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河北彩票排列7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七十二章 鹤祖的爱
        鹤祖与玉儿相认,自然喜出望外!

        这一次不同上一次,这一次,鹤祖一再一再确认了,这就是玉儿,就是金灵圣母,不再是异族假扮之身了。

        玉儿表现出对鹤祖的强烈爱慕,与前世鬼魂时的爱慕有些不同,那时虽然爱慕,但还矜持,但此刻,却极为热烈。

        鹤祖此刻看到玉儿回忆起自己,已经心花怒放了,哪里还会在乎这点细节?更何况,玉儿记忆还没有彻底恢复,有点情绪掌控不到位,那在正常不过。

        或许太在乎玉儿了,或许太激动了。鹤祖不断向玉儿讲述自己这些年的一切。

        “这是戮仙剑、绝仙剑?”玉儿眼中一亮。

        “是啊,这是雄儿暂借于我,等破了万仙大阵,我还要还回去!”鹤祖笑道。

        “老师,能不能给我看看啊,说起来,我在截教这些年,还没摸过截教的镇教之宝呢!”玉儿好奇道。

        “好,拿去!”鹤祖此刻,哪有不答应的?

        万仙大阵之中,大部分阵法都已经破了,只有几个零星的小阵,也无关紧要了。这戮仙剑、绝仙剑,左右给玉儿看一下。又没有损失。

        玉儿欢喜的接过。

        另一边,鹤祖再度破了一个阵法,而此刻的玉儿抓着戮仙剑、绝仙剑的剑柄,眉心的十字朱砂印记微微一颤。

        “嗡!”

        两柄仙剑,忽然间颤鸣了一下,好似对玉儿认主了一般。

        不远处,鹤祖破了一个大阵归来:“玉儿,先前雄儿给过我交代,等我在里面将那些小阵法破的差不多了,去给哮天犬、洪锦他们护法,走,时间差不多了!”

        “嗯!”玉儿捏着两柄仙剑,乖巧道。

        一路上,玉儿都盯着鹤祖后背,可惜,鹤祖如今心花怒放,哪里看到玉儿别样的眼神。

        路上,鹤祖更是又破了两个大阵,打退了几个想要冲向玉儿的阐教弟子。

        “喏,就在前面,前面那捧浓雾之中,你看,我们到了!”鹤祖指着不远处的浓雾笑道。

        就在鹤祖准备拉着玉儿过去之际,玉儿扭过头去,陡然脸色一变:“啊,不要!”

        玉儿的一声惊叫,可将鹤祖吓的不轻,有人从背后偷袭我们?

        若是其它时候,鹤祖定然警觉甚至怀疑,毕竟,身后没有一点杀机啊,自己什么也没感应到啊。

        可玉儿的惊慌,让鹤祖无条件相信,瞬间转身,一脸戒备,全部心神放在后方,准备抵挡偷袭,同时,将玉儿护在背后,给玉儿最安全的?;?。

        鹤祖转过头去的一霎那,一股杀机警兆,瞬间在鹤祖脑海中乍现,一股死亡的感觉笼罩全身,本能的鹤祖就要绽放滔天剑气自保,但,爆发滔天剑气,身后的玉儿恐怕就要被自己剑气创伤了。

        生生的,鹤祖克制了自己迸发剑气的念头,仅仅以护罩护住后背。

        奈何,护罩面对的,却是戮仙剑、绝仙剑。

        “轰!”

        一声巨响,鹤祖护罩撕开,戮仙剑、绝仙剑瞬间插入了鹤祖的后背之中,穿膛而过,滚滚剑气瞬间在鹤祖体内爆发而出。

        “??!”鹤祖陡然一声惨叫。

        如此近距离被戮仙剑、绝仙剑穿透身体,何等的伤害,更被亿万剑气搅动肉躯,哪怕鹤祖有着滔天修为,此刻也瞬间被重创的倒地了,全身血肉模糊,不可思议的扭头看着抓着两柄长剑的金灵圣母。

        “噗,玉儿,你怎么,怎么……,噗!”鹤祖不可思议的看着玉儿。

        玉儿此刻,哪有刚才的温柔模样,双目已经冰冷了下来,冷冷对着鹤祖一笑:“鹤祖?也不过如此!”

