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548章 海靖公主
        杨七裹着一张宽大的熊皮,鼻子抽了抽,掀开了马车上的帘子。

        入眼的就是上京城内雄伟的城墙。

        上京城的城墙,并没有汴京城的城墙高大,但是给人的压迫感却差不多。

        因为在上京城的城头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黑甲辽军。

        那肃杀的气息,一看就知道是辽军精锐。

        “辽国,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平静……”

        很显然,殇倾子洗劫辽国两京,给辽国造成了不小的危害。

        辽国贵族们联合逼宫萧太后,导致了辽国政局不稳。

        上京城之所以没发生混乱,应该就是和城头上的这些军卒有关。

        耶律休哥为了稳固他和萧太后的权力和地位,应该把辽国所有的精锐,都调遣到了上京城。

        上京城城墙上的辽军威风凛凛,却似乎并没有对上京城内的贵族们造成多大的压迫感。

        那些个辽国贵族子弟,依然走马驾鹰,带着他们从野外打到的猎物,呼啸着从杨七马车边上走过。

        “少爷,咱们进城吗?”

        伺候在杨七马车边上的小厮,低声的询问。

        杨七放下了帘子,轻声道:“进去吧?!?br />
        小厮立马把杨七的话吩咐了下去。

        ??吭诼繁叩穆矶?,也重新启动,开始缓缓向上京城内行去。

        ……

        在上京城的东门。

        两个身穿着锦衣的青年,跨在马背上,在他们身后,跟着几十个打扮精干的辽兵。

        “哲古捏,咱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其中一个青年,开口问另一个青年。

        被唤作哲古捏的青年,甩动着耳边的两根折中固在头上的大辫子,凶狠的道:“萧太兴,事到如今,你还想退缩吗?自从耶律休哥回到了上京城以后,萧倬那么贱人,就对我们的族人痛下毒手。如今族人被他们两个人逼的连门都不敢出。

        我们要是不做出反击,他们只会当我们是待宰的羔羊?!?br />
        萧太兴苦着脸,道:“可是海靖是你堂妹……”

        哲古捏冷哼道:“堂妹又如何?我还是皇帝的堂兄,我父亲是皇帝的叔叔??墒怯帜苋绾??萧倬那个贱人,还不是一样对我们下手?!?br />
        “海靖才十二岁……”

        哲古捏凶狠的瞪了萧太兴一眼,萧太兴顿时闭口不言。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在城门口等待。

        少顷。

        一辆红色的马车,在侍卫们护送下,悄然出现在了两个人的视野中。

        城门口通行的人,基本上都认识这一辆马车。

        这是海靖公主的车架。

        海靖公主,年仅十二岁,自幼体弱多病,整日里像是一个小老鼠一样躲在府里,很少出门。

        但是也因此,倍受萧太后的怜惜。

        海靖公主,明明是一位辽国的公主,却拥有宋人一样的心肝。

        心地善良的她,每个月总会出城,去那些辽地汉民奴隶待的地方,去施舍米粥。

        哲古捏就是瞅准了这个时机,才借机发难。

        “来了!”

        哲古捏阴狠的一笑,冲着手下的人使了个眼色。

        那些个潜藏在人群里的哲古捏的人,突然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竹筒。

        竹筒上有引线,点燃了引线,扔到了人群里。

        “嘣嘣嘣~”

        一声声的爆炸声在城门口响起。

        爆炸声虽然响亮,但是杀伤力却有限。

        应该是炮房里用来制造炮仗的火药。

        爆炸过后,只是把人熏黑了,偶尔有受伤的,也是被炸裂的竹筒划伤的。

        竹筒爆炸,对人造不成什么巨大的伤害,但是却对畜生有巨大的杀伤力。

        过城门的马匹和牛羊似乎受到了刺激一样,开始疯狂的横冲直撞。

        一时间,整个东城门口,乱成了一团。

        牲畜们横冲直撞,伤到了不少人。

        海靖公主的拉马车的马似乎也被惊到了,拉着海靖公主的车架,开始撒开腿的狂奔。

        一时间就甩开了跟在她马车身后的护卫们。

        那些骑马的护卫胯下的战马也乱成了一团,所以护卫们只能徒步狂奔追赶车架。

        “啊~”

