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457章 兄弟同心
        搞定了代州府衙的事宜,杨七大袖飘飘的离开了府衙。

        寇准望着杨七的背影,一脸沉重的道:“他在代州施行如此仁政,又牢牢的把控着代州的权柄。长此以往,代州的人,只会记得杨延嗣,不会记得朝廷和陛下……”

        陈江陵一脸激动的说道:“这是一代枭雄的本色。跟着这种人,才能干大事儿?!?br />
        寇准苦笑道:“我只怕,到时候,大事儿没干成,你我和你我的家人,就跟着他陪葬了?!?br />
        “陪葬又如何?”

        陈江陵激动的低吼着,“当年太祖尚在潜邸的时候,谁又能肯定他会做真龙天子?那些个朝中的权贵,跟着他冒险做陈桥兵变这个局,又图什么?”

        寇准瞪着陈江陵,喝斥道:“陈兄,你这个想法很冒险?;故巧偎滴??!?br />
        陈江陵盯着寇准,沉声道:“寇兄,我和你不同。你在朝中没有得罪人,所以你以后的官途,可以说是平步青云。而我,必须拼一把,才能有所建树?!?br />
        寇准苦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其实陈江陵这话说的偏差很大。

        寇准作为杨七之下,代州暗地里的第二人。

        一旦杨七干了什么掉脑袋的事儿,他寇准即便是什么也没做,也逃不掉。

        可以说,从他入代州州府衙门的那天起,他就和杨七绑在了一起了。

        如今,杨七更是把代州套在了他身上,他想逃都逃不了。

        “一遇杨七,毁终生啊?!?br />
        寇准仰天长叹了一句,开始低头起草关于代州内的教育问题的章程和告示。

        他之所以会由此感叹。

        全在于他曾经午夜梦回的时候,仔细推算过自己中进士以后的每一个细节。

        得到的结果让他有些悲愤,又有些哭笑不得。

        可以说,从当日的琼琳宴上,遇到杨七的那一刻起。

        他的命运,就已经被杨七把控在手里了。

        杨七先是通过手段,把他悄无声息的弄到了代州当县令。

        然后,在他快要完成县令任职,准备调任的时候。

        杨七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面前,成为了他的上官,并且把他一步一步的和代州绑在了一起。

        曾几何时,寇准很想当面问一问杨七。

        当日在琼琳宴会上,那么多的进士,他是如何一眼相中了自己。

        然后往死里坑自己呢?

        可惜,他终究没问出口。

        因为在他内心深处,隐隐对杨七有一种恐惧。

        当年的杨七,以十七岁的年级,就布局把自己握在了他手里。

        这种手段,堪称妖孽。

        这种年龄小,多智近妖的妖孽。

        对于他这种从小被称为神童的人来说,天生有一种压制。

        他只希望,杨七不要干逆天的事儿。

        同时,也希望,杨七那天把自己玩腻了,给放了。

        除此之外,他不敢像其他的。

        陈江陵可没有寇准这么多深刻的体会。

        此刻,他正为自己一夜之间,从一个白身,变成了州府衙门从六品的长史而激动。

        也为自己找了一个好主公,而赶到激动。

        ……

        州府衙门外。

        杨七刚一出门,就撞上了三个小家伙。

        杨顺、种衡、狄三郎。

        三个小家伙见到杨七,一脸激动。

        杨七瞧着三个身穿着皮甲,要跨长刀的小家伙,皱眉道:“你们三个小家伙,不是在军营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偷跑出来的?”

        杨顺比较皮,他笑呵呵的挠了挠头,说道:“杨老将军说,咱们兄弟三个,既然是您的家将,就的跟着你。所以他把咱们三兄弟,从军营里赶出来了。让我们来找你?!?br />
        杨七挑了挑眉毛,狐疑的问道:“真的?”

