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河北彩票排列7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五十三章 金灵
        阴间,一座山峰之下。

        东华帝君终于知道卞城王那古怪的表情了。

        却看到贺剑之一脸严肃的坐在一个高台之上,面露严肃的看着面前一个小女孩鬼魂。

        那鬼魂抓着一柄长剑,一脸的委屈看向贺剑之。

        “前面那个恶鬼,从地狱逃出,已经吞了多个灵魂,你再不动手,我就动手了??!”贺剑之说道。

        小女孩不是旁人,正是东王公时期和贺剑之刚入阴间,救下的那个小女孩,田部落的小公主,玉儿。

        “我自己来,不要你管!我一定抓住他!”玉儿抓着剑扑向山谷一个恶鬼。

        “轰轰轰…………!”

        山谷中,玉儿出剑并不厉害,好几次都被恶鬼打飞,但,玉儿都是咬紧牙齿,一次次扑上去。

        贺剑之,如此强大的一个剑修,若是有旁人靠近,早该发现了才对。

        可东华帝君和卞城王已经来了好一会,贺剑之居然没有发现,显然,心思全在那小女孩身上。

        佯装喝着茶,却眼睛不时撇向远处的玉儿。

        “这是……?”东华帝君好奇道。

        “这小女孩与贺先生有缘吧,贺先生在帮她!”卞城王解释道。

        “哦?”

        “贺先生在帮她积累功德!想给她投胎时,能投个好胎!可是,贺先生冷面心热,明明好事,却一脸严肃!”卞城王解释道。

        东华帝君看着那小女孩玉儿。

        几十年了,也许是灵魂缘故,几十年下来了,小女孩的容貌依旧没变,稚嫩无比。

        就在贺剑之佯装冷脸喝茶之际。

        “??!”玉儿一声惨呼,却是被那恶鬼顿时扑杀在地,张口就要被恶鬼吞吃了。

        也就这一霎那,贺剑之陡然脸色一变,瞬间一晃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瞬间,出现在玉儿身旁,一把抱起玉儿,一剑斩在那恶鬼身上:“找死!”

        贺剑之脸上闪过一股滔天凶怒,这还是东华帝君第一次见到贺剑之如此惊怒。

        “轰!”

        那恶鬼在贺剑之面前太弱了,只能绝望中飞灰湮灭了。

        直到那小恶鬼飞灰湮灭,贺剑之才心有余悸的轻呼口气,好似刚才的小恶鬼是多么强大的对手一般。

        贺剑之怀中,玉儿却是满眼星星,脸上微微红润了起来,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而贺剑之却不敢看玉儿的脸一般。

        远处东华帝君、卞城王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画面,太……!

        也就在东华帝君想笑的时候,不小心踢落一个小石子,才让远处贺剑之顿时一惊。

        猛地一转头,顿时看到了东华帝君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抱着玉儿的贺剑之顿时脸上一僵,脸色一红。

        “你们,刚才……,是不是……???”贺剑之顿时带着玉儿飞了过来,不过此刻,却没有再抱着玉儿了。脸上有些尴尬。

        玉儿也好奇的看向东华帝君。

        “没,我们什么也没看见!”东华帝君笑道。

        贺剑之:“………………!”

        “见过贺先生,我们真的刚到!没看到你们抱在一起……!”卞城王顿时对贺剑之眨了眨眼睛。

        贺剑之:“………………!”

        过了好一会,贺剑之才不再尴尬。让玉儿在旁等了等,和东华帝君单独谈了一会。

        “你要回去了?”贺剑之皱眉道。

        “不错,蚩尤可能来犯,我要回去解决一下!你呢?”东华帝君看向贺剑之。

        贺剑之看了看不远处的玉儿,眼中有些不舍。

        “你暂时不用回去,蚩尤如今只剩次魂在身,不需要你,我也能对付!”东华帝君笑道。

        如此,贺剑之才暗嘘口气。

        “玉儿百年要到了,快要投胎了,等她投完胎,我再回去!”贺剑之说道。

        “没事,万一有危险,我再叫你,你就待在这个时代吧,那玉儿,看起来秉性良善,也是不错的良配!”东华帝君笑道。

        贺剑之微微苦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她先前,一直跟在我身边,哪也不去,说要做我的丫鬟,报恩,可,我哪里需要……,她又不肯走,我就……,反正这几十年,我也有些习惯她在身边了,有一次,我闭关练剑的时候,不能被打扰,却被一个恶鬼王闯了过来,其他人都跑光了,玉儿拼死拦在我练功房外,那一次,她伤的好重,等我出来的时候,她已经被那恶鬼王吞下去一半了,那一次,看着玉儿的惨状,我不知怎么,就突破到了大罗金仙之境!”

