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553章 被调戏了
        韩德让进入到了书房以后,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主位上,开门见山的问。

        韩正清也跟着坐下,踌躇道:“爹,咱们想一口吞下南国钱行,只怕很难?!?br />
        韩德让眉头一挑,不怒自威道:“为何?”

        韩正清早已打好了腹稿,他把杨七之前告诉他的有关于三国的局势,用自己的话阐释了一遍给韩德让和韩家大公子听。

        临了了,韩正清正色道:“爹,大宋图谋燕云十六州已久,先后多次侵入。一旦咱们逼着南国和大宋联合,一起侵入燕云十六州,对我们韩家很不利。我们韩家虽说如今已经在上京城里站稳了脚跟,但是大部分的基业还留在燕云十六州。

        祖父和爹您的许多旧部还盘桓在燕云十六州?!?br />
        韩德让对于韩正清的说辞明显感觉到意外,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大儿子。

        韩家大公子也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父子二人对视了一眼,在韩正清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韩德让冲着大儿子点点头。

        韩家大公子会意,轻咳了一声,笑眯眯的问韩正清,“二弟今日一席话,当真让为兄刮目相看。为兄心里有个疑惑,还望二弟解惑?!?br />
        韩正清躬身道:“大哥有话直言,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br />
        韩家大公子乐呵呵道:“为兄想知道,你今日所说的一席话,是你自己悟出来的,还是旁人教给你的?”

        韩正清很想义正言辞的告诉自己的兄长,这话是他自己悟出来的,可是在看到了自己兄长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的时候,他似乎整个人都被看穿了。

        不可否认,在韩德让的两子一女中,韩正清是最平庸的一个。

        他看似博学多才,可是和自己的兄长和小妹比起来,简直是有云泥之别。

        韩家大公子、韩家小妹,无论是智力、学识、谋略,甚至在武艺方面,都能轻易的碾压韩正清。

        如若不是因为韩家大公子曾经年少气盛被人敲断了双腿,恐怕现在还轮不到韩正清出面,去当韩家第三代的话事人。

        韩正清在这方面还是看的很清楚的,因此在面对兄长那早已看透一切的眼神的时候,只能实话实说。

        “不敢欺瞒大哥,刚才那一席话,前面一部分都是南国钱行的东家易行说的,后面那几句是我自己悟出来的?!?br />
        韩家大公子和韩德让对视了一眼,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面孔。

        韩德让叹息了一声,暗自摇了摇头。

        韩家大公子苦笑道:“我的傻弟弟,你让人给骗了。先不说南国钱行不是南国皇室的产业,就算是南国皇室的产业。南国也不可能因为一个钱行,横跨千万里之遥,向我们辽国出手。

        一场战争所付出的钱财,远不是一个钱行能够比拟的。

        因为一个钱行的损失,就谋划一场战争,而且还是一场并不符合商人利益的战争。

        这根本不符合商人的想法。

        所以,为兄可以断定,南国钱行的这位东家易行,只是在拿大话吓唬你?!?br />
        韩正清脸色难看,迟疑了一下,说道:“大哥,我并没有觉得易行在欺骗我。相反,我觉得易行说的话有几分道理。

        大哥你说,南国不会为了一个钱行的损失和我们辽国开战。

        我觉得这个判断有误。

        诚如大哥所言,是否开战,取决于是否符合商人的利益。

        那么咱们看一看南国钱行的利益。

        南国钱行就像是一个吞金兽一样,在不断的吞吃钱财。

        它很容易在最短的时间内变成一个庞然大物。

        我们韩家就是看准了南国钱行的这一点,所以才要把南国钱行据为己有。

        然而,南国钱行既然如此重要,南国的人又怎么会看不到?

        连咱们韩家都眼红的利益,南国人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到时候掀起一场大战,也不是不可能的。

        如果我们韩家想要吞下南国钱行,那我们就必须考虑,一旦大战爆发,这其中的风险,我们能不能承担的起?!?br />
        “哦?”