        狄三郎为人比较厚道,听到杨七发问,他立马出卖了杨顺,实话实说。

        “回七爷的话,主要是杨老将军在点兵的时候,杨顺说我们是您的家将,不归老将军管。老将军当时一生气,就把我们三个给赶出来了?;顾滴颐鞘悄募医?,就应该跟着您。他没资格带我们?!?br />
        种衡挤眉弄眼的补充道:“属下觉得,老将军是看我们三个,是可造之材,待在军营里,怕被糟蹋了。所以就让我们跟着您,学一点儿东西?!?br />
        杨七又好气又好笑的指了指三个小家伙。

        在三个小家伙希冀的眼神中,杨七叹了一口气,道:“罢了,你们就先跟在我身边吧?!?br />
        三个小家伙欢呼雀跃的凑到了杨七身旁。

        一个个抬头挺胸的,像是骄傲的小公鸡一样。

        杨七带着三个小家伙,回到了杨府。

        刚一进门,就撞上了老杨。

        老杨一瞧杨七,又瞧了瞧杨七身后的杨顺三人,扯了扯嘴角。

        “呦~某些人这才上过一次战场,就学会收家将了。这要是多上几次战场,恐怕就要开始组建军队了?!?br />
        杨七翻了翻眼皮,他对于老杨得嘲讽,也很无奈。

        毕竟在老杨这个战场宿将眼里,他确实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毛头而已。

        收家将,确实太唐突了些。

        杨七也不愿意跟老杨去辩解什么,只是冲着老杨拱了拱手,喊了一声,“爹?!?br />
        然后就带着三个小家伙,溜到了杨大和杨五养伤的地方去了。

        法海老道的医术,真的不是吹的。

        杨大和杨五,在法海老道的诊治下,明显的好了许多。

        重伤不起的杨大和杨五,已经能坐起身,勉强的吃一些东西了。

        杨七闯进他们养伤的地方后,就看到大嫂花解语和五嫂马赛英,正在各自喂自家男人吃米粥。

        一见到杨七。

        大嫂花解语和五嫂马赛英,就起身施礼。

        “见过小叔?!?br />
        杨七拱手还礼,“见过两位嫂嫂?!?br />
        大嫂花解语识趣的笑道:“我们姐妹饭喂的也差不多了,法海先生说他们大病初愈,不能多食。我们姐妹先下去了,你们兄弟聊?!?br />
        大嫂花解语带着五嫂马赛英离开了。

        杨七笑呵呵的凑到了杨大和杨五的床前。

        “伤势如何?什么时候能痊愈,什么时候能带兵?”

        杨五沉默不语。

        杨大瞪了杨七一眼,挪动了一下身体,说道:“法海先生说,我得伤势虽重,却没伤及根本,所以将养一个多月就能痊愈了。五弟的伤势比较重,可能需要卧床静养三个多月?!?br />
        杨七点了点头,欣慰的笑道:“能养好就好?!?br />
        杨五突然开口,道:“四哥呢?”

        提到杨四,房里的气氛明显有些低沉。

        杨七沉默了一下,沉声道:“至今没有找到四哥的消息,不过我坚信,四哥还活着。我也会找到四哥的?!?br />
        杨五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喃喃道:“偷袭辽军粮草的任务,本应该我去的。是四哥代我受过了?!?br />
        杨七叹了一口气,沉默不语。

        杨大往杨五身边挪了挪,艰难的抬起了受伤的胳膊,拍了拍杨五的肩头。

        “都是兄弟,没有谁代谁受过这一说。你若是真的心里难受,觉得有愧四郎,那就更应该坚强的活着,勤练武艺,到时候为四郎报仇?!?br />
        杨五咬着牙,坚定的点了点头。

        “哎哎哎~”

        杨七咋咋呼呼的喊道:“我说你们两个,不要一副四哥已经死了的表情好不好。我都说了,四哥有可能没死?!?br />
        杨五冷冷的瞪向杨七。

        杨大感叹道:“战死沙场,本来就是我将门子弟的宿命。从我们踏上疆场的那一刻起,就做好了马革裹尸的准备。你不用说这种话,宽慰我们?!?br />
        杨七苦笑道:“我说的是真的,目前为止,派出去的人。已经找到了其他随着四哥去偷袭辽军粮草的火山军精锐的尸体??墒侨疵徽业剿母?。

        从打听到的消息得知,当时四哥被辽军逼到了一个悬崖边上。

        然后他跳下了悬崖。

        可是那悬崖下,确实一条宽阔的河流。

        据推断,四哥极有可能,被河流冲到了下游的岸边,被人救起了?!?br />
        杨大和杨五,眼中明显的冒起了一丝亮光。

        杨七心里却叹了一口气。

        因为他撒了一个小谎,派出去的探子,只是探查到了杨四跳崖了。在悬崖底部也没找到杨四的尸体。

        至于杨四是不是真的被人救了。

        并没有查探到。

        “你说的是真的?”

