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404章 这就是战争……不值钱的人命
        “那是什么?”

        老葛奸笑道:“是因为……辽国的萧寡妇自己看上了七爷了,想让七爷去给她当男人。而且还打算让她的十五个女儿一起伺候七爷?!?br />
        “哗~”

        一下子,小家伙们炸锅了。

        二狗子义正言辞的批判道:“辽国真乱……”

        “对!”

        “太不应该了!”

        “萧寡妇怎么能这样呢?”

        “……”

        老葛鄙夷的看着这些臭小子。

        一个个说话跟正人君子似的,脸上的羡慕和向往都不知道掩饰一下。

        二狗子追问道:“那七少爷答应了吗?”

        老葛傲气道:“那哪能??!七爷当场就拒绝了,说看不上辽国的老妖婆?!?br />
        “太可惜了……”

        “嗯?!”

        “咳咳……七少爷威武?!?br />
        也有诚实的小家伙,贱兮兮的凑到老葛跟前,笑道:“葛叔,您看看我,看看我跟七少爷有没有那么一点儿想象。有的话,您托人帮我问问,看看我代替七少爷去行不行?!?br />
        “去去去~”

        这个厚脸皮的家伙,很快就被人挤到了后面。

        有人起哄,自然有人感叹。

        “可惜了,七少爷不会武艺。文采虽然好,却弱了咱们行伍人家的名头?!?br />
        “呵~”

        听到说杨七不会武的话,老葛乐了。

        随后,他嗅之以鼻的讥讽道:“谁告诉你的,说七爷不会武功?”

        此话一出,小家伙们又被勾起来了,一个个围着老葛。

        “葛叔,您说七少爷会武功?”

        “七少爷厉害不厉害?”

        “七少爷有多厉害,能打过我吗?”

        “……”

        七嘴八舌的,老葛懒得一一去回应,只是颇有缅怀之色的说道:“七爷武功到底有多厉害,我也不知道。因为七爷在汴京城里,只展示过一次武功?!?br />
        “那一次?”

        老葛郑重道:“三年以前,八王府摆下擂台,为柴郡主比武招亲的那一次。那是七爷唯一一次展示武功,也是七爷打的最惨烈的一次?!?br />
        二狗子追问,“战况如何?”

        老葛一边追忆着,一边讲述当时八王府前比武招亲的擂台赛。

        这一次,老葛没有添油加醋,而是细细的把当日发生的一切,讲给了他们听。

        讲到最后,老葛感叹道:“总之,那一战,七爷身受重伤,在床上躺了足足一个多月,但我觉得不亏。因为那一战以后,汴京城将门的年轻一辈人,没有人是咱们七爷的对手。

        如今三年过去了,七爷的武功到底是退步了,还是精进了。我也不知道?!?br />
        “七少爷真厉害?!?br />
        “文武双全?!?br />
        二狗子一脸向往的道:“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能见七少爷一面?!?br />
        老葛闻言,哈哈大笑,“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这一次打退了辽人,你要是愿意,我去给你们头儿打招呼,招你入杨家当曲部。

        等到了天波杨府,你就能经??吹狡咭?。

        保不准,以后还能在七爷手下做事?!?br />
        二狗子激动道:“真的吗?”

        老葛瞪眼,不满道:“你葛叔什么时候骗过你?”

        二狗子挠着头,笑的傻傻的。

        其他的小家伙们一个个毛遂自荐的喊道:“我们也愿意……”

        老葛一脸嫌弃的挥了挥手。

        “就你们,也想加入杨家当曲部?你们以为杨家的曲部是烂菜叶子?”

        有小家伙拍着胸脯哼哼道:“我们也不差,论杀敌的本事,二狗子还比不上我呢?!?br />
        老葛乐滋滋笑道:“就算你有本事,也得看你表现。你要是表现的好一点,说不定我会发发善心,给你一个机会?!?br />
        小家伙们也是机灵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老葛话里的意思。

        “葛叔你等着,昨天我发现了一个兔子窝,明天给你弄一顿兔肉吃?!?br />
        老葛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还是你小子上道?!?br />
        其他的小家伙们也纷纷表态,要给老葛弄好吃的。

        这个时候,有个比老葛年龄还大,少了一个耳朵的老卒,出现在了这里。

        他一出现,周遭的空气似乎都变冷了。

        “赶紧滚?!?br />
        老卒喊了一声,小家伙们吓的狼狈逃窜。

        老葛满不在乎的瞅着老卒,咧着嘴笑道:“头儿,你吓唬他们做什么,把他们吓到了,以后就没人给我弄肉吃了?!?br />
        老卒瞪了老葛一眼,骂骂咧咧道:“老子是不想看着一群小家伙被你骗?!?br />
        老葛辩解道:“我怎么骗他们了?”

