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候选企业: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9-04-25
  • “夏季第一瓜”竟是它! 2019-04-24
  • 衡阳市公安局回应“交警执勤中倒地”事件:2人停职调查 2019-04-23
  • 河南再建两条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 2019-04-21
  • 慈善基金进社区 点对点帮扶居民 2019-04-19
  • 第二届衡水旅发大会9月在武强举行 2019-04-17
  • 【新媒体矩阵】长城编小厨 2019-04-17
  • 凤凰公映礼之《青禾男高》 2019-04-17
  • “大地飞歌·2017”晚会带妆联排 观众点赞“耳目一新” 2019-04-16
  • 第518期:讨厌萝卜味?它可是抗癌的高手 2019-04-16
  • 中考期间广州部分公交线路有调整 2019-04-15
  • 国图新春亮宝:看《永乐大典》 迎戊戌新年 2019-04-15
  • 第十届海峡论坛在厦门举行 2019-04-08
  • 招聘启事丨西部网诚聘新媒体编辑记者、实习编辑等人员 2019-04-06
  • 【大考2018】新安晚报爱心送考车出发 2019-04-06
  •     马上就要启程了,江行止觉得这事儿还是要知会一下小梁王,小梁王大概是个宠妹狂魔,梁露函看到了江行止来,就向自家哥哥打听了一下,得知江行止要去西域,她也就来了心思。

        梁露函偷偷的筹划着也要去西域转一圈,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听说西域的羊肉很美味却没有膻味,而且那里都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还听说西域的水果特别的甜,她早就想去了,只是之前自己年幼,而母亲也不肯。

        现在她觉得自己也不小了,但是梁王妃依然没有同意,她的理由很简单,万一出了危险怎么办,江行止去西域,那是不带着人手的,真的遇到了匪徒,江行止肯定第一时间?;ぷ约旱钠拮?。

        那样的话梁露函可就没人管了。

        梁露函皱眉,“娘,我也会些身手的,寻常人奈何不了我的?!?br />
        “你也好意思说你会身手?就你那半吊子的拳脚功夫,也就能打打咱们家的家丁?!?br />
        “什么意思?”梁露函问道,但是很快她似乎就明白了母亲的质疑。

        “您怀疑我打败他们,是因为他们让着我?”

        “难道不是吗?”梁王妃摇着头,“函儿,你既然答应了娘不会再想着江行止,那你为什么还要跟着一起去呢?你跟着他们夫妻俩一起去,那不是自讨苦吃吗?”

        江行止对桑栀越好,自家这个傻闺女就会越难过,梁王妃不想让她这么痛苦。

        梁露函却也有她的道理,“娘,我是说过要放手了,但是我还缺少那么一点点的刺激,我天天跟在他们身边,看着他们夫妻恩爱,这么大的刺激,我肯定就会心死然后彻底的放手了?!?br />
        “荒谬,总之,我不许你去?!?br />
        梁王妃不许她去,她就不去的话,那她梁露函也太没面子了。

        就在梁露函偷偷的准备的时候,已经看穿了一切的梁王妃,偷偷的找过桑栀,她知道自己的女儿什么脾气,拦是肯定拦不住的,只能拜托他们夫妻对梁露函多加照顾了。

        桑栀听到梁露函也要跟着去的消息还是有些诧异的,但是梁王妃亲自嘱咐的,她也不好拒绝,当晚上她把这事儿跟江行止一说,江行止立刻就否定了,“不行,我们是去办正事儿的,带着她像什么?而且那个丫头一看就是个不省心的,万一她闯下什么祸该怎么办?”

        “那梁王妃亲自拜托的,我也没办法拒绝啊,何况路上多个人,也多些乐子,不然我们不带她去,她自己偷偷地跟着,那样真的出了什么事儿,麻烦才更大呢!”

        就算那样出了事儿,虽然跟他们夫妻俩没有关系,但是事情到底还是因他们而起的,心里总是过不去的。

        江行止没办法,虽然觉得头疼,但还是硬着头皮带上了梁露函。

        梁露函大概是第一次出远门,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激动的心情都写在脸上了。

        不过看到江行止对桑栀温柔体贴的时候,她还是会沉默,但是很快她就又像是满血复活了一般。

        桑栀留意着她的神情,大概这就是她为什么愿意给梁露函机会的原因吧。

        她是一个毫无心机的小姑娘,人难免会有犯糊涂的时候,总不能一棒子直接打死。

        乌依古尔本来是想着护送他们去奎玛的,但是进了西域境内,临时收到了家书,家中有急事,不得不赶回去,不过他已经给奎玛的朋友,就是那位宁润泽写了书信交给了江行止,按着桑栀的意思,说他们是乌依古尔在京城认识的朋友,想要来做葡萄酒的生意,所以来宁家。

        拿着这封引荐信,桑栀心情有些复杂,也不知道她爹有没有再娶。

        虽然有着那样的误会,他再娶也无可厚非,但是一想到母亲为了他香消玉殒,跟家里人闹翻了,他却另娶新欢,着实有些让人心里不舒服。

        从肃州到西域走了十几天,路上桑栀因为舟车劳顿,又吐了几次,可把江行止给急坏了,而梁露函每次看到江行止着急的样子,心里便是一阵心疼,可是疼过之后,她发现,对于桑栀之前跟自己说的那些话,她就想明白了一些。

        这么十几天下来,不能说,她一点也不喜欢江行止了,但是她发现自己对他的迷恋也没有那么深了。

        果然,她这一次来对了。

        “前面应该就是奎玛镇了,正好天也快黑了,咱们找家客栈住下来吧,明天再去宁家?!?br />
        桑栀整个人瘦了一圈,不过这会儿精神还好,其实她自己觉得没什么,就是江行止太紧张了,哪个女人怀孕不都这样吗?