        杨五一脸激动的问道。

        杨七重重的点了点头,“从事发到现在,我派出去了十六拨的探子,他们回来以后,都证实了这个消息?!?br />
        杨五激动的点头,“活着就好?;钭啪秃?。只要活着,我们兄弟迟早会重逢的?!?br />
        杨七和杨大,附和的点了点头。

        聊过了杨四之后,杨大和杨五明显的轻松了不少。

        杨大沉吟的问道:“七弟,你跟我说说,我去蜀中的这一段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你会让爹送信给我,让我辞官。咱们一家,为何会从汴京城搬到代州?”

        杨五也盯着杨七。

        显然,他也很想知道。

        这几日马赛英虽然在照顾他,可是并没有告诉他,在他昏迷以后,发生了什么。

        杨七耸立耸肩膀,笑道:“两位哥哥还是不知道的好,再说了,一切我都处理妥当了。说出来了,徒增伤感?!?br />
        杨大瞪着眼,“杨延嗣,我是你哥,你亲哥?;褂惺裁床荒芨宜档穆??这个家,不是你一个人的家,是我们共同的家。有事儿,不需要你一个人扛着。我们兄弟每一个人,都能扛。

        你不能把所有的事儿,都揽在自己身上。这样会显得我们这些当哥哥的都很无能。

        特别是我这个当大哥的?!?br />
        杨大的话说的很重,重到杨七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一直以来,杨七都在暗地里为杨家遮风避雨。

        他自信可以帮杨家料理好一切,帮杨家排除一切的危险。

        可是,直到杨大说出这些话,他才意识到。

        杨家不是他一个人的。

        他还有兄弟可以依靠。

        他还有兄弟可以帮忙。

        杨七心里有愧疚也有感动。

        沉默了片刻。

        杨七开腔了,“既然大哥和五哥,一定要知道始末。那我这个当兄弟的,也就不瞒你们?!?br />
        杨七一五一十的把有关雁门关的算计,有关朝堂上的算计,一件不露的告诉了杨大和杨五。

        杨七讲的很仔细。

        一直讲到了傍晚时分。

        任何一个小细节,他都没错过。

        “嘭~”

        听过了杨七的话以后,激动的杨大,顾不得身上的伤势,一拳砸断了床边的木制栏杆。

        杨五咬牙切齿的愤恨道:“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杨五是一个性情耿直的人,也是一个率真的人。

        突然听到了这么多阴谋算计,他心里的怒火噌噌噌往上涨。

        他恨不得现在就伤势痊愈,然后披甲持枪,冲进汴京城里,找那些个算计过杨家的人报仇雪恨。

        杨大显得比杨五更理智,因为他知道的事情,远比杨五要多。

        杨大声音沉重的道:“七弟,按照你的说法,汴京城里有一半的将门,恨我杨家不死。而我杨家的火山军在雁门关一役,死伤殆尽。因此在陛下面前失势,陛下也不想庇护我杨家。甚至有心在后面当推手,让我杨家,从将门之列除名?”

        杨七重重的点了点头。

        杨五愤怒的嘶吼道:“我杨家,为了大宋江山,血战雁门关,不惜身死报国。陛下怎么能如此对我杨家?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忠君报国,也有错吗?”

        杨七无声的低下头。

        杨大仰着头,叹息了一声。

        杨大叹息过后,苦涩道:“难怪你会让爹辞官,然后带着一家人到代州。原来汴京城里,已经没人愿意让我杨家留下了?!?br />
        杨七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大哥,别那么悲观。至少我们还有代州这个容身之所?!?br />
        杨大点了点头,道:“那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做?”

        杨七悠然道:“别人既然靠不住,那我们只能靠自己。我要把代州,打造成铁桶一般,让谁也插不进来。然后在训练一批雄兵。到时候我们既有代州,又有重兵在手。

        我们完全可以像折家一样,听调不听宣。

        把我们杨家的命运,捏在自己手里?!?br />
        杨大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大哥帮你,我们兄弟同心,一起努力?!?br />
        杨五愤恨道:“不管怎么做,我一定要让害我杨家的人,付出代价?!?/div>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3d试机号口诀破解400 福建体彩即乐彩11选5走势图 上海时时彩开奖号码 半全场进球彩地方彩 猪哥论坛平特高手 四川快乐12精准杀号 逆天邪神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秒速飞艇是骗局吗 皇家aaa最老版本 克罗地亚足球名将 时时彩个位杀号100% 31选7走势图1福建官网 时时彩顺龙打法稳赢 澳门电玩城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