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464章 折家老祖宗
        杨七抬起手,准备发问的时候。

        折御卿已经像是一阵风一样,闪出了帐篷。

        留下了杨七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帐篷里。

        “这算什么事儿???”

        杨七显得有些无奈。

        他低头,瞧见了桌上摆放的令箭、虎符、金印,一脸懵。

        折御卿就这么放心的把他一个人扔在帐篷里走了?

        他要是有什么歹心,随随便便就能通过桌上的令箭、虎符、金印,搅乱折家军在卧虎岗的部署。

        随随便便就能在卧虎岗四周的包围圈,开一个口子,放初醒等人离去。

        甚至,他还可以下一个乱命,让折家军营地,乱成一团。

        给初醒等人一个反扑的机会。

        不过,这个念头,刚从杨七心里升起来,就被他掐死在了腹中。

        折家军之所以叫折家军,不叫什么永定军、永安军的,就是因为折家军是折家的私军。

        他杨七一个外人,即便是拿着虎符、令箭,也未必能够指挥得动折家军。

        甚至可以说,在折家军中,有时候刷脸,也比军令好用。

        这就是私军的一大特点。

        这应该也是折御卿放心的留杨七在帐篷里的缘故吧。

        而且,杨七也不想用小人的行径,破坏他和折家的关系。

        折家很可能将会成为以后杨家在西北最坚实的盟友。

        在没用结盟之前,给盟友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很容易失去这个盟友。

        也很有可能会引起人家的堤防。

        但是,杨七看着桌上的虎符、令箭,确实有些眼热。

        “我不干坏事,就写一道手令,去山上看看初醒他们?”

        杨七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安慰,手指不由自主的就攀上了案几上的笔。

        下意识的提起了笔,在案几上的纸张上,写了一道上山放行的手令。

        然后取出了金印,在上面盖了一下。

        然后,他快速的把自己写好的手令,撞进了袖口里。

        似乎又觉得不妥。

        从令箭桶里抽出了一道金器令箭,塞入到了怀里。

        “杨贤弟……”

        一道呼声在杨七背后响起,吓的杨七一抖,差点把袖口里的手令给丢了出来。

        转头一瞧,却见到折惟昌推开了营帐的帘子,走了进来。

        折惟昌并没用发现杨七不妥的举动,进入营帐以后,拱手道:“叔父临走的时候,让我照顾杨贤弟。杨贤弟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br />
        杨七见折惟昌似乎没用发现自己行窃,便紧了紧衣袖,拱手回礼。

        “折兄有礼?!?br />
        杨七移步到了折惟昌身前,含蓄的笑道:“小弟没什么需求,就想在营地里随便转转。不知道营地里内什么特殊的地方不让去,还请折兄告知?!?br />
        “哈哈哈……”

        折惟昌朗声笑道:“咱们折家军的营地,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杨贤弟想去哪儿,尽管开口。我带你去?!?br />
        杨七干巴巴的笑道:“我想一个人四处转转,就不劳烦折兄了?!?br />
        “一个人四处转转?”

        折惟昌面色古怪的扫了杨七一眼。

        心里暗自发笑。

        没我在后面跟着,你一个人去营地里乱转,就不怕走进不该去的地方,被乱刀分尸吗?

        这话折惟昌藏在了心里,没用说出来。

        面对折惟昌古怪的眼神,杨七灿灿的笑了笑。

        他的笑容很灿烂柔和,但是目光却很坚定,显然不愿意让折惟昌跟着。

        折惟昌也是一个识趣的人。

        从杨七的眼神里,读懂了杨七的意思。

        “杨贤弟既然想一个人出去转转,那就去吧。有事的时候,只需要让巡逻的军卒,通知一声我即可?!?br />
        折惟昌大气的挥了挥手。

        杨七抱拳躬身施礼,“多谢?!?br />
        折惟昌沉吟了一下,问道:“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一句,刚才你跟我二叔说了些什么,害的我二叔紧张兮兮的扔下了大军,独自回府州去了?”

        杨七咧嘴一笑,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句。

        “秘密?!?br />
        一下把折惟昌弄的哑口无言。

        “哈哈哈……”

        杨七看到折惟昌吃瘪的样子,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大笑着离开了帐篷。

        折惟昌跟出帐篷的时候,却看到杨七已经带着牛头,向军营外走去了。

        “你过来?!?br />
        折惟昌招了招手。

        一个折家军的军卒匆匆赶到了他身前。

        “都尉,您有何吩咐?”

