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河北彩票排列7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二十六章 儒道
        孔丘的队伍,继续向着鲁国曲阜阙里而去!

        只是这一次,队伍中多了四个小童,分别叫着子游、子贡、子夏、子我。

        四人由孔丘安排,让子路先代为传授基础知识。

        一路上,子路也用心教导,对着忽然冒出的四个小童无比惊奇。

        四人也是子姓?难道是宋国皇室子孙不成?

        更让子路惊愕的是,四个小童身体极好,不,不是极好,不管自己怎么暗中测试,让子路崩溃的是,这四个小童的体力都比自己强。

        怎么可能,自己可是真仙修为??!比不过这四个小童?

        这四个小童哪来的妖孽??!

        子路一肚子疑惑,但,终究不敢发作,毕竟,是老师亲自安排的。四小童貌似隐藏了修为,恐怕比自己厉害,要是想对付老师,简直太容易了。

        “师兄,我等还要跟你学习,好尽快赶上老师的进度,麻烦你了!”子夏笑道。

        “好,好吧!老师将无数书籍汇总,诗、书、礼、易、乐五经,你们先全部背好!”子路无奈道。

        “好,多谢师兄!”四小童极为客气道。

        这一路,四小童,就不断背着这些书籍。

        马车之上。

        亓官赤依靠孔丘怀里,听着孔丘的解释。

        “那四个,是你的侄子?”亓官赤看着外面四个小童奔走,惊讶道。

        “不错,都是大罗金仙,一身修为不错!跟着我也好,我可以将所学也教给他们,况且,由他们守护,你也能安心养胎!”孔丘笑道。

        “侄子?还真是……!”

        “还有五个,带着褒姒离开了!”孔丘解释道。

        “离开?”

        “不错,为何此次带褒姒离开宋国,也给你说过了,那胜九天天下搜捕周幽王、褒姒,最终锁定了宋国,再这样下去,早晚将被找出来的,所以,褒姒必须离开宋国,吸引胜九天注意,让胜九天以为,周幽王、褒姒已经离开了宋国,否则,宋国还会跟着危险!”孔丘解释道。

        “调虎离山?”

        “不错,可惜,胜姒穿越来,才两百多年,修为比未来的本体差得远,所以,我安排五个侄子,一路护送,一路让他‘暴露’在天下!吸引胜九天的目光!”孔丘郑重道。

        “她这样暴露,会不会被发现?万一……!”亓官赤担心道。

        “你担心,他们行走天下,行走的规律被发现,然后被胜九天堵住了?”孔丘笑道。

        “是啊,那胜九天,貌似很厉害?万一设个圈套……!”

        “放心,就防止胜九天设圈套,我提前给他们设定好了路线,不管遇到任何情况、任何吸引,都必须按照我提供的路线暴露,我的路线,没有规律,这样,就不会被胜九天把握节奏了,同时,也好好探探,这天下,胜九天到底操纵到了何等程度!”孔丘郑重道。

        “嗯,还是你想的周到!”亓官赤温柔道。

        “与褒姒约了十年,十年后,他们会来曲阜阙里,与我们汇合!”孔丘解释道。

        “嗯!”

        ------------------

        曲阜阙里。

        孔丘回来了。当地百姓,自然对孔丘极为欢迎。

        孔丘也不管其他事情。继续做着学问。

        半个月后。

        “老师,鲁王下令,封你为曲阜阙里的委吏,负责管理曲阜阙里附近的仓库!”子路皱眉前来。

        “欺人太甚,我老师,只做一个小吏?鲁王他怎么想的,要在宋国,老师什么样的官职得不到?这是故意的……!”南宫敬叔瞪眼怒道。

        “好了,不要管那些了!”孔丘摇了摇头。

        对于小吏,孔丘并没有在意。

        “老师……!这是对您的侮辱!”子路焦急道。

        “你不去在乎他们,他们的侮辱只能是嫉妒!为师如今,开始做春秋了,没有精力去处理外面的事务,接下来,你们帮我处理!”孔丘郑重道。

        “是!”一众学生只能应声道。

        在宋国的时候,孔丘开题《春秋》!

        如今回来,正是安心打磨春秋大道的时候,哪有时间管外界之事?

        孔丘不管外界,一众学生可不能不管。

        特别南宫敬叔,在宋国,可是看到整个宋国对老师的崇拜的啊,老师宁可放弃宋国的威望,也要回鲁国,鲁国居然这样对待老师?

        委吏?这是*裸的侮辱??!

        “南宫敬叔,你回去问问你爹,是什么情况!”子路皱眉道。

        “师兄放心,我一定问清楚!”南宫敬叔很快离开了。

        孔丘安心做春秋,却看到,孔丘大道头顶,那巨大的正气海,随着春秋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出现,变的越来越大。

        在宋国的时候,可以扩大到五十里的正气。如今越来越大,仅仅半年功夫,就达到了百里之大。

        看着每日变大的正气海,孔丘的一众学生纷纷露出激动之色。

        孔丘一边钻研学问,一边给学生们讲道,而一众侄子,这段时间也极为用心学习,学的也飞快。

        偶尔,孔丘也陪着亓官赤,看着亓官赤肚子越来越大。

        “夫君,你这大道取何名?”亓官赤靠在孔丘怀中问道。

        “我之大道,着重君子的品德修养,强调仁与礼的相辅相成,重视五伦与家族伦理,提倡教化与仁政,轻徭薄赋,抨击暴政,力图建立礼乐秩序,移风易俗,保国安民,以入世为主,人人可学,人人需要,取‘人’、‘需’二字,是为‘儒’!”孔丘郑重道。

        “儒道?那不是……!”亓官赤惊愕道。

        还记得穿越前,面对的儒道领域呢,那个胜荀况。

        如今,这也是儒道?

