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424章 代州破
        军队,永远是执行命令最快,最彻底的一个群体。

        杨七下达了攻城命令。

        四千兵马,立马摆开了攻城姿态。

        扎马合部族的勇士们并不擅长操控攻城器械,因此他们担任了本次攻城任务的主攻。

        大同军的两千军卒则是以器械辅攻。

        从双方的战斗力比较,大同军的军卒们也不适合主攻。

        他们在营地里消磨日子的时间太久,在战场上厮杀的雄心和技艺远没有扎马合部族的勇士们厉害。

        “嗖嗖嗖~”

        一张张的登城弩爆射而出,一排阶梯状的弩枪扎在了代州城的城头上,巨大的力道震的城墙都在颤抖。

        杨保见到杨七如此果决的开始攻城,脸色也是一变。

        “射!”

        他一声令下,埋伏在城头上临时组建的守城的兵马,一个个从城头上冒出头,弯弓搭箭。

        蓬勃的箭雨落下,形成了一层箭幕。

        章庆刚带着手下的人马推着攻城凿到了城楼下,看到了城头上落下的箭幕,忍不住就想爆粗口。

        他匆匆跑到了杨七身边,沉声道:“监军大人,守城的都是昨夜赶出大同军营地的那些家伙。城头上射下来的箭,也是朝廷配给给大同军的?!?br />
        杨七眼神冰冷的盯着城头,道:“看得出来,这些人,都该死?!?br />
        扎马合部族的勇士们,在蓬勃的箭雨下,节节败退。

        杨七冷哼一声,提起大枪,跳下了马背。

        “扎马合的勇士,随我一起攻城?!?br />
        扎马合部族的勇士们,明显没有死战的决心。

        所以,杨七必须身先士卒的领着他们去作战。

        只有他这个此次战斗的指挥者,身陷在最危险的地方,扎马合部族的勇士们战死了,才不会觉得亏。

        杨七带头冲锋,像是一头猛虎一样,扑向了代州城。

        城头上的杨保,瞧见了杀过来的杨七,激烈的高喊,“杀死他,杀死他赏万金?!?br />
        杨七在雁门关的壮举,杨?;故怯兴诺?。

        一个在万军丛中袭击辽国南院大王耶律休哥车架的人,他怎么可能不惧怕?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听到了杨保悬赏万金要杀死杨七。

        几乎在一瞬间,城头上有一半的箭矢,全都射向了杨七。

        密不透风的箭雨扑向了杨七。

        杨七瞧见了箭雨,心里也是一冷。

        他在地上滚了一个圈儿,捡起了一块简易的藤甲盾,挡在了自己的身前,继续冲锋。

        藤甲盾的防御力不弱,可是在数以千计的箭矢的爆射下,也碎成了两半。

        “噗呲~”

        一道强箭从杨七的箭头擦肩而过。

        一抹血花飘起,溅了杨七一脸。

        杨七清秀的脸颊,多了几分狰狞和铁血。

        藤甲盾碎了,箭雨继续尾随而至。

        杨七迫不得已,在地上继续翻滚,捡起掉落的藤甲盾。

        一连被射穿了四块藤甲盾。

        杨七意识到了藤甲盾并不能帮自己抵御箭矢,他在前冲之余,发现了一块巨大的铁盾。

        铁盾是防护城头上金汁用的。

        铁盾下的军卒已经全部被礌石砸伤了。

        杨七上前抄起了上百斤的铁盾,顶在了身前。

        有了巨大的铁盾防御,杨七明显觉得箭雨对自己的威胁变小了。

        一路急行,冲到了城墙下。

        杨七攀上了一根扎在城墙上的弩枪就往城头上冲。

        头上有铁盾顶着,城头上的一切攻势,对杨七造不成任何的威胁。

        距离城头还有两米的时候,从城头上刺出了十几杆大枪。

        城头上的人,试图用十几杆大枪的合力,把杨七赶下去。

        然而,他们小逊了杨七的力气。

        杨七的做法很简单,举起了手里的铁盾,像是一柄大锤,狠狠的砸在了城头上。

        城头凹槽处的敌人,一下被砸死了两个。

        其余的人也被砸的跌倒在了地上。

        杨七所攀登的城墙,整个被砸出了一个豁口。

        城头上所有人,看到这一幕,眼睛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

        大青石搭建,糯米和铜汁浇灌粘合的城墙,居然被杨七一击砸出了一个豁口。

        这得多大的气力?

