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2018-12-04
  • 河北彩票排列7 > 都市小说 > 刑警荣耀 > 第616章 让我配合你,凭什么?
        王为眼神一抡,就揪住了“老广”。老

        广全名余文广,祖籍岭南,年纪大约三十来岁,是一中队的成员,平日里和曹承关系比较好。曹承没来开会,也没和暂时主持大队工作的王为打招呼,王为自然有必要了解一下情况。

        老广就有点尴尬。曹

        承和王为不对付,不要说整个禁毒大队都知道,就算是全局没听说过的人都不多。纵

        算上次王为单枪匹马独闯“龙潭虎穴”,收拾了闫红伟一通,把曹承等人从西马村救出来,也并没有缓解彼此之间紧张的关系。

        曹承还是不服气。因

        为据说,市领导其实已经同意出动武警了,只是后来情况起了变化,武警才没有真正出动。所

        以曹承不领这个情。现

        在王大队找上了自己,老广只好硬着头皮给曹承解释了几句:“王大,曹队这段时间都在跟一个小贩子,有线索可能钓到大鱼……”这

        倒是实在话,曹承确实跟他说过,要“搞个大的”,好好露回脸,灭一灭王为的威风,省得他太牛逼。这回他跟着的那个小贩子,据说就是闫红伟的外围,只要跟下去,极有可能抓到大鱼。

        对闫红伟,曹承也一样的十分痛恨。要

        不是这个混蛋捣鬼,曹队何至于在西马村出那么大个洋相。

        说起来,曹队也是相当心高气傲的人,干了十来年警察,什么时候吃过人家的亏?被

        一个街头混混出身的家伙“算计”,曹承不恨得他咬牙切齿才怪。对

        老广这个模模糊糊的解释,王为居然接受了,也没刨根究底,只是问道:“曹队一个人在跟的?”曹

        承的年纪,比王为大了好多岁,王为就很客气,一直都叫他“曹队”?!?br />
        嗯,曹队说,人太多了容易暴露目标?!蓖?br />
        为点点头。

        曹承这话听上去没毛病,跟踪这种事,确实不合适太多人一拥而上。只

        要老广当着全大队其他同志的面做了这个解释,就等于承认了王为的权威,至于曹承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那就暂时不必追究了。事

        实上,老广私下里也曾劝过曹承好几回,让他不要板着,要主动和王为搞好关系,对大家都好。你曹承在局里也没什么太硬的后台,老是这么跟人家副大队长板着,有什么好处?难

        道就因为你不服气,局里就把王为调走,让你去当这个副大队长?除

        了曹承,一中队的其他人,都已经承认了王为在禁毒大队“二哥”的地位。

        “还是要注意安全,有什么情况及时向队里汇报,大家一起商量着办?!蓖?br />
        为叮嘱了一句?!?br />
        哎?!崩?br />
        广连忙点头称是。对

        其他部门的同志来说,或许这就是句客气话,但对缉毒警察而言,孤身跟踪毒贩,绝对不简单,一不小心就有生命危险。

        尤其在边城这种边境城市,毒贩大都特别的桀骜,特别的凶残,稍微有点势力的毒贩,很可能就随身带着手枪。而且多数都是威力强大的军用手枪。几

        乎每年,边城公安系统都有缉毒警察牺牲。揭

        过了曹承这一段“小插曲”,接下来正式开会。

        大家都规规矩矩向王大队汇报目前手头重要工作的进度,分享重要线索。对需要队里协调的工作,王为也一一做出决定,大多数问题都是当场拍板。

        领导十几个人的小团队,对眼下的王为来说,基本已经没什么压力。

        在红玉所的时候,王为手下两个中队也有十几号人,要管的事情,实际上比禁毒大队还要繁杂。王为也一样的分派得井井有条。事

        实证明,王为同志其实还是有一定领导能力的。从

        目前汇总的情况来看,不少线索都指向闫红伟,老广忍不住说道:“王大,看来这个闫红伟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哈,以前他没这么嚣张,现在到处铺货!”事

        实上,作为边城的禁毒警察,边城这几个“名气”大点的毒枭,谁不是心中有数,之所以一直没有行动,是在寻找更多的线索和证据。要抓闫红伟这样的大毒贩,莽撞行动是要不得的,最好能抓现场,把他和他团伙的主要骨干成员,一网打尽,那才能斩草除根。

        单单抓捕闫红伟一个人,既没法斩草除根,也很难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事实上会令得后续取证的工作量大大增加,团伙骨干成员变成惊弓之鸟,四散逃走,想要再将他们一个个抓捕归案,就不知道要抓到猴年马月去了。

        一些团伙案子,往往先前抓了的那些人,都已经刑满出狱了,后边还有人才刚刚落网。

        警察最烦这种情况了。一

        个案子拖十几年还办不完?!?br />
        就是啊,王大,以前闫红伟主要在东城那边搞,现在是全市铺开了。这段时间,出货量比以前大了许多,看来闫红伟是进了一大批货……”代

        欣欣马上跟着说道。

        “有这个可能。老广,曹队是在跟这条线吗?”

