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497章 口头结盟
        丰碑杨门第0497章口头结盟一人压一军?!

        在此之前,除了殇倾子外,又有几人能知道杨七拥有如此强横的战斗力?

        杨七的强横和彪悍深入野乞部族骑兵们的心里。

        野乞部族的骑兵,像是在避魔鬼的避开了杨七,冲着杨七两翼的地方攻去。

        然而,复兴步卒,却在杨七一人一马抵挡野乞部族骑兵的时候,心里产生了极大的变化。

        杨七站在那儿,他们就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样。

        杨七的勇猛,也給了他们极大的鼓舞,他们暂时的忘却了惧怕,心里产生了不屈的倔强和战意。

        “吼~”

        站在杨七身后第一排的复兴步卒,扛着木盾嘶吼了一声,其余扛着木盾的复兴步卒也跟着一起嘶吼。

        面对把他们打的节节败退的野乞部族骑兵,他们不仅没有感觉到惧怕,反而扛着木盾一步一步的往前挺进。

        “吼~”

        “吼~”

        巨大的吼声组成了一道雄浑的声浪,一波波的向四方弥漫开来。

        复兴步卒显得很振奋。

        他们脚下的步子下意识的加快了。

        当野乞部族骑兵和复兴步卒撞在一起的时候。

        复兴步卒依然不是野乞部族骑兵的对手,但是他们却没有后退一步。

        即使被野乞部族骑兵杀的损失惨重,他们依然没有后退。

        站在两军阵前,宛如战神一般的杨七,嘴角下意识的勾起了一丝笑容。

        这一战,胜负已经对杨七不重要了。

        对于他而言,他觉得自己已经赢了。

        因此通过这一战,复兴步卒磨练出了精气神,已经有了一些精兵的精气神了。

        这就足够了。

        只要拥有这一股不服输的精气神,他觉得就算这一场战争败了,也是值得的。

        因为复兴步卒正式的形成了。

        只要稍加训练,再给他们配上盔甲、钢刀、盾牌,他们就会成为最精锐的兵卒。

        有这些个精锐在,杨七就算打两次丰州,也轻而易举。

        “杀!”

        殇倾子的一声爆喝打断了杨七的思绪。

        他不甘心让杨七专美于前,所以他率领着复兴游骑兵直接冲向了野乞干泊的行帐。

        殇倾子准备来一招擒贼先擒王,像通过擒下野乞干泊来告诉所有人,他的本事并不输给杨七。

        殇倾子一马当先,犹如虎入羊群,在野乞干泊麾下的骑兵里大开杀戒。

        只是一炷香时间,殇倾子就杀到了野乞干泊身前的两百丈的地方。

        野乞干泊抚摸着胡须,感慨道:“一虎一狼,老夫这一场输的心甘情愿。鸣金收兵?!?br />
        随着野乞干泊一声令下,他身边的亲兵,鼓着腮帮子吹响了牛角号。

        正在冲锋的野乞部族骑兵立马转身开始向野乞干泊身边汇聚。

        随着大军不断的凝聚,野乞干泊身边的骑兵越聚越多。

        殇倾子很快就被挡在了大军之外。

        他只能望着野乞干泊的人头长吁短叹。

        战场上,擒王的机会并不多,一旦失去了就很难再找回来了。

        野乞干泊收兵以后,杨七也下令鸣金收兵。

        折家军的将士和复兴军的将士们在杨七的命令下,停下了进攻的脚步。

        他们也学着野乞部族骑兵的模样汇聚在杨七的身边。

        杨七站在尸山上,冲着扛着大旗站在他身边的王行摆了摆手。

        见到杨七招手,王行屁颠屁颠的凑到杨七面前,恭敬的问道:“将军有何吩咐?”

        杨七今日一战,也让王行大开眼界。

        如果说以前王行只是敬重杨七的身份的话,那么此刻,他更敬重杨七的本事。

        杨七皱了皱眉毛,低声道:“扶着我点儿……”

        “???”

