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河北彩票排列7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三十三章 有叔老鹤
        升仙谷!

        一声巨响,王雄的大门再度被砸碎而开了,一众将士看到仙人杀来,个个面露恐慌之色。

        那可是仙人啊。一扇扇子,就有滔天之威?刚才和赤云子的一次对掌,那余波就震的一些普通人内俯重创了。

        五十将士跟着王雄来的升仙谷,经历了多少危险,可先前的危险,也没法和现在比啊。

        那可是仙人?这一次完了!

        一时间,有些将士居然心慌的开始逃跑了。

        “你们干什么?想当逃兵?”一个将军瞪眼道。

        “不,我不想死,要死你们死,那可是仙人!”二十个将士惊恐的向着升仙谷外逃跑着。

        四周武圣露出一丝不屑,原来,王兄带来的这群人,也有很多胆小怕死之辈啊。

        “想逃?呵呵,在本仙人面前,没人逃得掉!老鹤!”赤澜子冷声道。

        赤澜子身后,那双目空洞的巨大仙鹤瞬间拍翅飞了过去。

        “呲吟、呲吟!”

        四周众人仅仅看到一阵白色剑光闪过,那巨大的仙鹤就飞了回来,继而,逃跑的二十个将士,个个头颅抛飞而出,血溅三尺之外了。

        “那仙鹤?武圣巅峰?”有武圣惊讶道。

        “刚才好快啊,不愧是仙鹤妖?”

        “那是剑气?仙鹤羽扇,剑气四溢??!”

        ……………………

        ………………

        ……

        四周众人顿时露出惊诧之色,赤澜子已经够厉害了,他身后跟的仙鹤,居然也如此厉害?

        王雄小院逃兵瞬间全部斩杀,小院的其他人却是惊恐的扑向院内,向王雄禀报去了。

        也就在赤澜子折扇眯眼看向小院之际,一群将士拥簇着一个白袍身影走了出来。

        正是东方王,王雄!

        王雄缓缓踏出,整个升仙谷都屏住了呼吸,所有武圣都死死的盯着王雄,众人可还记得,数日前人肉烟花的霸气,今日,还会如此吗?

        王雄踏步走出来,赤澜子也眯眼盯着王雄。而赤澜子身后的仙鹤那空洞的眼神中,忽然冒出一丝神采。

        “王雄?呵,看样子,和当年是有点不同了?”赤澜子冷笑道。

        对面王雄眯眼看向赤澜子,眉头微皱:“赤澜子?”

        “呵,不简单,以你这榆木脑袋,还能记得本仙人?不过,听说你杀了本仙弟子?”赤澜子眯眼冷声道。

        王雄戒备的看向赤澜子。

        “王爷,就是那头仙鹤,他刚才杀了我们的人!”一个将士低声在王雄耳边叫道。

        王雄看向赤澜子身后的仙鹤,看到那仙鹤的瞬间,王雄陡然脸色一变:“贺叔?是你?你怎么?”

        贺叔?

        山谷之中,一众武圣露出好奇之色,这王雄连赤澜子的坐骑也认识?

        仙鹤看了看王雄,没有说话,眼神之中,透过一股悲哀的神色。

        “贺叔?你怎么跟赤澜子在一起?还有,你眼睛上的伤是怎么回事?”王雄脸色一变。

        仙鹤脖子上套着一个金环,眼皮上有很多刀疤,看上去极为狰狞??赏跣畚驶?,它只是露出悲伤之色,并没有开口。

        “武圣不是能开口说话了吗?这仙鹤怎么……!”四周武圣露出惊奇之色。

        “难得你还认识这老鹤?哈哈哈,贺叔?它当年,只是王洪的坐骑而已,你居然叫他叔叔?”赤澜子忽然大笑道。

        “赤澜子,为何我贺叔不能说话了?”王雄脸色一沉道。

        王雄一眼就看出了问题,老鹤不是不愿意和自己相认,那眼神中可是充满了千言万语,但,却不发一言??隙ê统嗬阶佑泄?!

        “因为,我拔了它的舌头!”赤澜子冷笑道。

        “你说什么?”王兄瞪眼道。

        “当年在王府,我不就是想要拿你一颗丹药嘛。王洪那老东西,对你还真是疼爱啊,为了治好你的蠢笨,不断给你炼制开灵的丹药,可,那有什么用?蠢的人,是治不好??!我就趁王洪不再,拿了一枚给你的丹药,本来那算什么?你吃不吃都没有效果,也不是什么大事,可这只老鹤护着你,不但用嘴啄伤了我的眼睛,还大喊大叫,喊了一大堆人来,害的我被师尊好一番责怪!好,好,好!王洪一死,这老鹤就落我手中了!”赤澜子露出一丝冷笑道。

        “就因为贺叔当年为我守护丹药喊了几句,你就拔了它的舌头?”王雄面露狰狞道。

        “没错,我不但拔了它的舌头,还刺瞎了五次它的眼睛!更让它为我坐骑,以报当年之恨!”赤澜子冷声道。

        一旁仙鹤低着头,眼中尽是苦涩之意。

        “赤澜子?”王雄眼中闪过一股杀气。

        “不要这种眼神看着我,刚才我已经听说了,我那弟子,为了帮我夺取你那天眼,还被你杀了?”赤澜子眼中闪过一股寒光道。

        “为你抢夺天眼?你想多了,你天性凉薄,你的弟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会帮你夺?况且,我若猜的不错,那莽三太子,你也只是利用他身份,收集一些天材地宝罢了。他死了,你并不伤心。赤澜子,我看我贺叔脖子上的金环是专门用来控制他的奴兽环吧?我可以给你一枚天道种子,你将我贺叔还给我!”王雄深吸口气道。

