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河北彩票排列7 > 穿越小说 > 丰碑杨门 > 第0361章 奏请立储
        翌日,清晨。

        杨延嗣起了个大早,换上了一身绯红色的官袍,去上朝。

        杨延嗣被招回朝任职,暂时授予的是鸿胪寺少卿的官衔。

        鸿胪寺少卿从四品,属于寄禄官中的一个官阶,也就是所谓的虚衔。

        即便如此,杨延嗣也混进了四品官员的行列了,有资格穿绯红的官袍。

        由于暂时未曾授予正式的职官,所以杨延嗣需要今日上朝,去领受正式的职官。

        出门的时候,刚好撞上了杨业也去上朝。

        杨业原本想提点儿子几句,但是瞧着儿子身上的四品官服以后,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一头扎进轿子里,命令着轿夫赶紧抬着自己去东华门。

        同样是做官,自己拼死拼活的在边关杀敌多年,却不如自家小子一次东华门唱名,混了两年,就快跟自己平级了。

        巨大的落差,让杨业心里很不好受。

        由此,也看得出,赵光义重文抑武的态度。

        杨延嗣拽了拽自己的官袍,眨巴了眨巴眼睛,一脸茫然的瞧着老爹的轿子远去。

        杨延嗣坐上了属于自己的轿子,提了提轿门。

        “起轿!”

        轿外,落叶挑着灯笼,在前带路,轿夫们抬着轿子,晃晃悠悠的向东华门走去。

        杨延嗣在轿子摇晃中,迷迷糊糊的在假寐。

        到了东华门以后,掀开了轿帘,感受到了轿子外寒冷的天气,杨延嗣就想躲在轿子里不出去。

        然而,天不从人愿。

        他的轿子刚停下,就有两个青衣小厮前来邀请。

        “姑爷,我家老爷请您过去……”

        “少卿大人,我家相爷请您过去……”

        一个是老丈人,一个是非要厚着脸皮给自己当爷爷的赵老匹夫。

        一个武官的执掌者,一个文官的执掌者。

        两个大佬。

        两个都惹不起。

        被这两位大佬邀请,不论是谁,都应该觉得荣幸。

        偏生,杨延嗣一点儿也不觉得荣幸。

        他踢开了轿帘,一脸嫌弃,先对着曹家的仆人说道:“你先去回禀我那老岳父,我先去见赵相公了,回头再去见他?!?br />
        曹家的仆人拱了拱手,离开了。

        杨延嗣跟着赵家的仆人,晃晃悠悠的到了赵普轿前。

        赵普老匹夫躲在轿子里,手里抱着暖炉,正在闭眼假寐。

        和两年前相比,赵普苍老了不少,脸上的老人斑也多了不少。

        整个人看起来垂垂老矣,似乎随时都会被抬起来埋进土里。

        老家伙看起来真的快死了一样。

        但是,杨延嗣却知道,这老家伙还能活很久。

        按照赵光义的年号推算,老家伙还能活十年左右。

        “老爷,人带来了……”

        赵府的仆人,小心翼翼的凑到赵普轿前,轻声禀报。

        赵普缓缓睁开眼,一双眼睛很明亮。

        “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

        赵普显得很虚弱,说话都有气无力的,抬手让杨延嗣凑近的时候,感觉随时都能晕厥过去。

        杨延嗣心里嘀咕,瞧这老家伙的状态,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在装病。

        估计和沈伦装病的目的一样。

        杨延嗣也不拆穿,踱步走到了赵普轿前,躬身施礼道:“下官拜见相爷?!?br />
        赵普抬眼扫了杨延嗣一眼,声音虚弱的说道:“两年不见,你小子长高了,也长大了……见了老夫,不叫一声赵爷爷,偏偏叫什么相爷。什么时候对老夫这么生分了?”

        杨延嗣尴尬的笑了笑,道:“这不是在东华门前嘛,小子不想让别人误认小子攀权附贵……”

        赵普翻了个白眼,讥讽道:“不想被误会?嘿嘿嘿,你知不知道,你这个鸿胪寺少卿的名头,还是老夫帮你讨的?!?br />
        杨延嗣迟疑道:“一下子混到从四品,会不会爬的有点快了?陛下没说什么吗?”

