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凤凰好书榜∣第46周周榜 2019-08-20
  • 河北南和县:芒种时节农事忙 2019-08-20
  • “一带一路”论坛 值得世界期待 2019-08-17
  • 网络智库:人才争夺战 山西输不起 2019-08-17
  • 百姓故事:脑瘫医生走村记 2019-08-05
  • 德媒:起好中文名,洋品牌入华第一步 2019-08-05
  • 孕妇可以吹空调吗?安全须知要牢记 2019-07-30
  • 2018世界杯直播网址 世界杯直播频道和时间汇总(最全) 2019-07-30
  • 总书记,我们有信心实现高质量发展! 2019-07-27
  • 好管家 香菇五花肉烧黄鱼 2019-07-27
  • 人民日报:中国经济稳步迈向高质量 2019-07-25
  • 21CN.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019-07-24
  • 黄晓明《金蝉脱壳2》首秀好莱坞 2019-07-22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7-17
  • 西南华南等地将有较强降水 东北华北有对流性天气 2019-07-17
  • 河北彩票排列7 > 其他小说 > 沉凰 > 第2章 小姐
        痛!

        浑身都痛!

        每一块筋骨,每一丝血肉,都像被拆开了来,再碾成粉末。偏偏意识异常清醒,清醒到能准确分辨疼痛来自于身体的哪个部位。

        脚,膝,臀,腹,胸,手,头。从下到上,全部被拆开,碾碎。

        剧痛难耐,想出声叫一叫,却已经感觉不到嘴巴的存在。

        终究还是被飓风撕碎了吗?

        禁术什么的果然不能随便用??杉热皇墙?,为什么又要叫生门咒,还号称能让人绝处逢生?

        等等,她居然还在思考?

        正混乱着,耳朵忽然捕捉到人声。

        “我也没想到小姐居然会……落英只是劝她要体恤大小姐……”

        “你也不是第一天在小姐跟前伺候了,她的性子你还不清楚吗?这种话是能在她面前说的吗?”

        “我……落英知道错了?!?br />
        “行了,先去把药煎上?!?br />
        接着,门被推开,有脚步声到了跟前。

        额头覆上一只细腻温软的手,让人莫名安心。

        “怎么还这么烫!”

        手拿开,略有些急促的脚步声渐远。

        “侍香,快,再去请朱大夫来看看。不是说捱过这一晚就无大碍了吗,怎么还没退热……”

        什么小姐,什么退热?

        是她成了阴灵,还是她遇到阴灵了?

        宁思下意识摇头。

        阴灵无生气,自带寒凉,可刚才那手触肤生温,触感真切,绝不可能来自于虚浮的灵物。

        再等等,她刚才……摇头了?

        不是被飓风撕碎了吗?不是连嘴巴都感觉不到了吗?哪来的……头?

        搞什么鬼!

        怎么突然之间就感觉不到痛了,甚至都没有痛过的痕迹,好像一切不过是她做的一场噩梦??墒侨馓灞混缢毫训耐锤心敲辞逦敲辞苛?,怎么可能是梦!

        意识凝聚,再从大脑发散。头,手,胸,腹,臀,膝,脚,每一处神经末梢都传来明确的回馈。

        躺着的,在床上?那她的身体……

        大脑发出指令,眼珠子跟着动了动。把仅剩不多的力气全部集中在眼睑上,奋力一睁。

        明亮漆黑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并未因久闭见光而感到不适。

        靛蓝纱帐层层垂落,将亮光隔在帐外。雕花琢燕的床架,泛着金棕色的光泽,是上好的柚木。身上衾被舒适柔软,有丝绸光泽。绣着花鸟,精美绝伦。

        完全陌生的地方,透着几分诡异。

        最诡异的,莫过于缩在床角的那个人影。通体灰白,并不透明,却无实体。一双泪戚戚的丹凤眼瞪着她,仿佛要剜她的肉来解恨。

        居然是个刚死不久的阴灵。

        “你是谁?”那阴灵问她。

        宁思有些费力的撑着身子坐起来,枕头塞在腰后:“你又是谁?”