        韩家大公子眼神诧异的盯着自己的二弟。

        一直在装菩萨的韩德让,眯着眼睛,盯着自己的二儿子。

        韩正清的这一番话,显然是经过了慎重的思考的。

        韩家大公子和韩德让之所以盯着韩正清。

        就是因为他们突然发现,这个平日里在他们眼里,被看作废物韩二的韩正清,似乎并不是那么废物。

        “你先下去吧,此事为父会和大郎详谈一番?!?br />
        短暂的诧异过后。

        韩德让摆了摆手,让韩正清下去。

        韩正清瘪了瘪嘴,本欲多说几句,最后还是忍住了。

        “孩儿告退?!?br />
        韩正清拱了拱手,退出了书房。

        一出书房大门,韩正清长出了一口气,低声感慨道:“易贤弟,为兄也只能帮你帮到这个份上了……”

        旋即,韩正清讥笑了小声道:“我这个韩家第三代的话事人,终究是一个傀儡而已……”

        韩正清觉得,以韩家今时今日的地位,完全没有必要再去巧取豪夺。

        有时候,合作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惜,他在韩家的地位很尴尬,并没有多少话语权。

        韩正清把杨七引为知己,引为至交好友,因此希望帮助易行一把,可是最终却事与愿违。

        事宜至此,韩正清唯有想尽办法,帮杨七把另外一件事儿给完成。

        韩正清摇了摇头,重新变成了那个别人眼里的傻韩二,他回到房里以后,提笔写下了请柬,请几位公主到韩家别院里赏腊梅。

        然后快速的派人给公主府送去。

        韩正清愉快的在邀请别人赏花。

        韩德让和韩家大公子,却在书房里商讨上京城南国钱行的去留。

        韩德让老神在在的问道:“大郎,这件事你如何看?”

        韩家大公子乐呵呵道:“二弟长大了?!?br />
        韩德让愣了愣,点头道:“二郎确实长大了。以后就让二郎跟着你,多学学,你也多教教他?!?br />
        韩家大公子点头应下了。

        韩德让又问了一句,“南国钱行的问题你怎么看?”

        韩家大公子笑道:“一个吞金巨兽,不容错过。再说了,我韩家盯上的东西,又怎么可能轻易的罢手?!?br />
        韩德让似笑非笑的道:“刚才二郎可是细细的把形式分析了一遍,你就不怕南国支持大宋伐辽吗?”

        韩家大公子笑眯眯道:“父亲您不是早就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正在努力的帮着皇太后汉化辽国,并且在悄无声息的把咱们韩家在燕云十六州的力量,正在往上京城的这个权力中心调遣吗?”

        韩德让畅快大笑,“知我者,大郎也?!?br />
        旋即,看到了韩家大公子的双腿,眼神荫翳道:“大郎,你放心,为父迟早会让那个打断你双腿的人付出代价?!?br />
        韩家大公子摇了摇头,轻声笑道:“人家可是辽国的南院大王,再说了,孩儿之所以被他打断了双腿,也全是因为孩儿自己当年太过年轻气盛。