        王行有些愣。

        杨七低声骂道:“老子脱力了,没力气动了……”

        王行闻言,这才反应了过来,赶忙扛着大旗,让大旗的旗杆撑在了杨七的身后,帮助杨七借力。

        一边帮杨七借力,一边还笑嘻嘻道:“将军原来已经脱力了,我还以为将军您不是人,不知道疲惫呢?!?br />
        杨七瞪了王行一眼,王行识趣的闭上了嘴。

        不过,他心里并没有因为杨七脱力而小瞧杨七,反而对杨七更加尊敬了。

        杨七是人不是神。

        正是因为他是人,战斗力能强横到这种地步,才更加的惹人敬重。

        战场上。

        双方撤兵了以后。

        杨七和野乞干泊很默契的开始派出了人马收拢战场上的尸体。

        尸山血海的修罗场,杀的时候只用了几个时辰,可是收拾起来却耗费了一天时间。

        杨七在缓过劲了以后,就回到了临时搭建的营帐里面休息,打扫战场的重任交给了殇倾子。

        这一次杨七和野乞干泊的大战,双方战损都很严重。

        杨七麾下的复兴游骑兵折损了近一万人,而复兴步卒折损了近一万二。

        折家军那边也折损了两千人。

        算起来,杨七麾下五万兵马,折损了近一半。

        野乞干泊的折损的兵马也不少,整整折损了三万多。

        双方清理了战场以后。

        野乞干泊就派人送了一封信到杨七的营帐内。

        信件上邀请杨七两日后在两军战前会盟。

        杨七痛快的答应了野乞干泊的邀请。

        两日后。

        双方摆明了兵马。

        野乞干泊和他亲卫,脱离了野乞部族的骑兵,一行十人到了两军阵前。

        杨七在殇倾子、马面、王行三人的护送下,也到了两军阵前。

        两军中间相隔三百丈,杨七和野乞干泊各前进了一百五十丈,正是的见面了。

        两个人见面,身边的护卫们剑拔弩张,一脸警惕,他们两个却像是多年的老朋友。

        野乞干泊坐在马背上,盯着杨七看了好一会儿,叹气道:“没见面之前,老夫以为你已经三十岁了。见面以后,才发现你只是一个小娃娃?!?br />
        杨七淡然笑道:“有志不在年高。你能说出这样的话,只能说明你老了?!?br />
        野乞干泊低声叹气道:“是??!老夫老了,老夫最疼爱的小儿子,和最看重的大儿子,都折在了丰州。如今只剩下了不成器的二儿子?!?br />
        杨七愣了愣,坦言道:“对于你小儿子的事儿,我深表歉意。袭击你小儿子的人,确实是我的部下。但是我从没向他们下达过袭击你小儿子的命令。至于你大儿子的事儿,和我无关。我只能说一句节哀顺变?!?br />
        野乞干泊摇头一笑,“用你们宋人的话说,老夫这叫白发人送黑发人,老夫心有不甘。老夫很想要郭达的人头?!?br />
        杨七郑重道:“几日前,我手下的兵马在此地伏击郭达部,不过让郭达给逃了。我相信郭达应该还盘桓在两州境内。如果我能拿到郭达的人头,一定会派人快马送给你?!?br />
        野乞干泊点了点头,“如果你能把郭达的人头交给老夫,我们中间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br />
        杨七点了点头。

        聊过了私事,两个人开始谈公事。

        野乞干泊说道:“成王败寇,老夫是输了。你既然想从老夫手里拿走丰州,那么你能给老夫什么好处?”

        交易和交易从来都是很直白的。

        喜欢绕弯子是宋人遮挡丑恶嘴脸的办法,但是并不适合用在此处。

        野乞干泊既然把话说的那么直白。

        杨七也没必要和他绕弯子。

        “我能给你廉价的武器,同时也能给你们廉价的铁、盐、茶砖、布匹等等?!?br />
        野乞干泊愕然道:“只有这些?”

        杨七坦然道:“当然了,我说的廉价,可不是你们党项内部的廉价。而是按照汴京的市价给你们。你应该清楚,汴京的市价,远比你们党项内地的东西便宜好几倍。

        同时,我也可以准许你们进入到丰州境内做生意,并且免除你们所有的税赋。

        以后我会尽可能的把丰州打造成一个商城。

        丰州也会成为大宋和党项的桥梁,西北左右的买卖,都会在丰州进行。

        有这么一座商城在你背后做后盾,你的部族将会在很短的世间内发展壮大?!?br />
        野乞干泊细细的品味着杨七的话,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儿动心。

        作为一个党项上层的掌权人,他深刻的知道宋人的商人在和他的族人们做生意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样子。