        “我是宁家三小姐宁姒?!?br />
        阴灵的目光中带着无法忽视的恶意:“你到底是什么妖怪,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抢我的身体?”

        抢身体?她低头望着自己仅着亵衣的娇躯,伸手反复看了看。

        还真不像是她自己的身体。皮肤这么白,手还这么小,顶多也就十三四岁的年纪。

        再看那个阴灵,差不多也就是这个年纪。虽然面色苍白毫无生气,但并不影响她五官的精致美艳。

        所以,她成了这个宁三小姐,占据了对方的身体?

        居然寄魂到本家身上。生门咒的生,是这个意思?所以,她成功了?

        宁思不能理解,宁三小姐为什么要叫宁四?

        双腿伸到床外,套进绣鞋,宁思正要撩帘站起来,却听床角的阴灵突然大叫了一声,伸长双臂紧紧抱着两条腿。

        腿?腿怎么了?她交换抬了抬,有些费力,但还算听使唤。又抖了抖胳膊,啧啧,这身体还真是弱得可以。

        她白了一眼墙角的影子,都成阴灵了还这么一惊一乍。

        撩开纱帐,可见一妆台。菱花铜镜,梳篦妆粉,珠钗步摇,一应俱全。

        铜炉有青烟袅袅,清香满鼻。四折屏风画梅兰竹菊,宁静雅致。秋橛托白玉盘,朝正门迎天光。四周各置一盆水沉木,新叶苍翠欲滴,让人心旷神怡。

        看来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只是从风水来看,这屋中摆设似乎……

        还有,床边为什么会有个木制铺锦的轮椅?

        她又动了动双腿。好像很久没活动了,关节咔咔响了两声,但是并不影响站行。

        大家闺秀出门都脚不沾地坐轮椅?

        “……一个废人,还真把自己当块宝了。只听过倚老卖老,还没见过倚废卖废的?!?br />
        有人嘀咕着进来了。宁思扭头望了一眼墙角的宁三小姐,只见她双手紧握,怨愤的盯着门口。周身黑雾缭绕,灰白瞳仁被怨气一激,渗出丝丝血色。

        只见一女子推门进来,二八年纪,穿一身撒花纯面褶裙。水红色,衬着出众的五官,愈发显得明艳。

        看到三小姐坐在床边,落英明显一怔。

        醒了?那她刚才的嘀咕……算了,一个没脑子的废人,随便说点什么骗一骗就行了。

        床角,宁三小姐的腿动不了,却是拖着身子爬也要朝她爬过去,眼中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加深。

        莫不是要变怨灵了?

        怨灵可不好对付,宁思不敢耽搁,直接冲进来的人吼道:“出去!”

        “小姐……”落英揪着手帕一脸委屈?!靶〗?,落英知道错了,不该跟你……”

        “出去!”宁思再次重复。

        “我……”见她态度坚决,落英在门口一顿,一跺脚跑了出去。

        宁三小姐眼中的血色渐渐褪去,又恢复阴灵应有的灰白。

        阴灵自离体时起,意识就开始淡化,除生死仇怨,几乎不会激起情绪反应。

        这个丫头,难道跟宁三小姐的死有关?

        宁思满心狐疑,突然想到什么,再一次抬腿试验,还凌空交替着迈了两步。

        没问题啊,为什么会有轮椅?为什么宁三小姐这么害怕用脚?

        虽有疑惑,但宁思并未深究。反正七天后她就会入轮回,一切都将变得无足轻重。

        相反,她才该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继续坐轮椅。

        鸠占鹊巢,她既然占了宁三小姐的躯壳,便要遵循她的生活轨迹??墒?,一个好端端的人何苦把自己困在轮椅上?

        还没拿定主意,又有人进来了。

        看起来年龄比刚才那女子要大些,面容如花眉目如画。眼眸澄澈盈动,如一汪春水,波光潋滟。柳眉柔媚含娇,鼻根挺拔,唇由菱粉染就,清雅动人。

        一身软银轻罗百合裙,托出柔美身姿。纤纤细腰盈盈一握,行如弱风扶柳,步履略急,却毫不影响佳人之美态。端庄淑静,娇中带媚。

        这才是真正的倾城佳人貌美如花!