        受惊的海靖公主,在马车里惊恐的嘶吼。

        哲古捏就像是听到了天籁之音一样,放肆的大笑。

        萧太兴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忍。

        海靖公主的马车可以说是一骑绝尘。

        冲出了城门以后,疯狂的乱窜。

        马车在不停的颠簸。

        ……

        在爆炸声响起的时候,杨七就掀开了马车的帘子。

        帮杨七拉马车的马匹,虽然有些慌乱,但是很快便被约束住了。

        由于距离很远,所以这些马匹受惊有限。

        对于火药这东西,杨七也算是精通了。

        辽人的火药炸响,确实把杨七吓了一跳。

        有那么一瞬间,杨七以为自己的火药配方被辽人偷去了。

        当他看到了辽人用的火药炸响以后的效果后,杨七内心就变的平静了。

        他可以通过火药造成的伤害判断出,辽人用的只是用来制作火炮的火药。

        至于城门口的慌乱,杨七完全不在意。

        辽国的上京城,出现再大的混乱,和他杨七都无关。

        看到一架受惊的马车奔过来的时候,伺候杨七的小厮,惊恐的道:“少爷,有马受惊了,为了您的安全,咱们避一避吧?!?br />
        杨七点点头,裹紧了熊皮,跳下了马车,带着其他人一起,避开了受惊的马车。

        “少爷,马车里好像还有个姑娘?!?br />
        由于受惊的马拉着马车四处颠簸,所以马车上的帘子也被扬起。

        透过帘子,可以看到里面坐着一位小姑娘。

        马车从杨七眼前一闪而过。

        杨七从里面看到了一双惊恐、弱小、无助的眼神。

        就像是一只受惊了的兔子一样。

        一片雪花飘落下来,落在了杨七的脸颊上,杨七似乎感觉到了马车里那一只受惊的小兔子的泪水落在了自己脸上。

        “造孽的良心……”

        杨七苦笑了一声,抽出了腰间的横刀,劈断了自己马车上捆绑在马背上的绳索,骑着马狂追而去。

        临走的时候,扔下了一句话给南国钱行的小厮。

        “你们去上京城里的南国钱行等我?!?br />
        一骑绝尘。

        杨七骑马追着马车,消失在了漫天大雪里。

        留下了一脸懵逼的南国钱行的小厮。

        “驾!”

        杨七抽打着胯下的马儿,足足追出去了一里地,才追到了马车。

        “嗖~”

        杨七一跃跳上了马车,挥刀砍掉了捆绑在惊马身上的绳索。

        惊马没有了束缚,迅速的消失在了旷野中。

        马车车辕杵在了地上,滑行了数米,猛然一顿。

        杨七一下子跌落在了地上。

        从马车里,跌出了一个小小的身影,跌落在了杨七身上。

        “呜呜呜……”

        杨七还没回过神,就听到了一阵啼哭声。

        哭声里充满了惊恐。

        杨七起身以后,就看到了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从他身上滚落到了地上,一双小手紧紧的抓着衣襟,双眼瞪圆了在痛哭。

        “别哭了……”

        杨七喊了一句。

        小丫头猛然回神,看向了杨七,然后迅速的把脑袋埋进双腿之间,继续哭。

        杨七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抬眼一瞧,发现自己的马儿不见了。

        旷野上,只留下了一架马车,他,还有那个一直在哭的小丫头。

        “哎~”

        杨七蹲下身,叹气道:“别哭了,你已经没有危险了?!?br />
        小丫头怯怯的抬起头,看了杨七一眼,赶忙把脑袋埋进双腿里。

        哭声在减弱,但是小丫头却在不停的哽咽。

        杨七抬手,搭在了小丫头的脑袋上。

        小丫头浑身一僵硬,像是中了定身咒一样,一动也不敢动。

        她胆小的像是老鼠,似乎除了偷吃以外,干什么都会害怕。

        杨七扶起了小丫头。

        小丫头就这么浑身僵硬的被杨七扶起。

        如果不是感受到了小丫头身上有温度,杨七甚至以为自己扶起了一个木头人。

        小丫头明显的受到了惊吓,对于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恐惧。

        “我送你会去?!?br />
        杨七的大手再次的放在了小丫头的脑袋上。

        横刀被杨七收回了刀鞘,大踏步的往上京城走去。

        小丫头在杨七身后,听到杨七脚步越行越远的时候,悄悄的抬起头,打量着杨七的背影。

        杨七走了一会儿,发现小丫头没跟上。

        转过头,就看到了小丫头在看着自己。

        小丫头偷窥被发现了,慌乱的低下头。

        “快走吧……”

        杨七呼唤了一声。

        小丫头迟疑了一下,迈开了小脚,跟上了杨七的步伐。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在雪地里却留下了一行脚印。