        在他们愕然恍惚的时候,杨七已经攀上了城头。

        他手里的大枪已经被他奋力的抛掷了出去,手里只剩下了铁盾。

        杨七拿着铁盾,威风凛凛的在城头上嘶吼了一声。

        城下的扎马合部族的勇士们,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一个个奋力的向城头上爬。

        “嘭~”

        杨七拿着铁盾,狠狠的拍在了冲向他的一个江湖豪客身上。

        一个活生生的人,瞬间被拍成了一块肉饼。

        黑色的铁盾上,一下子就染满了鲜血。

        “跑啊~”

        从大同军内被驱逐出去的原大同军的军卒们,见到了如此勇猛的杨七,毫不犹豫的扔下武器去逃命了。

        因为,杨七这凶残的一击,让他们有记起了昨夜在大同军驻地内,大杀四方的那个杀神。

        杨七有多猛,多凶残,他们是亲眼见识过的。

        昨夜,好几千人围攻杨七。

        杨七一人一马一枪。

        横立在点将台上。

        凡是接近他的人,没有能活下来的。

        短短两个时辰,在点将台上多了一座尸山。

        足足有两丈之高。

        可以说,杨七的凶残,已经在他们心里留下阴影了。

        因此,见到了杨七,他们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就是逃跑。

        杨保临时组建起来的叛军,一下子叛逃了一千多人。

        杨七对这些丧家之犬没有兴趣。

        他提着铁盾,杀向了杨保身边。

        杨保早已被凶残的杨七吓的目瞪口呆了。

        听说过杨七的凶残并不算什么,只有亲眼见识过,才会明白什么叫恐怖。

        眼见杨七一步一步的临近。

        杨保急切的大喊大叫,“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有重赏?!?br />
        杨七恐怖归恐怖,但是总有不怕死的想掂量掂量杨七的分量。

        一个满身刺青,光头壮汉,身上裹着一件兽皮裙,光着膀子,挥舞着一对铜锤,冲向杨七。

        “洒家来会会你?!?br />
        光头壮汉的一对铜锤挥舞的虎虎生风。

        随着他奔跑,脚下的城墙都在颤抖。

        杨七顶着冲过来的光头壮汉,眯起眼,冷冷的说道:“想跟我比力气,那就试试?!?br />
        话音落地,杨七也不在留手。

        巨大的铁盾举过了头顶,用足的十成的力道,和光头壮汉硬刚在了一起。

        “嘭!”

        一声巨响。

        城头上扬起了一阵烟尘。

        烟尘散去,众人看到了惊愕的一幕。

        光头壮汉,连带着他手里的铜锤,直接镶进了城墙里。

        他的头颅,像是碎开了的西瓜。

        他脚下的城墙,布满了狰狞的裂纹。

        而杨七,扛着铁盾,面色清冷的站在光头壮汉的尸体前。

        护卫在杨保身边的江湖豪客们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纵横西北二十年的巨灵神……就这么死了?”

        江湖豪客们暗吞了一口口水。

        看着杨七的目光充满了畏惧。

        杨七顶着他们,以及一脸惊恐的杨保,讥讽的说道:“一群乌合之众……”

        杨保被杨七顶着,像是被狼盯上了一样。

        “杀了他,快杀了他?!?br />
        杨保大声的呼喊。

        他身前的江湖豪客们却无动于衷。

        杨保惊恐的骂道:“你们这些废物,本官养你们这么多年,现在到了你们报孝本官的时候了,你们却畏首畏尾的。早知如此,本官还不如养一群狗,也比你们有用?!?br />
        杨七就这么冷冷的看着杨保在哪里大喊大叫。

        在杨七身后,扎马合部族的勇士们已经登上了城头。

        他们在合力的绞杀着那些死忠杨保的敌人。

        城墙,也在一点儿一点儿的被杨七占据。

        眼看着自己掌控的代州在一点儿一点儿离自己而去,杨保心中的怒火和惊恐也在一点儿一点儿的增加。

        然后,他嘴里的话就更难听了。

        骂的他身前的护卫们体无完肤。

        甚至还不顾场合的抛洒出了许多丑闻。

        在杨保身前护卫的江湖豪客里面,有一个靓丽的女子,女子脸上有一道疤痕,疤痕破坏了一整张脸,让她看起来很狰狞。

        这个女子在江湖上,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她有一个诨号,叫做俏寡妇。

        据说跟她在一起的男人,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此刻,杨保正在恶毒的说俏寡妇在床笫之间如何的伺候自己,如何的贱如牲畜的任由自己玩弄。

        俏寡妇苏五娘气的脸色铁青,浑身都在颤抖。

        她下意识的看向了身旁其他几位和她交好的江湖豪客。

        几位江湖豪客,也恰逢岂会的看向她。

        俏寡妇苏五娘,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悄无声息的点了点头。

        一瞬间。

        原本还在?;ぱ畋5慕揽兔?,立马反水,将杨保团团围住。

        杨保见状,惊恐的喊道:“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你们这些下贱的人想造反?”

