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河北彩票排列7 > 玄幻小说 > 成王之志 > 第118章 毒师谋痛打刺头
        话说毒师登台拜将以来,一路如有神助,先是首战大捷大败神乎其神的风家军,然后步步为营,相继攻陷了十数座大小城池,不久前更是夜袭了天风和天毒帝国之间有着四大天险之一的剑阁道,成功夺下了剑阁要塞,打开了大军直通天风帝国腹部的大门。

        而数月之间,活跃在天毒大军营帐和两军阵前的,就是毒师麾下的一群弟子。有好事者称其为十大狂徒,对应的是天风帝国风家的十大名将。

        不过虽然毒师本人也说过,他确实刚好有十大弟子,但露过面的一直都只有八个人,刀屠、音狂、???、书狂、法狂、枪狂、战狂、花狂。

        剩下大弟子和最次的小弟子身份一直很神秘,一直到风行天在幽冥之森大败骨王,经过相关情报人员的反复调查和对比,才确定了毒师的大弟子,就是这个有着十大恶人之首称谓的骨王。

        骨王真实身份的曝光,让两个人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一个自然是亲手擒拿骨王的风行天,另外一个,就是骨王的师傅毒师。

        因为南川有过约定,除非天道再兴大世,否则武王之上的强者都不允许出现在人前,这个规矩被制定了多少年,已经无处考究,但只要违反了这个规矩的人,就算他修为通天,也死得很惨,因为大陆的执法者一直都在。

        所以,王座,便是世俗之中的最强战力,而骨王,起码是一个成名接近两百年的老牌强者了,武王四重的修为虽然不说登峰造极,但他能为非作歹之后逍遥法外这么多年,可见他的手段也不简单。

        毒师能教出这么一个弟子,而且还自称是百毒候的关门弟子,他会是寻常人百毒候是谁,那是南川院院长书生的结义二哥,三千年前的风云人物,天毒帝国的始皇帝,和天风帝国的始皇帝还有书生加上风家的纵横剑,几乎是扫平了整个南川的男人。

        加上毒师出山之后的一系列手段,不仅快速让天毒军方铁桶一片,甚至国内百姓的呼声几乎要与风家在天风帝国的呼声比肩,由此可见毒师的不凡。

        此刻已是深夜,毒师穿着灰袍,站在高坡上遥望黑月城,身后跟着三名弟子,一个是宁风照过面的书狂,一个是面容狰狞的刀屠,还有个是面容俊逸的枪狂。

        没有人能想到,毒师竟然亲自到了黑月城外,包括了他的三名弟子,三名弟子低着头,恭敬的立在毒师身后不敢开口说话,生怕一开口就打断了毒师的思路和谋划。

        “小五,放火烧粮的计划失败了吗”毒师对着书狂询问道,他一转身,月光照耀下,将他的面容一览无余。

        毒师是个老人,脸上皱纹密布,眼神看上去波澜不惊,既不让人害怕,也不让人疏远,就像是邻家的老大爷一般,谈不上亲切,但绝对让人防备,不自觉的就会变得尊敬起来。

        “是,师尊?!?br />
        书狂点头,并没有解释原因,也没有找借口,因为毒师教导他们说,失败就是失败,有时间想理由敷衍,不如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过去的事情都已成定局,多说无益。

        毒师点点头,继续看着书狂问道。

        “那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用毒,逼百姓弃城,让风行军不得不和我们决战?!笔榭竦?。

        “嗯,无毒不丈夫,你能想到用百姓的性命威胁风行军,算是杀人诛心,你去安排吧,另外叫攻城的队伍停下来,开始休整,准备好大决战?!?br />
        “是,师尊,徒儿告退”

        书狂躬身离开,毒师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对着一旁的枪狂和刀屠说道。

        “所以说,老五一直比不过老幺,不是他不够聪明,而是他还不够狠?!?br />
        刀屠和枪狂抬头对视一眼,然后疑惑地看向毒师,毒师无奈的笑了笑。

        “你们两个就知道动武,老五虽然修为比不上你们,但若是与你们为敌,怕是有几十种方法玩死你们,脑子是个好东西呀,哎”

        刀屠和枪狂两张脸憋得通红,异口同声道。

        “请师傅教诲?!?br />
        毒师叹了口气,缓缓道。

        “如果是老幺在这里,就不会逼百姓弃城,而是直接用毒坑杀百姓,也不会逼风行军决战,因为风行军不是他人,他是天风军民心中战神一般的人物,是一面旗帜。若是军民一心同仇敌忾,加上风行军绝地反扑,就算老五能赢,这场战争怕也是惨胜?!?br />
        “啊”

        刀屠和枪狂恍然大悟,惊呼后刀屠立马又问道。

        “那师尊明明知道五师弟此战艰难,为什么不制止他还叫他去调动军士”

        毒师一笑,扭头看向黑月城的方向。

        “一个风行军,哪里值得我毒师亲自跑一趟,你们记住,不管风行军此战大胜还是大败,都先把他那颗项上人头留一留,他如果坚守城池,你们师兄弟就车轮战,他的脾气绝对受不得挑衅;他若是突围,你们三人就分兵追赶,但记得围而不杀,至于他的去处嘛,也就只有断华城了?!?br />
        “师傅是打算诱风家的人赶来救援,然后半路设伏妙计,妙计呀,师傅不愧是师傅”