        “难怪,刚才那小恶鬼要吃她的时候,你那么大反应,贺叔,这玉儿不错,好自郑重!”东华帝君郑重道。

        贺剑之微微笑了笑,好似不好意思多说什么一般。

        “如此,那我先走了,等玉儿功德积累足够,你找卞城王即可,他那里有生死簿,我已经交代过了,可以让你帮玉儿挑选一个转世身份!”东王公郑重道。

        “嗯!”贺剑之点了点头。

        告别了贺剑之,东华帝君也正式离开了阴间。

        十大金乌太子,还有七个灵魂没找到,那是因为那七个灵魂肯定已经投胎谁去了,只要他们再身死,就一定能找得到。

        如今,十大阎罗,可是天天盯着生死簿,无数判官都在帮着找,东华帝君相信,下次回来,十大太子就能重聚了。

        从阴间出来,东华帝君直接去了昆仑山,玉虚宫外的广场。

        “玄女,见过东华帝君!”玄女带着一群女仙,前来拜见东华帝君。

        女仙们自然都是人族飞升的女仙,此刻一个个看东华帝君的神色都带着一股崇拜。

        “劳烦通报一下西王母,就说我要回家一趟了!有事要找她说一下!”东华帝君郑重道。

        玄女看了看东华帝君摇了摇头:“娘娘让我传话,娘娘说,不如不见!”

        不如不见?

        东华帝君微微苦笑,不如不见?连回去前最后一面,都不见吗?

        沉默了一下,东华帝君微微一叹,终究没有勉强。

        翻手,取出四个玉盒。

        “劳烦玄女,将这四个玉盒交给西王母,就跟她说,这是当年建立地府商量好的,四个十恶不赦的恶鬼王,该由她处理!”东华帝君郑重道。

        四个玉盒之上,各书有‘魑魅魍魉’一个字。

        “好,我会将东华帝君的话,带给娘娘的!”玄女点了点头,接过魑魅魍魉玉盒。

        东华帝君转头,又看了眼大门紧闭的玉虚宫,微微一叹,踏步离去。

        待东华帝君离去之际,玉虚宫中,西王母隔着大殿墙壁,好似目送东华帝君远去一般,脸上露出一丝淡然的轻笑。

        大殿之外,一众女仙各个露出好奇之色。

        “娘娘还真是狠心??!”

        “是啊,东华帝君前来,娘娘见都不见一面,这是有仇吧?可,也不应该??!”

        “东华帝君,多帅??!而且天下男仙之首呢,听说三界六道都归他管!”

        “要是东华帝君找我,就好了!”

        “别做春梦了!”

        ………………

        ………

        ……

        一群女仙叽叽喳喳之中,玄女看着四个玉盒,却是神色微微变幻。

        --------------

        东华帝君从昆仑山归来,回到天宫,就看向另外四个玉盒,那四个玉盒之中,有着四个大罗金仙级别的恶鬼王,被封印其中。

        “轰!”

        一掌,东华帝君将四个玉盒崩碎,里面的恶鬼王,瞬间身死,一股股仙元,瞬间涌入东华帝君的大日煞轮之中,传回了未来凌霄城。

        于此同时,东华帝君封印了大殿,身形一颤,化为金乌,踏着命轮的入口,穿越回了未来。而大殿中,只留下一个东华帝君的木雕。

        “哇!”

        时空通道中一阵穿梭,东华帝君,王雄的金乌分身已经回到了未来,回到了东天境,东胜地洲,东秦仙庭的凌霄城。

        瞬间穿过王雄本体手中的命轮,进入了王雄眉心之中。

        “轰~~~~~~~~~~~~~~~!”

        于此同时,王雄周身再度鼓荡出一股巨大的气流,气流之大,震动之响,让整个大殿都是猛地一震,同时,一股气流充斥整个凌霄城。

        好似在告诉凌霄城所有人,王雄又突破了一般。

        “金仙境,第五重!”王雄双目一开,看了看双手,眼中闪过一股惊讶之色。

        修炼了《君临天下真龙图》,这一刻的王雄,虽然只是金仙境第五重,但,王雄感觉,自己仅凭力量,就可以与大罗金仙一较高下了。

        王雄长嘘口气,为此刻修为的增加而高兴,正要起身自己。

        “咦?”王雄脸色一变,再度闭目感应了起来。

        却是眉心大日煞轮之中,金乌分身此刻掌心有着一卷书。

        “华之圣人道果?也跟我回来了?”王雄惊讶道。

        圣人道果,从上古,带到了此时代?

        ----------------

        上古,颛顼人帝时代,东华帝君‘闭关’又数年后。

        阴间,奈何桥后。

        贺剑之看着面前的玉儿。

        “玉儿,你百年已到了,可以转世了,我已经和卞城王说了,你的功德,可以转世六道之天道,一转世,就是天人!就是仙人之体!”贺剑之带着一丝满意道。

        “嗯,玉儿知道了!老师,玉儿转世,还能见到你吗?”玉儿看着贺剑之,眼中充满了期待。

        “能见到!我会来找你的!”贺剑之点了点头。

        “时辰到了,贺先生!”卞城王一旁笑道。

        “嗯!”贺剑之点了点头,这才和玉儿分开。

        卞城王用生死簿对着玉儿眉心一点,玉儿周身顿时冒出一阵金光。

        “跳下这个轮回池,你就可以转世了!”卞城王对着玉儿说道。

        玉儿点了点头,再度走到贺剑之面前。

        “老师,来生,我做你新娘,可好!”玉儿在贺剑之耳边脸色通红道。

        “??!”贺剑之也是一愣。

        二人虽然心生情愫,但,这些年,谁也没有捅破啊,却没想到,在玉儿转世前,玉儿先鼓起勇气说出了口。

        不待贺剑之反应过来。

        “波!”