        鹤祖倒在血泊之中,陡然瞳孔一缩:“不对,你不是玉儿,你是谁?”

        “嗡!”

        一朵朵剑莲在鹤祖四周绽放,鹤祖虽然被重创但,还能反抗一般。

        “呲!”

        瞬间,绝仙?;魉榱私A?,洞穿了鹤祖的丹田,戮仙?;魉橛忠欢浣A?,洞穿了鹤祖胸膛,好似将鹤祖钉死在地上一般。

        “咳咳,噗,你的剑道,你,你是通天教主?你夺舍了玉儿?”鹤祖不可思议的看着金灵圣母。

        “你看出来了?呵呵,夺舍?不,我这只是一缕残念罢了!是你眼瞎,没看出来罢了!”金灵圣母冷笑道。

        “你,你真的是通天教主?那,被太上圣人追杀的……,还有,这里截教弟子被杀,你就不管了?”鹤祖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金灵圣母。

        这才是真正的通天教主,那被太上圣人追杀的,只是异族夺舍的通天教主肉躯罢了。

        金灵圣母冷冷的看了一圈四周,脸色难看道:“哼,截教弟子被杀?还不是拜准提、接引所赐,你也逃不过干系,我截教弟子众多,死伤一批,回头自然让西方教补上人头。至于被太上追杀的?哼,异族,异族,等万仙大阵之后,老师大胜,定然会将我的肉躯还回来!”

        “你知道你的肉身被异族占据了?你知道?你不管?”鹤祖不可思议道。

        “我留在金灵圣母眉心的,只是一缕残念罢了,我只是残念,能阻止眼前杀局吗?再说了,就因为我肉躯被异族暂用一段时间,我不去阻拦老师大计,才得老师允许,换给我了一份神通的凝缩,就等的今日对付你,哈哈哈!”金灵圣母大笑道。

        “神通?什么神通?”血泊中的鹤祖惊怒的看向金灵圣母。

        “老师的神通,剥夺!”金灵圣母冷笑着指着眉心的‘十’字朱砂。

        “那,那,我还以为是玉儿转世今生带的胎记,原来,你一早就开始设计玉儿了?玉儿灵魂怎么样了?你把她怎么样了!”血泊中的鹤祖吐血中惊叫道。

        “哈哈哈,鹤祖?你果然是个情种啊,从昔日金灵转世前,我发现你们有瓜葛,我就猜到,对付你,用她就够了,哈哈哈哈,果然让我等到了这一天!放心,我这残念微弱,一直封闭在其眉心,金灵这些年才没有发现,刚刚你以三生石之气刺激,我才苏醒了,并且压制了她的灵魂,现在,我才显现出来!剑道?你得将臣之剑意,又在九鼎镇压的剑灵族处参悟这数万年,你的剑道,可是天下难寻啊,我若剥夺过来,融入我的剑道,必将再进一步!”金灵圣母冷笑道。

        “你,你,你夺不到我的剑道的,呵呵,你休想!”鹤祖露出一股狰狞的冷笑。

        鹤祖这次是栽了个大跟头,但,并不是眼前通天残念想如何就如何的,自己还可以逃,通过命轮,穿越回未来,所以鹤祖才耐心询问了经过。

        “你想自爆灵魂,让我得之不到?哈哈,你要是毁了我要的剑道,我就立刻爆了金灵的灵魂,哦,对了,她是你的玉儿吧?哈哈哈哈哈,我让她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你看如何?”金灵圣母狰狞的大笑道。

