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河北彩票排列7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七十一章 败蚩尤
        东胜地洲,西方,天罚山!一座大殿广??!

        “山主,属下亲眼所见,游长老被王雄杀了,而且,姬念念居然背叛天罚山,跟随王雄去了,山主!”一个仙人跪地,禀报之中。

        “本尊知道了!”天罚山主看着远方淡淡道。

        “山主,姬念念这算是背叛我天罚山吧,背叛凤凰山吧,我们已经有借口了。当早日结果了他……!”旁边仙人眼中闪过一股期待。

        天罚山主目视远方,好像一双目力,能看到鹤王谷口之战一般。

        轻轻摇了摇头:“不用!”

        “为什么?”一旁仙人惊讶道。

        “凤凰山那群人,将姬念念送来,让他死在我手中,呵呵,那是知道,我对周天音势在必得,将周天音儿子送来,让我杀了他,呵,我的确是不想要这拖油瓶,这拖油瓶死了,周天音的心思,才能转移,不过,眼前,能不让我沾手,岂不是更好?”天罚山主冷笑道。

        “不沾手?也对,姬念念若是死在了山主手中,周天音以后或许会记恨山主!”一旁一个仙人说道。

        “山主的意思,让姬念念跟着王雄,王雄和蚩尤之战,若是可以,推‘波’助澜,让姬念念死在蚩尤手中,如此一来,没人能怪责山主了?”又一个仙人眼中一亮。

        天罚山主微微一笑,眼里闪过一股满意。

        “山主,那周天音,听说年岁不大吧,才几十年的年岁,但,自从回凤凰山后,好像越来越多的凤凰山强者对她势在必得,不知……!”一个仙人‘露’出一股不解之‘色’。

        “周天音?她有独领一脉的气数!”天罚山主眯眼道。

        “什么?独领一脉?不可能吧,凤凰山八脉,她怎么……!”一众仙人惊叫道。

        “你见过谁,这短短时间,修为直冲金仙巅峰,即将大罗金仙的?没有禁锢,没有修行障碍,一路冲天,摧枯拉朽!”天罚山主沉声道。

        “这,或许……,或许是她功法缘故,金仙会停顿吧?”

        “不,我若猜的不错,周天音此次闭关,就能达到大罗金仙,毫无阻碍的达到,所以,凤凰山那群人才无比焦急,将姬念念送来我这里,想要……!”天罚山主沉声道。

        “这……!那这群人,不怕周天音回头报复?”

        “连凤凰老祖,都默许了,你说呢?”天罚山主淡淡道。

        “老祖?默许?难道……!”

        “这也是,凤凰山一众强者对周天音势在必得的原因,连凤凰老祖都被周天音的这股气数惊了,你说周天音未来成就如何?呵呵,所以,姬念念能不死在我手中,就尽量不要沾染吧!”天罚山主沉声道。

        “是!我等必将协同山主,让姬念念死在蚩尤或者王雄手中,引周天音仇恨到他们身上,到时,天罚山主若是将他们手刃,周天音定然对山主青睐有加,或许…………!”

        “哈哈哈哈哈…………!”天罚山主满意的一阵大笑。

        至于那游长老,众人都早已避开了这个话题。

        --------------

        鹤王谷!

        两大天眼彼此凶视。

        但,仅仅一个照面,王雄的五品天眼,就在天威中将蚩尤手中‘操’控的天眼压制了。

        “纯皆脉五品天眼?”蚩尤脸‘色’一沉。

        “破!”王雄一声大喝。

        “轰!”

        王雄的青莲天眼,瞬间‘射’出一道青光,直冲对面的五品天眼而去。

        “轰咔!”

        仅仅一声巨响,蚩尤的五品天眼就被王雄的五品天眼‘洞’穿了,摧枯拉朽,一击就破。蚩尤的五品天眼,顿时冒出大量逸散的白光。

        “你!你刚才是故意示弱云海真神?”蚩尤眼睛一瞪。

        蚩尤是看出来了,王雄天眼如此厉害,刚刚却和云海真神一番废话,很明显,王雄是故意的,这天眼一出,就将云海真神的五品天眼废了啊。

        王雄拖延时间,难道知道自己要来?

        “收!”王雄一声断喝。

        却看到,王雄的五品天眼,骤然产生一股吸力,刚刚被崩碎的五品天眼,瞬间碎裂而开,伴随着大量的神力、气运,轰然涌入了王雄的五品天眼之中。

        “王雄,朕果然是小瞧你了,哈,哈哈哈哈,短短时间,居然以鹤王谷设了一个局,不过,你太高估你的实力了吧,居然以为,这个局,能困住朕?可笑!”蚩尤眼睛一瞪,杀气四‘射’。

        “蚩尤?帝江那个蠢货,还没有资格算计昆仑仙帝,当年,昆仑仙庭崩溃,是你在背后‘操’纵全局吧?哼!昆仑覆灭之仇,今日,朕就先收点利息!”王雄眼中一瞪。

        “凭你?凭你这五品天眼?可笑,给我破!”蚩尤恼恨的一拳冲天,向着王雄的五品天眼而去。

        “青莲‘花’开,耀世!”王雄一挥手。

        五品天眼瞬间绽放一股青光,直冲蚩尤而来。

        “轰!”

