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河北彩票排列7 > 玄幻小说 > 成王之志 > 第九十一章 探气海十级魔兽
        “好锋利的断剑,好古怪的气?!?br />
        老者眼角余光瞟到苏沐雨,眼前突然就是一亮,他看到了逸天剑。

        又是一把恐怖的宝剑,老者这般想着,但他此刻心中对宁风的气海更加的好奇,他的眼中出现了刹那绿芒,浑身恐怖的气息一现即逝。

        苏沐雨立刻发现,自己突然就动不了了,提着剑就那么僵在了老者旁边。

        她俏脸遍布寒霜,双眸之中满是担忧和不服气,这个老者太厉害了,他只在数人身旁有过这种感觉。

        一旁的季云还有风行天,叶小狐等人都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动弹分毫。

        唯一还能自由动作的,便只有老头儿和丑妇人两个圣级强者。

        老头儿见宁风被擒,神色微变,提着大刀便想过去搭救,眼前却是突然一黑,前后左右出现了数道高大的身影。

        赫然是那些半人半兽的兽人,他们个个气息恐怖至极,压得一旁的风行天等人面如土色。

        这还是他们没有针对风行天等人,以它们九级魔兽的恐怖威压,真要对风行天和叶小狐一行人动手,怕是气息稍稍放出一些就能当场要了众人的性命。

        老头儿被数道身影挡住了去路,丑妇人同样被数道高大身影挡住了去路。

        老头儿和丑妇人神色变得很难堪,这群九级魔兽,可是每一个实力都媲美圣境强者。

        他们就算再强,怕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加之魔兽本来就皮糙肉厚,肉身强横无比,一时半刻,就算他们有神兵在手,却也分不开身。

        幽冥森林的主人,也就是那老者,他将宁风手中的断剑仔细端详了许久,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肃然起敬,将断剑轻轻的发在了地上。

        再次抬头看向宁风,他的目光变得奇特起来,眉头皱了皱,刚刚放下断剑摸向宁风下丹田气海的手顿了片刻,他的眼神出现了刹那的迟疑。

        能被这把剑选中的人,绝对不会是寻常人,今日虽然不至于要了这小子的性命,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断然会让这小子记恨在心。

        老者最后眼神一横,心说这小子如今这般修为,能不能真正成长起来还当他说。

        何况,眼前这小子古怪的气海着实让自己技痒,加上里面还有甲子树若有若无的气息,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

        “啊”

        宁风痛呼出声,一旁的苏沐雨还有风行天等人也是瞬间双眼血红,眸中隐隐有泪光。

        老者将宁风高高提起,突然左手上神光大作,一下子探进了宁风的气海。

        气海本就是修行者根基和命脉所在,被外力强行破开,这股疼痛别说是宁风区区灵脉境界,就是换了风行天武王的修为,也断然忍受不了。

        宁风的额头开始溢出冷汗,面色苍白如纸,浑身如遭雷击,大脑意识越来越模糊。

        老者对宁风的痛呼罔若未闻,他的眉头越皱越深,浑身散发的气息越来越恐怖,他伸出的手探入了宁风的气海,但却如陷泥潭。

        他的神念早就发现了宁风气海里的甲子树,古朴的封印大阵,可是当他包裹着神念的手臂察觉到那森然粗大的铁链时,他震惊了。

        那被铁链包裹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何会让自己这般修为的存在都心惊胆战,老者好奇,神念更进一步,想要一探究竟,却是突然发生异变。

        老者突然嘴角溢出了血丝,他恐惧的将手中的宁风放到地上,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他在那异变之前看到了铁链中的一角。

        老者擦拭着嘴角的血迹,往后一连退了数步,看向地上晕死过去打的宁风惊疑不定。

        怎么可能

        老者心中第一次后悔今天出现在了这里,这个小子身上有大秘密,偏偏自己一时好奇,却无意间和这小子有了交集,怕是往后会因果不断。

        世间因果这种东西,一向是他们这种强者最害怕的,尤其是宁风气海里的那东西,牵扯的东西太可怕了,自己卷了进来,恐怕就无意之间掺和了进去。

        许久之后,老者才渐渐平复了心中的烦躁不安,他将目光从宁风身上移开,再次看向断剑,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他早已发现断剑里老鬼的存在,但他知道修行不易,就这么将其抹杀怕会徒增杀孽,于他今后突破渡天劫不利。

        他将目光收回,下一刻,他突然出现在苏沐雨面前,他的右手抓向苏沐雨手中的逸天剑,想要夺过来仔细看看。

        但手到半空,却是突然僵住,整个人如遭雷击,目露震惊之色,不可思议地缓缓低头,看向自己脖子上架着的那把小刀。

        老者霍的抬头,眼中神光大作,浑身气息毫不保留,全部压向眼前手中拿着小刀,嘴角带着笑意的男子。

        苏苏笑了笑,老者的恐怖气息刹那消失不见,甚至来风行天等人也发现自己再次恢复了行动之力。

        “老爹”

        苏沐雨惊喜道,展颜一笑,开心无比。

        “你是何人,休要伤了我们老大,赶紧将小刀拿开”

        一个高大的兽人大声吼道,其余十多道身影也是神色不善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老者身旁的苏苏。

        但马上,它们的脸色就变得很难堪,它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长发飘飘,手中提着巨剑的年轻人。