        “王爷,不可啊,天道种子,一颗难求!”身后一众将士属下顿时急切道。

        “闭嘴,本王的东西,还轮不到你们来插口!”王雄冷冷的看向自己一众下属。

        王天策怎么整军的,这群属下太没大没小了。

        王雄不理会一众下属,而是看向赤澜子。

        赤澜子身后,老仙鹤惊讶的看向王雄,眼中闪过一股难受,轻轻摇了摇头。

        “哈,哈哈哈,你这榆木脑袋,的确不一样了,居然还会和我讲条件?王雄,你还真敢想??!”赤澜子冷笑道。

        “你说什么?”王雄冷声道。

        “这老鹤,你就不要想了,当年之辱,我还没消气,最少还要再折磨它十年八载,至于一枚天道种子?你还真会做梦,杀了你,天道种子,不是都是我的!”赤澜子冷笑道。

        冷笑着,手中冰海扇猛地一扇。

        “呼”

        一股寒风向着王雄席卷而去!

        王雄脸色一沉,探手一招。

        “轰隆??!”

        大地之下,瞬间再度冒出无数藤蔓,土石纷飞向着赤澜子而去。

        王雄真的与仙人斗起来了?

        四周无数武圣都瞪大眼睛。

        “藤蔓?呵,当年王洪可没有玩过如此招式,不过,不要紧,这藤蔓海算得了什么?冰??窭?!”赤澜子一声冷喝。手中催动扇子猛地一催动。

        “轰!”

        寒风中瞬间夹杂了无数冰雪,冰雪寒气十足,一路扫过,地上瞬间结起一股股巨大的冰霜。

        滚滚藤蔓要将赤澜子包围的,可冰雪冰霜扫过,所有藤蔓瞬间冻结而起,好似忽然化为冰雕一般,无法动弹了。

        “哗!”

        王雄所在小院四周,瞬间被冻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一众将士个个冻得浑身发抖。而王雄衣服、眉毛、头发也布满了冰霜。

        一招之间,自见分晓。

        四周无数武圣纷纷倒吸口寒气。

        那藤蔓海的威力,所有人可是亲眼见证过了啊,对付普通武圣,根本就是残暴的绞肉机啊,可如今,在仙人面前,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冻结了?瞬间全部冻结了?

        一招之间,胜负已分?

        赤澜子露出一股满意之色。

        而远处的王雄,化解体内的寒气过后,也是脸色阴沉了起来。

        藤蔓海,无法困住赤云子。如今,连赤澜子也困不住吗?

        仙人?仙人就可以为所欲为?

        王雄面露狰狞,探手,想要召唤镇天阴煞阵。这些天,拼命布阵,就是为了对付吕先生、赤练圣主、赤云子的。

        想不到,要提前暴露了。这一暴露,或许赤练圣地的人察觉,接下来的升仙大会,自己也参加不了了。

        另一边,赤澜子也是眼中一冷,即将再度出手。

        “扑!”

        却在此刻,仙鹤忽然一扇翅膀,到了赤澜子面前,张开翅膀,用后背挡住了王雄,这是在守护王雄。

        “王洪的坐骑?还真是忠诚??!”四周传来一阵感叹之声。

        “孽畜,你也敢拦我?”赤澜子冷声道。

        仙鹤却是忽然跪了下来,对着赤澜子好似在磕头一般。

        “这老仙鹤,是在向赤澜子求饶?求赤澜子饶了王雄?”

        “还真是忠诚,我怎么养不出如此忠诚的仙鹤?”

        “顾念旧主,这老鹤也是有情有义??!”

        ……………………

        ………………

        ……

        四周议论纷纷,却影响不到赤澜子,赤澜子脸色阴冷的看着仙鹤。

        “贺叔,你怎么可以?我记得你说过,你这一生只跪天地,绝不向任何人曲膝的啊,你不要跪这小人,我能对付他!”王雄顿时急切道。

        但,老鹤却不断对赤澜子磕头,看的远处王雄面露杀气,因为王雄明白,贺叔是为自己才下跪的。

        王雄心中很难受,同样也很生气,这一刻,哪怕不能参与接下来的升仙大会,哪怕暴露镇天阴煞阵,也要帮贺叔讨回尊严!

        王雄就要召唤阵法之际,赤澜子却是探子一摇。

        “嗡!”

        仙鹤脖子上的金环忽然颤动起来,继而快速缩小,勒住了仙鹤的脖子。

        仙鹤顿时疼痛的痉挛在地,脖子处鲜血四溢。痛苦无比。

        可纵然如此,仙鹤依旧艰难的爬起来,跪着赤澜子。眼中闪过一股股讨饶的泪水。

        “奴兽环!”王雄脸色一变。忽然停下了召唤阵法。

        因为王雄发现,就算打败仙人也救不了贺叔,反而会让贺叔更加痛苦,因为那是奴兽环,奴兽环的主人不停下控制,奴兽环就会一直紧锁痛苦贺叔,而且,一般人根本解不开。直到贺叔死!甚至,奴兽环主人死,奴兽也跟着死。

        王雄无法召唤镇天阴煞阵了,因为一旦召唤镇天阴煞阵,能不能对付赤澜子不清楚,但一定会将贺叔逼死的。

        “赤澜子,够了!”王雄面露一丝愤慨道。

        “哈哈哈哈!”赤澜子大笑之中。
  •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海南飞鱼开奖在线 诚信网上彩票投注平台 天津11选5怎么玩 最准特码资料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公告 齐鲁风采彩票 澳门线上娱乐平台网站 北京11选五走势图 3元可以玩的二八杠棋牌 买足球竞彩血本无归 刷彩票挣钱可靠吗 小型捕鱼器1000w 双色球竖三连走势图 今日福彩3d字谜总汇 幸运武林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