        她已经算是很好的了,有的人从两个月开始一直吐到生产,那才叫受罪呢。

        桑栀这几天见到的要么就是戈壁要么就是草原,还好奎玛镇并没有靠近沙漠,不然她又领略到了一种自然风光。

        眼看着前面的小镇灯火辉煌,桑栀撩开了车帘,向外张望了下。

        虽然夜色已经黑了,不过镇子上还是挺热闹的,他们大部分是跟乌依古尔一样的西域人,当然中间也有不少的汉人,这些年,两国交好,虽然西域人不爱出来,但是汉人却愿意来这里做生意。

        “我想下去走走!”桑栀觉得这几天坐的腰酸背痛的,还不如走走舒服呢。

        江行止给她披好了衣服,就把她抱了下来,“云翎,你们两个先去前面的运来客栈,我们走走很快就去了?!?br />
        本来梁露函还想说自己也想转转的,不过江行止这么一说完,她也就没开口了。

        桑栀一直都觉得肃州的食物单调,可是在看了西域的食物后,桑栀就觉得还真的愿望了肃州,走了半条街了,就看到了干干的饼子,她一点儿食欲都没有。

        江行止这个人吃东西很挑剔,但是在特殊环境下,也就没那么讲究了,行军打仗,几天吃不上一顿饱饭,那也不是没有过的。

        没有好吃的,桑栀有点不高兴了,不过不远处火光明亮,还聚集了很多人,桑栀也就来了兴趣,江行止发现怀孕了的女人性情果然会有些改变,以前桑栀可没这么爱看热闹。

        瞧着她踮起脚张望着,江行止道:“咱们去那边看看吧?!?br />
        简直说到了桑栀的心坎里,桑栀郑重的点头,“好啊?!?br />
        火光映照着桑栀的脸,江行止偏头望着她,她的脸上还带着少女的灵动,可是她却已经快要成为自己孩子的娘了,缘分啊,多么其妙的东西。

        更奇妙的是,前面这么热闹,正是在比酒,就跟当初霍家酒坊的比赛方式差不多,谁喝的多,谁就胜利了,可以赢得宁家给的十两赏银。

        十两啊,可不是小数目了。

        别的桑栀倒是没什么兴趣,不过听说是宁家的,桑栀就多看了一会儿。

        一阵清风吹了过来,酒香也送人了鼻息之间,桑栀意外的是这酒竟然跟叶家的仙人醉有几分相像。

        桑栀也没有刻意的去问,但是身边的人往往会透露很多消息,桑栀从乌依古尔那里知道,宁家已经很久不酿酒了,不过从最近开始,他们似乎又想要做酒的生意了。

        台上的大汉已经喝了好几坛了,眼下有些醉了,双脚不停的挪动着,不然有点站不住了似的。

        拿着锣的人敲了一下,“还有没有哪位好汉来挑战的?我身边这位英雄,可是喝了五坛了,再没人上来,赏金可就被他拿走了?!?br />
        桑栀想到当初要不是霍小仙给自己机会的话,这会儿她可能也不会站在这里,往事如烟,在眼前一一浮现。

        然而等到她回神的时候,却发现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了,再一看,他竟然站在台子上。

        江行止对着台子下面的桑栀笑了笑。

        桑栀摇着头,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够无聊的,可是她的目光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一刻也舍不得离开。

        江行止出马,怎么会失手呢。

        锣声再度响了三下,他以六坛酒取胜,没人再敢去挑战。

        江行止拿着银子,准备带着桑栀吃吃西域的烤全羊的,可是他刚准备下台,就被敲锣的人拦住了,“恭喜姑爷,贺喜姑爷?!?br />
        “姑爷?”江行止一愣,桑栀也懵了。

        “什么姑爷?”

        敲锣的人笑着道:“您酒量过人,赢了这场比试,自然就是我们家的姑爷了?”

        江行止完全莫不清楚状况了,敲锣人解释道:“谁赢了比赛,并且能够入了我们家小姐的眼的,就是我们宁家的姑爷了?!?br />
        说罢,敲锣人指了指身后的二楼,那里正站着位姑娘。

        江行止看着桑栀,把银子还给了敲锣人,“银子我不要了,人我也不会娶的,我已经成亲了?!?br />
        “唉,公子,你这不是捣乱吗?成亲了你上来比什么呀?”

        江行止也冤枉啊,他刚刚一时兴起,想要讨个好彩头,哪里晓得喝个酒就喝出个女人来??!

        二楼上的姑娘脸色大变,借着火光看到了江行止不顾阻拦走到了桑栀跟前,“喂,男人,留下你的姓名?!?/div>
  • 候选企业: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9-04-25
  • “夏季第一瓜”竟是它! 2019-04-24
  • 衡阳市公安局回应“交警执勤中倒地”事件:2人停职调查 2019-04-23
  • 河南再建两条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 2019-04-21
  • 慈善基金进社区 点对点帮扶居民 2019-04-19
  • 第二届衡水旅发大会9月在武强举行 2019-04-17
  • 【新媒体矩阵】长城编小厨 2019-04-17
  • 凤凰公映礼之《青禾男高》 2019-04-17
  • “大地飞歌·2017”晚会带妆联排 观众点赞“耳目一新” 2019-04-16
  • 第518期:讨厌萝卜味?它可是抗癌的高手 2019-04-16
  • 中考期间广州部分公交线路有调整 2019-04-15
  • 国图新春亮宝:看《永乐大典》 迎戊戌新年 2019-04-15
  • 第十届海峡论坛在厦门举行 2019-04-08
  • 招聘启事丨西部网诚聘新媒体编辑记者、实习编辑等人员 2019-04-06
  • 【大考2018】新安晚报爱心送考车出发 2019-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