        一块茶砖换一匹战马。

        这种交易,在野乞干泊眼里和明抢没区别。

        可是他的族人却觉得这是最划算的买卖,甚至觉得自己赚大了。

        曾几何时,野乞干泊差点儿被自己的族人给蠢苦了。

        他也曾经试过去改变这种现状。

        但是结果并不理想。

        他去找宋人的商人协商,结果人家情愿烧了,也不愿意低价卖给他的族人。

        他恼怒了以后,直接带着兵马去抢。

        结果抢到了最后,他发现没人再去他们的部族贩卖东西了。

        再加上大宋朝廷对于向党项的出口贸易管控的很严。

        他的部族在哪一段时间,过的很凄惨。

        因此,到了最后宋人的商队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后,他也就听之任之了。

        然而,这件事,一直是野乞干泊的一块心病。

        如今杨七拿下了丰州这个累赘,又愿意廉价的供应物资给他,这无疑是解除了他两块心病。

        最主要的是,杨七还承诺卖给他们武器。

        大宋的武器精良,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只是大宋朝廷根本不允许武器外卖,所以他们也只能垂涎三尺。

        如今杨七愿意卖给他,这无疑是之音。

        有了大宋精良的武器,加上他部族的勇士,野乞干泊觉得自己的部族,完全可以称霸党项。

        可是,杨七的许诺都是一些虚无的东西。野乞干泊付出了丰州,却没看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他心有不甘。

        野乞干泊抬眼,瞧见了站在杨七身旁的殇倾子,眼前一亮。

        他笑眯眯的说道:“老夫可以把丰州交给你,甚至还可以多给你一州之地。只要你把他让给老夫?!?br />
        听到了野乞干泊的话,杨七和殇倾子同时一愣。

        殇倾子下意识的看向了杨七。

        却见杨七平静的说道:“殇倾子不是筹码,他是我兄弟。我不可能那他当成筹码交易。我只要丰州,不要其他的地方。如果你觉得给我不甘心的话,我不介意跟你再打一场?!?br />
        殇倾子闻言,扯了扯嘴角,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野乞干泊有些难以置信,在他看来,这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杨七居然不愿意?

        野乞干泊直愣愣的盯着杨七看了半响,才感慨道:“你果然与众不同?!?br />
        野乞干泊挺直了腰板,郑重道:“老夫可以暂时和你结盟,也可以先把丰州交给你。等你什么时候把郭达的人头送来,老夫再和你正式结盟?!?br />
        野乞干泊郑重的叮嘱杨七,道:“你记住,一日见不到郭达的人头,老夫就能随时毁掉你我的口头盟约?!?br />
        杨七拱手道:“我记住了?!?br />
        双方达成了临时盟约以后,杨七提醒道:“烦劳野乞头领撤出丰州的时候,带走丰州境内的党项人?!?br />
        野乞干泊翻了个白眼道:“这个老夫自然知道?!?br />
        丰州一战,野乞部族的骑兵损失惨重。

        野乞干泊自然不可能放过丰州的党项人。

        甚至包括丰州境内的钱财,都会被他带走。

        双方达成了临时盟约以后。

        野乞干泊就率领着兵马离开了丰州、胜州边界。

        杨七回到了军营里以后,整合了兵马,他让殇倾子带着剩下了复兴游骑兵回到陈家口去。他自己带着折家军和仅剩的八千复兴步卒跟在野乞干泊的身后,开始接管整个丰州。

        野乞干泊在丰州行进的很慢,似乎想把丰州搜刮个一干二净。

        等杨七接过了丰州的第一个县城以后,就有些哭笑不得。

        野乞干泊居然学着复兴军以前的作法,把整个丰州,挖地三尺,搜刮了一遍。

        被搜刮过后,只剩下了汉人百姓们,像是难民一样被留下了。

        丰州境内的党项人,全都被野乞干泊给带走了。

        接收丰州的过程,足足持续了七天。

        丰州以西的地方,被香姨带着人马搜刮干净了,不然还得持续好久。

        七天以后。

        野乞干泊带着大批的财物和二十万的党项百姓,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丰州。

        留给了杨七一个破烂不堪的烂摊子。

        杨七就像是一个捡破烂的,非但没有嫌弃,还如获至宝的捡起了这个烂摊子。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澳门平台网上投注 山西快乐20分 重庆时时彩与欢乐生肖 亚游娱乐场 bbin平台真钱牛牛 猫咪社区app官方在线网页 群英会分布图至 澳门21点几张牌 中国体彩网七位数开奖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 鸟巢国际娱乐官网 深圳风采中奖新闻 双色球选号的十字公式 今日p3试机号105 港澳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