吃过亏以后,就再也不敢找他们麻烦了。

        这让铁骑军的人显得很跋扈了。

        杨五带着杨七到了营地里的时候,有人完全不在意他们,正在那里懒洋洋的晒太阳。

        “狗日的,赶紧起来训练?!?br />
        杨五带着杨七来参观,却看到这种长脸,脸上自然挂不住。

        那人起身,看见了杨五以后,懒洋洋的道:“怎么?你准备赖账?你说过的,只要我们兄弟四个人联手能把你打趴下,我们就想怎样就怎样的……”

        那人屁股上挨了一脚,转头道:“二哥,你踢我干嘛?”

        孟良狠狠的瞪了杨星一眼,冲着杨五和杨七抱拳道:“属下孟良见过五将军,见过虎侯?!?br />
        一听孟良称呼虎侯,所有围观的人都知道谁来了。

        这些二愣子也不害怕,有人招呼了一声,一下子,所有人都涌出来看杨七。

        还有人大大咧咧的指着杨七问东问西的。

        总之干啥的都有,怕杨七的只有一人。

        那就是见识过杨七恐怖的杜青。

        是的,杜青也被选入到了铁骑军当中。

        瞧着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们挑衅杨七,杜青一脸的黑线,他找了一个隐蔽的脚落,悄悄的躲了进去。

        杨七无论面对任何的挑衅,都没有表现出不满意,反而一脸和煦的等他们嚷嚷累了。

        这些人嚷嚷了很久,甚至有人还想掂量掂量杨七的分量。

        杨七等他们嚷嚷完了,才轻声呼唤了一声。

        “彭湃?”

        彭湃从一角走了出来,躬身道:“属下在?!?br />
        杨七笑眯眯的道:“去,带上你的人去搜营。所有吃的,所有不合规矩的东西,一律没收?!?br />
        彭湃点头道:“属下明白?!?br />
        杨七转头对杨五道:“五哥,劳烦你去让大哥清出东营,然后再调集两万复兴军过来?!?br />
        杨五心头一凸,他听出了杨七要下重手,他劝解道:“你可别乱来,这里面许多人都是咱们花大价钱弄来的,折损了可就赔钱了?!?br />
        杨七笑道:“钱?我在乎吗?”

        杨五嘟囔了一句,终究还是没把肚子里的话说出口。

        人家有钱任性,杨七也没办法。

        并不是杨五管束不了这一帮二货们,主要是大部分都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每一个都是出类拔萃的人才,他下不了手。

        准确的说是舍不得。

        可惜,杨七不在乎。

        半个时辰过后,东营全部被清空。

        营地里的一切的违禁物和吃的,也全部被搜刮了一个干净。

        两万复兴军随着杨七调遣,也到了东营门口。

        杨七下令道:“封营?!?br />
        一声令下,盾战士率先在营地前组成了一个钢铁围墙。

        弩手占据了第二道防线。

        长枪兵第三道。

        铁甲步卒第四道。

        四道防线,把整个东营围的水泄不通。

        东营内的铁骑军军卒们这才开始慌了。

        有人试图说软话,比如孟良。

        “虎侯,您这又是何苦呢?我们只是跟您开了一个玩笑?!?br />
        “对对对……”

        “我们是开玩笑的……”

        “怕什么,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十八年后……”

        偶尔有一两个不和谐的声音刚出现,就淹没在的人民的汪洋大海里。

        杨七让复兴军军卒让开了一条路,他出现在了铁骑军的军卒们面前。

        杨七笑眯眯的道:“你们是什么?你们是军人,军人不是不可以开玩笑,但是你们还没有资格跟我开玩笑?!?br />
        铁骑军军卒们脸色一白。

        杨七又道:“你们很多人应该都知道,复兴军对你们怀有敌意。那么他们为什么对你们怀有敌意呢?那是因为我对你们寄予厚望,所以你们的待遇,是我杨延嗣麾下所有的兵马里最好的。

        但是,此时此刻看来,你们还不值。你们甚至连了兵都算不上?!?br />
        杨七环顾铁骑军军卒,冷声道:“你们应该也有很多人知道我花大价钱收拢你们的目的。也应该知道我要创立一支重甲骑兵。

        一支单骑装备价值超过千两的重甲骑兵。

        一骑当一将?!?br />
        杨七看向了彭湃,“彭湃,我问你,原定的铁骑军的兵员人数是多少?”

        彭湃郑重道:“六千骑!”

        杨七朗声道:“很好,那么我现在宣布,铁骑军裁员,从六千骑减到五千骑?!?/div>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31选7胆拖 微彩吧App 送38¥彩金下载app 秒速飞艇开奖视频小 黑龙江时时彩0 安徽快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 河北11选5助手免费版 篮球比分交流群959444 福彩500万app 天津时时彩群 香港六合彩透码资料 广西快乐双彩公告结果 刘伯温平特 安徽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