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河北彩票排列7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十六章 道德令牌
        相里勤、相夫子、邓陵子,三个大墨出手,顿时以诅咒之力,将巨阙禁锢住了!

        而三人,庄周也瞬间认出了是谁,大秦九君之嬴不高兴、嬴没烦恼和自己的女儿龙吉。

        “龙吉,怎么又和洪锦搅在一起了?”庄周脸色一阵难看。

        看邓陵子那自信的模样,庄周并没有急着与之相认。

        “相里勤,你这次倒是机警!知道提前传信老师!”相夫子冷笑道。

        相里勤看了眼相夫子,却不再理会,而是看向邓陵子:“师妹,老师遇到什么事了?”

        “我也不清楚,不过,师兄,这巨阙,我还是第一次见,居然,居然……!”邓陵子露出一股惊讶之色。

        显然,邓陵子认出了巨阙的容貌,这不就是自己的堂兄,陆压吗?

        “你见过?”相夫子疑惑道。

        邓陵子不理会相夫子,顿时让相夫子一阵无语。

        “师妹,相里勤因为嫉妒于我也就罢了,师兄我可是对你一直不错,你为何每次对我都是如此态度?”相夫子疑惑的看向邓陵子。

        显然,相夫子、相里勤好似忘记了洪锦、哮天犬时代的记忆。

        “哼,你做的事,自己清楚!”邓陵子再度一声冷哼。

        “相里勤,是你在师妹面前说了我的坏话?”相夫子皱眉的看向相里勤。

        “哈,哈哈哈,我?我可不会在人背后乱嚼舌根,相夫子,你自己为人虚伪,自己清楚,师妹看透你了,你还不服?”相里勤大笑道。

        显然,相里勤一直和相夫子不对付,见小师妹不理相夫子,顿时感到一阵亲近。

        “你们怎么在这里对上了?”相夫子好奇道。

        “先别说这个了,将巨阙带回去吧!”相里勤开口道。

        相里勤一开口,三人再度看向动惮不得的巨阙。

        三大强者出手,纵然巨阙为天下第一锋利,也动惮不得。

        “带回去?”邓陵子微微皱眉。

        “当然,巨阙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怪不得我们了,天下第一锋利的圣剑?哼,既然他心向杨朱,那就将他的意识抹去,只留剑身就行!”相夫子脸色一冷道。

        “什么?不行!”邓陵子脸色一变。

        这好歹是自己的堂兄,怎么可以抹去意识?

        邓陵子的反常,瞬间让相夫子、相里勤露出疑惑之色。

        “师妹,你这是什么意思?”相夫子皱眉道。

        “师妹,杨朱学宫,为我墨家大敌,巨阙更是为杨朱学宫杀了我墨家无数弟子,你看着地上,百具墨家弟子的尸体,都是他杀的,你还想为他求情不成?”相里勤皱眉道。

        “不,不,我就是……!”邓陵子一阵焦急。

        就在邓陵子焦急之际,陡然间,天空忽然变成了紫色。

        铺天盖地,滚滚紫气笼罩天地。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一声断喝从半空中响起。

        “轰!”

        虚空之中,好似形成一张大网,从四面八方向着众人包裹而来。

        “又是天罗地网?”惠施惊愕道。

        先前,金母元君带来的红衣人,就是用天罗地网重创庄周的,这次,怎么又来了一个天罗地网。

        “不对,这次是紫色的天罗地网,而且,威力比先前大出了百倍、千倍!”庄周瞳孔一缩。

        “杨朱学宫!”相里勤脸色一变。

        “聚!”一声断喝从高空响起。

        却看到,天罗地网瞬间从天而降,向着相里勤三人直冲而来。

        三人正在全力禁锢巨阙,一时间行动却极为不便。

        “福!”相夫子一声断喝。

        “祸!”相里勤一声断喝。

        “吉!”邓陵子一声断喝。

        三人体表,再度冒出一股诅咒之力,顿时形成一个护罩,迎向紫色天罗地网。

        “轰!”

        虚空猛地一颤,众墨家弟子与三个大墨尽皆被天罗地网困在其中。

        “咔咔咔咔!”