        老卒冷冷的一哼,声音低沉道:“现在局势如何,你一个经年老兵,不会看不出来。你给孩子们许下的愿望,能兑现?”

        提到局势,乐观的老葛也笑不出来了。

        作为经年老兵,雁门关的局势有多糟糕,他们早就清楚了。

        内无援军,外有强敌。

        这几乎是一个逼死的局面。

        老葛脸上摆出了一个难看的笑意,说道:“我十七岁跟着老帅,今年我四十七,更好打了三十年的仗。当年,跟我一批的兄弟,三千多人。到现在,剩下的不到五十人。

        兄弟们一个又一个倒在我面前。生死我已经看淡了。

        和那些死去的兄弟相比,我多活了三十多年,算是赚到了,也活够了。

        即便是战死了,我也无怨无悔的?!?br />
        老葛顿了顿,脸上的笑容里充满了苦涩,声音也有些唏嘘,“只是……这些孩子们还太小了,比我家的崽儿都小??醋潘桥阕盼颐撬?,我这心里就不是滋味。

        我没本事保证他们能活下去。只能想办法给他们壮壮胆,给他们一个努力活下去的希望?!?br />
        话说完了,老葛眼角的泪水也滚下来了。

        老卒同样热泪盈眶,他的声音略带沙哑,“当年,我也是十七岁跟的老帅。当年我们有四千兄弟跟着老帅。到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了?!?br />
        老卒望着惧怕他的少年们的背影,感叹道:“他们……确实太小了……太小了……”

        似乎是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和自己的那帮兄弟。

        老卒哽咽道:“太小了……小到不知道为何要杀敌,小到不知道为谁在战斗……”

        老卒今年五十一了,放在汴京城,已经处在养老的年纪了。

        到了他这个年龄,已经没有了那些为了皇帝、为了杨家、或者为了名利厮杀的心了。

        之所以还奔走在战场的第一线,为的只有一样。

        背后的百姓,身上流淌的血液……

        为了民族。

        ……

        “辽狗来了?!?br />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所有的人都看向关外。

        果然,雁门关外,黑压压的一群人,向雁门关逼来。

        老卒瞅了一眼,眉头就皱起来了。

        “走在前面的是辽地的汉民?!?br />
        老卒一下子就判断出了走在最前面的敌人的身份。

        一群手里拿着棍棒,或者赤手空拳的老弱妇孺,哭喊着,嘶吼着,向雁门关奔跑了过来。

        在辽地,精壮的汉民,那都是战争储备,就像是粮食一样。

        而老弱妇孺,则是一群随时可以抛弃的人。

        这些人死了,辽人一点儿也不会心疼,甚至还会喝酒庆祝。

        因为少了一群耗费粮食的废物。

        当然了,驱赶着老弱妇孺们攻城,也是一种手段。

        曾经,就有心地善良的守将,为了不屠杀老弱妇孺,开城放了他们进来。

        然后被潜藏在其中的敌兵给趁机偷袭了。

        这也是慈不掌兵,这四个字的由来。

        “杀不杀?”

        没见过这种场面的火山军军卒问。

        老卒痛苦的闭上眼,咬牙道:“杀!”

        下达了杀敌的命令以后,老卒转头对老葛道:“鸣锣示警?!?br />
        “当当当~”

        随着一声声急促的锣声响起。

        雁门关上下,所有的人都知道,战争来了。

        老杨在第一时间到达了雁门关北门城门楼子。

        扫了一眼城下的老弱妇孺,老杨直接下达了杀敌的命令。

        不是他心狠,也不是他歹毒。

        因为这个时候,容不下仁慈。

        一旦心软了,导致了雁门关失守,让辽人闯进了中原大地,那么死的老弱妇孺会更多。

        “嗖嗖嗖~”

        一轮轮的箭雨射下。

        雁门关下的人,如同割麦子一样的倒下。

        人命,在这个时候显得微乎其微。

        像是草芥一样,一大片一大片的逝去。

        这就是战争。

        铁血!

        残酷!

        悲哀!

        “救救我们!”

        “救救我们,我们是汉人!”

        “放我们进去!”

        “给我们一条生路?!?br />
        “……”

        城关下,老弱妇孺们的呼喊声,听的城关上火山军军卒们的心都碎了。

        然而,他们即便是泪流满面,也不能仁慈,甚至还会下手更果断,尽快的结束城关下老弱妇孺们的痛苦。

        “杨业!你睁开眼,好好看看,你在杀谁?”

        “杨业,面对这么多老弱妇孺,你真下得了手?”

        “杨业,你不怕遭天谴吗?”

        “狗贼!杨业!你这个狗贼!”

