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河北彩票排列7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四章 鞭打玄女
        东秦天庭的运转机构,还是非常强大的

        哪怕王忠全最终都没有追到玄女,而东秦天庭仅仅在第二天,就找到了玄女的下落。

        在一个巨大的山谷口,玄女瞪眼看向满天大罗金仙。

        王忠全、夏司命、奢比尸、巳心等东秦强者,已经将整个山谷围了起来。

        “玄女,你将我东秦夏后、小太子掳哪里去了还不交出来”王忠全气势汹汹道。

        “王忠全哼,我没去你东秦闹事,你们真当我好欺负不成居然来围困我还污蔑我”玄女瞪眼道。

        “到了整个时候,岂容你狡辩”夏司命也冷声道。

        “哼,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这些日子,我一直隐居于此,从来没有离开过,你们东秦,一来就毁了我养的花草,破了我这里阵法,是否欺人太甚了”玄女瞪眼怒道。

        “欺人太甚是你欺人太甚,拿下”夏司命一声令下。

        “吼”

        一群大罗金仙,轰然冲向山谷。

        “哼,还真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东秦东秦欺人太甚”玄女一声怒吼。

        “鸣”

        一声巨响,玄女化为凤凰,与东秦一众将士冲撞而去。

        “逼上高空,别破坏四周”夏司命一声冷喝。

        “好”王忠全一声断喝。

        “吼”

        巳心、奢比尸等人组成尸祖麒麟阵,一个巨大的麒麟冲撞而出,瞬间将玄女所化的凤凰冲上高空。

        一行人在高空大战而起。

        而山谷之地,后羿下令道“搜,快搜,找到夏后与小太子”

        “是”众东秦将士快速了起来。

        夏司命、王忠全都是十七重强者,尸祖麒麟阵就算还没有磨合到完美,也有十八重之力,对付十七重的玄女,自然不在话下。

        一时间,这一方高空,天崩地裂,巨大的动静,瞬间响彻了整个天下。

        武秦仙庭,苏定方也听到了动静,眉头一挑。

        “玄女的声音”苏定方皱眉道。

        踏步,苏定方走出上书房,看向远处巨大动静传来的方向。

        而此刻,第一谋士也走到了近前。

        “你来迟了”第一谋士说道。

        “先生,什么意思”苏定方看向第一谋士。

        “远处的大战已经结束了,玄女被东秦的人制服了,并且押解回天宫界了”第一谋士说道。

        果然,远处的战斗已经结束了,苏定方目力顺着第一谋士所指的方向,刚好看到,玄女被封印修为,用锁链锁住,送到了天宫界,凌霄宝殿广场之上。

        凌霄宝殿广场之上,无数东秦官员等候之中。

        为首的周天音更是面露戾色的看向被抓来的玄女。一旁妊霓一脸焦急。

        “皇后娘娘,玄女住所的四方,都已经搜过了,并没有夏后与小太子的踪影”后羿焦急道。

        “找,继续找,通知东秦所有部门官员,不许停,给本宫找,也悬赏天下,找到夏后、王鲤太子者,重重有赏哪怕有线索者,重重有赏”周天音冷声道。

        “是”后羿应声道。

        周天音却是扭头冷眼看向玄女。

        “玄女你还不肯说吗”周天音寒声道。

        “哈,哈哈哈哈,虎落平阳被犬欺周天音,凭你,也能审问我”玄女怨恨道。

        这段时间的隐居,压下去的怨气,好似瞬间再度爆发了一般,昔日高高在上,凤凰一族谁不对自己俯首称臣这周天音,当年自己可以随便一句话决定她的生死,如今,却高高在上的审问自己