        “嘭!”

        俏寡妇苏五娘,一拳砸在了杨保的脸上。

        “唰~”

        雪亮的弯刀出鞘,架在了杨保的脖颈上。

        死亡的恐惧,瞬间爬上了杨保的心头。

        杨保下意识的闭嘴了。

        和俏寡妇相熟的几个江湖豪客,也瞬间动手,杀了几个准备暴起的杨保心腹。

        俏寡妇苏五娘和江湖豪客们,押解着杨保,走到杨七面前,单膝跪地。

        “我等流亡之人,特向大人请罪?!?br />
        弱肉强食,这是江湖法则。

        败了就是败了,他们不会做无谓的挣扎。

        杨七饶有兴致的瞧着他们,他们都下意识的低下头。

        所谓的江湖豪客,在江湖上可能地位不低,甚至还有可能是名震天下的侠士。

        但是,在朝廷面前,他们只是一些四处流亡,四处为祸天下的毒瘤而已。

        杨保被迫跪倒在杨七面前,脸上不仅没有怒意,反而有些讥讽的笑意。

        “一群愚蠢的狗东西,你们以为把本官交给了杨延嗣,你们就能活命?”

        杨保一边恶毒的谩骂,一边朗声大笑道:“你们都错了。杨延嗣他不敢杀我?!?br />
        杨保扫视一群江湖豪客,怨毒的喊道:“等到本官东山再起的时候,一定会千倍百倍的折磨你们,让你们生不如死?!?br />
        一群江湖豪客们闻言,脸色铁青。

        官官相护的事情,他们遇到的太多太多了。

        杨保的话,他们其中,也有人经历过。

        杨七蹲下身,瞧着杨保,咧嘴笑道:“是谁给你的勇气,认为自己能从我手里活下来?”

        杨保瞪着眼睛,嘲讽的说道:“杨延嗣,本官和你同属朝廷命官。而且本官身为代州观察使,分属文官。依照朝廷的律令,本官即便是有罪,也罪不至死。所以,你没有资格惩治本官。

        你只能把本官押送到汴京,由三司定罪。

        本官是陛下敕封的观察使,有陛下护着,谁会定我的罪?

        哈哈哈哈……”

        一群江湖豪客们闻言,面色惨白。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声,让所有人都为之惊醒。

        “噗~”

        杨保喷出了一口血,血里面还带着两颗牙。

        杨七一脸嫌弃的在杨保身上擦了擦手,冷笑道:“杨保,你太自以为是了。在整个大宋,没有人得罪了我还活的活蹦乱跳的。更何况这是代州,杨家的代州。我斩了你,没有人会为你出头。更没有人会承认你是什么代州观察使?!?br />
        杨保惊愕道:“不可能。我可是朝廷正式敕封的代州观察使。你杀了我,等同造反,你们杨家都得跟着我陪葬?!?br />
        杨七笑眯眯的摇头,“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你觉得,我这个代州权知州。斩了你这个叛国的代州观察使,会有人为你说话吗?”

        杨保再也不淡定了,他一脸惊恐的嘶吼道:“你是代州权知州?”

        杨七淡然道:“难道你以为,我这个身兼两职的京官,外派的话,只会是一个小小的大同军监军吗?”

        杨保失声叫道:“不可能,这不可能……不可能的……”

        杨七冷冷的扫了杨保一眼,然后看向了那些个江湖豪客们。

        “我不想再听见他的声音……”

        淡淡的一句话出口。

        立马有江湖豪客会意,一个手刀,切在了杨保的脖颈上。

        杨保当即晕了过去。

        杨七又道:“你们中间有没有手艺人?”

        “手艺人?”

        一群江湖豪客们,一脸茫然。

        杨七叹了一口气,又道:“就比如说是把人切片,切个三千多刀,人还不会死的那种手艺?”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全讯体育直播 高频彩返奖率 壹起牛牛下载安装 100期湖北快三 500大乐透走势图 20年后电子游戏 四肖中特期期准t 彩票投注计算 炸金花图片现场图片 江西时时彩专业版 腾讯和弈城围棋哪个好 yy棋牌牛牛外挂 像pc蛋蛋的 曾道人每期一玄机 排列五有复式吗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