        王为又望向余文广,问道。

        老广想了想,说道:“太具体的,我暂时也不清楚,不过我想,曹队有很大可能是在跟这条线?!?br />
        要抓鱼,当然是越大越好。

        就眼下来看,闫红伟就算不是边城最大的大鱼,分量也绝对轻不了。关

        键在于,这混蛋得罪曹承了。曹

        队恨不得明天就把他抓起来,好好修理一顿。

        “嗯,如果他是在跟这条线的话,就一定要谨慎些,老广你转告他,千万不要打草惊蛇。闫红伟那个人很狡猾,一旦察觉我们在盯着他了,说不定会跑出去避风头。再想要抓他,又不知等到什么时候了?!?br />
        王为双眉微蹙,沉声说道。禁

        毒大队的队员们难得见王为这么严肃的时候,都心中一凛,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余文广连忙答应了一声:“好的,王大,我会告诉他的?!逼?br />
        实,照道理王为这个副大队长有什么指示,应该当面告诉曹承,而不是让人转告。老广都还是曹承的下属呢。不过禁毒大队就这么几个人,也就没那么多讲究。

        “王大,这段时间,我们是不是盯闫红伟盯紧点?”代

        欣欣又问道,看得出来,小丫头有点兴奋。王

        为摇摇头,说道:“大家该做什么还做什么,闫红伟我来盯?!?br />
        说这话的时候,王为还是很严肃的,语气也很低沉。

        大家就知道,这回王大队是认真的,在这件事情上,谁都要注意些,不能开玩笑。

        全大队唯独曹承没有将王为这个“指示”当回事。

        晚上八点多,豪庭夜总会,老广和一中队其他两名队员,在这里见到了曹承。是曹承电话通知他们过来的。

        豪庭夜总会在西城算是大场面了,也是邵太平的场子。

        “花太平”在边城的娱乐业界,算得是大名鼎鼎。他开的场子,一直都是边城夜生活主要场所。那些有钱的老板,追赶潮流的年轻人,都喜欢到豪庭来消费,彰显自己的品味和逼格。

        曹承穿一件米黄色夹克,虽然是在室内,还是戴着一个黑色棒球帽,下边是牛仔裤,白球鞋,打扮十分新潮,显得很年轻,和他的真实年龄,至少相差五岁以上。这

        样的年轻人,从来都是夜场的主力军,混在一大堆差不多打扮的年轻人之中,一点都不显山不露水。而且曹承选的也是靠边的位置,不显眼,却能监视到场子里的大部分区域。单

        从这一点也能看得出来,曹承很有经验。不

        管怎么说,曹承干缉毒警也好多年了。

        老广和其他两名队员,也是新潮年轻人打扮,都把自己装扮成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反

        正场子里灯光也不是那么明亮,而且还一闪一闪的,一般也不会有什么人盯着他们看。

        余文广如实将王大的“指示”转告给了曹承。

        曹承面无表情地听完,随即就“嗤”地冷笑了一声,脸上的讥讽之意,任谁都看得清清楚楚?!?br />
        他算个鸟???和大去开两天会而已,还真把自己当老大了?”老

        广三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曹承这个态度,其实也在他们的预料之中,大家伙跟曹承做搭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这人的性格,不说了如指掌,也能知道个八九不离十。但

        无论如何,曹承这么说都有点过了。

        老广想了想,比较委婉地说道:“曹队,不管怎么样,现在大队的工作也是他在主持,大家还是要尽量配合他的,不然,就要给人落话柄了?!蹦?br />
        不服气人家,人家只怕也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正在找机会收拾你呢。

        虽然说,和平一直都比较看重你,但那也仅仅只是工作上的需要,你跟和大队之间,也不是真有什么私人交情。万一你跟王为闹崩了,难道还指望和平不顾一切地来力挺你?

        在曹承和王为之间,显然和平知道该怎样选择。

        不要说和平了,恐怕眼下队里的其他同志,都是偏向王为的。

        曹承在禁毒大队的人缘,也不见得多好。

        说起来,老广也是一片好意,却没想到反倒把曹承给惹火了,牛眼一瞪,怒道:“配合他?凭什么?我们干禁毒警察的,破案子才是最重要的,抓毒贩抓毒品才是最重要的。我这边有重要线索了,当然是全大队的人都来配合我。只要我这边捞到了大鱼,不要说咱们西城大队,就算是市局,就算是支队,都要配合我们?!?br />
        老广就闷了一下。理

        论上是这样,但公安机关首先是个纪律单位,大家都要遵守纪律,都要讲规则。要是每个警察都自行其是,那还了得?

        就算是为了破案,那也不能擅自行事,不服从上级指挥,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

        这个道理,老广相信曹承是懂得的。

        见到老广郁闷的神情,曹承也觉得自己是有点过了,轻轻舒了口气,拍了拍老广的肩膀,说道:“老广,你不要介意,我不是针对你的。这不,咱们大家心里都憋着一股气吗?这回,一定要搞个大的,要让大家都好好看看,我曹承不是吃干饭的。咱们一中队,不能让人看扁了是不是?”话

        说到这个份上,除了点头,老广也没啥好说的了。
  • 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2018-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