        怨气爆发,玄女看着周天音充满了嫉妒。

        “老祖,你把夏后与王鲤藏到哪里去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妊霓顿时难受的哭道。

        “妊霓,我说过多少遍了,我没有抓叶赫赤赤与王鲤,你相信我吗”玄女冷声道。

        “我,我”妊霓红着眼睛哭着。

        妊霓愿意相信玄女,可是,愿意也没用啊,当时玄女就是在自己面前,当着自己的面,掳走叶赫赤赤与王鲤的啊。自己就算想要给玄女辩解,也无从开口啊。

        “你也不相信我”玄女瞪眼道。

        “哼,玄女,我们的耐心是有限的我现在就要知道夏后与王鲤的下落,你若不说,别怪我不客气了”周天音冷声道。

        “周天音,我看你怎么不客气法”玄女嘴硬道。

        玄女也有自己的骄傲,想让自己在周天音面前低头根本不可能自己已经说了没有,但,你们不信,我不可能跪下了给你们解释的。

        “好,你不说,行,取我凤凰一族的打神鞭来”周天音冷声道。

        昔日,打神鞭落在姜尚手中,可惜,姜尚并没能发挥多大的威力,因为其中需要凤凰一族的秘术才能催动,姜尚不懂怎么用,周天音懂啊。

        打神鞭入手,一股股凤凰之力涌入其中。

        周天音没有丝毫迟疑,一鞭打出。

        “啪”

        一道金光,犹如闪电一般直冲玄女体内。

        打神鞭,是凤凰一族至宝,是用来惩罚犯错的凤凰的,内部有着一股力量,专门克制凤凰一族的。

        此刻一鞭打出,强如玄女,凤凰之魂一阵摇颤,也发出一声惨叫。

        “啊”

        玄女一声惨叫,全身都在蜷缩一般。

        “说不说”周天音瞪眼道。

        但,玄女忍着痛苦,并不开口。

        “吊起来,我看你什么时候说”周天音冷声道。

        “老祖,你说吧,你放了夏后与王鲤吧”妊霓在旁心疼的劝道。

        但,玄女咬着牙齿,只是怨毒的看向周天音,被挂了起来,也不肯说。

        “皇后,会不会”一旁王忠全忽然神色一动道。

        因为,王忠全知道一些隐秘,当初冥王,可是有一些冒牌的啊。这玄女都被打成这样了,都不肯说,会不会不是她

        周天音看向王忠全,瞪了一眼,止住了王忠全的话茬。

        王忠全猜到了这个可能,周天音岂会猜不到但,周天音不敢耽搁,从种种迹象来看,若不是玄女,那很可能是姬昌嫁祸玄女,可,此刻周天音能怎么办去武秦仙庭,只会将那第一谋士惊跑了。更何况苏定方维护第一谋士,也不可能让自己抓他。

        如今,只能将错就错,让第一谋士认为计策得逞,让其放松警惕。

        毕竟,谁也不知道第一谋士为了什么,但,如此做,肯定有后续,周天音如今只能配合中,希望第一谋士进行他的后续动作,然后借机抓住第一谋士。

        毕竟,叶赫赤赤、王鲤的安危耽误不得。多拖一点时间,他们就多一点危险。自己全力配合,也缩短这个时间啊。

        至于玄女是不是冤枉的周天音已经顾及不到了。

        “啪”

        “啊”

        打神鞭抽动,玄女发出一声声惨叫之声。

        那惨烈的景象,自然让武秦仙庭的苏定方、第一谋士看在了眼里。

        苏定方捏紧拳头,脸色无比难看。

        “陛下,玄女被抓了,如此鞭打,你就置之不理”第一谋士在旁问道。

        “是她自己太作了”苏定方冷声道。

        苏定方看似对玄女无情,但,此刻拳头都捏青了,显然心里极度不好过。

        这一幕,自然看在第一谋士眼里,第一谋士似极为满意。

        八卦星域,兑域

        玄女的确是冤枉的,因为,此时此地,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玄女浮在中心星球之上。