        玉儿在贺剑之脸上亲了一下,红着脸,顿时跳下了轮回。

        “玉儿!”贺剑之顿时焦急的想要喊住玉儿。

        奈何,玉儿已经进入轮回,叫不回来了。

        看着玉儿转世而去,贺剑之摸了摸玉儿亲过的地方,脸上露出一股幸福的笑容。

        “田玉姑娘,还真是好姑娘,贺先生,恭喜你了!”卞城王笑道。

        “玉儿这小丫头不懂事,你还……!”贺剑之本来笑着说着。

        可说着说着,贺剑之脸色一僵。

        “你刚才叫玉儿什么?”贺剑之看向卞城王。

        “田玉??!”卞城王笑道。

        “为什么叫田玉?她不是玉儿吗?”贺剑之脸色一变。

        “你忘记了?她是田部落的小公主啊,不叫田玉,叫什么?”卞城王笑道。

        “田玉?田玉?蓝田玉?不可能,不可能啊,她们根本容貌不同……!”贺剑之说到一半,不说了。

        容貌不同?那是玉儿一直只是小女孩模样。根本没有长大成熟。

        贺剑之一脸茫然,不会那么巧吧?

        “卞城王,你阅人无数,你给我看看这张画像!”贺剑之翻手用法术凝聚出蓝田玉的画像。

        蓝田玉,蓝离焰的姑姑。昔日白狂地洲,贺剑之一直念念不忘的女人,可惜,蓝田玉只爱前世师尊通天教主,让贺剑之嫉妒发狂,要挑战通天教主的。

        “这不就是玉儿吗?长大成人的模样!”卞城王顿时笑道。

        贺剑之却是‘啪’的一声,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贺先生,你干什么?”卞城王吓了一跳。

        “我早该想到,早该想到的,卞城王,你告诉我,玉儿转世到哪了,转世到哪了,啊,我真蠢,我真是蠢??!”贺剑之又连抽了自己几巴掌,近乎吼道。

        “我看看,生死簿上说,她转世到了天界,天界两个仙人的孩子,好像是什么‘金灵宗’的宗主女儿!”卞城王看着生死簿说道。

        “金灵宗?在哪?你告诉我在哪?”贺剑之焦急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就知道在天界,具体位置,我也……!”卞城王茫然道。

        贺剑之顿时一脸焦急:“天界?天界?金灵宗?金灵宗?”

        贺剑之急火急燎的离开了阴间,直奔天界而去。

        数年之后。

        一个山门废墟之地。大量宫殿,被尽数付之一炬,这一个山门,四处都是尸体。整个宗门,被屠戮一空。一个活口不留。

        不,在一个屋中的地窖里,爬出来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

        “呜呜呜呜呜!”

        小女孩赤着脚,踏在一地血水的地上,吓的浑身颤栗。

        “爹,你不要死,呜呜呜!”

        “娘,你醒醒啊,呜呜呜!”

        ………………

        …………

        ……

        一片寂静的废墟山门,只剩下一个小女孩凄厉的哭喊声。

        直到小女孩哭累了,要悲伤晕过去的时候,一个黑袍男子出现在了其面前。

        男子一身黑袍,手执一柄紫色长剑,不是圣人通天,又是谁?

        小女孩转世投胎,已经忘记了前世一切,但,眼前通天手执紫色长剑,这长袍模样,好似和朦胧的记忆中一个画面重合,那画面之中,就是一个黑袍紫剑男子,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抱住了自己。

        看到这黑袍紫剑男子,小女孩好似有无数委屈,要倾诉一般,哭着抱着通天??拮趴拮?,晕了过去。

        鼻涕擦在了通天黑袍之上,通天眉头微微皱了皱。

        “从现在开始,你就叫金灵,跟着我修行吧!”通天圣人淡淡道。

        说着,通天圣人将小女孩金灵,带着飞离了这一片废墟。

        一年之后。

        贺剑之匆匆赶到这片废墟之地。

        “这就是金灵宗?怎么变成这样了,怎么变成这样了?”贺剑之惊叫道。

        地上只剩下一堆枯骨,一堆废墟了。

        “玉儿,你在哪,你在哪??!”贺剑之悲痛的大吼。

        7
  •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jeep帽子 对打套利封号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值走势图百度乐彩 湖北快三杀号软件手机版 4场进球彩赛程 北京彩票中奖 云鼎娱乐场泰国 复式6码二中二有多少组 下波休一波中特 一码中特死公式 酷喜乐彩铅怎么样 布布炸金花 胜负彩足球彩票进球彩 秒速飞艇为什么抓不掉 欧赔核心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