        折惟昌指着杨七离去的背影,眯着眼,说道:“你去跟着他们,遇到了有人阻拦,就出面解释一句。说他们是折家的客人。如果发现他们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速速过来报给我?!?br />
        “属下明白?!?br />
        折惟昌派人跟着杨七,主要是害怕杨七在营地碰到什么麻烦,完全是出于一片好心。

        当然了,他之前没用见过杨七,所以也需要防着一点。

        万一是个冒牌货,那乐子可就大了。

        ……

        杨七带着牛头,直接奔营地外而去。

        路经营地门口的岗哨的时候,被拦下了。

        杨七当即取出了令箭,轻而易举的就混出去了。

        只要杨七不调动兵马,或者去一个明令禁止的地方,令箭的效果还是很有用的。

        牛头瞧着杨七手里拿着令箭,在折家军的营地内畅通无阻。

        心里震惊的无以复加。

        出了营地很远,快到了卧虎岗山道上的时候,牛头凑到了杨七身边。

        “少爷,您跟折家的人究竟说了什么,他们怎么连令箭这种东西都给你了?”

        牛头一脸振奋的道:“有了这令箭,咱们就能救下山上的兄弟们了?!?br />
        杨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你想什么呢?令箭是我偷的。趁着没人发现,我们用着令箭先上山看一看情况。一旦被人发现了,一定会被乱刀分尸的?!?br />
        杨七说的话,半真半假的。

        牛头当即吓了一跳。

        心里暗自惊叹杨七胆大。

        敢在折家军营地内,偷令箭,并且还大模大样的拿着令箭,从营地内走出来。

        光这一份胆色,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一想到偷令箭被发现后的下场,牛头吓的浑身直冒冷汗。

        他焦急的催促道:“那咱们赶紧走吧。趁着他们没发现,赶紧上山?!?br />
        杨七笑眯眯的瞥了牛头一眼。

        二人踏上了上山的道路。

        前行了约两百米,就被一队劲装的折家军军卒给拦下了。

        “什么人?”

        这一次碰到的折家军军卒,远不是之前碰到的那一群草包。

        从这群人身上,明显的能够感觉到彪悍的气息。

        为首的身披盔甲的军卒,一脸冷意。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杨七和牛头身上可以被一击致命的地方。

        牛头望着远处闪烁着寒光的强弓,不敢有任何动作。

        杨七大大咧咧的上前,说道:“我是新投的随军司马,将军命我上山,劝降山上的贼人?!?br />
        杨七一边胡吹大气,一边掏出了令箭。

        却没料到,看到令箭的军卒们不为所动,依旧冷冷的盯着杨七。

        杨七赶忙从袖子里取出了那一道手令,递给了为首的军卒。

        为首的军卒仔细的眼看了手令上的用印以后,才摆了摆手,让手下的人马让开了道路。

        “放行?!?br />
        杨七暗自在心里捏了一把汗,得亏他多准备了一道手书,不然还真上不了山了。

        “多谢?!?br />
        杨七抱拳道谢以后,领着牛头沿着山道一路前行。

        到了安全的地方以后。

        牛头长出了一口气,他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完全被汗水侵湿了。

        反观杨七,像是一个没事的人一样。

        ……

        卧虎岗下。

        折家军营地。

        被折惟昌派去暗中跟随杨七的军卒,匆匆的赶回了营地。

        他进入到中军大帐内以后,单膝跪地,沉声道:“启禀都尉,您说的两位客人,上了卧虎岗。属下没用令箭和手令,没办法跟上去。所以只能回来了?!?br />
        “什么?”

        坐在营帐内,捧着一本书,正在打瞌睡的折惟昌,听到了手下禀报以后,猛然间站起身。

        “你是说,他们手里有令箭和手令?”