        他只睁开着一只眼,另外一眼闭合,眸边是恐怖的伤口,浑身气息可怕无比。

        季渐蓝手执巨剑,立在了老头儿的身前,嘴角噙着笑意,似乎丝毫没有面对一群九级圣阶魔兽的觉悟,这,便是至尊强者的自信

        他在和逆羽大战一场之后,就打算今后不再佩戴眼罩,只是闭着受伤的右眼,但就是这样,反而让人心中生寒。

        一群九级魔兽将季渐蓝围住,明明一群高大的身影将后者完全遮住,但偏偏正中间的季渐蓝神色从容,一群圣阶魔兽如临大敌,戒备的盯着季渐蓝,都不敢贸然动手。

        “阁下是”老者看向苏苏,后者只是淡淡一笑,收回了小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向季渐蓝问道。

        “你与那年轻道人得罪的老者,可是眼前这位如果是,就先过来道歉,其他事之后再说?!?br />
        季渐蓝回头看了看老者,却是摇了摇头,虽然那发怒的同样是个老者,却不是眼前的人。

        “这幽冥之森,可不是你们看到的那么简单,我算是小半个主人,但这幽冥里面,不弱于我的大有人在,想来你们得罪的应该是那老树妖吧。

        那家伙看似面善,实则睚眦必报,得罪了他,在这幽冥之森里面可没有好果子吃”

        季渐蓝心中也活络了起来,那老者开始时确实是像个和事佬,出面制止了自己和逆羽的争斗,后面也因为逆羽的冒失,彻底翻了脸,的确有些睚眦必报的意味。

        “这样说来,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冲突矛盾,那我是不是可以带走他们了”

        苏苏看向老者,神情很随意,像是在询问,语气却是毋庸置疑。

        “阁下虽然修为深不可测,但这里毕竟是幽冥,就算我们这些看家护院的魔兽不是对手,这幽冥自有能匹敌阁下的高人出手”

        老者摇了摇头,季云破了幽冥之森的封印结界,宁风还将甲子树囚禁到了那神秘的气海里面,他岂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哦这幽冥之森还有何等人在,居然能让你这堂堂的十级魔兽都自称看家护院的魔兽”

        苏苏饶有兴致的看向老者,目露思索之色。

        “阁下修为深不可测,我虽然自持有些实力,但还没自大到蜉蝣撼树的地步,至于我所说的幽冥之森的强大存在。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阁下,幽冥之森修为境界远在我之上的大能者,不下双手之数。

        还请不要忘了,这只是幽冥之森的中间区域,幽冥之森的后半段,就算至尊强者也不敢踏入。

        哪怕是那数次来过幽冥的书生,每次也只会在这中间区域驻足,然后远眺幽冥后半段,却一次都没有踏足过那里?!?br />
        听到书生的名字,苏苏的神色终于有了些许变化,书生在苏苏眼中超凡入圣,不只是修为境界,更是他的眼光不俗,备受苏苏的尊敬。

        察觉到苏苏脸色的变化,老者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它是十级魔兽,修炼到这一步何其不易,苏苏能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小刀架到自己脖子上,可见其修为之强大。

        是的,老者虽然表面很镇静,但心里一直在打鼓,要是眼前的男子一个不开心,手中的小刀再次架到自己脖子上,再顺手一动,自己可就成了史上死的最冤枉的十级魔兽了。

        “那你想怎么样不然我在这里等着,你赶紧去叫人来帮忙”

        苏苏有些古怪的看着老者,老者闻言也是面色窘迫,是的,虽然苏苏这话有些讽刺,但却是说出了他此刻心中的打算。

        “其他的事情我可以不论,可是这封印结界,乃是幽冥之森真正的主人留下来的大阵,没了此阵,我幽冥之森便没了威慑人族武修的屏障,若是你们能修复好此阵,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放你们离去”

        老者也不敢逼迫太急,凡事得占个理字,苏苏再强,也总得讲道理吧。

        “好,我帮你修复阵法?!彼账盏愕阃?,然后抬头大声吼道,“道兄,烦请助我这一回”
  • 【大考2018】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组图) 2019-10-13
  • 中外藏学专家齐聚西藏畅谈古象雄文化 2019-10-06
  • 三位基层书记的一周:思想不转换 其他都白扯 2019-10-04
  •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10-04
  • 聚焦两会:委员建言 关注美育教育化美启智 立德树人 2019-10-01
  • 杨爱国:借助小博会促进尚志社会经济加快发展 2019-09-30
  • 国务院国资委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答记者问 2019-09-30
  • 县名解析晋城高平市地名来历 2019-09-29
  •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形势室主任杜飞轮 2019-09-29
  • “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在京举行 2019-09-27
  • 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 2019-09-22
  • 李芳老师:为救学生  她用身体挡住车辆——被撞后当场昏迷  抢救无效离世 2019-09-18
  • 上交所:存托凭证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 2019-09-18
  • 福建通报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 2019-09-11
  • 杭州电动车充电全城没有统一价 2019-09-11
  • 北京pk 10走势图 湖北快三开奖查询 开奖二四六家婆报 11选五任八中多少钱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足球全讯直播 永利娱乐网站 福建时时彩软件手机版 新浪彩票如何充值 快三所有号码表 重庆幸运农场规律公式 nba比分牌 网赌幸运飞艇庄家能控制吗 双色球246算法必中六红 特码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