        孩儿气盛到,忘了这辽国的江山的主人,姓耶律?!?br />
        韩德让阴沉着脸,冷笑了一声,却没多说话。

        ……

        韩正清要举办一场赏梅宴,请帖快速的撒了出去。

        派去往各公主府送信的家仆们很快就带着公主府的回信回来了。

        四位公主,都答应了韩正清的宴会邀请。

        由此可见,韩家的招牌,在上京城还是很好用的。

        让韩正清意外的是,他那个平日里几乎不问事事的小妹,也找上了他,扬言要参见韩正清举办的赏梅宴会。

        而且还很霸道的掠夺了韩正清举办的赏梅宴的主权。

        杨七在韩正清得到了四位公主回信的时候,也拿到了韩正清派人送来的请柬。

        一张鎏金的金色请柬,辽人似乎对于黄金,情有独钟,基本上所有高贵的东西,都以金色为主。

        请柬的内容很简单,邀请杨七三日后,在梅园踏雪赏梅。

        杨七晃荡着请柬,告诉沈鹏,事成了,让沈鹏给他备上了一份礼物。

        三日后。

        杨七早早的坐上了轿子,到了韩正清所说的梅园。

        到了梅园门口的时候,杨七也是微微一愣。

        在这个处处都彰显着粗犷的辽国上京城,居然还能看到一座苏式的精雕细琢的园林。

        独特的苏州园林的建组风格,在这辽国上京城,显得独具匠心。

        能在这辽国上京城,建造这么一座园林,恐怕唯有那些富庶的苏州商人才能办到。

        至于这座园子最后为何会落到了韩家手里,杨七就不想去探究了。

        韩正清为了今日的宴会,特别挑选了一群伺候人的婢女。

        整个梅园内,几乎看不到一个仆人和家丁,全是女子。

        就连门口的守卫,也是清一色的身穿红色劲装的女子。

        杨七到的早,在婢女的带领下,进入到了梅园内。

        穿过了廊道、池塘、阁楼、月亮门等等雕刻的精美的建筑,在一座假山前,停下了脚步。

        在假山背后,有一片占地六七亩的梅花花海。

        一朵朵的寒梅,泛着血色,在皑皑白雪中绚丽的绽放。

        在那一片花海中,有一座花厅,花厅的四周罩着珠帘,似乎有人坐在花厅内。

        杨七努力在脸上挤出了一脸的喜色,边快步走向花厅,边惊喜的喊道:“正清兄的这梅园,当真是美。易某很难想象,在这辽国的上京城,居然……”

        话说了一半,杨七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已经步入了花厅,可是在花厅里面,却没见到韩正清,而是一位正值豆蔻年华,身穿粉色罗裙的小家碧玉的小姑娘,正浅浅的盘膝坐在花厅内。

        她正素手烹调着茶水,在她身侧还摆着一个炭盆,炭盆里的银炭燃烧,把小姑娘的脸蛋儿映的红彤彤的。

        杨七见到小姑娘明显愣了愣,赶忙拱手道:“在下唐突了,打扰了姑娘,还望姑娘恕罪?!?br />
        丢下这句话,杨七准备转身离开。

        “易公子,今日家兄抱恙在身,所以委托小女子带他召开这赏梅宴会。易公子这么匆匆离去,莫非是觉得小女子招呼不周?”

        距离梅园不远的韩府上,被绑在自己卧房柱子上的韩正清在隔空为自己喊冤。

        可惜杨七听不到。

        杨七听到了韩家小妹的话,略微愣了愣,脚下一顿。

        韩正清没有出现,而是让自家妹子主持着赏梅宴会,着实让杨七有些意外。

        杨七有些搞不清楚这里面的情形,很像离开。

        可是他又怕离开了,就错过了见杨四的机会,以后再想办法,又得费尽周折。

        杨七转过身,盘膝坐在了韩家小妹的对面。

        “那在下就讨扰了?!?br />
        韩家小妹烹好了茶,递到了杨七面前,轻声道:“素闻公子独喜此茶,小女子很少与人烹茶,也不知道今日烹的茶水合不合公子的胃口?”

        韩家小妹把茶水递给了杨七,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杨七。

        她在细细的打量杨七。

        杨七明显的觉得有些尴尬,他还是第一次被女子这么直面的直愣愣的打量。

        浅尝了一口,韩家小妹烹调的茶水,杨七眼前一亮,赞叹道:“好茶?!?br />
        韩家小妹浅浅一笑,淡然道:“公子喜欢就好?!?br />
        韩家小妹又为杨七添上了一杯茶水,说道:“公子确实长的俊俏,也难怪有那么多人喜欢公子。素闻公子才名出众,不知公子可否让小女子开开眼界?”

        杨七端着茶杯的手一顿,目瞪口呆的问道:“你在调戏我?”

        突然被一个比自己小的姑娘给调戏了,杨七一时间还真的有点手足无措。

        韩家小妹坦率的点头道:“你可以这么认为,你也可以认为是小女子想称量一下公子的才气?!?br />
        杨七很愕然,也很尴尬。

        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姑娘,不仅大胆的调戏自己,还扬言要称量他的才气,这让杨七感觉到了莫名其妙。

        杨七迟疑了一下,干笑道:“姑娘说笑了,我哪有什么才气。我只是一个小商人,身上有的只是铜臭气。姑娘既然是代替其兄举办这一场宴会,就应该知道易某此次的来意?!?/div>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68期平特王日报图 今晚试机号 腾讯五分彩app下载 三公要怎么压才能赢钱 极速飞艇彩票官网 安徽11选5下期预测号码 欢乐斗地主曾豆 法甲女足球直播吧 浙江福彩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 彩票中心开机号 今天河南快赢481开奖结果 任我发六肖中特 东方6十1开奖走势图 一肖中特平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