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439章 必死局
        杨七虽然一条胳膊受伤了,可是并不妨碍他另一个胳膊Щ

        凭借着他天赋神力,对阵一些个土鸡瓦狗,还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由于杨七的虎头乌金枪,在雁门关的时候,扎在了耶律休哥的腿上,被人家拿走了。

        他没有趁手的兵器。

        府上除了老杨手里的大金刀外,剩下的神兵利器,就只有佘赛花的兵器,梨花枪。

        杨七抄起了佘赛花的梨花枪,跟着老杨就往外跑。

        佘赛花虽然多年未曾出征,可是她的武艺一直没有荒废,闲暇的时候也练枪。

        她的梨花枪,保养的也很好。

        老杨和杨七赶到府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杨府的府兵们聚拢在一起,把侵入杨府的敌人,逼迫着聚拢在了一起。

        有两个人的表现,非常抢眼。

        其中一个是杨府的门房,那个独臂老卒。

        老头儿弓着腰,腰间别着一把解腕刀,手里握着一柄类似躺到的直刀。

        老头儿似乎对围困敌人没什么兴趣。

        他的身形很诡异,神出鬼没的,总是不经意的出现在敌阵的一个角落,手里的直刀轻而易举的收割着敌人的性命。

        “跳荡兵?”

        杨七瞧着老头儿神出鬼没的身形,有些惊讶的喊了一句。

        老杨冷声在他身旁解释道:“老蔫儿没残之前,可是老夫帐下最好的跳荡兵,上百个敌人围攻他,也未必能够沾到他的衣服?!?br />
        除却了老头儿,另一个表现的比较抢眼的,就是杨排风。

        杨排风瘦小的身躯,轮着比她还高一头的镔铁棍,虎虎生风。

        杨七瞧得出来,杨排风练习的棍法,走的是刚猛的路子,几乎看不到什么花哨的东西。

        用的都是一力降十会的招式。

        一棍下去,就能把敌人砸的脑浆迸裂。

        短短几个呼吸,杨排风已经打死了七八个人。

        看她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就知道,这丫头之前肯定杀过人。

        极有可能是五嫂马赛英从哪儿给弄的死囚或者流寇给她练手了。

        杨七觉得,这丫头已经在暴力的路上越走越远了,根本没有变成淑女的可能性了。

        还有一个人也很抢眼。

        虽然杀敌不多,但是她的身躯和动作,却很花哨。

        而且叫的很大声,像是杀猪一样。

        她就是那个杨府上两百斤的厨娘,手里轮着两柄菜刀,哇哇叫着乱砍乱杀,有几次差点砍到自己人。

        “嗖嗖嗖~”

        又是一轮的黑衣人从墙头上跳了下来,有人直接摸到了杨府大门处,直接打开了大门,放进来一大批人。

        老杨和杨七眉头一缩。

        异口同声的惊叫。

        “两拨人?!”

        后面一拨人的身手,明显比前一拨人的身手更强,进退有序,攻击也很有章法。

        他们进入到了杨府以后,面对杨府府兵,直接摆出了一个冲锋阵。

        “我左你右,两边破敌?!?br />
        关键时刻,父子二人也放下了此前的隔阂,联手对敌。

        面对着敌人迅猛的攻势,老杨和杨七直接选择了正面硬刚。

        “嘭!”

        杨府的人,武功路数,几乎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走的都是刚猛的路子。

        完全没有那种潇洒惬意中取人首级的招数。

        老杨扑到敌人面前,二话不说,举起大金刀,就是一招力劈华山。

        大金刀竖劈而下。

        挡在老杨面前的敌人,被老杨一刀劈开了,鲜血洒了一地。

        杨七和老杨的气势如出一辙,甚至显得更霸道。

        使枪,几乎都要用双手。

        杨七一手受伤,所以枪术不能完整的使出来。

        他把梨花枪当成了一根棍子,抡了一个浑圆,横劈了出去。

        挡在杨七面前的敌人,直接被杨七抡的飞起,砸在了他们身后的人身上。

        一个个倒在了地上,口吐鲜血,气绝身亡。

        “某家来会一会你们父子?!?br />
        老杨和杨七联手,把敌人压着他。

        就在这个时候,从敌人的阵后,跳出了一个彪形大汉。

        老杨瞧见了这个膀大腰圆的彪形大汉,眉头一挑,失声叫道:“鳏夫党庆?!”

        党庆抱着一把陌刀,哈哈笑道:“没想到杨将军还认识某家?!?br />
        杨七随手戳穿了一个敌人,凑到老杨身边,问道:“什么来头?”