        小丫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每一次她迈步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把脚丫子放进了杨七踩出的脚印里。

        两个人,就这么隔着一丈远,静悄悄的走着。

        寂静的旷野里,唯有大雪纷飞的飘洒声。

        走了许久,小丫头浑身颤抖了一下。

        “啊嚏~”

        杨七转过身,小丫头俏脸一红,低下了头,显得有些羞涩。

        “过来吧?!?br />
        杨七敞开了披在身上的熊皮,呼唤了一声。

        小丫头迅速的抬起头看了杨七一眼,脚步迟疑的在原地挪动。

        “你再磨蹭下去,我可不管你了?!?br />
        听到杨七的声音,小丫头心里一晃,踌躇了一下,一步一步的挪到了杨七身前。

        杨七敞开了熊皮,把小丫头裹在了熊皮里,带着她一路前行。

        杨七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小丫头浑身在颤抖。

        八成是冻的……

        杨七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小丫头穿戴的并不厚实。

        小丫头缩在杨七怀里,像是一只乖巧的猫咪,步履僵硬的跟着杨七前行。

        温暖的气息包裹着她,她的小脸红扑扑的。

        心脏在疯狂的跳动,似乎随时能够掉出来。

        她下意识的依偎的杨七身上,感受着杨七身上的温暖,贪婪的吮吸着杨七身上的气息。

        杨七能感受到小丫头在拽紧他。

        他摇头一笑。

        小丫头怯怯的、弱弱的,惊慌失措的模样。

        总是让杨七想起家里的八妹。

        八妹在受到惊吓的时候,和小丫头的眼神是一样的。

        这也是为何杨七出手救下小丫头的原因。

        小时候的八妹,总是在受了委屈或者受到了惊吓以后,就找七哥求抱抱。

        自从家里多了一个杨排风以后。

        八妹的画风就有点改变。

        杨排风对于武艺有种痴迷的状态,进入杨府以后,除了干活以外,基本上都在练武。

        作为杨府内唯一一个和八妹处得来的同龄人。

        八妹的画风也就跟着杨排风向暴力的方向走了。

        对于画风转变后,咋咋呼呼的八妹,杨七很嫌弃。

        杨七还是喜欢那个柔柔弱弱,喜欢被自己?;さ陌嗣?。

        ……

        “似乎是……找你的人到了……”

        杨七突然停下脚步,让小丫头有些茫然。

        听到了杨七这话以后,小丫头心里突然有些慌乱。

        杨七低头对怀里的小丫头道:“我不太想和辽国官方的人打交道。所以,有缘再见?!?br />
        杨七撤去了笼罩在小丫头身上熊皮。

        小丫头心头一慌,双手张开,想抓住什么,最终却硬生生停下了。

        杨七裹紧了熊皮,顺着道路两旁的旷野,准备离去。

        “你……”

        小丫头慌忙间,张嘴问道:“你……你是谁……”

        “杨七……”

        话音落地,杨延嗣的身影已经消逝在了旷野里。

        小丫头瞪着眼睛,痴痴的看着杨七离开的方向。

        “杨七……”

        小丫头低声呢喃了一句,似乎要把这两个字记清楚。

        “哗啦啦~”

        一群黑甲军卒们,踩着雪地,匆忙的出现在了此地。

        当他们见到了小丫头以后,欢天喜地的扑到了小丫头面前。

        “属下参见公主。属下未能?;ず霉?,让公主受惊了??仪牍魉∽??!?br />
        小丫头似乎没听见他们说话,只是一心的望着杨七消失的地方。

        几个侍卫统领,对视了一眼。

        为首的低声喝道:“公主应该是受到了惊吓,速速护公主回府?!?br />
        随性的侍卫里,有几个女人,她们为小丫头裹上了一张狐皮大衣,抱着小丫头坐上了马背,快速的前往了上京城。

        一行人一路匆匆的赶回了公主府。

        闻讯而来的铁镜公主早已在门口等候。

        见到了小丫头以后,焦急的问道:“四妹,四妹……”

        连呼唤了几声,铁镜公主恼怒的骂道:“你们这一群人,都该死?!毕牒透嘀就篮系娜艘黄鹆摹斗岜蠲拧?,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三d开奖 盛杰堂平特王日报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555彩票网苹果版 十一选五助手最新版本 双色球10000期走势图表 骑士幸运转轮 三肖 支付宝彩票合买中奖怎样分奖金 推排牌九单机游戏 七星彩论坛澳客网 吉林快3走势图50期 山东群英会手机投注平台 ok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广西快乐十分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