        那模样和玄女一模一样之人,自然是第一谋士利用八卦星域的特殊,复制出来的。

        此玄女站在半空之中,看着自己的右臂,在其右臂之上,有着一块肉被咬掉了,虽然用法术封印,不让鲜血继续流淌,但,清晰的齿印,让此玄女好不愤怒。

        就在此玄女脸色难看之际,远处一道流光闪过,却是大祭司快速飞来。

        “玄女初号,人呢”大祭司急切道。

        却是那日在第一谋士强大的压迫下,大祭司最终只能选择妥协了,如今听候第一谋士的命令。

        “什么人”此被复制的玄女初号冷声道。

        “就是叶赫赤赤啊,我刚才听说了,你押着叶赫赤赤回来了她人在哪里”大祭司期待道。

        叶赫赤赤就是倾致神女转世啊,自己一辈子倾慕的对象,就在这八卦星域了

        “主人说了,叶赫赤赤还有大用,任何人不得靠近,你大祭司更要防备”玄女初号冷声道。

        “什么”大祭司眼睛一瞪。

        “叶赫赤赤已经关入地牢之中了,你也别问了,哼”玄女初号冷声道。

        大祭司脸色一阵难看。自己都答应听候第一谋士的了,他为何还防备自己

        “对了,听他们说,你连叶赫赤赤的儿子,王鲤,也抓来了与叶赫赤赤关在一起了”大祭司问道。

        “那个小兔崽子”玄女初号顿时瞪眼怒道。

        “怎么了”大祭司好奇道。

        “就是他,小兔崽子,我带他飞行的时候,他咬了我一口,该死的东西”玄女初号怒气未消道。

        大祭司看到玄女初号手臂上的那牙齿印,瞬间猜到了当时情况。

        “那王鲤呢”大祭司问道。

        “掉下去了你要找,自己去找”玄女初号冷声道。

        对于这王鲤,第一谋士没有在意,玄女初号也没有在乎,毕竟是抓叶赫赤赤顺带掳来的。

        “掉下去了这,这,这下面,全部是古食族啊”大祭司瞪眼惊叫道。

        二人所在的星球上空,就是先前复制永夜初号、永夜二号的星球,星球巨大,外侧有着无数浑浊的沙雾,遮盖了星球下方,而下方地面,有着无穷无尽的古食族。

        掉下去了王鲤一个人掉下去了,那不是死定了

        “全是古食族怎么了哼,咬我活该被吃,这会功夫,应该被吃的渣都不剩了吧”玄女初号冷笑道。

        此星球地表,无数古食族,就算玄女初号也不敢轻易踏足,此刻猜测王鲤被吃了,玄女初号才一阵解气。

        “在哪你带我去”大祭司急切道。

        “要找自己找,老娘可没有时间”玄女初号一甩袖子,踏步离去了。

        独留大祭司站在原地,脸色一阵难看。

        虽然臣服第一谋士,听其调令了,但,对于王鲤,大祭司却有着一股愧疚,或许是因为觉得自己欠王雄的,如今王雄儿子死在自己面前,终究有些不舒服。

        找

        这如何找

        大祭司目力所过,下方星球上密密麻麻的古食族,这怎么可能找得到,在哪个古食族的肚子里吗

        “唉”大祭司微微一叹,扭头而去。

        而此刻,谁也没有发现,下方一个山谷之中。

        王鲤从高空坠落,并没有受多大的伤害。

        “坏人,你还我娘亲,还我娘亲爹,娘,鲤儿害怕”王鲤吓的哭泣之中。

        王鲤终究太小了,从小顺风顺水,何时受过这种惊吓,此刻满身泥巴,想到叶赫赤赤先前被抓,顿时哭的无比伤心。

        但,此地黑暗,根本没人来帮王鲤,让王鲤哭泣中更加害怕了起来。

        可,就是这哭声,终究吸引了四周的古食族。

        “吼”

        四周,有着数百古食族,听到王鲤哭声,咆哮中扑了过来。

        吃,吃,吃

        这些古食族昔日被投食过人族,自然知道这是吃的,兴奋的扑向王鲤之地。

        很快,就发现了王鲤所在,大吼一声,一拥而上,向着王鲤扑去。

        也就在要扑到王鲤不远处的时候。

        “咔咔咔”所有古食族忽然发出惊恐的颤抖声。

        “呜呜呜呜呜”

        就看到,扑向王鲤的古食族们,忽然全部跪伏在王鲤面前。好似王鲤身上有着一股奇特的气息,这种气息,好似烙印在了灵魂深处的命令,在古食族内部代表着一种上位者的地位。

        就好像永夜亲王,只要永夜亲王踏步所在,近乎所有古食族都跪伏听命。

        如今,面对王鲤的气息,这些古食族同样如此,甚至,比面对对永夜亲王还夸张,更多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好似对王鲤,就是一点连抵挡念头都无法产生一般。

        这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与臣服。反抗不了,好似任君吞吃般的跪伏。

        “哇哇”王鲤被四周狰狞的古食族吓的哇哇大哭。

        引来越来越多的古食族,继而全部跪伏在王鲤面前,瑟瑟发抖一般。
  •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双色球技巧准确率100 香港两码中特精准 分分彩出号绝密公式 3d2019年全部开奖号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时彩走势图 网赌提款不了最好方法 日博体育 中国体彩彩票 体育彩票20选5开奖查 查询快乐双彩 北京快3 彩票足球彩票开奖结果 大发真钱娱乐城下载 北京赛车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