        三个大墨因为分出诅咒之力抵挡天罗地网,顿时对巨阙的禁锢小了一些。巨阙猛地一挣扎,顿时让诅咒之墙出现了无数裂纹。

        “哈,好你们三个小东西,再禁锢我???再禁锢我啊,哼,我杨朱学宫的众长老到了,天罗地网大阵,昔年随老子征战天外,就连天外妖魔,都不是对手,何况你们!”巨阙顿时狰狞道。

        巨阙虽然能说话了,但,并不能动弹。

        外面,三个大墨困住巨阙,挡住天罗地网,但,终究犹入牢笼一般。残余墨家弟子全部被困入其中。

        再外围,却是一群身穿紫色道袍之人催动天罗地网。

        这些人,庄周居然好多都有着记忆,有好些人,庄周甚至见过,都是当年老子的学生们。

        “杨朱学宫的长老们?怎么来了这么多长老?你们想要与我墨家彻底决战吗?”相夫子瞪眼怒道。

        “巨阙,你怎么样?”为首一个长老沉声问道。

        “我没事,大长老,我的肉躯,不仅锋利无敌,更是天下最坚固,只是一不小心着了他们的道而已,他们?还伤不了我!你们怎么来了?”巨阙皱眉看向天空为首的紫衣长老。

        “圣人推算,你有大难,让我等前来助你脱困!好在,我们来的还算及时?!贝蟪だ现V氐?。

        “让圣人担心了,哼,这三个大墨,全部带回去,以消我心头之辱!”巨阙瞪眼道。

        “好!”大长老一声断喝。

        众紫衣长老猛地一拖拽天罗地网。

        “嗡!”

        好似将所有墨家弟子、巨阙全部拖走一般,现在不进一步攻击,等拖到杨朱学宫,他们谁也逃不掉。

        相里勤等人,顿时露出难看之色。

        “等一下,还有其他人,其他人也全部带走,不,杀了,全部杀了!”巨阙看向古井私塾的所有人。

        “杀,杀了?不,不!”古井先生吓的都已经崩溃了。

        古井先生昔日可是一个求学不得的小人物,何曾会想到,昔日高不可攀的杨朱学宫的大佬们,全部来自己的小私塾了?还要杀自己?

        “我是杨朱学宫派来教导道家思想的私塾先生,长老,长老,我们是无辜的!”古井先生惊恐的叫着。

        “在下名家惠施,见过杨朱学宫的诸位长老,尔等不问是非,只凭喜好杀人吗?这是杨朱圣人教的?”惠施顿时开口叫道。

        大长老看到惠施,眉头一挑,显然,杨朱圣人有过交代,不敢为难。

        “巨阙,圣人有过交代,不许我们滥杀无辜,我看还是算了!”那大长老开口道。

        “不许滥杀无辜?你们不帮就不帮,用得着如此借口吗?”巨阙顿时气的眼睛通红。

        “抱歉,我们先回杨朱学宫吧!”大长老开口道。

        大长老得杨朱圣人之令,要暗中?;せ菔?,所以只能找此借口。

        巨阙顿时气的一阵胃疼。这群长老,自己在效忠杨朱学宫后,就一直防着自己,如今自己无法动弹,请他们帮点小忙,居然还推三阻四。

        “哼,好,好,好,你们不动手,回头我来动手,但,那个庄周,给我拿下,他杀我杨朱学宫不少弟子,瘟君、疫君都死在他手中,总不会,他也是无辜之人吧?你们就算不杀,也给我带走,否则,回头他躲起来,我哪里去找?”巨阙再度一声高喝。

        顿时,所有人都看向庄周。

        庄周?大长老就不在乎了,只要惠施没事,救了巨阙就行。

        “好!”大长老沉声道。

        “诸位,事出有因,还请……!”惠施想要阻拦。

        “惠子,我等不追究于你,已经是极限了了,休要阻我杨朱学宫办事!”大长老一声冷喝。

        “再来一个天罗地网大阵!”大长老再度一声断喝。

        “是!”顿时,有些没动手的长老们,纷纷取出紫色大网,要向庄周罩去。

        这群人,可不是先前的红衣人,天罗地网的威力,就连墨家三个大墨,都被困住了,庄周如何抵挡?

        “慢着!”吐血中的金母元君一声断喝。

        但,长老们根本没有理会,手中大网连成一片,似乎从天而降,将庄周拿下一般。

        眼看庄周被逼入绝境了,这一刻,庄周好一番郁闷,不得已,只能使用儒家大道了。

        “我说慢着,没人听吗?”金母元君再度喝道。

        的确没人听,所有人都看的出来,金母元君虚弱至极,哪里是这群道家弟子对手。

        金母元君见没人听自己的,探手取出一枚紫色令牌。

        “轰!”