        青光与蚩尤冒着黑气的拳罡相撞,瞬间,虚空巨颤,但,蚩尤的拳罡威力更甚,一拳轰击,悍然,将青光崩碎了。余力冲天,更是让王雄的五品天眼猛地一震。

        “果然,纯脉五品天眼是厉害一些,这一拳,按道理,已经能崩碎五品天眼了,你却是仅仅震动一下?哼,我看你这天眼,还能坚持几次?!彬坑壤渖谐逑蛱煅?。

        “当~~~~~~~~~~~~!”

        东皇钟响,又是一股音‘波’向着蚩尤而去。

        蚩尤冷冷一笑,飞跃空中的身形,瞬间一扭,躲过东皇钟音‘波’,直冲王雄而来。

        蚩尤的目标,并不是天眼,而是王雄,在蚩尤眼里,只要王雄一死,其它都没了。

        “给我死!”蚩尤一掌向着王雄打来。

        趁此东皇钟催动一方,天眼仓促之际,蚩尤要一击毙命。

        但,王雄也是身经百战,岂会大意。

        东皇钟浮于头顶,王雄左手抓着长鞭天条,右手抓着心轮宝树。

        蚩尤一掌打来之际,心轮宝树,轰然迎上。一股黑风刷出。

        “轰~~~~~~~~~~~~~!”

        虚空一颤,蚩尤的一掌悍然发出一声炸响。

        心轮宝树,刷爆金仙,已经是常态了,如今,又多了乾坤鼎鼎心、招妖幡的幡心,威力也提升了无数,骤然撞出,就连蚩尤也瞬间吃了个闷亏。

        轰然炸开的右手,让蚩尤看心轮宝树脸‘色’一变,但,最危险的还是天条,长鞭顺着黑风,在蚩尤重创的手掌之地,再度刷出一道口子。

        “轰!”

        好似一股吸力,在疯狂吸收蚩尤体内的力量。

        “这什么法宝,如此邪‘门’?”蚩尤也是脸‘色’狂变。

        盖因为,天条属‘性’太过凶悍了,蚩尤当机立断,猛地一斩右臂。

        “嘭!”

        那右臂抛飞,顿时化为一股力量,涌入长鞭之内了。

        “哼,也就朕的本体不在,否则,凭你,也能破我‘肉’身?”蚩尤捂着断臂冷声道。

        不过,终究是投影身躯,蚩尤的右臂转眼又长了出来。天条对蚩尤投影依旧有着一股强大的吸力,但,蚩尤此刻,好似浑身无伤,自然没有缺口,更何况,蚩尤力量超绝,可以抵挡一会。

        “嗡!”

        天眼青光照‘射’到了蚩尤身上,好似一朵青莲,将蚩尤禁锢一般。让蚩尤行动艰难了起来。

        “好个纯脉天眼,调动天道之力,限制朕的行动?哼,王雄,我看你这么多宝贝,能不能打赢我!”蚩尤一声大吼。

        “吼~~~~~~~~~~~~~!”

        吼声冲天,蚩尤四方虚空,顿时冒出滚滚黑气,黑气瞬间将鹤王谷四面八方全部包裹了起来。

        浓郁的以至于神王阁主、天罚山主都看不清内部一切了,只能看到,一个个好似鬼影一般的魔头,在黑雾中快速飞舞。

        “啊,救命??!”

        “魔鬼,魔鬼,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这是什么?”

        …………………………

        ………………

        …………

        黑雾中,传来无数士兵惨叫之声,更有鹤妖们的惨叫声,好似这蚩尤周身冒出的鬼影,无比恐怖一般,黑雾中尽皆哭吼。

        不远处,奢比尸一‘激’灵,好似清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刚才,我好想进入了梦境,好多恶魔在吃我的‘肉’!”奢比尸惊叫道。

        奢比尸清醒了,但,一旁余烬、天狼们,甚至一众姬念念属下,都在沉睡中‘露’出惊恐的呼喊之声。同时,好似一个个鬼影钻入他们体内了一般。

        “天魔?这些是天魔!”姬念念却不受干扰,顿时脸‘色’一变。

        “什么?”

        “蚩尤放出的是天魔,天魔入侵心灵,他们在梦中被追杀,在被最惨烈的屠杀之中,再不快点帮他们,很可能,他们就要死在梦里了!”姬念念脸‘色’一沉道。

        “天魔入梦?能在梦里杀人?”奢比尸惊叫道。

        “奢比尸,你帮我护法,我来!”姬念念咳了一口血道。

        “你?”奢比尸一愣。

        “无相天魔,万魔受我令,摄!”姬念念一声大喝。

        “??!”

