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河北彩票排列7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一章 东王公
        以命轮穿越,前往上古,不同的命轮,会赋予一个不同的身份。但,新的身份,有多大造化,一切都是随机的,有的如祖巫之躯、东皇钟般附加大运,有的如后羿那般一无所获。

        王雄此刻再度穿越上古,选用了别的命轮,一个新的身份等待之中。

        “呼!”

        时空通道穿梭,犹如当初第二次前往巫妖时代一般,好似通道一阵颤动。穿梭的时间也加大了无数。

        “这是?又与一个命轮时代合并了?”王雄露出好奇之色。

        “轰!”

        瞬间,通过了时空通道,到了上古。

        一入上古,王雄顿时一愣,此刻肉躯好似无比僵硬,一动不动一般,隐约能看清面前好像跪了无数的人,无数穿着兽皮,无比虔诚跪伏的人。

        “木公活了,活了,他睁开眼睛了!”一个穿着兽皮的人激动的叫着。

        “木公活了,拜见木公,拜见木公!”一群人顿时激动的叫着。

        王雄微微伸展身体,瞬间,无尽炙热从地底深处涌入王雄体内,天空太阳也降下无边太阳真火。

        活了?

        王雄茫然的听着一众兽皮人的恭拜,渐渐的,王雄发现了自己现在的状态。

        “雕塑?自己是一个木雕!”王雄一脸愕然。

        木雕?

        “不对,不是木雕,自己这木雕,应该被无数岁月参拜过了,木雕之中,充满了无尽的信仰之力、愿力,自己应该是一个人族部落的图腾?”王雄露出愕然道。

        图腾?

        自己穿越到一个图腾上来了?

        图腾受无尽信仰滋润,已经有了灵智?只是,这灵智太过微弱,自己穿越过来,就取而代之了。

        随着王雄吸收虚空中热量,自己这图腾越来越灵活,或许信仰之力足够,慢慢的让王雄肉躯变的如常人一般了。

        当然,王雄现在明白,就算自己此刻,变化成金乌形态,也不难,毕竟,自己灵魂分身就是金乌,图腾肉身,只是给自己加了一层掩饰而已。

        图腾肉躯金光万丈,照耀天地。

        顿时,吸引了暗处的强者前来观望。

        “咻!”

        陡然一道金光从天边射来。

        “大仙?”一个穿着兽皮的人惊讶的看向那金光射来的身影。

        “贫道,赵公明,为通天圣人嫡传弟子,你为信仰、愿力、气运凝聚木灵,你可愿拜我为师?”那金光中魁梧男子盯着王雄郑重道。

        木灵?

        王雄看着眼前的通天弟子,赵公明?

        王雄心中一阵冷笑,通天?当年在自己面前,也不敢如此口气,眼前一个通天弟子,也想收自己为徒?

        虽然王雄心中恼怒,但,王雄并没有露出愤怒的表情,只是看了看一众跪伏的兽皮人。

        兽皮人们,顿时气愤的看向赵公明。

        “赵大仙,你们已经监视我部落万年之久了,万年之久,你们一直看着我东王部落繁荣、衰败,可从来没有帮过我们一次,我部落有弟子想要拜你为师,学点本领,都被你全部拒绝,我部落当年大兴,到如今衰落,但,终究还是人族千部之一,我东王部落,崇拜上古传说的东皇太一,立一图腾之神,万年之久,是我们的神一直庇佑我们,而你们呢,眼睁睁看着我们多少儿郎死去,如今,我部落之神,终于凝聚神识,你却来抢夺我部落之神,你若再敢强进一步,我哪怕拼的身死献祭,也要禀报女娲娘娘,说你毁我人族部落!”一个拄着拐杖的兽皮老者吼叫着。

        “滚开,滚开!”

        “巫已经说了,还不快滚!”

        “人族地界,不许踏足,滚开!”

        “滚,滚…………!”

        ……………………

        ………………

        ……

        在那兽皮老者喝斥下,无数兽皮人纷纷对着赵公明叱怒无比,驱赶赵公明。

        这群兽皮人实力极为的弱,最多王雄时代的气海境凡人,可就这群凡人驱赶,那仙人赵公明却不敢随意乱来。

        看着一众激怒的人族,赵公明顿时脸色一阵难看。

        “我要收木灵为弟子,又不是你们,你们急什么?”赵公明郁闷道。

        若不是女娲娘娘护着人族,不允许一众圣人染指,赵公明岂会受此一众凡人之气?一掌就能灭了这群凡人。

        可是,赵公明明白,此刻,女娲娘娘和三清的关系极为恶劣,自己要是敢杀人,女娲娘娘绝对会用自己杀鸡儆猴。

        王雄在旁,一直好奇的看着。

        看着一群凡人,将一个仙人逼的进退失据,却也是奇怪。

        “你一直监视我?”王雄盯着眼前的赵公明。

        赵公明皱眉的看了看眼前木灵。

        “哼,谁让这部落,以东皇太一的雕塑为图腾,不过一个区区木灵,诞生灵智,又算得了什么?我收你为弟子,是你的造化,你若不愿,是你今生最大的损失!”赵公明沉声道。

        王雄看了看眼前的赵公明:“我们不欢迎你,走吧!”

        王雄赶人了。

        “快走!快走!”

        “木公初醒,就来抢我部落图腾,快走,快滚!”