        就是枪狂的脑袋不太灵光,这时也想通了毒师的意图,不由得大喜。

        “何止是风家,我还想将王师那只老狐狸也骗来,不过他可不是风继忠,被包围的不是他王师的儿子,哪会真的放在心上。这次,我们得好好计划一番,飞云涧是个不错的地方,我想一代军神世家的儿子和父亲两人同时埋骨那里,后世谈起来也是一件趣事吧?!倍臼Φ?。

        “师尊为何认定了风家元帅风继忠会亲自前来,他可是狠得下心,将自己的发妻还有长子次子都送到了皇城王都作为挟子的人,会不顾全大局,亲赴险境”刀屠疑惑道。

        “你们不了解风继忠这个人,作为臣子,我很佩服他的忠肝义胆,作为对手,我却觉得他有些浪得虚名了,我出山前都传闻他如何如何了得,但几个月的大小战役看来,他也就是一个将才,实在担不上三军统帅的重担。

        你刚才也说了,他一家几口全都到了皇城王都,这些年陪在他身边的就只有一个风行军,你们说他会不会救人”

        毒师的话让二人再度醒悟,原来如此,这便是利用了风继忠作为父亲的心理,不得不说,的确很高明,他要是不亲自来救,怎么向皇城王都的妻儿交代

        “好了,你们也下去吧,这次都多长个心眼,今夜焚烧粮仓的计划让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就好像一颗微不足道的石子掉进了平静的湖面,我想去寻找那颗打乱我计划的石子时,它已经完全沉浸到了水面之下?!?br />
        看到两个弟子离开,毒师盯着黑月城的方向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谋划的好多计划都被莫名其妙的打乱,开始脱离自己的控制。

        他仔细回想着,先是今夜的焚烧粮仓失败,再是五徒弟去巨石城生擒白蛇夺宝的计划失败,然后之前大徒弟被突然崛起的风行天大败被抓,一直推算到黑风城,风行云的消息刚刚传到自己耳朵开始,对,就是那时候开始,自己的计划总是被一股微不足道的力量打乱。

        毒师的双眸中闪烁着光芒,他打算派人调查一番,这种脱离他掌控的感觉真的很不舒服。

        宁风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开始被大人物盯上了,此刻的他还有冷染,面对眼前的情况都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都回到了新兵营房,可是一入门,那些粮仓大街逃出来的人就跑了过来,将两人围在中间,然后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

        这一幕让宁风还有冷染手足无措起来,就好像之前还恶言想向的人突然跪在了自己面前求饶献媚一般,而且宁风他们此刻感到的反差怕犹有胜之。

        “你们这是干嘛,有什么话起来再说,大家都是新兵,也就是战友,你们这样让我们两个很紧张呀?!?br />
        宁风急忙扶起身前的纹身男,然后看着众人道。

        “好,大家都起来,两位大人,我们都欠你们一条命,以后但有差遣,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纹身男第一个表态,其余人也起身纷纷表态,宁风注意到,他们很多人都是鼻青脸肿,完全不是之前受的伤,于是就好奇道。

        “你们脸色的伤怎么来的我看你们衣服上血迹未干,难道有歹人跑到新兵营来闹事了”

        众人霎时义愤填膺起来,话说他们先前逃出生天,回到新兵营清洗伤口后,对宁风还有冷染是感激不已。

        却不曾想,营房里没去的那接近五十人,居然向一个外号叫刺猬的大胖子臣服了,还要求他们表明态度,众人刚刚蒙了宁风二人的大恩,哪里肯答应,于是双方就打了起来。

        他们本来就只有三十来人,加上刚刚才大战了一场,哪里是那群人的对手,自然被揍得鼻青脸肿,不过那些人也怕闹出人命,出了气教训了他们一顿就离开了。

        宁风听完还在消化,冷染已经开口问道。

        “刺头的肥胖子什么修为,昨天我好像没有见过什么肥胖子呀?!?br />
        那纹身男也是有些郁闷道“是呀,这家伙昨天不在,是今天早上我们离开后新加进来的,据说他叔叔是个将军,两位大人没见他那副嚣张模样,我要是实在打不过,绝对往死里抽他丫的?!?br />
        冷染好奇的继续道,“这么说他不仅背景很大,而且本身修为也不弱了是吧”

        “对,他自己说是灵脉八重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吹牛,不过的确很厉害,我和他们三个一起上,都没讨到丝毫便宜,还挨了一拳,被打掉了一颗门牙?!?br />
        纹身男指着被冷染教训过的三个家伙说道,那三人也苦涩的点了点头,以前在自己各自的镇子里,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没想到加入新兵营不到三天,就给人前后揍了好几顿,还真是人倒霉起来喝水都塞牙缝。

        “既然如此,我们就去会会这个灵脉八重的刺头吧,正好憋了一肚子火?!?br />
        冷染对着众人道,不久前一番大战让他想起了很多不开心的事情,心情能好才是见了鬼,现在有这么个人肉沙包不好好利用,冷染觉得似乎有点对不起贼老天的厚爱。

        宁风也跟在冷染身旁,和他并肩朝着营房宿舍而去,麻烦事真多,不过貌似也挺不错。
  •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欧亚足球指数 台湾六合彩马头诗 体彩四川金七乐模拟选号 1000期无错杀肖公式 福彩网为什么不能充值 福彩3d自创绝密技巧 足球比赛分析网站 如今网络上什么最赚钱 新疆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 英锦赛斯诺克半决赛 广西快三开奖视频结果 北京pk10赛车直播网址 中国竞彩篮球胜分差 香港赛马精准36码无错特围 山东时时个位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