        老杨神色凝重道:“一个很高的高手,曾经的党家军先锋大将?!?br />
        杨七虽然没听说过党庆,但是对于先锋大将这个职位还是很了解的。

        所谓的先锋大将,只有一种人能够担任。

        那就是武艺高超,并且不怕死的猛士。

        一向以勇猛著称的老杨,就经常担任先锋大将。

        杨七眯起眼,提着梨花枪,直接扎向党庆。

        “哈哈哈~”

        党庆哈哈大笑,赞叹了一句,“虎父无犬子,杨家的小崽子,听到了老子的名头,居然还敢出招。某家敬佩你是一条汉子,可以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br />
        笑声落地。

        党庆猛然拔刀,陌刀在月光下,闪过了一道雪亮的银光。

        直接在杨府门前闪出了一个刀影。

        开始作战的党庆,没有了刚才的张狂,整个人像是变成了一个战争机器一样,沉着的在和杨七对战。

        双方互相试探了七八招。

        杨七也试出了党庆的实力。

        诚如老杨所言,确实是一位高手。

        如果杨七另一只手没受伤的话,对付起党庆或许会轻松一些。

        一只手对上了党庆,在招数上很难取胜。

        杨七只能凭借自己巨大的力气,压制党庆。

        杨七在试探党庆的同时,党庆也在试探杨七。

        杨七单手抡起的梨花枪上,力道十足。

        震的党庆持刀的手都在发麻。

        “好小子,好大的力气。若不是你欺人太甚的话,也许今日我们不用分个生死。也许还能做朋友也说不定?!?br />
        党庆赞叹了一句,他双手握着陌刀,开始主动进攻。

        “当当当~”

        党庆的陌刀刀法,明显已经达到了刚柔并济的境界了。

        在他全力进攻的时候,杨七明显的感觉到了压力。

        虽然不至于落败,可是他也奈何不了党庆。

        党庆有足够的耐心和杨七拖下去。

        杨七却不敢跟党庆拖下去。

        敌人越聚越多,人数已经超过了千人。

        一百多的杨府的府兵,已经开始出现了颓败的姿态,伤亡也在逐渐的增大。

        一旦让敌人破开了杨府府兵的防御。

        杨府后院内的女眷们,肯定会惨遭到屠杀。

        “嗞啦~”

        杨七一个失神,党庆的陌刀划破了他的衣衫,在他的胸膛上划开了一个大口子。

        虽然不深,却很长。

        杨七心头一惊。

        党庆的刀很特别,刀口上似乎有锯齿一样,能够轻易的划开人的血肉。

        “小崽子,和人对敌,还敢失神。你是看不起老子吗?”

        杨七低吼了一句,“去尼玛的,我是你老子?!?br />
        骂过之后,杨七挥舞着梨花枪,如同疾风骤雨一样劈打到了党庆身上。

        一旁正在对敌的老杨,瞅准了杨七压制党庆的时机,横刀一切。

        党庆的腿上被切开了一刀。

        “蹬蹬蹬~”

        党庆连退了三步,推到了自己人的阵营里,他眯着眼,阴狠的道:“父子二人联手对付老子,是在以多胜少吗?那就看看谁人多……”

        “都出来吧?!?br />
        党庆招唤了一声,从杨府的大门口走进了三个人。

        每一个人的装扮都不同。

        为首的是一个老者,手里拿着一个钓鱼竿,头上带着斗笠,弓着腰,似乎在打瞌睡。

        老者左边是一个面容憨厚的汉子,他麻布衣裳,脚下踩着一双破旧的布鞋,局促不安的搓着手,像是田间的农夫。

        老者右手边居然是一个小娃娃,小娃娃剃着一个福娃头,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小鬏,用红布条扎着,额头上方天灵盖处,有一块椭圆的头发,其余的地方都光秃秃的。大冷天的,他却身穿着一个肚兜,赤着脚,手里握着一柄铁笛子。

        “渔翁南宫东城,农夫张十三,牧童南蛮儿……”

        不用杨七发问,老杨已经开始帮他解释眼前着三个人的来历。

        只听老杨狠声道:“这三个人,都是江湖上成名的高手。渔翁南宫东城是蜀国贵族,一身武艺不在为父之下。他擅长枪法,手里的鱼竿就是他的枪。

        农夫张十三,祖上世世代代为农,有传言说他是上古先秦时期的农家传人。他有一双铁拳,赤手空拳就能开山劈石。据说挨上他一拳,没人能活下来。

        牧童南蛮儿,你别看他是一个小娃娃,其实他是天赋异禀,长不大也长不高,甚至连容颜都不变。此人是南疆人,擅长暗器和用毒。手里的铁笛子,就是他用来吹出针形暗器的东西?!?br />
        杨七在老杨说话的时候,就已经走到了老杨的身边。

        父子二人肩并着肩,一起郑重的盯着渔翁南宫东城三人。

        老杨望着南宫东城,低声喝道:“南宫东城,你们三个都是江湖中人。而且已经隐居了十几年了,一直都不曾过问江湖事,也不过问朝中的事情。这一次为什么破例?”