        “你敢!”鹤祖瞪眼惊怒道。

        “我有什么不敢的?为了这一天,我甚至容忍异族占据了我的肉身,容忍截教弟子损失惨重,你以为,我不敢?”金灵圣母狞笑道。

        “她是你弟子??!你弟子??!”鹤祖悲痛道。

        “不,我从来没把她当做弟子,她只是我的棋子,棋子罢了!”金灵圣母大笑道。

        大笑之际,金灵圣母陡然浑身一颤,却是被通天残念压制的真正的金灵圣母灵魂,猛地一颤,发出反抗的挣扎。

        三生石之气,虽然被通天残念拦截了,但,终究有着一丝触及到了金灵圣母的灵魂了,往日记忆,还是回来了。只是抵挡不了通天残念,被压制了,无法告知鹤祖真相。

        刚刚鹤祖被‘自己’重伤,玉儿灵魂惊得躁动不已,悲痛不已,听着通天残念这冷酷的解释,玉儿被压制的灵魂发出凄厉的挣扎之声。

        奈何,通天残念更甚一筹,将玉儿灵魂压制的死死的。

        “金灵,你也想逃出我的手掌?呵呵!”通天残念发出一声冷笑。

        扭头,通天残念看向鹤祖:“你不让我如意,我就毁了你的玉儿,你信不信,哈哈哈哈!”

        金灵圣母大笑之际,眉心的十字朱砂,瞬间直冲鹤祖眉心而去。

        “轰!”

        鹤祖全身瞬间被无数血色光线笼罩一般。

        “啊~~~~~~~~~~~~~!”

        鹤祖发生一声惨叫之声,却看到,其体表冒出一柄浩大的剑罡一般,那就是鹤祖的剑道,剑道浩瀚,好似要刺破整个万仙阵。四周的雾气,在遇到鹤祖的剑道,轰然爆炸四散而开。

        金灵圣母瞪眼看着那恐怖的剑道:“剑道?你的剑道,居然真的与将臣相差无几了?哈,哈哈哈哈,好,好,好!”

        金灵圣母大笑中,探手一引,鹤祖的剑道在如流水一般,涌向绝仙剑。

        剥夺剑道入绝仙剑,回头再引入肉躯,金灵圣母发出兴奋的大笑。

        而眉心少了十字封印,压制的玉儿灵魂也能发出声音了,却发出凄厉之声:“不要,放开我的老师,老师,你快走,为了玉儿,不值得,老师,不~~~~~~~~~~~~!”

        “哈哈哈哈!”金灵圣母大笑之中。

        鹤祖想要离开,毕竟,未来还有蓝田玉,说明玉儿最后无碍了。

        可,或许太爱玉儿了,鹤祖又担心,或许就是因为自己的奉献,才让蓝田玉有转世机会的,自己若是放弃眼前,会不会,玉儿就此被通天毁灭?未来的蓝田玉,不再是眼前的玉儿呢?

        “不值得,老师,为了我,不值得,不值得~~~!”金灵圣母眉心传来玉儿凄厉的哭喊声。

        鹤祖最后要回未来的念头,在此刻彻底掐灭了。

        “值得的,玉儿,你知道吗?我为什么学剑?就是你喜欢剑,我想学剑给你看!我对剑道的热爱,一切源于对你的热爱,为了你,我可以放弃一切,只要你无碍,哪怕你一点危险的可能,我都不想让它发生!”鹤祖温柔的一笑。

        “不要!”玉儿悲痛的哭泣之中。

        “通天教主,希望你能守信,最后放了玉儿!”鹤祖发出一声惨笑。

        “哈哈哈哈哈!”金灵圣母大笑道。

        恐怖的剑道,撕裂无数雾气,引动大阵中大量强者露出好奇之色。

        远处,追着哪吒的燃灯道人脸色一变:“不好,六魂幡处,出事了!”

        一片大雾之中,孔宣屠戮了两教弟子:“龙吉丫头,你在哪?咦?那边有剑气,好强烈的剑意??!龙吉不会在那边吧!”

        孔宣也激射而去。
  •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pk10游戏是不是骗局 四川快乐12任五遗漏期数 曾道人6和彩 内蒙古快3走势图 pk10赛车玩法介绍 河南481近500期开奖结果 BG捕鱼大师 北京pk10几点钟开始 华东15选5今天号码推荐预测分析汇总 11选5最大遗漏爱彩乐 快乐十分任三复式表 彩票大奖中奖方法 重庆时时走势图 吉林快三怎么买稳赚 山西快乐十分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