        “是?!?br />
        折惟昌快速的检查了案几上的签筒,发现了令箭少了一支。

        他有检查了一下桌上的笔墨,发现了一些端倪。

        当即,他面色阴沉的下令道:“立刻传令下去,让卧虎岗四周的兵马,严防死守卧虎岗。没用将军和我的亲命,一只蚂蚁也不允许给我放下山?!?br />
        似乎觉得当手下去传令有些不妥。

        折惟昌干脆去亲自传令。

        同时,他命令营地内的兵马,进入到了戒备状态。

        ……

        却说卧虎岗被杨七弄的鸡飞狗跳的时候。

        折御卿已经快马赶回了府州城,烈马到了城内的折府门口。

        折御卿跳下了马背,把马缰绳扔给了门口的看门卒,自己匆匆进入到了府内。

        折府占地面积很大。

        府上九曲廊环,亭台楼阁,应有尽有。

        完全没用其他武将府邸的豪迈。

        反而处处透着质朴典雅的贵气。

        由此可见,折府的底蕴厚实。

        折家从唐朝开始,传承至今,已经传承了百年了。

        他们早已经洗去了身上的草莽气息,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富贵豪族。

        折家当代领军人物,是折御勋,响当当的一个人物。

        受封为府州团练使权知州事,加封永安军留后。

        他的职权,就相当于把杨七现在在代州的职权,加上杨五的职权,一起行事。

        是名副其实的府州土皇帝。

        除此之外,还有永安军留后的官位。

        说起来,这个官位很尴尬。

        所谓的永安军留后,是大宋一个特殊的官位。

        意思就是说,永安军,在朝廷的兵策上,有这么名字,其实跟朝廷一点儿关系都没用。

        永安军的一切,都由折家说了算。

        之所以有这么个官位,主要是因为依照折御勋府州团练使的职位,是不可能统领超过五千兵马的。

        这个永安军,其实就是给了折家其他私军的一个名分。

        折御卿在府上找到折御勋的时候,却发现名震西北,独霸府州的折御勋,正在低眉顺耳的陪着一个老妇人在说话。

        老妇人身上穿着很质朴,只有一身简单的玄色衣服,平平淡淡的,却难以掩饰贵气。

        老妇人躺在一张躺椅上,半眯着眼,正在听折御勋给她讲什么趣事儿。

        偶尔听到了有趣的地方,会裂开没牙的嘴,露出一个充满慈祥的笑容。

        老妇人的笑容,似乎拥有特殊的魔力,总能让人急躁躁的心情,变的平静下来。

        折御卿见到了老妇人脸上的笑容以后,急躁的心情被平复了,走路的步子也没那么快了。

        他绕过了挡在眼前的廊道,进入到了这个属于老妇人的小花园,规规矩矩,恭恭敬敬的在老妇人面前施了一礼。

        “娘?!?br />
        这位老妇人,正是折御勋和折御卿的亲娘,折家的老祖宗。

        折家这位老祖宗,听到了儿子的呼唤声以后,眼睛没用睁开,只是用鼻子哼出了一个音。

        “嗯~”

        然后,便不再搭理他。

        折御卿就这么孤零零的站在那儿等候着。

        正在陪老妇人说话的折御勋,见二弟站在那儿没用要走的意思,便停下了跟老母说话。

        转头看向自己的二弟。

        “你有事找我?”

        折御卿深吸了一口气,郑重道:“事关重大,十万火急?!?br />
        折御勋虎目一瞪,皱眉道:“围剿党项流民的事儿,出了意外?”

        折御卿抬眼瞅了一眼老母,见老母似乎昏昏欲睡的糊涂了过去,就压低了声音道:“有人找上了我,向党项流民求情了。他还给出了一个计划,能帮我们得到麟州……”

        听到了麟州,折御卿眉头一挑,明显上心了。

        他抬手压了压,低声道:“不要打扰了娘休息,?!?br />
        “有什么话不能在这儿说的……还担心为娘把你们说的话泄露出去不成?就在这儿说,为娘很想听一听,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从老虎嘴里帮折家抠出食来?!?br />
        折家老祖宗,不知道何时睁开了眼睛。

        她年龄虽然老迈,但是她一双眼睛,却明亮透彻,隐隐闪烁着光芒。

        折御勋陪着笑脸道:“娘严重了,儿子只是怕惊扰了娘您休息?!?br />
        折家老祖宗缓缓坐起身,眯着眼,感叹道:“折家如今的处境,如履薄冰。为娘虽然年纪老迈,可是遇到了大事儿,也能帮你们参详一下?!?/div>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大运篮球比分 天中图库好运彩339 捕鱼达人2免费版 排球少年第二季 河北时时彩现场开奖直播 双色球专家预测 彩票336网页版首页 人和电脑下象棋 国标气排球 新出特肖公式规律 河南快三走势图在线 彩票官网北京快乐 水果小玛丽送新人卡 北雪平对兹瓦尔 挣钱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