        三人中,以渔翁南宫东城为首,只听他笑呵呵的说道:“杨将军,您也算得上是半个江湖人,您应该知道江湖的规矩。

        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有人用足够的带价,请我们三个出山。我们自然得来?!?br />
        老杨握着大金刀得手紧了紧,道:“能请动你们三个,想必付出了不少的带价吧?”

        渔翁南宫东城,抬起头,露出了一张布满了老人斑的脸颊,他一张嘴,嘴里缺了两颗门牙,只听他笑眯眯道:“我们三个,又不是江湖上的假把式。寻常的金银财物,自然打动不了我们?!?br />
        农夫张十三搓了搓手,憨笑道:“说那么多干啥,赶紧打吧。马上开春了,额还要赶着回去种麦呢?!?br />
        老杨和杨七对视了一眼,都知道一场硬战,不可避免。

        杨七率先挺身而出,梨花枪指向了党庆、渔翁南宫东城、农夫张十三、牧童南蛮儿四人。

        “一起上吧?!?br />
        四人闻言,眼中皆闪过了一丝意外。

        牧童南蛮儿眼中闪过了一道冷光,一句话也没说。

        渔翁南宫东城眯起眼,嘎嘎嘎笑道:“好狂妄的小子,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狂妄的小子了……”

        农夫张十三憨厚的一笑,默不作声。

        党庆紧握陌刀,冷笑道:“你想帮杨业拖着我们四人,然后好让杨业去收拾那些杂鱼,最后反过来手来对付我们?”

        老杨话到了嘴边,生生咽了回去。

        作为一个战场上的宿将,他深知杨七的选择无疑是对的。

        “既然如此,我们就成全你。杀不杀杨府的其他人,其实无关紧要。只要杀了你,我们此行的任务也就完成了?!?br />
        “动手!”

        党庆爆喝一声,举起了手里的陌刀,攻向了杨七。

        渔翁南宫东城、农夫张十三、牧童南蛮儿,三个也几乎同时出手,攻向了杨七。

        老杨深深的看了杨七一眼,挥舞着大金刀,联合着府上的府兵,去处理杂鱼了。

        杨七提着梨花枪,心里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

        对面的四个人,都是高手。

        而且都是能一击毙命的高手。

        不论是撞上了党庆的陌刀,还是渔翁的鱼竿枪,或者农夫的铁拳,又或者牧童的暗器。

        “嘭~”

        “嗞~”

        只是一个照面,杨七用梨花枪,荡开了党庆的刀和农夫的拳头。

        却没挡住渔翁的鱼竿枪和牧童的暗器。

        渔翁的鱼竿枪,戳穿了杨七受伤的那一条肩膀,在上面扎出了一个血洞。

        牧童在一瞬间,扔出了十六道暗器。

        杨七躲避不及,被三根银针扎在了腿上。

        三个呼吸。

        杨七就感觉到腿在发麻,似乎在渐渐的失去知觉。

        很明显,牧童的暗器上淬毒了。

        “杀!”

        四人再次逼过来,准备一击结束杨七的性命。

        “吼~”

        杨七怒吼了一声,手里的梨花枪抡起,一个金猴降妖,砸在了身前的大青石地砖上。

        大青石地砖瞬间碎裂。

        爆裂四散。

        急速爆射的碎石子儿飞舞,逼的党庆四人手里的攻势一顿。

        一道碎石疾飞了出去,划破了牧童稚嫩的脸庞。

        牧童感受到脸颊上流淌的热血,伸出舌头舔了舔流淌到了嘴角的鲜血。

        “小畜生,你竟敢划伤老祖的脸?老祖一定要让你尝一尝万毒之王的厉害?!?/div>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11222宝马线上娱乐成 高手版二肖中特 陕西快乐10分开奖今天 百人牛牛规律 篮球比分图片 体彩6+118131 新彩网 神算网香港赛马会 黑龙江p62开奖号码今天 买彩票的都醒醒吧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11选5杀2个100%技巧 辽宁快乐11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十一福建十一先五手机版 快乐8全包投500赚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