        “你没本事打败辽人,却在这屠杀我们汉人。你猪狗不如?!?br />
        “杨将军,我求求你,打开门,让我们进去?!?br />
        “汉贼,没本事杀辽人,却有本事杀百姓,你的良心让狗吃了?”

        “杨老爷,杨爷爷,求求您了,放我们进去……”

        “……”

        谩骂声、哀求声、哭嚎声,一声声进入到老杨耳中,老杨感觉到锥心的疼。

        老百姓们渴求活下去,他们不在乎,也不懂什么守关的重要性。

        他们的谩骂声,老杨一点儿也不会去怪罪。

        单方面的屠杀,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

        雁门关上的所有火山军的军卒,就像是在无间地狱里走了一圈,良心被狠狠的拷问了一番。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远比肉体上的折磨更容易让人崩溃。

        城关上,所有人的眼眶都是红的,所有人的衣襟都是湿的。

        “吼~”

        有人忍不住仰天嘶吼一声。

        随后有一连串的嘶吼回应。

        雁门关上的火山军军卒们内心有多煎熬,辽人不在乎。

        跟随在老弱妇孺身后的辽军们,用老弱妇孺们的尸体做阶梯,填平了雁门关前的护城河。

        辽军扛着云梯,推着攻城车,架起攻城弩,踩踏着老弱妇孺们的尸体,向雁门关发起进攻。

        老杨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的犹豫,爆喝一声。

        “杀!”

        城头上火山军军卒们心里的怨气需要宣泄,不然会发疯,甚至会啸营。

        红着眼的火山军军卒们,毫不吝啬手里的弓箭。

        一轮轮的箭雨狠狠的招呼辽军。

        “箭用完了?!?br />
        老葛射出了最后一根箭矢后,高喊了一声。

        老杨板着脸,命令道:“先上金汁、滚木、礌石?!?br />
        敌军攻到城下的时候,这三样东西,杀伤力最大。

        一旦敌军攀上了城头,那么这三样东西就无用了。

        一锅锅烧的滚烫的金汁从城头上浇下去。

        烫的城头下的辽军仔哩哇啦的乱叫。

        许多攀爬了一半城墙的辽人,都掉了下去。

        巨大的原木上,钉着锋利尖锐的铁钉。

        一个个从城头上滚下去,砸死砸伤的辽军无数。

        滚木和金汁用完了。

        城头上的火山军军卒们,会抱起礌石狠狠的砸下去。

        辽军第一次的进攻,被火山军军卒们给强行打退了。

        城外一里地外,乞答哈尔带领着部下们,在观摩李重诲作战。

        见自己的人马被打退了,乞答哈尔皱着眉头问李重诲,道:“怎么这么快就败了?”

        李重诲似乎不在乎这一次的成败,他笑呵呵的道:“大将军,这只是一次试探,真正的进攻,在后面?!?br />
        乞答哈尔愕然道:“你从我这儿调了三万的汉民,就是为了试探?”

        李重诲回答道:“正是?!?br />
        乞答哈尔皱着眉头,摆了摆手道:“都是一些老弱妇孺,死了就死了。只要我族人没有这么大规模的死就行?!?br />
        李重诲谄媚道:“下臣也是这么考虑的。才让这些老弱妇孺去试探。接下来,下臣可是为杨业,准备了一份大礼?!?br />
        乞答哈尔跃跃欲试道:“快快快,让我看看你这大礼有多大?!?br />
        李重诲躬身道:“下臣这就下令,正式进攻?!?br />
        李重诲对着自己家仆的耳边吩咐了一声,李家家仆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远在两里外的山坡,耶律休哥带着萧家兄弟也在观战。

        萧天佑瞧着撤退的辽军,讥讽的道:“乞答哈尔,人软趴趴的,打仗也软趴趴的,真是废物?!?br />
        萧天佐皱着眉头,沉吟道:“我觉得不像是进攻,没有发挥出乞答部勇士应该有的战斗力?!?br />
        耶律休哥笑眯眯的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这是一场指挥的很不错的佯攻。不像是乞答哈尔的手笔,他没这么本事。派个人下去查查,这一场战斗究竟是谁指挥的?!?br />
        萧天佑愕然道:“这是佯攻?用三万人的性命佯攻?”

        耶律休哥满不在乎的道:“三万人又怎样?只要能打赢,再填进去三万,也无可厚非。在战场上,胜负才是最重要的。本王很期待,接下来的战争……”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中国福彩中奖 22选5开奖走势图 六合最新公式规律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 cbafgo什么梗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北京快3和值跨度 南粤风采走势图 排列五试机号牛材网 秋装百搭 山东11选5任4技巧 内蒙古快三360结果 福建福彩快3开奖结果 湖南快乐十分电视直播软件 极速11选5是否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