        赵普愣了愣,摇头笑道:“陛下能说什么?陛下提拔了更多,而且都是文官?!?br />
        赵普摆了摆手,示意杨延嗣凑近点。

        杨延嗣凑上前,赵普在杨延嗣耳边低语道:“陛下想尽快完成文官们的更替,先帝们留下的老臣们年龄都太大了。陛下没时间去一个个仔细培养,所以只能破格擢升新人。

        你寄禄官虽然被授予从四品,职官应该在正六品和从五品之间,不会太高。在诸多被擢升的新人里面,算不上最快的?!?br />
        杨延嗣点了点头,“那就好……”

        赵普重新瘫坐在轿子里,懒洋洋的说道:“若不是老夫提点你,只怕陛下还未必愿意擢升你。老夫对你这么好,你回了京,居然不第一个到老夫府上,反而跑去看沈伦那个伪君子……”

        杨延嗣尴尬的笑了笑,出言维护沈伦道:“沈师为人公正,又是小子的授业恩师。此番病危,小子赶回京,自然要先去拜访一下他?!?br />
        “嘿嘿嘿……”

        赵普冷冷的一笑,“若是老夫猜的不错,沈伦是想让你接他那一副烂摊子吧?”

        “这个嘛……”

        杨延嗣也不知道要不要跟赵普说实话。

        赵普似乎没有追问下去的意思,只是提醒了杨延嗣一句,“老夫劝你不要接。沈伦那个伪君子人不错,可惜他看人的本事太差,整个就是一个眼瞎。他门下的门生,上百人,可是真正算得上能用的,只有两个人。

        你师从沈伦,即便是不参与进去,别人也会认为你是沈伦的人。

        以目前的局势,你也只能勉强自保。

        若是你真的参与了进去,你会死的更快。

        到时候,老夫也保不了你?!?br />
        赵普这一番话,无关于利益,只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提点和警示。

        杨延嗣心悦诚服的向赵普躬身施礼,“小子多谢赵爷爷提醒,今日下了朝,必定登门拜访?!?br />
        赵普摆了摆手,道:“记得多备一些礼物,如果礼物带少了,小心老夫让人把你赶出门去?!?br />
        “小子穷……”

        “哼哼……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小子在邕州,借着职权的便利,和你家那婆娘,两个人把邕州的各种名贵特产卖的满大宋都是。赚的是盆满钵满的,还好意思跟老夫哭穷?!?br />
        “老夫才是真穷……”

        杨延嗣瘪了瘪嘴,心里埋怨赵老匹夫装穷。

        辞别了赵普,杨延嗣想去见曹彬,可惜时间不够了。

        宦官们已经打开了东华门大门。

        杨延嗣只能抱着笏板,跟随着百官,进入了东华门。

        一路到了垂拱殿。

        垂拱殿内,暖洋洋的。

        地下的火龙在熊熊燃烧。

        大殿内的气温,已经回升到了春日的温度。

        进入大殿以后,群臣们就脱掉了身上披着的外衣,交给了此后在一旁的宫娥或者宦官。

        杨延嗣进入大殿内以后,一直在仔细四处打量。

        垂拱殿内的摆设和模样没有变一点儿。

        可是如今垂拱殿里的人,几乎可以说换了一茬。

        武将那边还好,基本上都是旧人。

        文官这边几乎可以说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有七成的人,杨延嗣都不认识。

        而杨延嗣认识的,或多或少都擢升了。

        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年轻。

        宰相,中书门下平章事,没有变,依旧由赵普担任。

        两位副相,参知政事,也就是俗称的执政,已经变了。

        原来的两位副相,薛居正已经仙逝了,沈伦也已经被罢相了。

        现在副相的位置,仅有宋琪一人。

        六部的人选,也各有变动。

        杨延嗣熟悉的人中,李沆已经左迁为御史大夫,吕蒙正擢升为翰林学士,吕端升任为中书舍人。

        怪不得刚才在皇城外的时候,赵普会说那番话。

        的确,和这三个人比起来,杨延嗣的升迁速度,真的不算快。

        除了这三人以外,杨延嗣还发现了侯仁宝。

        侯仁宝已经官复原职了。

        这让杨延嗣很意外,侯仁宝复官的速度,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快。

        文武百官站定以后,王继恩站在龙椅前的御阶上,高呼了一声。

        “上朝!”

        赵光义一身明黄龙袍,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和两年前相比,赵光义身上的威严更胜了,一举一动之间,充满了威势。

        待到赵光义坐定,文武百官同时施礼。

        “臣等参见陛下?!?br />
        赵光义抚手,“众爱卿平身?!?br />
        文武百官起身,站直。

        赵光义宣布给赵德芳和赵普赐坐。

        赵德芳今日显得特别精神,赵普却躲在椅子上昏昏欲睡。

        两个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赵光义特意瞧了赵德芳一眼,缓缓开口,“宋爱卿,今日早朝,所议何事?”