        接手了这具躯壳,属于原主的记忆本能的涌现出来。将一些零碎的片段拼凑起来,宁思很快弄清来人的身份。

        宁家大小姐宁溪,长房嫡女,已满二十,尚无婚配。

        二十了还没嫁人,在这年代已经算老姑娘了。父母早亡,长房一脉全靠她撑着,还要照顾妹妹,实在难定终身。

        宁思注意到,宁三小姐见到宁溪,立马大哭起来,嘴里声声唤着‘姐姐’。

        别人听不见,宁思却能听得一清二楚。心如蒙尘的镜面,突然被人擦净,倒映出姐姐从电视塔上坠落的画面。宁思心下哀恸,鼻尖一酸,滚出几滴泪珠子来。

        “怎么哭了?还疼吗?”宁溪快步上前,拿出手绢轻轻替她拭了泪,又摸了摸她的额头。

        虽然动作很轻,额头却传来强烈的痛感。宁思这才注意到自己前额肿了个大包,轻轻一碰都疼得厉害。

        宁思摇头。也不知是因为宁三小姐的缘故,又或许是她也有个姐姐,所以看见宁溪油然生出亲近之意。

        宁三小姐哭得更厉害了。宁思受她感染,由低泣转为嚎啕大哭,把丧姐之痛全部发泄出来。

        这可把宁溪吓得不轻。待宁思稍微平静了些,赶紧让候在门外的贴身丫鬟侍香把大夫请进来。

        诊了脉,开了药,大夫说并无大碍,休养一阵便好。

        离开时,那个白胡子老头儿长舒了口气,仿若劫后余生,就好像刚刚诊治的是吃人的猛兽。

        神经!

        宁溪也面露震惊。

        除了她和落英,小姒讨厌任何人进入她的房间,更别说是碰她。每次诊病都要好好闹腾一番,被逼无奈,最后只能趁她睡着才敢叫大夫来。

        可是今天,她居然安安静静的让大夫诊了脉。乖巧平静,丝毫不见抗拒之色。

        “小姒?”宁溪试探着牵起她的手。

        虽说宁姒平日并不排斥她,但也不愿与人有过多的身体接触,哪怕是她这个姐姐也不例外。

        心绪涌动,宁思直接扑进她怀里,难以自抑的抽泣着。

        宁溪一愣,百感交集,一下下拍着宁思的背安抚。

        此时,宁思脑海中却是另一张脸。

        姐姐,你看到了吗?我活下来了。哪怕到了这莫名其妙的地方,换了躯壳换了容貌,但总算是活下来了。

        天地有灵,你一定看到了的,对吧!
  • 凤凰好书榜∣第46周周榜 2019-08-20
  • 河北南和县:芒种时节农事忙 2019-08-20
  • “一带一路”论坛 值得世界期待 2019-08-17
  • 网络智库:人才争夺战 山西输不起 2019-08-17
  • 百姓故事:脑瘫医生走村记 2019-08-05
  • 德媒:起好中文名,洋品牌入华第一步 2019-08-05
  • 孕妇可以吹空调吗?安全须知要牢记 2019-07-30
  • 2018世界杯直播网址 世界杯直播频道和时间汇总(最全) 2019-07-30
  • 总书记,我们有信心实现高质量发展! 2019-07-27
  • 好管家 香菇五花肉烧黄鱼 2019-07-27
  • 人民日报:中国经济稳步迈向高质量 2019-07-25
  • 21CN.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019-07-24
  • 黄晓明《金蝉脱壳2》首秀好莱坞 2019-07-22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7-17
  • 西南华南等地将有较强降水 东北华北有对流性天气 2019-07-17
  • 好运彩3公式软件 p3试机号排列三试机号 7位数走势图带连线图 足球14场进球 福彩3D合值(和尾)遗漏 今日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搜狐彩票开奖信息查询 公牛国王历史战绩 欢乐斗地主免费版 150期波叔一波中特码 北京pk走势教程 安徽25选5开奖走势图 冰球场地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黑龙江11选5号码遗漏