        紫色令牌一出,四周天地中的所有紫气,都是猛地一阵颤动,众长老催动天罗地网都是猛地一阵摇晃,差点崩散掉。

        “别动,住手!”大长老陡然喝道。

        “咳咳咳咳!”金母元君,咳嗽之中,高举紫色令牌。

        紫色令牌在其手中,好似并没有多大的威力,但,却让所有长老浑身一颤。

        “道德令牌?老师的……,老子圣人的道德令牌?”一个紫衣长老惊叫道。

        “道德令牌,老子的道德令牌,执道德令牌者,道家弟子,必须听令,现在,我命令你们,马上滚出蒙地!”金母元君顿时喝道。

        “金母元君!”众倒地的红衣人一阵焦急。

        但,金母元君为了护住庄周,好似什么也不顾了,就连如此尊贵的道德令牌,也拿出来了。

        所有长老顿时一阵沉默,一起看向为首的大长老。

        “道德令牌?道德令牌?号令天下道家弟子?怎么,怎么会在你手中?”大长老眼皮一阵狂跳。

        大长老看到道德令牌,并没有太大的尊敬,只有一股眼热。

        毕竟,众人只听候杨朱圣人调令。老子圣人?已经成为了过去!他的令牌,效果已经大打折扣了。

        “别管为何在我手中,我就问你们,这道德令牌,你们尊,还是不尊?”金母元君死死盯着众人。

        大长老眼中微眯,深吸口气:“如今天下,道家只尊杨朱圣人!”

        “哈,哈哈哈,错了吧,道家是道家,杨朱是杨朱,杨朱的道家,只是道家的一个分支,除了杨朱,还有别的道家弟子,并不尊杨朱,但,他们都尊道德令牌!因为这是老子圣人的信物!你们不顾老子之威严了?”金母元君死死盯着大长老。

        大长老眼中一阵闪动。

        “我听说,你当初还是老子的学生,杨朱也是老子的学生,怎么,如今你又变成杨朱学生了?杨朱可代表不了整个道家!”金母元君喝道。

        大长老沉默了一会,深吸口气道:“道德令牌,只有杨朱圣人才有资格使用,你,还没资格,将道德令牌给我,否则……!”

        “否则什么?你还想向我动手?那来啊,我将道德令牌,捏碎,你们信不信?”金母元君冷笑道。

        “不要!”大长老惊叫道。

        显然,大长老对着道德令牌势在必得,因为,这是杨朱一早就下了搜寻命令,只可惜,一直没有踪影,杨朱要一统整个道家,此道德令牌,为重中之重,若是毁在自己手中,那万死难辞其咎。

        如今见到了,自然不会放过。

        “小丫头,这道德令牌……!”大长老期待的看向庄周。

        “你们想要?”

        “不错,本该……!”

        “别本该是你们的,并非什么都与你们有缘,我若不拿出来,你们能见到?我这道德令牌可以给你们,但,杨朱学宫,必须要给我一份承诺!”金母元君喝道。

        “哦?请说!”

        “从今天开始,杨朱学宫任何弟子,不许为难庄周,并且,庄周所在此蒙地,杨朱学宫任何弟子,不许踏足!”金母元君郑重道。

        “哦?就这些?”大长老惊讶道。

        “就这些!”金母元君郑重道。

        “好!我答应你!”大长老顿时开口道。

        “你们要放过庄周!”巨阙顿时惊怒道。

        大长老却并不理会巨阙的惊怒,因为相比于瘟君、疫君之死,这道德令牌太重要了,得道德令牌,杨朱圣人可以彻底一统道家所有弟子了。这份功绩,死两个执法殿队长,算得了什么。

        “我知道杨朱学宫的规矩,三十个杨朱学宫长老可引动杨朱轮盘,引杨朱大道对天下宣誓,可代表杨朱之诺,你们今天来了四十个长老,倒是足够,一起发誓吧,以道音,声传盘古世界各地!我要全天下人都知道,杨朱之令,从今日起,绝不为难庄周,杨朱学宫弟子,从今日起,不再踏入蒙地一步!让天下人都知道!”金母元君叫道。

        PS:观棋这几天环境所限,无法将欠的那一更还给大家,过几天稳定下来,观棋一定会还的,欠一更还两更,这两天先保持稳定更新。
  •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福彩3d胆拖工具 牛牛网彩票 瓦拉内 能买外围的足球软件 豪彩彩票 新疆福彩18选7开奖 江苏11选5任三推荐号码 福建快三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安卓bet007足球比分 甘肃11选5任三号码推荐 体彩陕西11选5开奖走势图 3d开机号100期历史记录 天津时时彩哪个平台有 三连码统计器 天津时时开奖视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