        宋琪出列,抱着笏板道:“启奏陛下,今日早朝,议事有三。第一件,参知政事之位,目前还空缺一人,今日庭推。第二件,乃是立储的事。第三件,有关西北旱灾,饥荒的事宜?!?br />
        赵光义沉默了一会儿,淡然道:“逐件议吧……”

        宋琪点头,施礼道:“那就先庭推参知政事人选。目前,群臣所奏的参知政事人选有三人,分别是工部尚书兼翰林学士承旨李昉,翰林学士宋白,翰林学士吕蒙正?!?br />
        赵光义沉吟道:“吕爱卿年纪尚轻,应当再磨练磨练,擢为左谏议大夫。参知政事的人选,就在李宋二位?!?br />
        吕蒙正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情况,听到了赵光义的话,神色上没有一点儿变化。

        他只是轻轻的施礼,“臣谢陛下隆恩?!?br />
        左谏议大夫只是一个寄禄官,并没有实权。

        赵光义只是变相的给出了吕蒙正一个补偿而已。

        别瞧着赵光义取消了吕蒙正参加参知政事的推举,就觉得赵光义不喜欢吕蒙正。

        事实上,赵光义对吕蒙正非常欣赏。

        吕蒙正为官五载,距离参知政事也只有一步之遥了,由此可见赵光义对他绝对是寄予厚望,恩宠有加。

        今日剥夺了吕蒙正的庭推资格,还给个寄禄官安慰一下,若是换成了旁人,赵光义恐怕都懒得搭理。

        宋琪得到了赵光义的命令,就开始当朝举行庭推。

        杨延嗣也拥有庭推的资格。

        只不过,他和李宋二位都不是很熟悉。

        轮到杨延嗣投票的时候,杨延嗣思考了一下,最终把他的票投给了李昉。

        因为在杨延嗣的记忆中,李昉这个名字,他还是有些印象的。而宋白这个名字,他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由此可见,李昉以后的成就,肯定比宋白要大。

        如今做了一个顺水人情,说不定以后也能从李昉身上讨一点好处也说不定。

        杨延嗣在考虑顺水人情的时候,他爹在考虑下朝回家后,该怎么去收拾他。

        瞧着自家儿子,身穿着绯色官袍,混迹在一群平日里可以对他们武将们吆五喝六的文臣中,杨业就感到心里极度的不平衡。

        杨延嗣丝毫也不知道,他老爹已经对他怨念深深了。

        庭推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李昉以绝对的优势,击败了宋白,坐上了参知政事的位置。

        赵光义当场就下达了任命,“擢升李昉文明殿大学士,加参知政事衔?!?br />
        李昉当即谢恩,“臣谢陛下隆恩?!?br />
        李昉任职参知政事的任命已下,朝堂上的气氛开始变得凝重了不少。

        今日朝会,李昉任职参知政事,只是一件小事。

        真正的重头戏马上要上演了。

        立储。

        杨延嗣老神在在的站在那儿,等待着出头的第一人。

        准确的说,朝中大部分人,都在等那一只出头的鸟儿。

        大殿内,足足持续了一刻钟的宁静。

        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宁静的大殿。

        “臣宋沆有本要奏?!?br />
        宋沆是一个中年人,瞧他的官服,和所站的位置,应该是类似杨延嗣出京之前左补阙一类的言官官职。

        杨延嗣对此人很陌生。

        赵光义眯起眼,盯着出列的宋沆,沉声道:“左言正宋沆,你想说什么?”

        宋沆板着脸,义正言辞道:“臣奏请,立许王赵元僖为太子。自废太子赵元佐失德被罢黜后,太子之位空缺两年之久。常言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储君之位更是重中之重。储君不立,则动摇国本。

        国本动摇,则天下难安。

        废太子赵元佐乃是陛下的嫡长子,如今嫡长子被罢黜,嫡次子顺位继之。

        此乃是上应天意,下顺民心之举?!?br />
        “宋沆?。?!”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上海医疗机构携手日喀则人民医院造福藏地民众 2019-09-10
  • 河北石家庄首家农村少年邮局揭牌 2019-09-10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写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篇命题文章 2019-09-09
  • 铁打的詹皇,流水的勇士 2019-09-09
  • 省旅游集团组织集团本部全体党员瞻仰金寨红军广场 2019-09-09
  • 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多措并举推动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 2019-09-09
  • 人民网评:立鸿鹄志,做奋斗者 2019-09-05
  • 回复@笑傲江湖V:咱还有几个帖子点赞量接近400呢,小撸又怎么说? 2019-09-0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8-25
  • 也许你又会说,正是由于搞市场经济将人们的觉悟水平拉低了,是否是这样还需讨论,生产力的发展与人们的觉悟水平需齐头并进,但这能够做到吗?在搞市场经济的基础上,人们尤 2019-08-2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23
  • 万人彩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河北排列5规则 上海天天彩选四今晚开奖结果记录 天天彩票分分彩开奖结果 500彩票官网 p3开机号3d试机号千禧 奇迹平码网三中三 最新福建22选5开奖结果 喜洋洋高手坛公式规律 子墨号码预测 河南快3一定牛遗漏 奥博真人龙虎斗平台 分分彩免费挂机软件下载 nba大小分预测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