        ……………………

        ………………

        ……

        四周无数兽皮人都吼叫着。

        “哼!”赵公明一声冷哼,扭头离去了。

        赵公明一走,一众兽皮人顿时欢呼了起来。

        继而,一群兽皮人纷纷拜向王雄。

        “多谢木公,保我部落,万年传承!”一众兽皮人顿时激动的拜下。

        王雄缓缓走向一众兽皮人,此刻身上的光芒也慢慢内敛了起来。

        “他们叫你巫?”王雄好奇的看向刚刚那兽皮老者。

        兽皮老者此刻看向王雄也极为恭敬。

        “老朽是部落的巫!”兽皮老者激动道。

        “哦?给我说说……!”王雄看向兽皮老者。

        “是,一切从万年前开始,万年前,九洲结界破开,我人族从九洲结界走出,跨入天下各地,但,我人族孱弱,死亡无数,直到我们行走天下时,找到一些先民遗址,我们才知道,在我们之前,这天下还有过其它文明,有过无数神灵,其中,我们找到了一些巫族的秘法,我们按照上面修炼巫术,就有了我们这些巫,巫为人族部落的先知,保部落能够活下去,可是,巫的身体很弱,很虚弱,不能劳作,只能得部落之人供养!”兽皮老者苦笑道。

        王雄看了看眼前老者,瞬间就明白了。

        这里的‘巫’并不是巫族,而是人族修行了巫族的功法,可惜,血脉不同,巫族有着强劲的体魄,才可以修炼巫术的,可人族肉身偏弱,强行修行巫术,反而让自己越来越虚弱,就好像眼前老者,看似极为孱弱,但有着巫术,却有着不凡的能力。

        “那我呢?”王雄看向兽皮老者。

        “我人族行走天下,除了找到了巫术,还找到了一些妖术,可惜,妖术我人族无法修炼,只能根据妖术,建立每个部落的图腾,日日勤拜,祭祀参拜,图腾能给我们力量,图腾能让我们强大,我们找到一个关于东皇太一的传说,就以东皇太一为图腾,参拜万年了,也多谢木公您,万年庇佑,我部落虽然经历了很多大灾大难,但,终究活下来了!老天有眼!”巫哭着说道。

        拜了万年?

        王雄瞬间就明白了,这图腾之中,集合了妖术,图腾日日受部落参拜,不仅仅信仰,还有气运、愿力汇聚,图腾成灵,信仰之力、气运之力、愿力也带着部落万年的执念,在部落遇到?;氖焙?,会反哺一些威能给部落,让部落以为图腾显灵了!

        “万年了?我被你们拜了万年?”王雄看向巫。

        “是,木公,有些部落的图腾复活了,我东王部落,却一直没有,但我部落,从不气馁,一直等着,一直等着,终于等到木公您了!”巫激动道。

        王雄看了看巫,点了点头:“我醒了,自然会庇佑部落,我们此部落,叫东王部落?”

        “是,我们是找到东皇太一的传说,立的图腾,我部落信奉东皇太一,所以,我们命名时,就极为崇拜东皇,可惜,在命名时,有多个大仙前来,说,‘东皇’此名,为祸乱之源,不允许我们用东皇命名,所以,我们就改为东王部落了!”巫解释道。

        “东王部落?很多大仙,不允许用东皇?”王雄眯起眼睛。

        王雄瞬间猜到,肯定是三清的弟子们了,他们肯定对自己和大哥还在敏感期,发现有自号东皇的地方,顿时前来查探,甚至王雄猜测,恐怕圣人还亲自来看过。

        “是啊,这万年,好多仙人前来,不过,慢慢的仙人越来越少,直到刚才那最后一个叫赵公明!”巫解释道。

        王雄点了点头,显然明白,一群圣人弟子还是对自己不放心,一直监视这里。

        “我叫木公?”王雄好奇的看向巫。

        “是,当初,那群仙人,不允许我们叫您东皇,所以,我们才重新为您命名的,您之雕塑之木,我们当年也是巧合找到,听那群仙人说,曾经是东海扶桑巨树的树心!也不知怎么到我们祖辈手中,最终成为您的身躯的,木公是那时仙人们允许的名字!”巫苦笑道。

        “仙人们允许的名字?呵呵!”王雄露出一丝冷笑。

        那群仙人,管的还真宽啊。

        王雄找到一个水池,对着水中倒影望去。

        果然,容貌还是自己。难怪那群仙人看到自己这雕塑,无比紧张的呢。不过,万年下来了,他们恐怕已经忘记自己容貌了吧。

        “木公?我自然不会用他们的给的名字,以后,我庇佑东王部落,我就叫东王公!”王雄看向一众部落之人,郑重道。

        “拜见东王公!”无数部落之人激动道。

        巫也拜了下来??晌咨硖逄槿趿?,拄着拐杖,都差点跌掉。

        王雄探手扶起巫,一股力量涌入其体内。

        “嗡!”

        巫身体好似忽然注入一股生机,原先的苍苍白发瞬间很多黑了起来,整个人年轻强壮不少。

        “多谢东王公,多谢!小老儿,多谢,多谢!”巫激动的叫着。

        无数东王部落的人,顿时对东王公越发尊敬了起来?!颈菊陆谑追ⅲ?请记住网址】
  •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胜利足球2018破解版 双色球红球定位分布图 手机真钱棋牌游戏平台 混合过关三串一挂一场 极速11选5投注技巧 二八杠游戏网站 福建时时下载手机版下载 四星缩水技巧 时时彩稳赚不赔的投注 白小姐心水论坛 河北快三遗漏直 澳洲主题乐园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 刮刮卡中奖率有多少 江西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