        “一切皆有缘法,这或许也是一种缘法吧!我之儒,非胜荀况之儒!”孔丘笑道。

        “咯咯咯,我不是惊讶,而是我在想,等我们穿越回去的时候,你这可是儒道正宗啊,到时,还不将胜荀况气的吐血?”亓官赤顿时笑道。

        孔丘摸了摸亓官赤的头,微微笑道:“胜荀况,不足为虑,胜李耳,才是危险者!”

        “哦?”

        “不过,胜李耳再强,也是假的李耳,而这个时代,有真的李耳,若是我的儒道领域能与老聃的道德领域争锋,那回去,一定能赢那假李耳!”孔丘郑重道。

        “你的意思?”亓官赤好奇道。

        “我想,等我完善了《春秋》,打磨好了我的大道,我就启程前往大周的朝都,洛邑,见老聃,切磋我俩之大道!”孔丘郑重道。

        “去见老子?”亓官赤皱眉道。

        “早着呢,我这大道,想要彻底完善,少说也要十年!”孔丘笑道。

        “嗯!”亓官赤见孔丘暂时不离开自己,也温柔的躺在孔丘怀中。

        -----------

        鲁国,孟府!

        “爹,你是说,用小吏官职,侮辱老师,是少正卯的主意?少正卯回来了?”南宫敬叔瞪眼惊讶道。

        孟僖子脸色阴沉,点了点头:“不错!”

        “可恨,季孙斯那老东西,他还想要跟老师作对?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南宫敬叔恨声道。

        “呵,这次,你可就错了,季孙斯如今也气得不行!”孟僖子笑道。

        “什么意思?”

        “上一次,少正卯找了季家,季孙斯鞍前马后配合少正卯,结果在曲阜阙里弄的灰头土脸,这一次,少正卯归来,还想利用季孙斯对付孔丘,可惜,这一次,季孙斯不肯上当,那少正卯就抛弃了季孙斯,去找鲁王了!”孟僖子笑道。

        “那季孙斯,岂不是要气死?季孙斯当初为少正卯鞍前马后,就是因为少正卯是老子学生,懂得气数之道,季孙斯想要让少正卯帮忙夺鲁王气数,才配合的,如今,少正卯直接将他抛弃了?”南宫敬叔惊讶道。

        “不错,哈哈哈,季孙斯这老东西,他也有今天,哈哈哈,他已经来找我喝过几次酒了,每次都大吐苦水!”孟僖子大笑道。

        “鲁王听少正卯的?”

        “简直是言听计从??!听说,更将自己的气数,借给少正卯用,以至于少正卯的大道短时间膨胀无数,扩大至两百里的道德天池。如今,鲁国,多少人前去拜师求学呢!”孟僖子沉声道。

        “拜师少正卯?”南宫敬叔脸色一变。

        “你没发现,这段时间,去孔丘那求学的人少了吗?”孟僖子说道。

        “好,好??!少正卯!居然抢老师的学生?”南宫敬叔面露恨色。

        “这少正卯从洛邑回来,就是专门对付孔丘的!而且,这一次,更懂得了隐忍!”孟僖子沉声道。

        “我知道了,爹!”南宫敬叔点了点头。

        ----------

        鲁国,王宫。

        一群宫娥在翩翩起舞。一群侍从服侍之中,此刻大殿中只有两人正坐着。

        一个自然是鲁王,鲁王容貌颇为端正,但,眼神之中却有着一股讨好,讨好的看着另一个端坐的男子,正是少正卯。

        此刻,鲁王、少正卯身旁,都有着美艳侍女在服侍喂酒之中。

        “少正卯,你觉得有多大把握?”鲁王期待的看向少正卯。

        少正卯看了眼鲁王,露出轻笑道:“放心,我的大道帮你镇压气数,保证让你鲁王权利不断变强到彻底掌控鲁国,三桓?很快只会是过眼云烟了,整个鲁国,将只会有你一个人的声音!”

        “哈哈哈,好,好!来,我敬你一杯!”鲁王顿时大喜道。

        少正卯端酒喝了一口:“不过,此事急不得,需徐徐图之!”

        “应该的,应该的!”鲁王大笑道。

        “对了,给孔丘封官后,他什么反应?”少正卯看向鲁王。

        鲁王看向一个侍从。

        “启禀大王,老奴没见到孔丘,那群孔丘学生,对之置之不理!”侍从恭敬道。

        “嗯?”少正卯脸色一沉。
  •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欢乐生肖计划 捕鱼网站 网上玩时时彩被骗报警有用吗 天津时时彩兑奖规则 浙江快乐彩12选5玩法 11选5广东下注点 凤凰娱乐平台客服 湖南彩票投注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福彩快三玩法介绍 北京pk10官方在线计划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结 2017年第128期开奖直播 中国福彩网官 极速赛车是全国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