        一旁余烬体内好似传来一声天魔的惨叫,继而余烬一‘激’灵清醒了。

        “我这是怎么了?”余烬惊讶道。

        却看到,姬念念探手从余烬体内摘出一个鬼影,瞬间收入眉心,消失了。

        “你能摘取天魔?”奢比尸终于反应过来了。

        姬念念却是陡然浑身一颤?!丁鲆还墒娣?。

        “好,好天魔,还真是大补啊,再来,收!”姬念念一声大喝。

        “嗡!”

        姬念念眉心好似产生一股吸力,四面八方,无数飞舞的天魔,都在惊呼中,飞入姬念念的眉心之中了。

        姬念念摄取天魔。

        另一边,黑雾之中,王雄斗战蚩尤。

        “轰、轰、轰…………!”剧烈战斗,好似打的山崩地裂一般。

        谁也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但,都知道王雄与蚩尤战斗到了最‘激’烈的时候。

        “吼,王雄,如果朕本体在此,一拳就能打爆了你!”蚩尤吼叫声从黑雾中传来。

        “谁让你没有‘如果’呢?蚩尤,当年谋算昆仑仙庭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我会回来复仇?哈哈,今天,先留下利息吧,我会将你们全部镇压的,一个也不放过!吼!”黑雾中,王雄寒声道。

        “轰隆??!”

        黑雾中凶战四起。

        外界姬念念收摄天魔。一个个鹤妖、将士,渐渐从噩梦中清醒了过来。

        而天罚山主、神王阁主,站在遥远之地,此刻也渐渐眯起了眼睛。

        蚩尤的强大,二人都知道,二人一开始,从来没有在意王雄,直到此刻,二人不得不正视王雄了起来。

        “王雄,能和蚩尤打这么久?哪怕是投影,也……!”天罚山主脸‘色’难看道。

        “嘿,嘿嘿!”神王阁主的邪笑更甚了。

        “轰~~~~~~~~~~~~~~~~~~~~~~!”

        一声超级巨响,似一股强大的气流爆开,鹤王谷的无尽黑气瞬间爆散而开,‘露’出内部战场的王雄、蚩尤二人。

        王雄衣服破碎,浑身是伤,‘胸’膛之上,更是被蚩尤的利爪撕开了一个巨大的血口子,鲜血溅‘射’,但,对面的蚩尤,却被王雄用心轮宝树,轰然‘洞’穿了‘胸’膛,‘洞’穿了其心脏部位。

        “你的‘肉’身,怎么可能!”蚩尤惊骇的看向王雄。

        “你低估了朕的‘肉’身,所以,你输了!”王雄冷声道。

        “不,我的天魔呢?天魔补我魔躯,天魔!”蚩尤一声大吼。

        “嗡!”

        四周残余黑气微微颤动。

        奈何,先前滚滚的天魔,好似消失干净了一般。

        “不可能啊,不可能,我的天魔呢?”蚩尤扭头,忽然看到了远处残余天魔的下落。

        就看到,残余天魔,惨叫中被吸入了奢比尸身旁少年的眉心。在那少年面前,天魔根本没有反击之力一般。

        “怎么会?”蚩尤一愣。

        “爆!”王雄手中猛地一催动‘插’入蚩尤心脏部位的心轮宝树。

        “轰!”

        蚩尤投影轰然爆开,一股股如?!恕愕牧α?,轰然直冲王雄天顶窍而去。

        太极图旋转,滚滚力量骤然被炼化而开。

        蚩尤?

        哪怕只是一个投影,所带来的力量,都不是那近万黎魔军可比,滚滚力量之大,即便王雄也来不及全部包裹一般。

        “天条!”

        一挥手,天条钻入体内,帮王雄约束蚩尤投影爆发的能量,不能因此‘浪’费了。天空中的五品天眼,也锁定王雄周彻,不让一丝仙元逸散。

        “当!”

        东皇钟响起,更是禁锢王雄周边虚空,帮王雄炼化蚩尤那庞大的力量。

        庞大的不仅仅是仙元,还有命气,更有云海真神的无数神力,在太极图运转下,快速充盈王雄身体。

        远处,奢比尸、白十九尽皆瞪大眼睛,而复活的帝江,虚弱的躺在地上,一脸不信。

        “蚩尤是不败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帝江惊叫之中。

        而遥远之地。

        神王阁主、天罚山主尽皆眯起了眼睛。
  •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 搜狐彩票红包 51时时彩全天在线计划 北京赛车012路 广东快乐十分官网 沙巴体育app联系方式 澳彩网 齐发娱乐下载 时时彩开奖视频助手 十一运夺金追号方法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金额 陕西十一选五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德甲积分榜2019一2019 腾讯彩票8杀 七星彩內部3组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